第152章 陈泽凯的打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就凭你们几个砸碎,也想算计我苏北哥,呵呵,”二子冷笑看着阿九,他虽然不能打,但是骨气还是有的,想打听我苏北哥的底细,不要说你们,就算江海最大的人物來了能奈何我苏北哥,

“继续打,打到他主动说位置,我不喊停,你们都别住手,当然要给他留口气,”

阿九淡淡的撂下这句话,便朝别墅二楼走去,后面只剩下拳打脚踢的声音,

上楼后,阿九给陈泽凯打了个电话,

“陈总,那小子已经半死不活了,怎么处置,”

“哼,就凭他还想杀我,不知天高地厚,不过还是要给他留一口气,现在我们还不能和苏北彻底翻脸,”电话里,陈泽凯的声音变得阴翳起來,全然不像一个月前那个腼腆的送奶工,如陈雪菲所料想的一样,受尽穷苦磨难的男人,在得到钱势之后会比其他人更极端,

阿九來到楼梯边,近距离让老板感受一下二子歇斯里地的痛苦,面无表情的说:“陈总,我看着小子嘴硬的很,恐怕不会说出苏北的底细,万一就这么放他一条生路,会不会把这件事告诉苏北,从而对你不利,”

“把电话给他,”陈泽凯说,

“好的,请您稍等,”阿九就是这样的人,为人不苟言笑看似极为忠诚,其实只是对钱忠诚,陈泽凯也深知这一点,不过他有的是钱,那么阿九就会提供大量的忠诚,

电话放在二子面前,本來已经陷入昏厥中的二子,听到一个声音后缓缓的睁开了眼睛,

“呵呵,二子,你这个玩笑是不是开得太大了,居然想要杀我,”

“咳咳,陈泽凯你个王八蛋,卑鄙无耻的小人,你明知道柳寒烟是苏北哥的女朋友,居然还让我帮你追她,你是不是人……”

“啧啧一口一个苏北哥,这可真是兄弟情深,我好感动啊,”陈泽凯话锋一转,冷笑道:“你以为你是谁,还真以为你跟我平起平坐了,我给你买房子买车,只不过是可怜你是从大山里出來的,”

“陈泽凯别忘了我从哪來的,你也是从哪儿來的,沒有苏北哥,你的小命早就被洪威拿去了,”

“你说得对,我也是从承榆山区出來的,不然你以为我为什么养着你这条废柴,就是堵住你这张烂嘴,沒脑子的东西,”

陈泽凯阴阳怪气的回味着说:“我真心不怕你跟苏北打小报告,柳寒烟呢现在已经甩了他,你们兄弟不过是一对儿穷光蛋罢了,不过你说要是让苏北知道是你帮我跟踪柳寒烟的话,会不会杀了你呢,我猜不会,但是你的苏北哥被自己兄弟出卖,一定会非常难过的,哈哈,”

陈泽凯说的这些,不仅是要在二子的伤疤上撒盐,这也是堵住二子嘴巴的最好方式,现如今还不是和苏北反目成冲刀光剑影的时候,他还沒有准备好,二子因为内疚和自责,一定不会去找苏北,姑且让他在阿九的监视下苟且偷生一段时间,等他有能力和苏北对抗后,除掉二子好比碾死一只臭虫那么简单,

在陈泽凯看來,他现在是公众人物,苏北至少不能公然动他,但还是要小心期间,值得庆幸的是,柳寒烟的公司现在出于困局,正是需要自己投资的时候,

……

第二天上午,在海边的沙滩上柳寒烟居然枕着苏北的腿睡了一个晚上,很不好意思的揉揉惺忪的眼睛问他几点了,

“今天还要去公司,”苏北问,

“今天周末,不过明天开始柳氏集团终于迎來了一个新的发展纪元,嘿嘿,后天早上姜涛也从国外回來了,带回了许多新的经验和技术,我想我们应该能大干一次了,”柳氏集团沒有了洪威后,那些混吃等死的老顽固根本不足为惧,柳寒烟也终于能按照自己的心愿去壮大这个家族企业,

苏北看着她变得阳光,打心底替她开心,笑道:“好了,先休息好再说别的,回家睡一觉……”

“我还得去买房子呢,”

“买房子,买什么房子,”苏北不解的问,随即反应过來她说的是什么意思,

柳寒烟嘟着嘴笑道:“我的房子,现在都变成了你的房子,我当然要先找个地方住下來了,”

“你在跟我开玩笑,那么大的别墅,还是两套,装不下你一个柳寒烟吗,再说那房子我也不住,”

柳寒烟抱着怀里的五千万现金,呆呆的说:“我现在是一穷二白,其实如果不是这次的事情,我怎么好意思把自己住的别墅卖了,现在公司缺钱很厉害,我正好以这件事为借口,把自己的花销也节省下來,”

苏北弹了她的头一下说:“昨晚不是说好了不生气吗,怎么又跟我耍大小姐的脾气,”

“我跟你有关系吗,且,”柳寒烟本來是撒娇,可是说出來又怕苏北会误解,翘起手指戳了他一下,

“随你便吧,一会儿我帮你把这笔钱存上,接下來你和姜涛准备怎么办,”

柳寒烟叹了口气说:“关闭几家分公司,裁员、撤掉那些沒用的部门,总之呢,柳氏集团的规模要比洪威在的时候要缩小了一倍多,但是正因为精简,才更加行之有效,我相信用不了多久,一定会恢复元气的,”

这俩人昨晚到底发生了什么,天一亮也就变成了迷,柳寒烟只记得自己说了很多平时不好意思说出口的话,她道过歉也将赶走苏北前的那声老公给补上了,

经过这么多的坎坷,柳寒烟再次回到苏北身边时,比以前要成熟了许多,也更加懂得怎样去珍惜一个人,柳寒烟此时才明白姐姐的良苦用心,只不过她毕竟已经把苏北赶出家门赶出柳氏集团,就算苏北不介意,柳寒烟也绝对不允许自己的老公为了自己重新回來,他有自己想要做的事业,

柳寒烟将自己的房车名义上卖给苏北,实际也只是交给他保管,能够让她心安理得的借苏北这五千万來应急,

两人在浦海湾吃了早餐,然后苏北开车跟她去看房子,柳寒烟这种千金小姐,住惯了豪宅,对买房子的要求还是比较苛刻的,

“三室一厅的就可以啊,钟婶一间,我一间,如果你來我家做客也能住一间,对了,你现在……好周曼住吗,”柳寒烟有些嫉妒自己的秘书,可是又怪罪不起來,周曼能为苏北去死,扪心自问她是绝对办不出來这种事情的,

“我,我现在还沒地方住呢貌似,那我就先住别墅吧,等忙过这一阵,你也回來,”

“才不呢,我要住别墅自己会挣钱买,干嘛花你的钱,”

“我去,这本來就是你家啊,”

“亲兄弟明算账,”柳寒烟丁是丁卯是卯的掰着手指头算,

两人从银行出來,拿了一大堆房产中介的广告,

只不过,柳寒烟还是柳寒烟,档次和品味这种事情一旦上了境界就再也下不來了,因为昨天柳寒烟沒有换衣服,买房子之前先去了一趟燕沙商场,买一套连衣裙和包包就花掉了普通人付房贷首付的钱,

以柳寒烟的气质,走在街上难免会吸引无数目光,她虽然刁蛮冷血,但却不是那种冰山总裁,更像一个大学刚毕业的青葱女生,就连平时不怎么拿柳寒烟外貌当做话題的苏北,都要在心底暗暗的赞叹,

“这家吧,这家的房子户型都比较小,你看剩下两个大户型都沒卖出去,应该很便宜,”

苏北开车问道:“什么小区,离公司近吗,”

“近,正好短期内我也不需要再买车了,人才公寓小区,”

苏北皱了皱眉头,怎么就这么巧,周曼也住人才公寓,不过周曼是租的单间,

“怎么有问題吗,”柳寒烟看到苏北很不自然,

苏北尴尬的摇摇头,说:“沒什么,”

人才公寓苏北沒少去过,好在那片小区楼盘很大,现在的居民住宅,连对门住了多年的邻居都不认识,不会这么巧,让柳寒烟和周曼正好碰见吧,

柳寒烟联系到房产的售楼经理,等他们到小区南门的时候,一个穿灰色西装的男人已经恭候多时,

“您是柳小姐吧,您好,我是人才公寓的王经理,根据您刚才在电话里的要求,我已经替您筛选出几套适合您的房子,请跟我來,”

这个人才公寓虽然不是高档小区,但是地处市中心颇有小资白领的气氛,房价也不便宜,周曼的毕生梦想就是能够在江海这座大城市拥有一座四十平米的小居室,

王经理介绍的一套住房正是柳寒烟心仪的三室一厅,因为价格偏贵,所以开发商送了装修和简单的家居,走在房子里,柳寒烟甚至感觉比住别墅还要舒服温馨,有时候房子太大只有一个人住,也未必是件好事,反而小房子住着比较安心,

在王经理和柳寒烟喋喋不休的推销时,苏北去门外楼梯口抽烟,这时,一个背着网球拍大汗淋漓的女孩儿从电梯里走了出來,一眼看到苏北的背影,勾起一个别样的微笑,

女孩儿悄悄摸到苏北身后,举起球拍在他脑袋上砸了一下,

“喂,沒想到我们这么快就见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