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3章 要啥自行车/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怔怔的看着眼前的青春女孩儿,反应了很久才恍然大悟,一个月前他回购雪芙蓉品遇到堵车,因为赶时间,就借了这女孩儿的自行车,谁知后來就发生了陈家的事情,苏北不仅沒回柳氏集团,还短暂的离开了江海,

“这……”

“想起來了,还是说你在找借口,”女孩儿问,

苏北尴尬的耸耸肩膀:“不好意思,那天真是忙昏了头,你的自行车……呃,我给丢了,要不改天我赔你一辆,”

“当然要赔了,我好奇的是你为什么用疑问句,难道借陌生人的东西就不还了吗,你这人人品怎么这么差,如果今天不是凑巧碰到你,呵呵,恐怕你永远不会记得借过别人的车吧,当然我现在有权利怀疑你根本就是偷车,”

苏北也是百口莫辩:“美女这么点小事,咱们就别麻烦警察同志了行吗,”

“小事,这是原则问題,何况我那辆车本來就很贵,你叫苏北是吗,”

“我去,你不会真去派出所备案了吧,”

“我是从你们公司的保安那里问的,他们说你辞职了,这件事你说怎么办吧,”

“赔车赔钱都可以,就今天下午行吗,”

女孩儿朝着敞开门的房间张望了一番,问道:“你住这儿,好吧,我下午來找你,如果你真的还敢放我鸽子的话,我真的会报警,”

网球女孩儿拿着球拍进了对门,原來她也住在人才公寓,

当苏北进屋时,柳寒烟基本上已经敲定要买这座屋子,柳寒烟对生活品质要求自然要高,但她绝对不是个会逛街懂得货比三家的人,凡是她看中的基本上就收入囊中,

售楼的王经理滔滔不绝的吹捧着,这栋房子采光如何的好,小区里的安保和物业是如何的尽职尽责,

柳寒烟办事痛快但不代表她好忽悠,皱了皱眉头说:“王经理,全款买房的话有沒有折扣,”

“全款,”王经理眼前一亮,不过还是提醒这个大客户一下,“柳小姐是这样的,按照咱们市的售房政策,以及同期的银行存贷款利率,还是分期付款比较划算,”

“算了,还是全款吧,”柳寒烟作为董事长这点理财之道还能不懂,只不过,与其每个月都往银行跑一次付房贷,还不如一次性付清,省下來的时间投入到工作中所获得的回报率,绝对会高于银行存款利率,

王经理当然是求之不得,沒想到这么痛快就卖出去一栋房子,本以为他们只是來看看,更沒想到柳寒烟是全款购房,任何一个房地产公司之所以需要巨额财力支撑维持,原因就是房屋这种特殊商品的回报周期太长,好不容易遇到一个全款的,这简直是天上掉馅饼的事,

柳寒烟说:“房产和合同的细节,回头我会让秘书來和你谈,不过……”

“您还有什么要求吗,”

“把主卧的床换一下,还有我不喜欢席梦思的床垫,其他的,哦,麻烦你帮我办好宽带……”

“好好好,”王经理激动的热泪盈眶,他生怕点头慢了柳寒烟会改主意,

正说着,公司打來电话,请柳寒烟临时回去一趟,

苏北把她送到门口,让柳寒烟开车自己走,他先回趟家,柳寒烟以为他面子上下不來,不好意思出现在柳氏集团就沒有多心,

实际上,苏北有另一件事,回头柳寒烟肯定会派周曼來购房,虽然他已经和周曼开诚布公,只是两个女人住一个小区还是感觉怪怪的,

“呵呵,恭喜王经理,刚才我媳妇买的这套房子,你应该赚了不少吧,”苏北笑着问道,

王经理嘿嘿的挠了挠头,这是当然,这套房子下來也要二百多万,按照百分之五的销售提成,自己还能分十來万奖金呢,卖房子这东西就这样,有时候做成这一天的生意,一年都不会挨饿,加之柳寒烟又是全款买房,王经理完全可以作为柳寒烟的下家,自己通过他的关系办理分期购房,这样柳寒烟的两百万在他手里,就算是放在银行吃两年利息,又有好几万呢,

“嘿嘿苏,苏先生还有什么需要吗,”

“需要谈不上,一会儿会有一个美女來跟你签合同可能,你呢,不要提到我來过,再就是这套房子是刚才那女的送她家保姆的……你明白我说的什么意思吗,”

王经理是个脑瓜反应极快的人,虽然苏北说的含含糊糊,马上就纳过闷來,看样子苏北和买房的美女是夫妻,只是即将要來签合同的美女和苏北也有一腿,简而言之就是这小子脚踩两只船,还不想让签合同美女知道,

“我懂我懂,都是男人,不过苏先生可真够猛的,有这么漂亮的老婆……”

苏北拍了拍他肩膀,“别给我说漏了哦,否则你懂得,”

下午苏北约了左联瑞谈开厂的事情,

在柳寒烟和苏北重归于好之后,柳寒烟也希望苏北干一些他自己想要做的事情,而不是为自己而活,这样两个人都非常的累,至于苏北,他打算做中药化妆品的这一块,初衷也是为了柳寒烟,

原本协议是借用江海制药三厂的品牌,经过轮船上傅宜欣的指点,苏北还是打算开一家独立的公司,按照出资和技术以及原材料投资的比例,苏北当然是最大的股东,他不仅注入全资,还掌握着连左联瑞这个制药商都摸不到头脑的配料手段,苏北持股六成,而左联瑞和楚婕各百分之十五,剩余百分之十作为储备股份,

“新开公司倒也不是不行,不过至少要一个星期才能把手续批下來,这已经是最快的速度了,”左联瑞说,

苏北点点头说:“生产线和仓库,还是暂时用制药厂的,等发展起來再视情况而定,这件事就有劳你了,”

“苏兄弟这是哪里的话,哈哈,对了咱们公司准备叫什么名字,回头我方便注册,”

“就叫……”苏北端着杯子沉思了片刻,他从沒考虑过这个问題,不过很快一个新的名字涌上心头,“就叫雪烟吧,”

苏北沒有想太多,他的这个产品构思也是从柳寒烟的雪芙蓉产品获得的,柳寒雪的雪芙蓉产品是寄托了她对姐姐的思念,所以苏北就用了这个名字,

左联瑞笑了笑沒说什么,这个公司注册名称简直是烂到无以复加,不过他算看出來了,苏北是在纪念他背后的故事,或许是一段凄美的爱情,

这个下午,苏北跟左联瑞一直聊到晚上,甚至连电视台推广的事情,都谋划起來,现在就差一个公司注册名称,其他的证件厂房原料都已经到位,至于怎么炼制苏北口中神奇的化妆品,这是个谜团,不是苏北不告诉左联瑞,是即便告诉他,他也不会懂,

傍晚十分,苏北回到海棠别墅,发现柳寒烟穿了一件大粉色的卡通睡裙,头发湿漉漉的看样子刚洗完澡,有了钟婶在家,两人都轻生了许多,

“小姐、苏先生开饭了,”

“钟婶今天吃什么,”柳寒烟朝楼下看了眼苏北,脸上红扑扑的不知道再想些什么,

苏北來到厨房,看着一大桌子菜直咽口水,笑道:“今天有什么喜事,钟婶做这么多菜,”

钟婶替两人拿了红酒和高脚杯,依次放在他们面前,笑着说:“你们俩总算是和好了,从今天开始,谁再敢耍小孩子脾气,可别怪我这个当长辈的批评他哦,”

“且,谁耍小孩子脾气了,”柳寒烟红着脸说,

钟婶早就吃完了饭,这个时候她这个过來人可不会做电灯泡,拿上车钥匙要去超市采购,让他们慢慢吃,

两个人情商都是超级低的选手,但钟婶的所作所为也太直白明显了,柳寒烟一直埋头吃东西,什么话也不说,又紧张又害羞,从來沒人见过柳氏集团的董事长会这么腼腆,

昨晚虽然柳寒烟半睡半醒,但是她还记得自己说过,今天晚上要成为苏北真正的老婆,苏北怎么可能忘,可是眼前的是柳寒烟而不是陈雪菲,他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这么紧张,

时间一点点的过去,钟婶在外面躲了三个小时,以为回到家中俩人已经办完事了,却发现他们还在吃饭,咯咯的笑了起來:“二小姐平时的时间观念特别重,今天吃顿饭怎么用了四个小时,哎呀呀脸怎么也红了,是不是喝多了,还是……苏先生难道是你欺负二小姐了,”

“钟婶,你你你怎么这样啊,”柳寒烟抓狂的将自己梳起來的头发抓乱,

苏北为了缓解两人的尴尬,打圆场道:“对了寒烟,我有一段时间沒回來,我弟弟有沒有找过你,”

“你弟弟,”柳寒烟脸色微微一变,突然脸上的红霞逐渐消失,取而代之的是平日工作中的冰冷,“哼,你说的就是那个小二还是小三的土包子,”

苏北脸一沉,他太清楚柳寒烟了,“寒烟,他是我战友的弟弟,所以也是寒雪姐的弟弟,都是自己人,以后别再说这些伤人的话了,”

“弟弟,呵呵,你听说过谁家的兄弟帮着别人追他嫂子的,”柳寒烟潜意识里已经承认自己和苏北的关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