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4章 重归于好/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听到苏北提到他兄弟,顿时有些不悦,她感觉两人之间的误会,正是由于他朋友的各种不厚道,心里酸酸的,有些委屈又有种真切的失而复得的喜悦,

苏北脸色一沉道:“他不知道我们的关系,初來乍到怎么会认识你,不过是受了陈泽凯的挑唆而已,”

“反正我不管……”柳寒烟拱了拱小巧的鼻子说:“如果你敢让他來我们家住,那好,我搬出去,你们自己住好了,”

“无可救药,”苏北气极而笑,柳寒烟还是那个柳寒烟,脾气和性格绝不是一天两天能改过來的,在苏北心里,二子和柳寒烟都是战友的弟妹,而且以他对二子的了解,那小子怎么可能会出卖自己,

想到这里,苏北走到别墅外给二子打了个电话,好久沒看见他,不知道现如今在陈泽凯的公司干的怎么样,

这个电话打了很久,那边一直沒人接,十几分钟后,二子主动给苏北打过來,听他的语气似乎气喘吁吁,好像刚上楼一样,

“喂,苏北哥,你打我电话吗,”

“臭小子,你的意思是我不能给你打电话是怎样,”

“这……苏北哥,我现在在外面办事,回头再联系你好吗,”

“好啊,你先忙帮吧,”

苏北随手挂了电话,本來是无心之举,忽然多了一丝疑问,二子这小子从來都不是一个做事认真的人,为什么今天挂电话这么着急,苏北忽然想到电话中的气喘,难不成这小子背着她女朋友在外面乱搞,总之这两天有时间要去他家看一看了,

而电话另一边的二子情况不容乐观,在苏北打电话的时候,他依然再被阿九的人狠狠的教训着,阿九和二子无怨无仇,这当然是陈泽凯的意思,

二子不想让苏北知道自己被陈泽凯的人打,他不想给苏北哥丢脸,更不敢面对苏北哥,他现在才知道自己來江海给苏北哥造成了多大的麻烦,

殊不知,陈泽凯正是看准了二子这一点,论心机二子是不可能斗得过他的,

在别墅里,本來晚上要做夫妻的两人无形中又生了些闷气,柳寒烟明明知道这样做不对,但性格使然他不会低头认输,不顾钟婶的劝阻,当夜就要收拾行李搬出去,

“二小姐,大晚上你往哪里搬啊,别闹了乖,”钟婶无奈的去安慰她,

“钟婶你不知道怎么回事就别跟着添乱了,这个家以后是苏北的,跟咱们沒关系,我柳寒烟别的沒有,骨气还有,犯不上在别人家的屋檐下受这份窝囊气,”

苏北倚在楼梯口静静的听着,无奈的点了一根烟,感觉又生气又好笑,柳寒烟这个死丫头从小就是在蜜罐里长大的,她沒见过柳寒雪的生存状况,骨子里透着一股刁蛮不讲理的劲儿,

很明显,了解柳寒烟的钟婶知道是二小姐耍小孩子脾气,叹了口气对苏北说:“苏先生,二小姐就这样,你可千万不要认真啊,”

苏北笑道:“我还不至于和她动真气,她呀小孩子脾气,”

苏北朝着钟婶努努嘴,示意她先休息吧,终审时过來人当然明白怎么回事,小两口吵架自己在当中不仅起不到劝和的目的,反而会让两人更尴尬,

“那苏先生也早点休息,我先睡了,”

“好的,”

钟婶下楼后,苏北才走进柳寒烟的卧室,看着她收拾行李的背影,笑道:“柳寒烟你有意思吗,”

“是啊,我多沒意思,谁有意思你找谁好了,我无情又无理取闹,”

“啧啧,不知道的还以为咱俩演话剧呢,需不需要我给你叫一辆出租车,”

“我自己会,不麻烦你,”

苏北叹了口气说:“可惜啊,你要搬进去住的房子,今天物业的沒换锁,不知道半夜三更会不会有什么不法分子入室抢劫,你又是一个人住……算了,你多保重,”

“你,”

柳寒烟回手一个枕头砸了过來,她知道苏北故意吓唬她,

苏北也看出來了柳寒烟压根就沒打算搬走,要不然以她雷厉风行的风格,还用收拾这么半天的衣服,

这个枕头砸的非常巧妙,苏北顺势将枕头一拽,柳寒烟娇弱的身躯便落在他的臂弯里,两人面面相觑,柳寒烟的脸腾的就红了,缓缓的闭上了眼睛,又紧张又好奇,似乎在等待她人生最神圣时刻的到來,

正当苏北准备完成两人夫妻之实时,柳寒烟却突然觉醒了一样,一把将苏北推开,紧张的坐在床上,心口剧烈的起伏着,

苏北也愣了一下,舒展开眉头坐在她身边,柳寒烟似乎特别恐惧,过了很久才平复下來:“苏北对不起,我,我不是故意的,可能只是本能反应……”

苏北拢了拢她乌黑的秀发,笑道:“说什么对不起,以后不许耍小孩子脾气了听见沒有,我想你的拒绝是对的,你说咱俩还沒有真正的恋爱过,这样是不是太快了,”

“哦,可能吧,”柳寒烟很后悔自己为什么要推开他,可能是她这么多年來一直单身一个人造成的心理膈膜,两人再想酝酿情绪的时候,已经沒了刚才的气氛,

两人聊了几句,柳寒烟恋恋不舍的送他下楼,关上门后,柳寒烟躲进被窝里簌簌的哭了起來,并不是伤心,而是一种品尝到突如其來的幸福而感动,

她发现自己已经中了苏北的毒,两人打得越凶就越分不开,分开一段时间就是穿心刺肺的疼痛,两人重归于好后又是别样的酸甜,以柳寒烟的阅历,他还看不懂苏北,但是已经能够体会到苏北背后所承受的沧桑,而她这个做老婆的却始终不能深入的了解他,替他分忧解难,

翌日清晨,柳寒烟正式去柳氏集团进行大刀阔斧的整改,

柳氏集团入不敷出已经很多年了,无论是财务还是商务运营已经到了积贫积弱的境地,洪威这次的倒台,让柳氏集团缩水百分之四十,由一个大企业瞬间回到小企业的水准,

不过,还能继续留在柳氏集团奋斗的人,都是柳寒烟所看重仰仗的人,从一定程度上來讲,柳寒烟还要谢谢洪威,如果不是他,柳氏集团也不会放下面子,进行这场企业重组,

开会时,柳寒烟脑袋晕晕的还在想苏北的事,忽然手机震动了一下,原來,姜涛今天已经搭乘上航班,明天就能回到江海,她连忙整理好情绪,继续和几个高管开会,

公司重新开业,周曼也开始忙了起來,今天柳寒烟布置给她的第一个任务,就是替她买下一处房子,

周曼还不知道柳寒烟为了救钟婶,把她的房产全部转让给了苏北,只当是柳寒烟奖励姜涛或者方立东这些高管的住房,沒多想什么,便去了人才公寓签合同,

到人才公寓小区后,周曼联系了售楼处的王经理,那边忙不跌的赶过來,带着周曼去看房,房子是董事长已经定下來的,周曼只需要办理一些手续,而这些繁杂的手续和房产证等,房产公司这边已经本着顾客是上帝的态度,替她们做好,

办完手续,周曼沒打算马上回去,坐在客厅里休息,环视着这处三室一厅的格局,心里羡慕不已,她在江海最大的奋斗目标就是能拥有一套这样的房子,哪怕比这栋小一点也可以,

当当当,敲门声,

“进,”周曼以为王经理回來了,连忙站了起來,重新铬脚的高跟鞋,

防盗门虚掩着,一个陌生的女孩儿走进來,一米七左右的身高,几乎和周曼一边高,但穿着滑板鞋,长得非常白皙漂亮,

“你是……”

女孩儿歪着头看了看周曼:“请问你是这房子的主人吗,”

“呃,是,请问你有事吗,”周曼以为她是搞推销的或者办理宽带之类的营业员,所以才说了个是,

谁知,女孩儿的脸色当场就拉了下來,很不客气的走进來,后背还背着网球拍,

“苏北是你什么人,”

“苏北,”周曼惊讶的问,感到一阵莫名奇妙,“你认识苏北,”

“这么说苏北真的住在这里喽,哼,请你转告他,如果再不还我自行车的话,我可能真的会去报警,对了,我住在你对门,”

周曼愣愣的看着她,摇了摇头:“你,你是谁,”

“米雅,苏北知道我的,你一说自行车他就想起來了,什么人啊真是的,说昨天赔我自行车,害我选修课都沒上,在家等了很久,”

“好的,我会替你转告的,”

送走这个叫米雅的女大学生,周曼來到窗边,她似乎是猜到了,这栋房子应该是柳寒烟给苏北买的,难道他们重归于好了,怪不得今天早上她气色那么好,

周曼心里清楚,无论自己多么优秀,都不可能代替柳寒烟在苏北心里的位置,不过她已经不介意这些,甚至很沒出息的希望他们不要再彼此的折磨对方,

如果是给苏北买的房子,苏北为什么会买在人才公寓小区呢,周曼羞赧的红了脸,是因为自己也住在人才公寓吧,这样一來两人住一个小区,每天早上晚上还能一起吃饭,

周曼怎么也不会想到,这个房子其实是柳寒烟本人住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