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5章 怎么又是你/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商人就是商人,沒有利益的合作,苏先生连顿饭都不会请我吃了吧,”

楚婕给苏北打了个电话,劈头盖脸就说了这样的一句,苏北承包下宁兴楚婕的药山,尾款和合约还沒有完善,可是苏北却因为柳氏集团耽搁了一个多星期,药山每天采药晾晒储备等等工序,每天都要消耗大量的财力和人力,

“哈哈,楚小姐,我这几天忙过头了,改天……”

“别改天了,我现在就在江海,你不來找我,我上门來找你,”

“那好,我马上过去,”

苏北和钟婶打了个招呼,让她不要做他的晚饭,开车去和楚婕谈生意,

楚婕在江海也有生意伙伴,他们在一家酒吧小聚,等苏北过去的时候,楚婕的朋友也刚好离开,

楚婕示意苏北坐下來,重新点了单,点燃一支女士香烟,幽幽的看着苏北:“大忙人,你不觉得自己该罚吗,”

“该,晚上住哪,你可真行來江海也不给我打电话,”苏北沒拿楚婕当外人,

“住哪儿,我想想,住酒店吧,让你这个东道主怪沒面子的,住你家吧,你老婆又不愿意,哈哈,”

两人碰杯喝酒,楚婕见苏北沒有解释,就知道他还真的结婚了,

楚婕这次來找苏北可不只是为了喝酒叙旧,这两天來左联瑞找到楚婕,提出苏北要单独开公司注册商标,他们两个也各有百分之十五的股份,

简单的看过合约,楚婕和左联瑞一定程度上來讲都在为苏北打工,他们沒有拿钱,楚婕的药山和药材都是苏北真金白银签约的,额外的还有股份,她现在唯一关心的就是,苏北是否真的能做出传说中的化妆品來,

在楚婕倒酒时,苏北注意到无名指上一枚暗色的戒指,一看就是很多年前的款式,并不是现代最为风靡的钻戒,

楚婕笑道:“我男人送的,他活着的时候,我们几乎一年也见不上一面,这还是他请假出來陪我逛街在地摊买的,当时也就几十块钱吧,”

苏北笑了笑说:“情义无价,”顿了顿,又补充道:“一个人的等待,滋味儿一定很酸爽吧,”

楚婕大方的一笑:“有句诗怎么说的來着,忽见陌头杨柳色,悔教夫婿觅封侯,其实这么多年已经习惯了,事若求全何所乐,人生哪有不经历磨难的,”

“说的好,敬你一个,”

“呵呵,说的你好像救世主似的,恐怕是一颗伤痕累累的心去拯救另一颗残破不堪的心吧,”楚婕这种阅历的女人阅人无数,从苏北的身上她能够感受到一丝非比寻常,这也是她合作的一个兴趣,

“那就一切向前看,那些不好的回忆统统抛之脑后,”

两人默契的一笑了之,似乎气氛有些凝固,苏北转头看着喧闹的舞池,随着铿锵的金属摇滚音乐,整个舞池都翻了天,

在距离这个卡座不远的地方,有几个很年轻的大学生再肆意的跳舞,

“米雅,今天状态怎么这么差劲,”一个女同伴在米雅的耳边大声说,

“你说什么,大声一点,”米雅一边跳舞一边吼道,

“你去死,”女同伴笑着推了米雅一下,

米雅踉跄了两步,沒有站稳,正好撞在一个壮汉的身上,回头淡淡的说了句对不起,

可是这几个壮汉明显就是经常出來玩却沒有正经职业的那种人,他们注意这几个学生很久了,一边跳舞一边靠近,正要找机会搭讪,机会就这么悄然而至,

米雅今天确实很郁闷,她花了大价钱组装的山地车被陌生人莫名其妙的骑走了,不还给自己不说,还给她弄丢了,而且放了自己三次鸽子,

“喂,妹子,你踩我脚了知道吗,”大汉拍拍米雅的肩膀,

米雅淡哼了一声:“我已经说对不起了,不是吗,”

“对不起要有用的话,我踩你一脚,是不是也可以说声对不起,”

米雅的两个大学男同学看到有人找茬,走了过來,

可是壮汉的朋友似乎更多,而且这种人是混社会的,和他们这种象牙塔走出來的青葱小子不是一个级别,几个人一挡一推之间,将米雅的两个同学吓了回去,

大汉嘿嘿的笑着,眼睛不老实的在米雅的身材上打量了一遍,哈喇子都快掉下來了,他们经常出來玩,但是这么嫩的学妹还真的是真的第一次碰见,

“妹子,怎么着,陪哥哥喝两杯,交个朋友我就当这件事沒发生怎么样,兴许我一高兴,以后你再來酒吧玩,我请客怎样,”

“不需要,”米雅皱了皱眉头,不再跳舞,拉着女伴准备离开,

可是大汉压根就沒打算让她走,这种事情他的经验太丰富了,不要说大学生,就算是在职场上混迹的白领他都照玩不误,当然这不叫强人所难,灌上几杯酒,耍两句嘴皮子昏天暗地半推半就,就将事情办成了,事后谁认识谁去,

米雅被大汉拽的心生厌恶,正好看到服务员经过身边,顺手从托盘上拎起一瓶百威,砰,的一声,砸在大汉的脑袋上,拉上女伴就要跑,

米雅这一啤酒瓶子砸得谁都沒反应过來,连她的同学都惊呆了,

“给你脸了,居然敢打我,抓住他,搞不死她,老子以后就不在这儿混了,”

米雅计算的是沒差,可是她忽略了一点,大汉在这酒吧混的很开,连酒吧的服务员和保安都是他朋友,马上挡住了米雅的去路,

卡座上的楚婕听到后面有尖叫的声音,循声看过去,是一个大汉在撕扯一个小姑娘,她只是耸了耸肩膀,这种事情在城市的每一个角落都在发生,

苏北也看到了米雅,脑袋反应半天才想起來是欠辆自行车那姐妹儿,“我朋友,我过去看看,你先坐,”

“好的,”楚婕翘着二郎腿看苏北怎么处理,对这个男人她一直充满着好奇心,

正当大汉要拽着米雅离开酒吧时,苏北从后面拍了他肩膀一下,

“你谁啊,”大汉白了苏北一眼,

“我,这女孩儿是我朋友,不好意思,行个方便,”

大汉冷笑道:“呵呵,你朋友我就饶了她,不想死,就别多管闲事,我看你是活的不耐烦了,”

“怎么回事,”苏北问米雅身边的女孩儿,

女孩儿将踩脚的事说了一遍,不过她也沒想到米雅这么彪悍,居然敢拿啤酒瓶砸人,

苏北笑着对大汉说:“几个男人跟一个小姑娘过于不去,似乎不太合适,如果你不解气的话,拿啤酒瓶子砸我,就算两清了怎么样,”

米雅看到苏北后愣了半天,居然在这里把他堵到了,本來他还想在苏北家门口守株待兔,可看到苏北出手相助,怒气已经完全消了,

大汉道:“你的脑袋和我的脑袋能相提并论吗,想替人出头,回家多在娘胎里转几年吧,”

苏北也不想欺负人,可是他已经做出让步,对方还是咄咄逼人不肯善罢甘休,那沒办法了,

“看什么看,把这个不知道从哪冒出來的比货给我狠揍一顿,”大汉对他的朋友说,

这时米雅才知道害怕,她还是在校生,平时很少來这种地方,听人家说这地方乱,以为只是以讹传讹,沒想到真有这种烂人,

“小子,想挨啤酒瓶吗,老子成全你,”

一瓶啤酒冲着苏北的脑袋砸下來,大汉哈哈的笑了起來,想学人家英雄救美也不撒泡尿照照……

大汉的笑容僵硬在脸上,那个酒瓶子沒有落下,反而被苏北抓在手里,

砰,哗啦,一个啤酒瓶砸在大汉的脑袋上,

“啊,”一声歇斯里地的嘶吼,大汉松开米雅,抱着脑袋,不知道是啤酒还是血,顺着额头流了下來,这是他今天挨的第二瓶啤酒了,

“草,你们还愣着干什么,给我朝死里打,”

大汉的几个朋友瞬间冲上來,五个人,一秒钟,

恐怕也只有眼睛盯着苏北看的客人,恍惚看到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把这一秒钟拆解來看的话,苏北一脚踹飞前面的一个,左右手各抓起一名壮汉,轻描淡写的扔出数米开外,与此同时,他的两个肩膀往后一撞,身后的两个壮汉抱着胸口倒在地上痛苦的哀嚎,

这时,酒吧的经理早就带着保安赶了过來,经理怒火冲天,以前从沒有人敢在风荷酒吧闹事,可是最近这半年,已经接连出现了两次意外,这次不论是谁……

“苏……”

在酒吧的员工通道,赵经理看到了苏北,顿时吓得魂飞魄散,怎么又是他,

苏北也看到了这个赵经理,知道他就是白少的人,不过却只是个小马仔,这种人也未必知道白少的底细,沒打算跟他交流,冲着他摇了摇头,示意他把事情解决了别來烦我,

苏北对惊魂未定的米雅说:“你怎么跑到这种地方來了,这样吧,我那边还有个朋友,你要是不介意的话,去坐一坐,我开着车,一会儿顺便送你回家,”

米雅木讷的点点头,随即又摇头,最后自己也不知道该怎么感谢苏北了,如果今天不是运气好,她实在无法想像这些烂人会把她怎么样,

几个男同学都尴尬的站在米雅身后,刚才他们确实被这些社会流氓震住了,谁也不知道米雅在校外还认识社会人,倒是米雅的闺蜜默默的笑了,怪不得人家说米雅是江海大学的百合,原來她在校外有男朋友,既然有苏北在,她便给同学们使了个眼色先撤吧咱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