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6章 优雅而内涵的男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带着米雅回到卡座,楚婕的目光立刻邪恶起來,

“苏大老板,你这算是抱得美人归,还是……”

米雅皱了皱眉头,从刚才的惊慌失措中苏醒过來:“你这人怎么说话呢,我不过是苏北的债主,什么美人归男人归,”

楚婕沒想到她纵横商场这么多年,居然栽在一个小姑娘手里,咯咯的笑了起來,心道这丫头还是个麻雷子点火就着,怪不得拿啤酒瓶子砸别人呢,

“苏北,你怎么还欠人家小姑娘的钱,”

“我二十二岁,谢谢,”米雅很不爽楚婕高高在上的样子,

苏北赶紧打圆场,笑道:“有一次高架上出车祸堵车,我借她……”

“苏北,您说这话好意思吗,是抢,不是借,借的话是要经过我同意的,你知道我今天在你们家门口等多长时间吗,”

苏北百口莫辩,干脆耸了耸肩膀不再解释,

楚婕看这姑娘挺个性,自掏腰包请了一瓶酒,又胡乱点了一堆小吃,知道今晚上和苏北是不能聊了,只好改天再约,

“别送了,赶紧伺候好你的债主,”楚婕起身,朝着米雅的后脑勺努努嘴,

送走楚婕沒多大会,苏北本想要送米雅回人才公寓,这时两男一女走进酒吧,直接朝着这个卡座走來,

米雅的表情明显有些反感,苏北问她怎么了,米雅告诉他,这几个是她的校友,其中穿范思哲的男生一直追她,在学校散布谣言说自己是他女朋友,这不刚才自己在酒吧引起的骚乱,肯定是被他们听说了,特意过來献殷勤,

果不其然,米雅的话音未落,一个斜刘海很俊俏的青年走上卡座,穿着一身白色的范思哲休闲西装,浑身上下除了衬衣是黑色,全部都是一抹白,包括他手指上代表单身寓意的铂金戒指,

“康天择这么巧,你们也出來玩,”米雅沒有站起來迎接同学,已经表示不想和这个人接近,

名叫康天择的青年似乎对米雅的态度早已习以为常,反倒是和苏北打了个招呼,回头让后面的一对情侣朋友去点单,

“米雅,刚才发生什么事情了,我听玉姐说有人找茬,就赶紧开车过來,你沒事吧,”康天择故作焦急的问道,

米雅淡笑道:“我要有事还能坐在这里……”

聪明的头脑总是会有灵光乍现的一刻,米雅说到这里,突然萌生出一个鬼点子來,康天择追她不是一天两天了,碍于同学关系她不好让他太沒面子,所以一直沒有挑破,现在身边正好有一个苏北,现成的挡箭牌不拿來用多可惜,何况苏北本來就欠我的,

“还能坐在这里陪我男朋友泡夜店吗,”米雅笑盈盈的说,全然沒有了刚才冷冰冰的样子,小鸟依人的挎起苏北的胳膊,

康天择的脸色刷的就白了,比他的范思哲西装还要白,他听同学说有人替米雅出头,心里就感觉很不舒服,等他见到苏北的时候,渐渐放下担心,毕竟苏北穿得也不怎么样,长得也就一般,

这时,感受到气氛不对劲儿的那对儿情侣同学也从喧闹的舞池回來,

康天择淡淡的说:“沒要酒吗,”

“昨天还存了两瓶……”

“今天不喝存酒,既然米大美女的男朋友在,我当然要请一杯了,去吧台拿一瓶皇家礼炮吧,”康天择在暗示两个朋友苏北撬了我墙角,

深得其意被称呼为婉儿的女孩儿轻轻一笑,道:“风荷的极品皇家礼炮,一般人花钱也买不來哦,”

苏北很难想象,一群学生不好好上学,居然大半夜出來玩,互相斗着心机,比如这个婉儿表面上笑漂亮可爱,看米雅的眼神却时不时闪过一丝的嫉妒和怨恨,

康天择要的洋酒,是被两个服务生端着共同抬着一个豪华冰桶装來的,连酒杯都是另一个档次的,毕竟喝过普通洋酒的杯子,杯壁难免会挂着酒滴,会玷污了这瓶价值上万元的好酒,

就连旁边卡座甚至近端舞池里的青年,都向这一桌儿投來艳羡的目光,能在风荷喝这种场面的酒,不仅是财富也是身份的象征,

“來,朋友我敬你,这个酒最好是醒一会儿,不过也沒关系,放在舌尖……”

苏北淡淡的碰了一下,已经喝光了这杯酒,这让给苏北介绍饮酒规则的康天择嗤之以鼻,不过米雅倒是笑了,这杯酒喝了康天择好几百块,至少她心里是痛苦的,不会去照顾苏北是否丢人了,

“呵呵这位朋友倒是很痛快,沒关系,喝多少今天我请客,敢问朋友在哪里发财,”

“目前在准备创业,”苏北回答的很凝练,却是一句实话,本來今晚就是和楚婕谈生意的,

创业,康天择和他的两个朋友都会心的笑了,世界上有两种死要面子活受罪的人,一种就是沒有工作自称自己是自由职业者,另一种就是本身就沒钱,为了面子对别人说他在创业,听上去很高端,实际创业这两个字等于穷鬼,

俗话说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康天择和他的朋友都是富二代,钱随便花,学不用好好上,毕业后直接进入家族企业接班,在他们的世界里这才叫创业,

这瓶价值万元的酒越喝越少,一个服务生微微鞠躬询问还需要什么时,苏北本來想走,不过也不至于让几个学生请喝酒,顺便对服务员说再拿一瓶吧,

服务员怔了怔,这款皇家礼炮确实是限量的,何况不是酒吧的贵客是沒资格点这瓶酒,不过出于礼节,服务员还是笑着离开,

康天择淡笑一声,他已经猜到服务员回來是怎么回答的了,肯定会告诉苏北沒酒了,不过自己再要一瓶应该不成问題,这样一來在米雅面前,自己便能让她刮目相看,

米雅当然知道康天择的小心思,心里非常反感,偷偷地从后面捅了苏北一下,暗示他该回家了,

这个细微的动作被康天择察觉到,笑道:“米雅,别这么小气嘛,既然你男朋友要请大家喝酒,那我们就多耽搁一会儿何妨,”

“不过呢……我嘴巴比较难伺候,那种勾兑的劣质红酒,我可坚决不喝,全部都是色素和酒精,”婉儿笑着说,

“呵呵,其实现在市面上的洋酒基本上都是假的,从国外十几块钱一瓶,进口到国内进了场子,销售给外行人就权当是洋酒了,”另一个男生说,

就在他们交谈的时候,服务员已经去了吧台,今晚还有事情的赵经理本來早就应该走了,可看到苏北后,什么心思都沒有,要知道这个人白少下过死命令,不想死的话就别招惹,

服务员跟酒保聊天,说那桌的客人居然还想要一瓶极品皇家礼炮,酒保无奈的摇了摇头,告诉服务员回头就说已经沒了,

“是谁要酒,”赵经理过來问,

服务员连忙说:“是那个卡座的客人,穿黑色短袖,寸头的,”

赵经理偷偷瞥了眼苏北,他这种级别的人连白少的马前卒都不算,他不知道白少和苏北是朋友还是敌人,如果是朋友那就不能得罪,如果是敌人那更不能得罪,

“去把保险柜里给白少准备的酒拿出两瓶來,就说我送给他的,”赵经理是个人精子,苏北这种人即便是不讨好,也不能得罪,

服务员怔了怔,刚才还在笑话苏北土老帽,可赵经理这么说了,难道他认识,不禁想起刚才打架的事情,

片刻后,由两名格调很高雅的美女,各自像抱婴儿一样抱着两瓶酒走到卡座,

“苏先生,这是赵经理让我们特意送给您的,”

一个蓝色旗袍美女将一块精美的缎子打开,里面包裹着一支称得上是珠圆玉润的美酒,

“苏先生这是支是一九九零年康帝酒庄的红酒,另外一套五支是八五年的美杜莎拉,”旗袍美女一边将酒摆放好,一边笑盈盈的说,“这套美杜莎拉还是二十年前江海某富商在伦敦拍卖行花了十五万欧元拍下來的,坦白的说,今天是第一次重见天日,”

另一位白色旗袍美女更具有东方女性的韵味,和声道:“赵经理说,世界上也只有苏先生这么优雅而富有内涵的成功人士,才配品尝这两支红酒,让我们亲自给您送回您的家,”

白旗袍的隐语非常明显,傻子都能听得出來,品尝这两支贵族洋酒的同时,可以尽兴两位美女一晚,

苏北当然知道这是赵经理的李代桃僵,这酒不知道是白少送的,还是赵经理送的,苏北更倾向于后者,目光转向吧台,赵经理咽了口唾沫跟苏北点头,

“回去和赵经理说谢谢,这酒我收下了,你们还是早点回去休息吧,”

“好的,”两个旗袍美女鞠躬离开,这两个美女几乎沒有从酒吧露过面,都说好马配好鞍,这个档次的美女自然是搭配相应品味的洋酒,

卡座周围突然寂静下來,似乎都在暗暗议论这个让赵经理搬出压箱底法宝的男人是谁,

“这,这就是传说中华人从苏富比拍卖行买下來的天价美杜莎拉,”

康天择合不拢嘴,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两支洋酒,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