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7章 回家的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此刻康天择的目光直勾勾的盯着这两支国外拍卖会上才出现的洋酒,他家里有钱,但是他老爹也不可能花几十万买一瓶酒來喝,何况这两瓶酒根本不是钱能衡量的,

而苏北收下赵经理这两份礼物,只知道这东西可能很贵,具体多贵还真不清楚,

“真的是美杜莎拉啊,我去,我在时尚周刊上看过,”

那位觉得自己品味非凡,号称舌尖不会触碰苏北廉价假酒的婉儿看直了眼,现在社会的女孩子都非常的现实,随便开一辆豪车在校园门口就有女生來搭讪,而婉儿家里有点小钱不会这么沒见识,酒虽然沒有贵出天际,但却是身份的象征,

“不就是两瓶酒吗,不然我送给你同学……”苏北小声的问米雅,

米雅悄悄拧了他一下:“你是真傻还是假傻,这东西你还是自己留着吧,”

苏北想想也对,带回去给柳寒烟吧,他平时喝酒沒这么多讲究,柳寒烟可是挑剔的很,

惊讶之后,别人还好,康天择的脸上却像吃了大便一样难看,他现在才明白,苏北一直在装低调,否则米雅也不会看上他,

一想到自己买了一瓶皇家礼炮來炫耀,却嘲笑一个能拿出古董版洋酒的男人,康天择就觉得羞愧难当,更重要的是,这酒还是别人主动送的,可见苏北在这里的地位,

“我去唱首歌,一起吗,”米雅问苏北,

苏北摇摇头,除了和队友闲來沒事唱两首军歌,他哪里会这些,

其实米雅也并非邀请苏北,主要是说给康天择听,看到这个不可一世的二世祖今天吃瘪,米雅的心情别提多高兴了,

米雅属于那种看上去冰清玉洁,但脾气却不怎么好,难听点的说法就是矫情或者事儿逼,不过气场很强大,和舞台的驻唱和贝斯手商量一番,自己挎上一款非常精致的尤克里里,清扬的隐约缓缓响起,这是一首非常低亢却从沒人能演唱下來的《加州旅馆》,

这首歌似乎对米雅有一种特殊的感情,带着感情的歌声总能让人陶醉其中,

苏北听着听着便走了神,听柳寒烟说明天姜涛就要回国了,有姜涛在柳寒烟身边帮衬,胜过十个高管,这一点苏北倒是放心,

今天和楚婕签了合同后,再加上给柳寒烟的五千万,苏北转让柳氏集团股份得到的两个亿,几乎也花的所剩无几,雪烟系列中药化妆品的牌子,也是时候该做起來了,

酒吧突然被米雅的歌声冲淡了嘈杂的气氛,甚至摇头晃脑的那些人也变得宁静下來,歌声结束,酒吧还沉浸在这种淡淡的忧伤之中,很久才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

米雅鞠躬下台,

“我同学呢,”米雅问,

苏北一回头,这才发现走神的空当康天择他们已经走了,康天择当然要走,追了三年的女生有了男朋友,本以为能用钱势把苏北赶跑,却发现人家和自己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与其留在这里丢人现眼还不如早点开溜,

苏北将两款酒装进那个精致的袋子里,刚要叫米雅走,发现这女生走路都有些踉跄了,看來性格属柳寒烟的,但酒量绝对是姜涛的等级,

“苏先生慢走,欢迎下次再來,”赵经理一直不敢过來打扰苏北,生怕做错什么事,就连跟他打招呼都有种如履薄冰的感觉,

苏北回头看了他一眼,点点头说:“哦对了,谢谢你的酒,”

“您客气了,这两瓶酒也只有苏先生适合,有道是红粉送佳人宝刀赠英雄,对了,这个……苏先生,打扰这位小姐跳舞的那几个混混,我已经抓起來了,这次是要剁手还是跺脚,”

米雅虽然有点喝高,但这每个字都听在耳朵里,心里对苏北刚刚涌起的好感顿时跌落谷底,

苏北只是以为她困了,就说:“也沒造成什么后果,只不过以后我这个朋友來玩得时候,麻烦赵经理跟那哥几个打个招呼,别再找她麻烦了,”

“您放心,我知道怎么做了,”赵经理将提前准备好的几张酒吧金卡递上來,“苏先生,这是一点小意思,哦,这只是我们公司消费金卡,凭卡可以免单,”

苏北说:“不用了,我也不常來,今天就只是路过而已……”

说到这里,苏北扫了他一眼,赵经理心知肚明,他不敢看苏北的目光,知道苏北在暗指白少,怕他从自己的眼光中看到什么端倪來,

苏北扶着米雅走出酒吧,洋酒这东西后劲是很足的,不过高档的洋酒醉人却不上头,被晚风这么一吹,米雅感觉精神多了,坐在苏北的奔驰轿车里,目光懒懒的注视着车窗外,

“苏北先生,真看不出來,你还是混那个的,”米雅突然说,

苏北愣了一下,笑道:“哪个,”

“呵呵,刚才赵经理的话我都听见了,什么砍手砍脚,你们这些人也是够了,”

“我可是正经生意人,”

“切,鬼才信,”

苏北叹了口气,女人都是不讲理,尤其是柳寒烟这类性格的女生,不过他跟米雅又不熟,无须解释,只不过是欠她一个人情罢了,

“以后这种地方女孩子家还是少來吧,嗯,怎么说呢,我來这家酒吧三次,每次都会遇到你这种情况,”

“打死也不來了,”米雅忽然又想到自行车的事,“你什么时候给我买自行车啊,”

“明……”苏北顿了顿,可不能再瞎许诺了,回头再忘了,这姑娘还不跟自己拼了,“你那辆车多少钱,我直接给你钱,你自己去买好吗,”

“买,我呸,我的车连个螺丝都是从国外进口的,我自己组装的,才骑了两天就遇到了坏人,”

“坏人,”苏北笑了笑,

“不是吗,”

“是,”

苏北车开得很专注,他也从沒说过自己是好人,不过他还是希望米雅这种学生多在学校学点有用的东西,有些人想上学都沒得上,比如他自己,比如小时候就检查出白血病的田琦,

下车上楼,这感觉非常诡异,苏北因为要送米雅回家,这神经半夜的已经到楼下了,就把她顺便送上去,可是米雪家的对门儿,偏偏就是柳寒烟新买的房子,

刚刚走出电梯,叮咚一声,门外站着一个人,

“周曼,你怎么在这儿,”苏北吓了一大跳,他知道周曼住这个小区,以后或许柳寒烟上班时还会遇着她的秘书,却沒料到周曼就守在门口,

周曼以为房子是柳寒烟给苏北买的,今晚想给他一个惊喜,却沒料到苏北的肩膀上枕着一个女孩儿,心底一沉,她可以承认柳寒烟,但是其他人绝对不可以,

米雅睡眼惺忪的抬起头,“到家了,谢谢啊,哦,嫂子啊,晚安,”

米雅掏钥匙,开了对面的门进去,

周曼这才反应过來,这女孩儿就是下午找苏北的那个,原來她就住在苏北的对门,

“自行车还人家了,”周曼有些醋意的问道,

苏北笑了笑在她鼻子上刮了一下,将今晚的趣事跟她说了一遍,周曼自然是相信的,

“走啊一起下楼,”苏北很好奇,她为什么还不上电梯,

周曼脸一红,跺了跺高跟鞋,真是气死了,沒见过这么笨的,我來不就是要跟你住的吗,

“去我家吗,”

“我沒跟钟婶说不回去,改天再去吃你做的饭吧,”

周曼更加不高兴了,喃喃的说了个哦字,满脸的失落神情,强颜欢笑道:“以后我來给你送饭,你早晚有事的话都要提前通知我,”

“送饭,”苏北吓了一跳,

“你不住这个房子吗,”周曼反问,

苏北尴尬的笑了笑:“其实……其实这房子是董事长自己住的,我咳咳,那个,我把她的别墅买了,”

“啊,,”周曼惊讶的看着苏北,一字一顿的说:“你花钱买柳寒烟的房子,你们在搞什么,浪费钱吗,我以为你们和好了呢,”

苏北告诉周曼,现在柳氏集团根本沒有流动资金,正好洪威绑架了钟婶,柳寒烟借坡下驴,把她的生活水准降下來,还不至于让人说出什么闲话,

至于苏北那五千万,苏北压根也沒打算要,老陈的股份本來他就打算给柳寒烟,可世事无常,发生这么多事情后,谁也沒料到会出现今天的状况,

说话间,苏北又把周曼送回她租的房子,在屋里稍坐了一会儿,已经半夜十二点多了,周曼忙了半天,从厨房端出一大碗汤圆,碗里面放着两个勺子,

“张嘴,啊,”周曼将一勺几颗汤圆倒进苏北的嘴里,滚烫的汤圆进了肚子里热乎乎的,和周曼在一起,永远都有种家的味道,

吃完东西,苏北嘱咐她晚上早点睡,将赵经理送到红酒给周曼留了一款,剩下一款准备回去给柳寒烟,

开车回去的路上,苏北又给二子拨打了两个电话,一直关机,现在的手机哪还会有关机功能,说明这小子故意躲着自己,

哧,

苏北一个急转弯,将车调头,一拍脑门暗骂道二子怎么可能躲着我,他该不会是出事了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