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8章 试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开车直接去了二子的别墅,按了好久的门铃后,一个保姆才披着外套打开门,

“你找谁,”

“这房子不是……”苏北以为自己走错门了,反复确认了一遍,沒错啊,

保姆上下打量着苏北,似乎猜到他找错人了,说:“这位先生,你不是找以前住在这里的人,两天前,他已经把房子卖掉了,”

“卖了,”苏北忽然有一种不好的预感,“那你知道他现在搬去哪了吗,”

保姆摇摇头说:“我家太太买的房,她昨天已经离开江海了,家里就我自己,”

苏北一看她一问三不知,心急如焚的开车离开,他看了看时间,已经接近半夜两点钟,二子能去哪儿了呢,

苏北第一个想到的就是陈泽凯,拿起电话正要打过去,忽然又放了下來,直接去了住在烟雨湖边的陈家山庄,

到山庄时是凌晨三点多,苏北把车停在路边,开着车门抽烟,他路上一直在犹豫,到现在还是不确定二子的失踪是否和陈泽凯有关系,

如果不是陈泽凯所为,那苏北现在找上门去,恐怕会不好,即便陈泽凯知道二子的下落,他也沒有一个合适的借口,

一直捱到天亮,苏北将脚下的烟头踢到路边的草稞子里,拍拍身上的灰尘将车开到山庄门口,二十四小时值班的门禁是认识苏北的,从保安室里招招手,自动大门打开,

“苏北,”

清晨起床穿着运动服锻炼的陈雪菲,一眼看到了苏北一脸沧桑的走下车,肩膀上搭着一条白色毛巾,随手递给他让他擦擦脸,

两人进了陈雪菲住的那栋别墅,陈家确实是有钱,就连园艺工和保安都有独立的房子,这片庄园如果现在卖掉沒有几个亿也是买不下來的,

客厅桌子上放着陈雪菲给他温的牛奶,看苏北魂不守舍的样子有些心疼,端着杯子送到他嘴边,轻轻埋怨道:“以后少抽点烟,我记得以前你烟瘾沒这么大的,”

苏北缓过神來,淡笑道:“泽凯呢,”

“他,你找他有事吗,”陈雪菲忽然警惕起來,

“沒什么大事,我这不是建厂吗,想跟他咨询一下这方面的行情,”苏北说了个谎,

陈雪菲很了解苏北,这种小事他根本不会來家里,看他闪烁其词的样子,隐隐猜到可能要出事了,

“泽凯这些日子不经常回这边的家,他一般都住市里,上下班方便,而且呵呵,可能他觉得跟我一起住比较拘束不太习惯吧,”

苏北暗暗点头,疑心更重了一层,陈雪菲是完全蒙在鼓里的,

“苏北,你老实跟姐说到底怎么回事,你跟我上楼,”陈雪菲似乎能清晰的感受到苏北的精神有些恍惚,看來他又是一夜沒有睡觉,苏北这个毛病不知道什么时候能够改改,就算是铁打的身体也经不住这样,

陈雪菲把苏北拉进卧室,不由分说让他在自己屋里先睡一觉,长时间不睡觉是很容易猝死的,

“你先休息一会儿,我去公司一趟,”

“菲菲……”

“我知道该怎么做,”陈雪菲很成熟,她猜到陈泽凯可能做出什么让苏北怀疑的事情,苏北是不方便直接试探弟弟的,一來是怕伤了最后的和气彼此留些体面,二來也是怕打草惊蛇让弟弟越发的张狂起來,

看着卧室里换衣服的陈雪菲,苏北渐渐松了口气,这件事还真的是只有陈雪菲去比较合适,毕竟她是陈泽凯的姐姐,很快一个魅力四射的陈雪菲焕然一新的站在苏北面前,如同时装模特似的在苏北面前摆了个造型,无论是气质还是外貌搭配上她高档的服饰,举手投足间都非常有吸引力,

“好看吗,”陈雪菲替苏北盖上被子,蹲在地上将他的袜子和鞋脱了,“姐姐我虽然年龄比不上柳寒烟,年轻的时候也是江海第一号美女呢,”

“到公司后,别说是我让你去的,侧面打听一下我那个小兄弟二子的事情,不过最好别表现的有任何目的性,”

“知道了,”陈雪菲在他身上轻轻亲了一下说,“等我回來,自从旅游回來一直沒看见你,知道我多想你吗,”

陈雪菲优雅的转身离开,苏北躺在床上很久才晕晕乎乎的睡了过去,

盛世地产集团总部,陈雪菲冰冷的进入这座商业帝国,相比于陈泽凯,公司的人更加惧怕于这个冰山女神,

“陈副董事长……”

“陈总呢,”陈雪菲问陈泽凯的秘书,

“您稍等一下,我马上去给您叫,”

陈雪菲面无表情的坐在陈泽凯的办公桌前,看了看时间,现在已经是上午九点了,

一直等了半个多小时,陈泽凯才來到公司,他听秘书说姐姐今天來公司,心里有些犯嘀咕,虽然陈泽凯已经坐稳了地产集团的第一把交椅的位置,不过他的人脉和关系网都是陈雪菲介绍的,在沒有稳固根基之前,陈泽凯对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还是很惧惮,

“姐,今天怎么想着來公司了,昨晚上还听刘董的夫人说你们约着一起去做瑜伽呢,”陈泽凯笑着关上门,把秘书赶出去,亲自替陈雪菲倒茶,

陈雪菲一改刚才怒气冲冲的神情,笑道:“头有点痛,在市医院约了赵主任看病,路过來看看,泽凯,你昨晚上干嘛去了,精神状态可不太好,这都几点了还沒來上班,”

“呵呵,昨晚和几个大客户谈生意,聊到很晚,今天早上居然睡过头了,”

“是吗,”

“否则我还能去哪儿,自从我接管咱们家公司以來,很多事情都不懂,各方面你都要兢兢业业,否则公司里这些人也不会信服,”

陈雪菲点头说:“这样就对了,你的努力和你的价值是成正比的,”

说着,陈雪菲用桌上的纸巾在陈泽凯的脖子上擦了擦,抹出一抹的红色印记,闻了闻,“看不错的话这是口红吧,”

陈泽凯尴尬的说:“什么都逃不过姐姐的眼睛,”

“以后注意点形象,别把人家姑娘肚子搞大,闹出些什么乱七八糟的事情來,对你的前途不好,”

“嗯,我知道了,”陈泽凯昨晚上挥金如土,豪掷十几万和一个想要打出名气的小歌手度过一个夜晚,花十几万陈泽凯也心疼,不过更多的是花钱所带给他的成就感和满足感,毕竟他上过的女人也不是他所爱的,

自从上次轮船上姐弟俩的争吵,陈雪菲才意识到这个弟弟的变化,已经不再是初到江陵腼腆害羞的大男孩,反而变成了一个城府很深的伪君子,

陈雪菲一直和他聊些无关紧要的事情,表现出她对弟弟工作态度和生活作风的不满,这样一來,陈泽凯的警惕性就渐渐的放松下來,

“不要总是和你那些狐朋狗友混在一起,你和他们不一样,你担负着整个集团的重担,他们呢,就知道煽风点火跟在你身边骗吃骗喝,比如那个什么什么二子,贼眉鼠眼獐头鼠目的,一看就不是什么好东西,”陈雪菲说这话的时候是以责怪弟弟交友不慎的态度來试探的,

“二子……沒办法,他毕竟是苏哥的朋友,就算是养一个闲人吧,姐要是看不惯他,以后我离他远点,”

陈雪菲表现的更加生气的样子,“给他一笔钱,让他离开总部,或者干脆就派到哪个工地上去,眼不见心不烦,”

“这不太好吧,”

陈雪菲哼道:“有什么不好的,你不好驳苏北的面子,我亲自和他说,正好我今天在,你现在就去把那小子给我叫來,”

“呃……”陈泽凯有些犯难,

“怎么了,”

“他不在,二子这两天家里好像有事,一直沒來公司上班,”

陈雪菲拍案而起,怒道:“我要不來你是不是也不会告诉我,堂堂的一个地产集团,还是个中层干部,说不來上班就不來了,还有沒有点规矩,这种人必须马上开掉,”

“是是……”陈泽凯无法掩饰内心的心虚,

此刻,陈泽凯还不知道姐姐在试探二子的下落,他更担心的是陈雪菲过多的干涉公司事务,毕竟陈雪菲的号召力要比自己强大很多,

“阿九,送我姐姐回去,姐,你慢点,我还上班就不送你了,”陈泽凯将陈雪菲一直送到公司楼下,招呼阿九过來开车送她回家,

陈雪菲知道阿九这个保镖,是南亚那边的雇佣兵,这种危险因素的存在,让陈雪菲心底更加担心起來,

临近中午,阿九将车开进陈家山庄,拉开车门,面无表情的鞠躬,“陈小姐还有什么吩咐,”

陈雪菲想了想说:“昨晚上我弟弟和刘董他们喝酒,饭局上还有谁,”

“陈小姐,我并不认识他们,”

“哦,那有多少人一起吃饭,你总能数得过來吧,”陈雪菲咄咄逼人的问,

“是这样的陈小姐,送老板过去后,我有些私事,沒有等到饭局结束,”

陈雪菲点点头,将信将疑的说:“我知道了,你回去吧,”

“好的,陈小姐,”

看着阿九开车离开,陈雪菲缓缓的攥起了拳头,经过刚才的试探,她似乎已经得到了答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