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9章 导火线/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直等阿九离开很久,陈雪菲才心事重重的走回房子,他是弟弟现在最亲近的保镖,比自己都要了解陈泽凯的日程,可是刚才他显然是说谎了,阿九说不上來昨晚饭局有谁,似乎是在为陈泽凯开脱,其实是在用老板的饭局來遮掩他不在场的事实,

陈雪菲的脚步吵醒了苏北,刚要坐起來,陈雪菲便扑到他的怀里,很久后才低声说:“昨晚二子沒有和泽凯在一起,不过刚才他的保镖阿九送我回來,我问他话,他反而闪烁其词,”

“嗯我知道了,回头把他车牌号给我,”

陈雪菲扬起头问:“会不会是二子和阿九有什么私人恩怨,毕竟现在泽凯重用阿九,可能让二子产生了不平衡心里……”

苏北从床头柜弹出一根烟來,陈雪菲为他点上,轻轻的吐了一口说:“但愿如此,”

这句话让陈雪菲很害怕,甚至是心口被刺了一剑,脸色顿时变得惨白,“如果……如果泽凯真的做出什么伤天害理的事情,你……会杀了他吗,”

“前提是我兄弟沒事,如果二子有个三长两短,菲菲,你这个弟弟我真的就抱歉了,二子是我过命战友的弟弟,他临死前就这么一个希望,”

“嗯我知道,无论你做什么我都不会怪你,哪怕有一天真的会走到那一步,只不过……”陈雪菲心中的凄凉是别人无法理解的,自幼丧母,被男人出卖,离婚,父亲被逼死,如果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也有什么事的话,恐怕她承受不住这么短时间内的家庭变故,

苏北看她哭的花容失色,心里又愤怒却又有些凄凉,从枕边拿出一块手帕给她擦眼泪,陈雪菲刚擦了一下,感觉味道不对,再一看手里的那块布,自己的床边几时有过手帕,不过沒有生气,反而笑了,拿着他的内衣说:“我给你洗洗吧,”

“算了,我该走了,”苏北伸了个懒腰要坐起來,

“不行你得给我,”陈雪菲的卧室非常优雅,在床头柜上有一个按钮,轻轻一按,窗帘和和荷叶窗自动关闭,卧室的门框内设有的隔音板开始生效,

傍晚两个人才下楼吃饭,陈雪菲的生活精致的像个公主,在卧室通过平板电脑点单,那边厨师确认她是中餐还是西餐,再从陈雪菲名下的一个酒店指派私人厨师过來,而这顿饭算不上是川鲁粤淮扬的哪种菜系,主要食材就是生蚝、山药、鹿肉等给苏北补补,

天黑前,苏北从陈雪菲的车库特意提了一辆老陈生前珍藏的莲花赛车,轻小灵便启动速度很快,加上苏北超强的跟踪能力,完全可以在别人沒有发觉的情况下跟踪他周旋大半座城市,

阿九的车停在东郊一个带弄堂的民房外,苏北老早下了车,跟着阿九摸了进去,

在看到二子的一刹那,苏北怒火腾的一下就冒了出來,二子看见门口的阿九,一瘸一拐的冲上來就要跟他拼命,可是还沒摸到阿九的边,就被两个男人拽开了,

二子的左右手有手铐,两个男人每人拽着一条胳膊,直接铐在防盗门上,

“陈泽凯那个王八蛋呢,,”二子咆哮道,

阿九点燃了一支烟,顺势塞在二子的嘴里,“知道老板为什么不杀你吗,”

“呵呵,想杀我,我看他是沒那个胆子吧,”

“你说对了,老板现在还不敢杀你,不过并不表示他就怕那个苏北,你的这个兄弟或许真的很能打,但毕竟是一介莽夫而已,”

二子猩红这眼睛,吼道:“你有什么资格对苏北哥指手画脚,哼哼,只不过是区区的一条狗而已,”

“无所谓,随便你怎么说,每个人的追求不同,如果老板开得价码够的话,我不介意当狗,”阿九是个足够狠的人,当一个人失去信仰和人的感情,蜕变成一个杀人工具的话,这才是最可怕的,

“回去告诉陈泽凯,我第一次杀不了他,第二次失败了,今天依然失败了,但是第四次第五次,只要我还又一口气在,一定会杀了他,”

“不自量力,如果不是老板不想让你这么快就死掉,你以为你有机会靠近他吗,让你活着,只不过是给你个接听苏北电话的机会,”

砰,

门外的苏北以一击爆发式的直踢,踹开大门,旁若无人的朝着二子走來,

阿九的几个兄弟马上拿出了枪,阿九摆摆手,惊讶的看着苏北,半晌才说:“早知道你会來,不过沒想到这么快,”

苏北关心二子的伤势,沒有理会这些杀人工具,双手一掰,二子手腕上的两个手铐被捏断了几瓣,

二子惊讶又羞愧的看着苏北,忍住眼眶中打转的泪花,低下头说:“苏北哥你怎么來了,”

苏北擦了擦二子嘴角的血迹,“为什么不告诉我,”

“苏北哥,我,我沒脸见你,本來想杀了陈泽凯就逃走,可我……真是太沒用了,”

“知道错了吗,”

“嗯,都怪我沒看透陈泽凯的狼子野心,可我沒想到……”

苏北按着二子的脑袋让他坐在台阶上,慢慢的转过身,说:“真正让我生气的是,你出事了为什么躲着我,在你眼里我不配当你哥哥吗,”

“配,”二子咬着牙说,

苏北温和的一笑道:“兄弟受了欺负,当哥哥的哪有袖手旁观的道理,”

熟悉苏北的人都知道,他的这种故作平静,是因为愤怒到了极点后所表现出來的淡漠,斜视了一眼阿九在内的八个雇佣兵,一步步向他们靠近,

在苏北替二子简单疗伤的时候,意识到事情不妙的阿九早就给老板打了个电话,

“苏先生,这件事并不是你想的那样……”

“都谁动过我弟弟,”

阿九沉默不语,其他几个雇佣兵对视了一眼,听九哥说这个苏北是华夏特种兵出身,他们在缅泰地区不知道遇到过多少特种兵,还不至于被一个人唬住,就算苏北有三头六臂,他们一起上的话,也能牵制住这个人,如果能除掉苏北,在陈老板那里可是大功一件,

汹涌澎湃的杀机,苏北已然感觉到,不过就凭这几个货色,不值得他认真起來,

苏北又向前走了一步,一个被这种气氛压抑很久的雇佣兵袖筒里滑出一支消音手枪,突然朝着苏北的开了一枪,

苏北脑袋微微一转,躲过这颗子弹,继续往前走,

“Shoot,”不知道是谁下的命令,配合娴熟的雇佣兵们同时开枪,他们不相信这么近距离的射击,苏北可以侥幸躲过一颗子弹,还真的能活着逃出这里,

肉眼看不到的子弹铺天盖地的扫射过來,苏北突然凌空跃起,等他落下來的时候,身形已经扑倒两个雇佣兵身后,砰砰两拳,子弹的速度快,但是苏北的拳头同样看不见,

分散在院子几个方位的雇佣兵看到同伴倒下后,开始捕捉苏北的踪影,可是却只能捕捉到他的身影和拳影,在一阵快速的近身搏击声音之后,七个雇佣兵被打的七零八落,

一直站着未动的阿九沒想到苏北这么厉害,这已经突破了他的常识范围,难怪陈泽凯警告自己暂时不要招惹苏北,

这时,弄堂外面传來一阵马达的声音,紧接着就是密密麻麻的步点,苏北和阿九都听得出來,这是特警,

陈泽凯在接到阿九的电话后,就知道苏北已经知道了來龙去脉,不过他这些日子并非完全沒有准备,他是谁,江海知名企业家,每周会蝉联荧幕前的名流,而苏北呢,充其量也只是个三无产品,

院子里一下子涌进來二三十个特警,都是全副武装,手持钢枪穿着黑色的迷彩,

正在赶到这里路上的陈泽凯也在筹谋,苏北再厉害也不能和公家对着干,这就是他的优势,如果能先找个借口把苏北关起來,哪怕只是一两个月的时间,他就有时间组织更强大的力量,一举灭了这个人,

而就在这个时间节点,陈泽凯终于联系到了白振,让他似乎看到了除掉苏北的曙光,在金字塔形状的世界里,一个百万家产圈子的人是永远无法进入千万身价的阵营,而一个千万身家的人,或许也只能够摸到亿万级别圈子的冰山一角,

洪威临死前告诉苏北,在燕京有一个古老的华夏家族,也就是白家,因为不明原因,白家内部的家族分歧,有一枝白家的人势力被排挤出燕京,他们的目标便放在了江海,而苏北锁接触到的那个神秘的白少白玄烨,就是江海白家的年轻一代的代表人物,

白家在江海的上流社会阶层开始频繁的接触,接触唐泽江,也接触到了刚刚上位的陈泽凯,当白玄烨听说陈泽凯和苏北抢女人后,也想趁着这个机会能灭了苏北,

“陈大总裁,白少对你这个人非常感兴趣,也愿意交你这个朋友,朋友有难,白少当然不能袖手旁观,所以这次让我给您带來了一个高手哦……”电话里,白振回想起轮船上和苏北的赌局,看來这家伙的好运气到此为止了,这可是白少到江海后,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主动出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