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0章 高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高手,什么高手,可以杀了苏北吗,”陈泽凯对于武道一窍不通,但是他亲身经历了苏北一个人单挑整个杀手集团的全过程,

电话那边,白振微微一笑道:“古武高手,”

“古武,,”陈泽凯再不懂,也感觉到古武这两个字的份量很重,

“呵呵,陈总当然不知道了,我只能告诉你,这种高手在全国都沒有几个,一直被当做国家秘密机构的终极武器,而白少的身边就有这么一位,”

“好好,你们到哪儿了,”

“已经到了,陈总來的时候,应该可以给苏北收尸了,”

陈泽凯的手颤抖了一下,他和苏北沒有本质上的仇恨,甚至也铭记苏北是他的救命恩人,可陈泽凯的痛下决心,來源于苏北实在太强大了,每一个坐了皇帝的人,对于打江山的将军都有种排斥情绪,何况他一个沒站稳脚跟的私生子,

当陈泽凯知道他喜欢的女人名叫柳寒烟的时刻,他心底就明白,他和苏北将会是永远的敌人,除了个人感情外,陈泽凯一直怀疑他的姐姐陈雪菲会不会跟他争家产,在他尽快构建自己商业帝国的同时,面对最大的难題依然是和姐姐纠缠不清的苏北,

此时此刻,弄堂的小院子里一片死寂,

二子瞠目结舌的看着站在面前的苏北哥,不相信刚才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二三十个抓捕苏北哥的特警,都沒有靠近他的周围,只听到此起彼伏的枪声和打斗的声音,等混乱变成寂静之时,这些特警已经全部倒地不起,他看得出來苏北哥手下留情,但他打伤的可是警察,这何止是袭警,简直是暴恐,

“苏北哥,你……我们赶紧离开这里,恐怕会有更多的……”二子已经完全慌了,他知道因为自己苏北哥沒控制住情绪,造成的后果有多严重不言而喻,

“笨蛋,有我在怕什么,你小子给我记住了,以后再被人欺负,我可真就不认你这个弟弟了,”

“嗯,”二子紧紧的攥着拳头,此时才明白他的错不在于被陈泽凯耍了,也不是给苏北哥丢人,而是作为苏北的兄弟就不能被别人踩在脚下,

受伤的特警队长扶着胸口,向总队求助指示,苏北绝对是暴力份子,这种人留在社会上后患无穷,

可是当他的无线对讲机刚拿出來,却被门口进來的一个人伸手抢了过去,顺便扔在脚底下,

“你说是谁,咳咳……”小队长皱着眉头问,额头上沁出了冷汗,他自认为算是警队超级能打的,可今天算是开眼了,先是面对一个苏北,随后又进來一个手里拎着一把短刀的老者,他甚至不知道这个人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后的,

老者下巴留着一撮山羊胡须,看年龄至少有六十岁,但是他飘逸的动作和清瘦却坚挺的身材,绝对不是表面看到的这么简单,

在老者进來之前,苏北已经感受到那股压抑和危险的气息,这个人在苏北生命中交手过的高手中,能排进前三名,

苏北沒想到在江海会有这种高手的存在,从他的鼻息和步伐中,这应该也是个修炼古武的高手,而且水平不低,如果是一个月前,苏北还是炼气中期,他可能会带着二子暂时撤退,和这种人打起來会沒完沒了,而且周围的人时刻都有生命危险,

不过现在的苏北是炼气后期,马上要进入古武的第二个修炼阶段,这个老者不是他的对手,

沒打任何招呼,老者的短刀变成一道寒光,倏然扎向苏北的胸口,这个架势似乎是要把苏北砍成两半,

仅仅一刀,在众人看來却是几十把刀的样子,这一刀的刀锋过后,连房屋的窗棱都被划开一道深深的刀痕,很多人都能玩刀,但这种刀法如果不是古武修炼者,沒有相应的内力驱使是不可能耍起來的,

苏北也被劈头盖脸的一刀吓了一跳,不敢冒然去迎击,双脚凌空弹起,两人在空中对了一掌,又双双落地,老者先一步落地,嘴角挂着一丝微笑,他自信无论苏北落到什么位置,只要是在十米之内,苏北必死,他刚才那一刀只是试探,接下來这第二刀才是真本事,

“所有人趴下,”空中传來苏北的声音,

二子不知道有什么可怕的事情要发生,但是苏北哥说的话一定不会有错,在他趴下的一刹那,看到门槛上晕过去的两个特警神志不清似乎沒有反应过來,他沒有多想,纵身扑倒了两个特警,

也就是在这一刹那,一道刀光的残影铺天盖地的从一米的高度划过,再回头猛然发现连门窗都被劈开了,

可是这一刀老者绝对不是砍这些无辜的人的,他自己也很吃惊苏北呢,按照老者的预测,苏北确实落地了,不过却落在老者的刀背上,

苏北也知道这是个冒险的举动,可他沒有武器,更不想连累周围无辜的人,只能用最快的速度解决战斗,首先就是要控制住老者的短刀,

老者的刀被控制住,勃然大怒,感觉被苏北用了不光彩的手段偷袭了一样,用尽全力想要抽刀,刀身却被苏北挟持住,两人现在完全是内力的比拼,

“老东西,一大把年纪了下手这么狠,居然想把我拦腰砍断,呵呵,”苏北杀意顿起,

“去死,”老者的手腕有些受不了,他修炼古武这么多年才是黄阶中期的水平,可是这个年轻人二十几岁居然能步入黄阶后期,如果不是自己心狠手辣战斗经验丰富,恐怕已经被他的内力震飞,

“死的人是你才对,”

苏北跟他比拼了几秒钟的内力,突然爆发,将真气集中在这一瞬间,一拳轰出,老者迎上一掌,两人不约而同的向后退去,可是那把短刀却落在了苏北的手里,

老者退了十步站住,苏北只退了八步,这两步之差正是两人等级之间的真实反应,

等老者完全站住的时候,他的宝刀被苏北抖手甩出,化成一道寒芒,噗,刀锋砍断老者的半条大腿,鲜血顿时喷了一地,

……

路上陈泽凯已经得知苏北打伤了逮捕他的特警,让他感到庆幸的是,一直跟他谈生意的白振居然主动站出來,把他引荐给白玄烨,

“一个古武高手,还有八个雇佣兵的消耗,再加上几十个特警,如果这都抓不住苏北的话,我想咱们都应该逃了,”陈泽凯见到白振后说的第一句话,

“呵呵,现在你应该犯愁的是怎么给苏北收尸,而不是担心这些,”白振从一辆福特轿车上走下來,

当他们并肩走进弄堂的小院时,只看到满地受伤的特警和雇佣兵,既沒有发现苏北也沒看到老者的身影,

二子从地上爬起來,看到陈泽凯后所有的怒火都爆发出來,踉跄着想要站起來,却再次跌倒,“陈泽凯,你够狠的,搬出这么多救兵,原來就是为了杀苏北哥,呵呵不过很可惜,刚才那个老头儿也已经半死不活了,”

“什么,”比陈泽凯更惊讶的人是白振,如果家族损失一个古武高手,对白玄烨在江海的发展都是一个重大损失,

陈泽凯突然意识到事情不妙,他沒动杀机之前,和苏北之间毕竟隔着一层窗户纸,可窗户纸一旦捅破,苏北会不会杀了他,

“白总,我们还是先离开这里……”

陈泽凯的话还沒说完,在院子的胡同里走出一个人影,是苏北绝对不会有错,

“苏,苏哥……”陈泽凯双腿开始打颤,他开始后悔不应该轻信白振的话,

“这……苏先生,我们又见面了,”白振见过许多大场面,但此时也萌生一股寒意,当时在轮船上就知道这个人不简单,可沒料到他居然在一个家族古武高手的手里活下來,说明苏北也是个古武高手,

苏北走到陈泽凯的面前,如果他早來十分钟,或许会因为愤怒而杀了他,不过他的愤怒早就发泄在刚才的老者身上,现在反而平静了许多,

“泽凯,二子的事,想好怎么跟我解释了吗,”苏北淡淡的问道,

“苏哥这,这可能是个误会,呃,我也不知道二子为什么变了,他要杀我,不信你问阿九,他可以作证,从上次我回來,他一共刺杀了我三次,我一直不敢好苏哥说,就是怕你伤心啊,”

苏北淡哼了一声,陈泽凯确实厉害了,演起戏來恐怕比专业演员都要逼真,“所以你就把他打成这样,”

一旁的白振知道陈泽凯面临精神崩溃的边缘,连忙说道:“苏先生,我知道你伸手厉害,不过现在可是法治社会,就在我來的路上,已经联系到驻扎在往东二百里地外的飞虎特种部队,我想既然你也是当兵的出身,应该很清楚一个小分队特种兵意味着什么吧,”

“你休想,”弄堂里传來一个女人的声音,

陈雪菲急匆匆的和她的朋友赶过來,当看到眼前的情景时,还是不由得吓了一跳,听说苏北这次闹得很大,但沒想到是这么大,

陈雪菲稳定住情绪,怒其不争的瞪了陈泽凯一眼,陈泽凯羞愧难当的低下头,此时他也不会再和姐姐顶嘴,现在能救他的人只有陈雪菲一个人,

“很不巧,刚才我也通过市局联系到了特种部队,听说这里有暴恐事件,不过我想这应该是谎报军情吧,你说呢白总,”

白振紧蹙着眉头,这正是他们白家在江海立足未稳的后果,沒想到刚接触到陈家这条线,就受到了陈雪菲的阻挠,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