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2章 逆境中重生/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可不巧的是,柳寒烟听说苏北闹出不小的动静,刚和几个客户谈完融资的事情,又去机场接姜涛,两个女人马不停蹄的赶到这个还沒关门的茶楼,

推开门的一刹那,柳寒烟便看到陈雪菲趴在苏北的怀里撒娇,一张脸由红色变成白色,最后变成了铁青的颜色,目光冰冷的看着苏北,恶狠狠地摔上了房门,

这突如其來戏剧性的变化,让几个人措手不及,二子有口无心是在责怪陈家姐弟不地道,陈雪菲是羞臊的想找个地缝钻进去,稀里糊涂就趴在了苏北的怀里,居然就这么巧被柳寒烟撞到,

今天可不仅仅是柳寒烟,姜涛也回国了,和苏北分开两个多月,她这次从加州只带了两份礼物,一份是给柳氏集团的,另一份是姜涛从前NBA球星那里要的签名篮球鞋,她知道苏北喜欢体育,可眼前的这一幕实在是令她大失所望,

“愣什么呢,追啊,”陈雪菲推了苏北一把,

苏北这才反应过來,在茶室外穿上鞋跑了出去,跑出去两步又回头嘱咐二子今天晚上把陈雪菲送回去,

二子本來想和苏北哥一起去追嫂子,解释一下刚才其实是开玩笑造成的误会,可他又沒脸见柳寒烟,二子还不知道柳寒烟就是嫂子的时候,就黑瞎眼看不上这个狂傲的女人,又刚刚经历过陈泽凯的丑闻,更沒脸去解释了,

“陈姐,你和我苏北哥到底有沒有……你赶紧去跟着解释解释去,你真想看着人家小两口分手吗,”

陈雪菲不慌不忙的抿着极品大红袍,淡淡的说:“你觉得我说什么柳寒烟会相信吗,何况我看不上那丫头片子,”

“那你……”

陈雪菲摇摇头示意他不要再说了,“你苏北哥也是我弟弟,放心吧我会控制好我们的关系的,”

二子心里咯噔一下子,合着陈雪菲的意思,还是说她真的和苏北哥有一腿,陈雪菲无论是气场还是身材容貌,都不输给柳寒烟,但二子知道这女人离过婚,怎么配得上苏北哥呢,

苏北追到楼下,街道上空无一人,无奈的开上车追回去,

掏出电话给姜涛打过去,“喂,姜总监,什么时候回国的,怎么也不打个电话,让我去接你呢,”

“呵呵,苏先生是想问董事长是不是在我身边吧,”姜涛的声音一沉,“苏北,我真沒想到你是这种人,五分钟以前,我看着你抱着陈雪菲,当时我还以为你所忠诚的老婆就是陈雪菲,可回头一想才知道不对,陈雪菲似乎刚刚离婚不久吧,听说你还是陈家遗嘱的公证人,看來苏先生和陈大小姐是婚内出轨哦,”

苏北一听姜涛这么酸,就知道柳寒烟沒跟她在一起,“随便你怎么理解好了,”

苏北挂了电话,又打柳寒烟的,不出所料那边早就将他拉入黑名单了,

直到这一刻,苏北恍然发现自己的生活非常混乱,喜欢的人,和喜欢自己的人,苏北已然分不清,生活就像是不受主观意识控制的齿轮,将他卷进这个千丝万缕的漩涡之中,

在苏北刚來江海的时候,是带着守护柳寒烟的任务來的,可在这个过程中,周曼喜欢上了自己,而自己也喜欢上了姜涛,起初苏北还能控制住,他自问自己不是花心的男人,对柳寒烟的感情也是小心谨慎的经营着,

可走到最后呢,苏北既对不起了周曼的一番痴情,也沒照顾好柳寒烟,甚至和他发生了关系的人,也不是他所喜欢的姜涛,而是陈雪菲,

又是一个不眠之夜,苏北回到海棠小区,已经是黎明时分,

钟婶面带愁容的在收拾东西,几个大行李箱已经被柳寒烟抬了出來,來帮柳寒烟搬家的人还有大清早叫起來的周曼,以及柳氏集团的两个保安,

“苏先生……”几个保安都不傻,谁都能看出來苏北和董事长似乎真的有一腿,

保安们是羡慕苏北的,以前公司传闻苏北和周秘书在一起,可是后來又听到一个说法,苏北看不上周秘书,因为柳寒烟暗恋苏北,不然怎么会让他一个保镖在董事长办公室自由出入,

直到最近两天,大伙儿才收到一个更爆炸的信息,苏北一周前转让了柳氏集团百分之二十的股份,保镖做到他这个份上也算得上是本事了,

苏北点点头,在众人或羡慕或怨恨的目光中走进别墅,

周曼皱了皱眉头,“不用跟我解释,我说过,无论你做什么事我都会站在你身边……”

苏北怕的就是这一点,周曼的爱真的是太过于沉重,这女人在工作中非常的保守,可是当她投入到一份感情当中,几乎是陷入了一个死胡同,哪怕她现在抽苏北一个耳光,他都不会说什么,

“周曼,让你失望了,”苏北叹了口气,

二楼柳寒烟抱着她的几个包,冷冷的注视着两人,

精明的钟婶从他们的目光中得到了答案,她对苏北本來印象是完美的,可今天凌晨实在是來的太突然,不用多说二小姐的秘书和苏北有问題,更可怕的是苏北在外面居然有别的女人,难道男人都是这个样子吗,家里有这么漂亮的老婆,甚至连秘书都搭给你了,还不知道满足,

生活就是这么充满戏剧性,柳寒烟已经放下一个董事长的身段,准备全身心的投入到和苏北的感情之中,却发现他怀里的女人居然是陈雪菲,

“我送你们……”苏北说,

柳寒烟皱着的眉头,强忍着眼眶中的泪水,冷哼了一声,拖着皮箱离开,那边保安已经联系了搬家公司,在清晨之前,柳寒烟就要搬出她住了二十年的别墅,

在搬家的过程中,柳寒烟一直再等苏北跟她解释,哪怕是骗自己都好,可是苏北一直沒解释,这让柳寒烟彻底明白了,他和陈雪菲是真的,

唯一能让苏北还有庆幸心里的就是,柳寒烟买的房子和周曼是一个小区,这两个被自己伤害过的女人,或许还能够在生活中互相帮助,

也就是这个早上,苏北一下子将三个女人都伤害到了,尤其是海外归來的姜涛,如果苏北早一些接受姜涛,或许就沒有现在混乱的情况,

将心比心,姜涛那一夜沒有留住苏北,在她心里苏北心底一定潜藏着一段珍贵的感情,让她这个受过高学历教育的人不忍去破坏他的家庭,今天伤害到她的有两件事,一个是苏北和陈雪菲令人猜疑的关系,另一个就是她终于知道,苏北所说的老婆,原來指的就是董事长柳寒烟,可他为什么还是出轨了呢,

苏北混混沌沌的过完这个上午,中午和二子在一家东北菜馆里吃饭,喝了点白酒,二子也不敢打扰他,只是劝他少喝一点,

“给家里打电话沒有,”苏北问,他不是那种因为个人感情而买醉的人,比这更深刻的疼痛他都能埋在心底,

“打了,我告诉妈和我女朋友,你要开公司了,等安顿下來就把她们接过來,”

苏北点点头,生活中乱成一团,在事业上还沒有建树的话,永远都是个失败者,

也就是苏北人生中最烦恼的这天,他第一次真正意义上的进行自己的事业,左联瑞在江海制药三厂外另外扩建了两处秘密厂房,这个厂房作为国内第一家涉足中药化妆品的生产车间,安保措施可以说是做到天衣无缝,

苏北从柳氏集团带过來的保安张志刚,还有江海散打中心的楚鼎天包括他的几个兄弟,加上二子在内,全部都是苏北足以信赖的弟兄,

第一批“雪烟”产品的生产过程,连左联瑞和楚婕两位股东都不得而知,苏北不需要任何技术员工的支持,让楚鼎天等人将车间的门守住,他亲自操刀制作起从沒有触碰过的一个领域,

首先就是中药材的加工提纯,在生产过程中,苏北用真气将那株灵草的灵气逼出來,充分融合进草药之中,这个过程如果从古武的角度上來讲,也称作为炼丹,只不过这是苏北特别改进的,

在生产车间,苏北三天三夜沒有出门,吃喝都由二子亲自送进來,苏北似乎也在将心中的烦闷发泄在炼药的过程中,

其实,苏北并不是故意不让左联瑞等人看到制作化妆品的过程,他的制药手段,如果沒有炼气后期的内气修为,用内气去催化中药材的溶解吸收,用灵草作为药引,即便是掌握苏北的制作过程和材料搭配,也是无济于事,

可是苏北在运功的过程中,释放大量的真气,如果沒有楚鼎天这些靠得住的兄弟护法,这时候的苏北是非常脆弱的,一旦有人偷袭,哪怕是水平一般的高手,也够苏北喝一壶的,

三天后的傍晚,苏北终于像浴火重生一般走出车间,在消毒密闭的几口特制储存缸里,盛满了黑色的粘稠物,药剂表面还冒着冰冷的寒气,哪怕用手在上面试探一下,都有种沁入骨髓的清凉,很是奇迹,

“苏先生,实验成功沒有,”左联瑞这两天也是昼夜难安,

苏北接过张志刚递过來的毛巾擦了把脸,说:“可以了,按照我给你开出药方的比例,后续工艺和包装工作,就交给你了,不过最好还是你亲自盯着去做,我先休息一下,”

几天里苏北的真气反复燃烧,整个人疲惫的像生了场大病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