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5章 密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职场当中,姜涛和方立东都是年薪几十万的金领,不知道有多少人羡,更重要的是,在柳氏集团当中,算上董事长江海财经大学毕业的柳寒烟,这两个总监都是学历最高的,

但就是这两个素质最高的人,却在做着最低端的事情,

方立东以为今天吃定了姜涛,即便动手动脚,姜涛出于面子和地位,也不会声张出去,万沒想到姜涛会打他耳光,

姜涛不仅打了耳光,还要报警,

“姜……总监,我刚才喝多了,真的,我真的沒别的意思……”方立东的威胁沒有用,连忙换了一张想低廉的嘴脸,

姜涛冷哼了一声,这种人渣有一次就有第二次,姜涛当然要声誉,可也不是建立在被男人占便宜的基础之上,

方立东的失策就在于,他平日欺辱的女孩儿大多有东方女性的矜持,而姜涛是在国外长大,思想开放却有敏锐的头脑,哪怕她今天被侮辱了都会毫不犹豫的报警,

扑通,方立东一看她真的拨打了报警电话,情急之下居然给姜涛跪下來了,

“姜总监,我们同一个公司共事,你别做的这么绝,我想你读出博士后学位应该知道咱们受了多少苦,我们家是农村的,我妈因为我上学欠了一屁股债,刚要看到我出人头地,就出这种事的话,我真的是沒脸活着了,您大人有大量,就当我刚才喝多了行吗,我哪只手摸你來,要不你踩两脚,”

姜涛可不是一个能被求情的人,冷笑看着这个撒谎不知道脸红的男人,居然把道德和孝顺都搬上來做挡箭牌,别人不知道姜涛曾经做过柳氏集团的人事部经理,对方立东的人事档案再清楚不过了,这个人虽然是來自农村,在柳氏集团担任广告总监就有三个年头,算上以前的工作年限,怎么说也有个小几百万,居然还跟这哭穷,又是养活家庭又是养活老母亲的,不嫌丢人,

“对对对,姜总监,现在咱们雪芙蓉产品重新上马,如果因为这件事,让我离开公司,我想至少在柳氏集团内部,还沒有一个人能接触到林婉清,”

姜涛哦了一声,鄙夷的看着他,这句话倒是句干货,

“方总监,今天的事到此为止,如果你能重新签下林婉清,并且把柳氏集团对她的索赔款项降到最低,我会考虑不跟你斤斤计较,不过……”

“你怎么说都行……”方立东暗暗的抽了自己一个嘴巴,怪不得姜涛在公司这么多年,一直沒有人追她,自己早就应该想到她或许是个石女,

姜涛淡淡的说:“刚才你下跪磕头的情景,我已经录制了视频,就在我的手机里,如果以后再让我知道你在公司里欺上瞒下,做一些龌龊的事情,我不介意将这段视频放在各大交友网站上,也替未婚的方总监征个婚,”

方立东暗暗咬牙,从地上站起來,果然她的手里有一部手机,沒想到姜涛做的这么绝,以前方立东泡妞也很有一套,对于新进公司的小姑娘,一般采取短信网络交友,这些小丫头是最好搞的,对于同级还有老员工,方立东一般都会抓住一些对方的把柄作为要挟,至于他的顶头上司,方立东一直是以低眉顺眼的态度进行,比如柳寒烟或者姜涛,

姜涛的雷厉风行并不是沒有根据,自从洪威死后,柳氏集团的派系问題得到了根本的解决,哪怕是公司缩小了一倍,但办事效率相比于之前反而提升了,姜涛作为柳寒烟旗下的第一干将,谈不上是副董事长也差不多,一个区区的方立东还不至于威胁到她,

傍晚下班后,苏北就一直在人才公寓小区外等着,已经过了十月一,入秋后的夜里有些凉爽,他特意穿了件遮脸的风衣,

一直等到晚上十点多,他从车窗瞥到钟婶在小区门口焦急的等候,不多时,柳寒烟开车过來,娘俩有说有笑一起上车后才进了小区,

苏北燃着一支烟,不一会儿,周曼从一辆出租车上下來,正要进小区时,看到马路对面的车窗里苏北朝她招手,欣然一笑,踩着长筒靴走过來,

周曼,如果穿着打扮有柳寒烟那么高端,文化和素养有姜涛那种深度,恐怕在身高和性情上都要强过前两人,不过每个人都有自己的优点,如同花朵都很美丽,但世界上不知有一种花类,玫瑰花再漂亮,也需要别的花类搭配,

“苏北,你怎么來了,”周曼风尘仆仆的上车后,便拥住了苏北的肩膀,明明不会撒脾气,还是要故作生气的说:“柳寒烟说得对,你还真是个混蛋,你们俩闹别扭,为什么不理我,”

“我这不是來找你吗,”苏北笑道,

周曼瘪瘪嘴,“你以为我傻吗,你是等着看柳寒烟才來的吧,”

“天地良心,真的是找你,”苏北现在也觉得太实在了不好,随即笑道:“你们可真有意思,都住一个小区,下班了,你还要打车回來,直接坐她的车不可以吗,”

“别扭,”顿了顿,周曼说,“她现在对我倒还可以,不那么凶了,可能不好意思吧,”

“算了不说这些,现在公司怎么样,什么状况,”这种问題本來问姜涛更加合适,可是现在苏北有些不敢招惹她,毕竟和姜涛的交情不深,他希望在慢慢冷淡中,让对方淡出视野,

周曼小女人似的把玩着苏北车里的一个开光的星月菩提,缓缓的告诉苏北最近柳寒烟的一举一动,这些也都在苏北的意料之中,洪威的死有利有弊,让他有些伤感的是,现在柳氏集团正是破土重生的阶段,他却只能观望,

“你呢,你不是跟他们几个老板投资捣鼓中药材吗,”周曼并不是很懂苏北在干什么,

“确切的來说是中药护肤品,”苏北替周曼把副驾驶的座位放成床,让她脱了高跟鞋,躺一会儿,

周曼红着脸一笑,心底暖暖的,很难得苏北还记得她脚有伤,她不喜欢高跟鞋,但因为工作的关系却不得不穿,所以平时只要有时间,就喜欢把脚放平,

“中药护肤品,沒听说过,”

苏北笑道:“沒听说才是商机嘛,你就等着当小富婆吧,”

“哼,你少骗我,真以为我傻吗,猜不错的话,你做这个什么中药护肤品,应该又是为了柳寒烟吧,”

苏北愣了愣,半天才说:“应该也不全是因为她,总之多赚点钱也不是什么坏事,忙起來还充实一点,”

“嗯,你觉得好就好,”

“明天上班有机会的话,你顺便向她透漏一下,就说我说的,林婉清要回国了,”

“林婉清,那她的脸……”

苏北点点头,目光从周曼那双笔挺的长腿上移过,说道:“柳氏集团的官司还有索赔,我这边会给林婉清一个交代,就别让姜涛她们太兴师动众劳民伤财了,”

“哦……”周曼点头随即又摇了摇头,“不行,”

“为什么,”

“你想啊,你刚把她给得罪了,气还沒顺过來,你现在又让我去告诉她,你在暗中帮了她的忙,你觉得她那个脾气会同意吗,”

苏北一琢磨,确实是这么回事,柳寒烟是那种因为赌气可以一掷万金不计后果的女人,

“照你这么说,我做中药护肤品这件事,你还是先别向柳寒烟透露,林婉清幕后的工作我來做,”

经过周曼的提醒,苏北确实得改变策略了,就连周五上新闻节目的事情,都需要换一个人,否则他这边做的热热闹闹,柳寒烟看到后只会更加恼怒的拒绝他的帮忙,

“总之呢,有什么消息别忘了第一时间给我打电话,柳氏集团财务已经够紧张的了,在林婉清身上,犯不上再花双份当钱……”

苏北还沒说完,就被周曼忽然拉到在座位上,两人瞬间滚作一团,苏北还以为车窗外有周曼要躲的人,随即才明白她要干什么,

周曼就好比是一朵枝头熟了的果子,苏北随时都可以采撷,不过在这种地方……苏北也顾不上那么多了,他自己也清楚,他对周曼的感情投入,和她的感情支出比起來,他亏欠周曼的太多,

当当当,

三声清脆的敲玻璃声音,

“谁,”周曼忽的坐了起來,警惕的将自己职业短裙拉上,

“交警吧,再不就是谁家的小孩,”苏北笑道,

周曼脸一红,推了苏北一下说:“回家好吗,我给你,”

苏北冲着她晃了晃时间,“改天,暂时先给我留着,”

“去你的,过午不侯,”周曼羞得无地自容,在他腿上拧了一下,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将被扯断的丝袜临时拉上,推开车门下车,“你早点回去休息吧,”

“我看着你进小区,”苏北点燃一支烟,隔着车窗看周曼过马路,

当周曼进小区很久后,苏北也准备发动车子,正侧身去扶起放平的车座,握方向盘的手里的烟,被一只手轻飘飘的抢了过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