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8章 二次毁容/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关注这起化妆品改革事例的可不仅仅是柳氏集团,国内的许多日化企业,甚至是网民都深切关注着这件事,

“中医终于能做出化妆品了,”“林婉清遭毁容事件新进展,目光转向国内中医护肤,”

江海电视台的台长本來不看好傅宜欣的这个点子,却沒料到在媒体的推波助澜下,经济档节目收视率直线飙高,

到傍晚六点钟时,收视率突破历史最高峰,当新闻结束后,收视率足足翻了三倍,那些很少收看江海电视台的人,下班放学回家的路上,用手机刷一刷微博和朋友圈,能看到中医化妆品的消息,国民对中医还是抱有很浓的情愫的,如果能做出化妆品,天然植物相比于传统的化工用品,谁都会选择天然野生植物,

江海经济主持人傅宜欣准备亮相,这也算是她的一场豪赌,短期的收视率飙升,这真不是她计划之内的,所有的商机和打得商业运作,必然会有一个偶然的运气成分,沒想到苏北的点子居然有这么多人认可,

苏北本來是要到场的,又怕被米雅认出來不定生出什么乱子,就临时穿了件电视台的工作装,在节目录制现场帮忙打下手,

现场的新闻媒体人在节目开始前,也开始议论起來,

“这个雪烟中医护肤到底是什么來头,”

“江海制药三厂左联瑞旗下的,我想应该是一个探索吧,”

“真的能像节目预告那样,他们的产品可以快速护肤祛痘,”

“总之一会儿林婉清一试便知,”

“呵呵,我看不一定,林婉清或许和厂商是一伙的,大家合起來唱一场双簧呢,”

“应该不是,柳氏集团的产品确实有过敏作用,警方已经确定了,听说是柳氏集团内斗被人投毒吧,总之林婉清的脸确实起了一层小豆,不然为什么两个月一点都沒听到她的动向呢,”

“我也这么觉得……”

终于演播厅的门推开,简洁高端打扮的主持人傅宜欣,穿着一套淡紫色的旗袍,这是她特意配合今天演播室格调而做出的调整,

“观众朋友们大家晚上好,人们都说这个爱美之心人皆有之,不过在选择化妆品上,我想每个女孩子,包括我都非常的苦恼……今天做客我们节目的嘉宾,就是华夏国第一代以中药为护肤理念的创始人,左联瑞先生,大家鼓掌欢迎,”

左联瑞五十多岁的人,毕竟是个成功人士,而傅宜欣又是个老道的主持人,两个人配合起來倒也娴熟,简单的开场白和自我介绍过后,下面的记者和媒体按不住了,

“左总,您刚才口中提到的神奇化妆品,是真的吗,”

傅宜欣点点头,左联瑞说:“因为我们是新产品,产品的效果如何,我们也只好眼见为实,”

“下面有请江海著名电影明星林婉清上台,我个人是林小姐的粉丝,只不过前一段时间林婉清小姐的脸因为过敏,不能继续拍戏,今天是林小姐第一次在公共场合出席我们的栏目……”

当然,一切流程都已经彩排过无数次,林婉清自然而然的上台,

当林婉清放下心理芥蒂,第一次在人前将口罩墨镜摘下去的时候,节目组明令禁止是不许干预节目的,可今天到场嘉宾一大半都是记者,顿时闪光灯控制不住的咔咔咔照起來,

关于林婉清的脸,外面一直传闻是毁容了,可这毕竟是第一次见,那张曾经倾倒无数影迷的倾城面孔上,确实布满了暗色的斑点,这还是林婉清经过很长时间调养的结果,否则这些小斑点都是让人掉鸡皮疙瘩的红色,

现场顿时混乱起來,林婉清心里也很不淡定,如果苏北的东西沒有效果,她的个人隐私都保不住了,

傅宜欣如沐春风的协调着观众的情绪,

“各位新闻朋友以及电视机前的各位观众,我们的节目今天暂时改版以前的顺序,雪烟护肤品的老总左联瑞先生,今天特地给我们带來了几瓶他口中能治愈林小姐的护肤品,不过左总说,这个实验效果需要一个小时,为了节省时间,我们先让林小姐试用一下这款化妆品,在等待的过程中,我们再來采访左总,”

流程按部就班的继续,台下的苏北也松了口气,谁都有做得到的事情和做不到的事情,如果现在混乱的场面交给别人,恐怕早已成粥了,这次还真的要谢谢傅宜欣,

而远在柳氏集团大厦会议室里,

柳寒烟携柳氏集团的众高管目光都直勾勾的看着林婉清,哪怕天底下所有人都可能会怀疑林婉清是节目组的托,但柳氏集团的员工最清楚林婉清的脸是怎么回事,

荧幕前,节目组端上一盆温水一块干净的毛巾,林婉清慢慢的弯腰,简单的将脸润湿,然后她本人也下了很大的决心似的,将瓶子拧开,往手心上挤出一点近似于擦脸霜的东西,虽然是白色,有些发黑,

林婉清的角度是近距离,而摄像也随之切换了镜头,不难看出來,这种擦脸霜的东西,品质很不上镜,有一些颗粒状类似于药渣的东西,如果不是林婉清亲自试用,别人还真不大敢试用 ,

林婉清闻了闻,

“有股淡淡的中药味,不过不是苦味儿,可能是大自然的倾向吧,”

林婉清咽了口唾沫,终于鼓足勇气将药膏涂抹在脸上,然后轻轻的揉动和拍打,知道这些东西在她的皮肤上完全不见了踪影,

林婉清又激动又紧张,她不知道会发生什么事情,脸上凉凉的,感觉摸上去的护肤品,以前所未有的速度被毛孔吸收,

“好紧张,我想在场的每个人和电视机前的观众都像我一样紧张,我们请林小姐先稍微休息一下,请左总给我们介绍一下这款产品,毕竟以前从未听说过,我本人也是个爱臭美的女生,不过中医化妆品真的是鲜有耳闻,左总,您是怎么想到这个点子的呢,还是这是您的一个祖传秘方,”

“众所周知,我们老祖宗给我们传下來的中医,是非常的博大精深的,刚才主持人说是不是我的家传配方,我倒不这么认为,现在的中医在西医快速治愈的效果面前,有些不被世人认可,我祖上一直就是做中医和制药的,看着华夏的瑰宝正要灭绝,也是心痛不已,”

“其实左总不必感伤,我觉得国人对中医还是抱有浓厚的感情寄托的,您看,我是个彻头彻尾的外行,但是类似于木瓜啊芦荟香草等等,至少我感觉这些植物是对人体有益无害的,”

左联瑞和傅宜欣的彻谈,更像是广告促销,虽然是挂着中医的幌子,却好像是在用道德束缚着观众不让他们离开,如果不是现场有林婉清,大家早就失去了兴趣,

渐渐的有人从台下迂回到林婉清那边,向她索要签名的同时,其实根本目的是想看看林婉清的脸怎么样了,

而这一时段收视率的下降是理所当然的,一部分观众和媒体记者沒有转移视线的原因,还是抱着一丝奇迹是否会发生的心态,虽然明知道这个几率微乎其微,

林婉清在台前签了一圈的名,风头已经完全掩盖住这款护肤品本身,

而在演播室之外,网上早已掀起不小的波动,

因为林婉清突然上这个莫名其妙的试验节目,这让林婉清的两位韩国皮肤理疗专家感到非常不满,他们是林婉清的经纪公司特意为林婉清聘请來的皮肤专家,可在这时候林婉清沒跟任何人打招呼,就擅自接受了其他的治疗,韩国专家当然不高兴了,

愤怒的专家,在网络和微博上批露出林婉清皮肤大范围过敏的根本原因,并用科学的方式向世人介绍,简而言之:以现代医疗水平,能够无痕治愈林婉清脸上的小痘,只有一种可能,那就是做梦,

而江海电视台非要吹捧一款护肤品可以涂在脸上,就能超越医疗的犯愁,简直是天方夜谭,

“这么说林婉清的脸真的治不好了,”

“棒子国整容水平还是很高的,我想人家专家下的诊断结果应该不会有错,”

“那江海电视台总不会自己在节目中打自己的脸吧,或许他们真有办法治好呢,”

“事实胜于雄辩,还是继续安静的看直播吧,”

“别吵了,你们仔细看林婉清的脸,好像又过敏了……”

节目录制大厅内,摄像的镜头一转,忽然落在林婉清的脸上,马上又转移过去,似乎照到了不该照的东西,

只不过这个细节是逃不过人民群众的法眼的,把这段持续两秒钟的视频截图放大,经过细节处理后,发现林婉清的皮肤变得很差,毛孔粗大连黑头都要爆出來了,就连林婉清本人也感觉到了身体的不适,在嘉宾席上如坐针毡,时而会用很隐蔽的动作抓挠自己的脸庞,似乎她脸上很痒,

两秒钟的镜头切换,却引起了轩然大波,

而在演播厅的观众以及媒体记者也愣住了,虽然对这款化妆品不抱什么期望,但是也不至于对林婉清造成二次毁容吧,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