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章 直播/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林婉清觉得面部很麻,甚至伴有微弱的灼热感,她想伸手去挠,可用指甲抓破脸,光是想一想就觉得浑身掉鸡皮疙瘩,她暗道这次不会又被苏北坑了吧,她这张脸已经遭到过一次摧残,再來一次这辈子可怎么有勇气活下去,

这时在嘉宾席的角落,站起來一个脖子上挂着证件的女记者,“左总,我有一个问題想请教你一下,我想在场的每位來宾和电视机前的观众一定也很关心,”

“请讲,”左联瑞心思也在林婉清的身上,一时间沒注意到记者的语气,

“我是晚报社的孙英,前一段时间柳氏集团也推出了一款夸夸其谈的化妆品,可是却在社会上造成了很恶劣的影响,我想您一定知道这件事,毕竟林婉清小姐就是受害人,所以请问左总,林小姐的脸,真的是因为使用柳氏集团产品所造成的损伤吗,”

这个孙英虽然谈的是柳氏集团,却和林婉清有联系,一时间猜疑和质疑笼罩着直播厅,好像都在等着左联瑞的回答,

这个问題左联瑞根本沒有腹稿,但他知道柳寒烟和苏北有某种关系,淡淡的笑道:“孙女士的问題,涉及到另一家公司,当然也是我们未來竞争对手的商业机密,不过我个人还是相信警方的调查结果,也就是说是有不法份子陷害了柳氏集团,在化妆品生产中加入了有毒元素,从商业和各方面的角度上來讲,我不相信一个知名化妆品企业,真的会犯这种错误,”

孙英,苏北记下这个记者的名字,当然,不至于报复,但她的表现太过于针锋相对了,

关于柳氏集团近期的评论,侮辱、谩骂、愤怒的声音铺天盖地,苏北目前帮不了柳寒烟什么,何况这丫头现在记仇了,不过能把柳氏集团庞大的债务和纠纷降到最低,也算是帮她度过一个不小的难关,

左联瑞的回答中规中矩,符合一个商人中和守一的作风,

孙英的一攻沒有得逞,逐渐把矛头放在了林婉清的私生活上面,

一时间关于林婉清为什么要接受这款新的不能在新的产品实验产生浓厚的兴趣,一再的追问林婉清再淡出娱乐圈这两个月來,到底经历了哪些转变,

林婉清能有什么答案,她总不能告诉记者自己敬畏着苏北,不敢也不好拒绝他第二次邀请,她唯一希望的事情,就是这款化妆品千万别再过敏了,不指望它有什么神奇的功效,但也决不能继续摧残她的身心,

江海电视台打通了几个门户网站的直播权,网络直播要比传统新闻传媒还要快速,新兴的中药护肤品或许只是个噱头,人们更管住的是林婉清重新出现在公众视野,

与此同时,在某厅的办公室里,安琪儿大摇大摆的坐在办公室主人的位置喝茶,电脑中的直播和访谈,沒有逃过她的法眼,安琪儿消息很灵通,她知道苏北和左联瑞有过接触,所以怀疑这一切幕后的策划人就是苏北本人,

绝品的美女当然不会刻意关注护肤品的问題,可一些爱美的女孩子捧着电脑或手机,在宿舍或工作场所,也在悄悄的看着直播,

随着一小时倒计时的迫近,演播厅的观众和嘉宾,渐渐发现林婉清的脸,不仅沒有变好,似乎还更加糟糕了,脸蛋上甚至还有黑糊糊的汗渍,

苏北看了看时间,冲着台上的主持傅宜欣点点头,

傅宜欣将现场的质疑和问題在她的话筒里打了个转,现场的气氛就变成了期待奇迹诞生的时刻,

“麻烦我们的工作人员帮林小姐打一盆清水來,”

幕后早就准备好了,工作人员将水端上來,

林婉清觉得脸上油油腻腻,苏北虽然沒在台上,也清楚她的状况,充盈着灵气的护肤品,涂抹在肌肤上,将她皮肤毛孔中的过敏毒素给拔了出來,

几分钟的清洗,当工作人员把水盆端下去的时候,清水已经变得浑浊不堪,林婉清本人也有些尴尬,用湿毛巾在脸上敷了一小会儿,皮肤凉凉的,终于有了舒适的感觉,

当这块毛巾拿下去,或许林婉清本人都沒有意识到她这个动作的纪念意义,

“林小姐,你……”傅宜欣虽然有心理准备,可还是看的目瞪口呆,眼前林婉清的面部皮肤,不要说之前的小疙瘩,甚至白皙滑嫩了许多,

“怎么了,”林婉清沒觉得有不适的感觉,

傅宜欣连工作人员都沒有叫,干脆从自己随身的手袋里,拿出一块小镜子递给她,

这一照,电视镜头也随之靠近,电视机前和网络直播前顿时沸腾了,不过有人也产生了质疑,会不会是商家和明星在作秀,

傅宜欣长舒了一口气,看來她的投资是正确的,“沒想到在我的演播厅里能亲眼见证奇迹的诞生,我想,现在应该不需要左总再说什么了吧,”

左联瑞还能说什么,连他本人都不敢相信这个事实,

“左总,请问贵公司研发的中药护肤品,和林婉清小姐所试用的护肤品是一样的吗,”一个记者发问,现代科技都很发达,记者在参加节目的时候,也在通过手机看网上的留言,这些问題都是网友所关心的,

傅宜欣转头看了眼左联瑞,“左总,这个问題还是需要您这个专业人士來回答,”

“技术和中药配方是完全一样的,但林小姐刚才所试用的护肤品,算得上是加强版,价格上更昂贵一些,为了能让绝大部分消费者接受我们的产品,我们公司还是不建议购买这款贵的,用平民价格的,只不过是效果沒这么快,在护肤美白这一块也有同样的效果,”

这些问題当然是苏北提前替他准备好的,林婉清用的这一瓶化妆品,确实是经过苏北更精心的配制,毕竟她脸上的过敏程度相当厉害,而且经过不同的皮肤专家治疗,难免会产生抗体,

“请问左总,既然是中药护肤品,假如是我购买了一瓶,上面一定有药品监督的配方,如何杜绝市场上出现假货呢,或者更直接一点,我自己可不可以在家里,也用同样的中药配制出这种产品,”

左联瑞回答的言简意赅,“如果可以,随便模仿,”

傅宜欣切合实际的微笑问道:“左总的话大有玄机哦,”

“确实是这样,与其说这是一款护肤品,不如说这是一种新药,药品的生产和批号我们都有备案,是合格的欢迎各界人士來询,至于这位记者朋友提出的高仿品或山寨产品,这也大可放心,在防伪标志上,我们做的很到位,另外,我们经过这么长时间的研发努力,护肤品的生产技术环节,是不需要担心被其他人模仿的,即便我给他配方,”

苏北情愿有人真的能做出这种产品來,这需要一名黄阶后期古武高手的真气炼药,更需要拥有灵气的灵草,这两者都堪称是稀缺资源,

正因为这个限制,苏北给产品定价很高,无形中就是要挡住了消费者的哄抢,这株三生草用完后,就要等到三年以后才能生产下一批,所以苏北也会用这三年的时间,寻找新的灵草或者灵木,

苏北也有更长远的考虑,这个世界灵草或灵石是肯定存在的,如果有甚至要买下來,需要大价钱,现在有了赚钱的工具也就有了资本接触到这些宝贝,而提炼灵草的过程,也是苏北增长自身真气的双赢过程,在遇到白家的那个古武老头儿后,苏北便感觉到,以他黄阶后期的实力,还不足以在都市中高枕无忧,

“左总,这有一条网友非常关心的话題,你们的产品价位应该不低吧,”名叫孙英的记者发问,

“我想凡是接触过经济学的朋友应该能理解,产品的价值和它的使用价值成正比,和产品的生产成本相符合,我们初次推出的产品,只有一个种类,而且数量有限,单瓶零售价格一万元,”

“一万,,”

演播厅轰的一声惊呼,可是想到发生在林婉清身上的奇迹,一万块钱治好一张满脸疙瘩的脸,似乎真的不贵,

柳氏大厦的会议室里,柳寒烟关掉了大屏幕,阴沉着一张脸,

柳氏集团刚刚从洪威的阴影中走出來,打算重新推出雪芙蓉产品,却沒想到商品还沒上架推广,狼就來了,

“不可能吧,我从事日化行业这么多年,这种事情听起來简直是天方夜谭,会不会是林婉清被收买了,”

“耳听为虚眼见为实,林婉清的脸我们也请过不少专家会诊……难道真的有化妆品有这种神奇功效,”

姜涛放下笔记本,知道同事们的心都散了,就算柳氏集团的雪芙蓉产品再好,也不可能和电视中展示的这款中药护肤品这么神奇,

姜涛作为运营总监,还是要拿出些担当,“一瓶就要一万块,而且数量有限,听起來不像噱头,我想至少在短时间内,还谈不上狼來了,不过这确实给我们拉响了警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