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0章 柳寒烟的野心/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相比于商业危机感十足的柳寒烟,周曼显得更为惊讶,因为只有她知道这款神奇的护肤品出自苏北之手,

一万块钱一瓶,苏北岂不是真的要飞黄腾达了,

电视节目中,左联瑞已经通过媒体发表了声明,节目中林婉清试用的雪烟护肤品,和他们要推入市场的略有不同,价格低了几十倍,功能效应当然也不可能相提并论,但这股中药美容的风,已经在一夜之间,不可阻挡的飞遍大江南北,

最先铺货的当然是江海市,既是雪烟公司的生产基地,更是国内数一数二的大都市,

不过,一万元确实是一个很高的价位,有钱的白富美不敢尝试,因为她们用美宝莲雅诗兰黛也是这个价位,但是国际品牌有质量保障,她们只是关注,但不敢真的拿自己的皮肤去试试,

而沒钱的女孩儿,一万块可能是她们一年的积蓄,她们购买时显得更加谨慎,

所以在节目播出之后的两天内,雪烟产品和左联瑞这个名字,虽然是家喻户晓,但接触公司來寻求上货的商家,还是很保守的,有的小商场感兴趣,进货也就要个一两百万的,

而这些显然不是三位老板所担心的,皇帝的女儿不愁嫁,货真价实的东西,只要卖出去几瓶,市场上有反馈了,那些观望中的消费者肯定会购买的,

米雅的大学同学,身高一米七五的模特,正准备参加全国超模大赛,因为前两个月使用了雪芙蓉的毒产品,造成皮肤过敏,她同样参加了周五的节目,那天现场有许多嘉宾试用那款神奇的中药护肤品,事后苏北送了她一瓶,使用了几天之后,她感觉皮肤不仅变得光泽了,还白了许多,惹得校模特队的美女争相问她用的什么化妆品,于是第一批來组团购买产品的消费者,居然是一伙儿大学生,

这是一个吃螃蟹似的营销案例,最先有了林婉清,然后是米雅和她的同学,一传十十传百,网上微博上的反馈,逐渐的反馈到公司,各大商家,也开始频繁接触左联瑞,

因为苏北一直沒抛头露面,索性更不爱凑这些热闹,一时间,左联瑞成了江海市这些日子的风云人物,商场和专柜的各种订单铺天盖地的抛來,

有些动作反应慢的商家,回过神來,再请左联瑞吃饭的时候,一询问,仓储销售一空,只能等下一批,

这只是不到十天的运营和销售,两个多亿的资金迅速回笼,虽然企业不大,化妆品格局也不够高,但一时间在国内掀起不小的轰动,甚至国际知名企业也前來洽谈商务合作,

而在这个前景无限的时刻,左联瑞公开发表了另一份演说,

雪烟中药护肤品的进货订单,是统一限购的分区域的,而产品上架后的定价,要严格按照公司给出的参考标准零售,这也是遵循江海商会所制定的行业规范标准,

此外,雪烟中药护肤品第一批产品售出后,第二批产品将会采用更严格的生产和配货标准,目前还沒有推出第二批的动向,公司也在自建厂房和流水线,官方正品网站也在筹建之中,在销售发布会上,左联瑞隐约向媒体透漏出,雪烟产品因为技术资金的限制,将会扩大融资力度,大有寻求合作伙伴的动向,

能分析出这段话的商人都是成功者,沒有人会不看好这款产品,如果能和雪烟公司合作,简直是一个天赐良机,这些成功者不会让这些商业机密传播出去,都在暗中准备,以待雪烟官网上正式出台合作的书面文件,

当然,左联瑞发布的公告,全部都是根据苏北的旨意,产品卖的价格这么高,可是,苏北手里的那株三生草已经采摘过一次叶子,苏北可不想为了赚钱,让这株灵草透支,

柳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里,柳寒烟坐在办公桌前,面无表情的俯视着大厦楼下,

当当当,敲门声,

“请进,”

“董事长,这是这个月的销售报表,”姜涛把资料放在她的办公桌上,

柳寒烟示意她坐,已经沒有了公司的内部斗争,柳寒烟的工作重心也全部在本公司的产品上,

“和我们预想的一样,整个日化市场,确实受到了左联瑞中药护肤的冲击,不过引起的都是舆论影响,对我们的实际销售成果影响不大,”

“这我早猜到了,价格定位不一样……”柳寒烟皱了皱眉头说:“左联瑞的这家小公司,瞄准的是国际市场,他们的定位很高,似乎……似乎是不屑于和我们竞争,”

姜涛点点头,说:“现在雪烟这家小公司,跟他们谈合作的国际品牌总裁,恐怕都要踩破门槛了,我今天早上听说,左联瑞刚刚拒绝了美宝莲华夏区大总裁的合作邀请,你说我们……”

“我们怎样,”柳寒烟似乎再考验她的运营总监,

“我们的机会有多大,”

柳寒烟摇了摇头,她这几天的心思不全在柳氏集团,中药护肤,雪烟,是巧合吗,雪烟这个名字刚好取自柳寒雪和柳寒烟姐妹的最后一个字组合,

柳寒烟叹了口气,她觉得自己肯定是心理作用,毕竟美白护肤品,雪字出现频率很高,尤其是国货,可是烟……

“柳氏集团怎么了,难道不够资格和国际品牌竞争,雪烟也是小公司,相比起來我们有几十年的底蕴在这儿,”柳寒烟虽然这么说,但是心里还是很虚的,柳氏集团本來就处于下坡路,洪威一死,公司直接缩小为原來的三分之一,现在的柳氏集团,早就推出了江海日化企业的第一梯队,沦为三流企业,

傍晚,苏北如约去了一家很偏僻的西餐厅,他答应今天请傅宜欣吃饭的,

服务员陆陆续续的将傅宜欣点的食物端上來,点燃两只红色的蜡烛,鞠躬离开,

苏北目光收回,摇了摇杯里的红酒,“傅小姐,这杯还是我敬你的,这几天公司太忙,今天终于能抽一点时间出來,上次专访的事情,我还沒來得及专门和你道谢呢,这杯酒我干了,一來算是道谢,二來算是赔礼道歉,”

“苏老板,你沒拿我傅宜欣当自己人哦,”

“是吗,”苏北笑了笑,驳回她的话说:“你要是也拿我当自己人,就不会张嘴闭嘴叫我苏老板了,听着怪别扭的,”

傅宜欣薄唇一撅,假装生气的说道:“这可是你说的,以后我们都以名字相称,谁要是违背了诺言,就该罚,你说呢苏北,”

“当让好了,傅小姐……”

“嗯,”傅宜欣眼神一瞥,

苏北笑着说:“我该自罚一杯,傅宜欣,哈哈,我发现三个字的名字似乎……”

“那就叫我宜欣好了,”

宜欣,苏北觉得这个称呼有点歧义,

傅宜欣不是普通的女孩儿,在电视台里熏陶了这么多年,什么大人物沒见过,见人说人话见鬼说鬼话,练就了一副好口才的同时,酒量是苏北见过的女人中最大的,

见傅宜欣喝得这么侃快,苏北自然也不能藏着掖着,红酒蜡烛,安静的西餐厅角落,这种情境和你能催发超越朋友的感情发生,

傅宜欣似乎有些撑不住了,脸上泛起了红霞,心中一股异常的气息正在慢慢的扩散,她手指弹着桌面的车钥匙,似乎是很自然,似乎也再向苏北暗示该送她回家了,

谈着谈着,话題就落到傅宜欣的私人生活上,上一次左联瑞和苏北去宁兴市遇到劫匪,劫匪嗷绑架这位主播,她的未婚夫临阵脱逃,这在傅宜欣的心里留下了阴影,

“我要找的男人,我希望比我有钱有能力,否则我凭什么把自己交给他,我这么说,你不会觉得我是个势利眼的女人吧,”

“不会,用你的话來说,每个人的选择和追求不同,”

傅宜欣将自己餐盘里剩下的鱼子酱都推在苏北的面前,面对苏北,她不能做到心如止水,却能时刻的把持自己的尺度,

而这个动作让苏北想到有一次和柳寒烟吃饭,那天的柳寒烟为了气唐浩,同样让自己吃光了她的东西,

不知道为什么,苏北真的沒有吃傅宜欣的这半分鱼子酱,可能在他的心里有一种芥蒂,这种权限只有柳寒烟一个人能拥有,

一个微不足道的试探,让傅宜欣知道了答案,笑了笑,拿起车钥匙,“时间不早了,明天还要上班,送我回家吧,”

两人同时站起來,傅宜欣有些踉跄,高跟鞋一歪,正好扑在苏北的肩头,

“傅小姐,小心点,我以为你酒量还可以,哈哈,沒想到也是硬撑,”

“你该罚,刚才叫我什么,”

苏北尴尬的笑了笑,宜欣这个很肉麻的名字,他始终叫不出口,总感觉叫了,两人的关系就不一样了似的,

走出餐厅,被风一吹,大街上的人很少,傅宜欣大叫了一声,和其他喝多的女人一样,居然还会耍酒疯來宣泄白天工作中的压抑,脱掉根根鞋在大街上奔跑起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