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章 入室窃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苏北第二次送一个醉酒的女人回家,前一个是姜涛,傅宜欣住的稍微偏僻一些,她是个节目主持人,接触到的都是有钱人,但不证明她是个有钱人,

傅宜欣不介意告诉苏北,这里的房价很低,不过今年就看涨,以前承建这里的地产公司,瞄准的就是海景房,现在经济发展起來,这里能称得上是近郊了,

傅宜欣一扭头,笑道:“还有一个秘密,”

“秘密,这么神秘干什么,”

“这个海景房区可能是江海最大的金丝雀饲养基地哦,”

“金丝雀,怎么看这里也不像动物园……”

“笨蛋,金丝雀就是二奶,周末经济懂不懂,”

“周末经济,我怎么越听越糊涂了,”

傅宜欣让苏北把车停在一个车位上,两人下车慢慢的往她家的方向走去,这里太偏,房子的容积率就非常的不错,绿化也很好,别墅和联排别墅也不少,沒有高层,最高的也只有六层的低层住宅,

“周末经济呢,你以后会接触的,周一至周五,老板商人达官显贵正常上班在家陪老婆,到了周末,他们就该來光顾这儿了,因为这地方偏僻,包个女大学生啊偷个情什么的比较方便,”

傅宜欣说到这里笑了笑:“而且那些沒怎么见过世面的女孩儿,老板一说给她们买房子,乐得屁颠屁颠的,她们哪里知道这的房价比郊区还低,”

苏北这才听明白她的意思,笑道:“宜欣你跟我说这些,是想告诉我你被某个大老板包了,还是让我以后在这儿也包一个呢,”

“哈哈,要包你就包我好了,保证物美价廉,”

傅宜欣沒有姜涛的那种充满哲学般的睿智幽默,不过言语之中多了几分市侩的精明,

“二十岁左右的女孩儿,涉世太浅,喜欢帅哥英雄,谁都经历过这个年纪,谈恋爱更多的是为了攀比炫耀,”

傅宜欣做了个请的手势,指了指这栋单元楼的六楼,示意她住在最顶层,“女人到了二十五以后,人家说过了圣诞就沒人要,还真不只是开玩笑,这个年龄段的女人在社会上摸爬滚打一段时间,混的高不成低不就,所以二十七八岁的女人,最势利眼,恋爱已经不那么需要了,她们要钱要未來,”

苏北跟着她笑了笑,他觉得以傅宜欣的口才和阅历,就算不做经济档,去当个感情节目主持人,也绝对沒问題,看來以后要是遇到什么感情问題,还真的应该请教一下这位,

“幸运的是,我已经过了这个阶段,事业已经稳定下來,女人上了三十岁之后,成家立业,在生活中苍老,感情也变成了白纸,”

“呵呵说的你好像经历过似的,”

“我正在经历啊,以后也会经历的,女人的年龄虽然是秘密,不过我的年龄可以告诉你,本小姐刚刚度过二十八岁生日,”

说到这里,傅宜欣忽然有些紧张,“我最怕的就是过三十岁,生活中我接触到很多三四十岁的女性,她们吃过耍过,该干的事情都干了,一副看透世事的模样,心已经开始衰老,服从命运的安排,想想都觉得可怕,”

说话间,两人來到六楼,傅宜欣掏钥匙,正跟苏北说着,突然一愣神,怔怔的看着自家的防盗门,突然一声尖叫,

苏北一愣,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

傅宜欣颤抖的推开防盗门,当啷,锁芯和保险都掉在地上,打开客厅的灯,差点晕过去,

傅宜欣的房子很大,有两百多个平米,卧室和几个房间的门大敞四开,客厅被翻的乱七八糟,甚至真皮沙发都被掀翻在地,

两人面面相觑,这是招小偷了,

苏北赶紧提醒惊魂未定的傅宜欣,检查一下自己家里丢什么东西沒有,

傅宜欣木讷的摇摇头说:“这也太……我房间里哪有什么现金和贵重物品,”

说着,傅宜欣跑去书房,果然也被翻得乱七八糟,一面上季度她荣获的电视台最佳台风奖的纪念品被掀翻在地,

看到傅宜欣损失并不大后,苏北乐观的笑道:“看來我今天來的还真巧,”

“你呀,我都吓成什么似的,就别说风凉话了,赶紧帮我把床还有沙发摆好,我看看丢沒丢什么东西,”

怎么说傅宜欣也是个女人,家里招小偷后,觉得后怕,甚至想到今天要是沒跟苏北一起去喝酒,自己在家又会是什么后果,

房间收拾起來也不难,家电之类的东西,小偷是无法搬出设有门禁的小区的,只是翻了抽屉之类的,拿走的现金也不过一两千块,

“完了完了,我项链戒指什么的,全都丢了,”

傅宜欣从另一个房间出來,呆呆的看着苏北,她的收入中,一大部分都投资于外貌装潢上面,和柳寒烟一样,珠宝首饰香水化妆品之类的,全部都是名牌,丢一个包就好几万,庆幸的是,小偷似乎不识货,她的几款限量版包包都沒丢,

“真不知道小区物业是干什么吃的,”

“先报警,”苏北问她,

“等一会儿,我再想想看,家里有沒有什么重要的东西,”

说着,傅宜欣忙不跌的跑回卧室,顿时气得脸色煞白,衣柜里她的衣服还在,但是内衣一件不剩全部被偷走了,

苏北在门口看着,也皱起了眉头,“看來这还是个采花贼,”

出了这样的事,苏北也不好今晚离开,

“苏北,我……我丢了一部单反相机,”

“很贵吗,还是有什么纪念价值,”

傅宜欣脸一红,瞪了眼不解风情的苏北:“相机都是我自己用的,里面,里面当然有一些隐私的照片了,”

苏北恍然大悟,为什么傅宜欣迟迟犹豫着沒报警,怎么说她也是个公众人物,傅宜欣上楼时所说的话还回荡在苏北耳边,她已经度过了一个女人打拼上进的年纪,如果因为财产损失或者被某个小偷亵渎了她的隐私照片,而葬送了她的职业前程,傅宜欣宁愿自认倒霉,

过了一会儿,傅宜欣叹了口气,去厨房给两人各下了一碗速冻饺子,

“苏北,你今晚还会去吗,”

“你家都成这样了,我怎么放心回去,明天去保安室调取监控录像看看,实在找不回來还是报警吧,”

傅宜欣愁容满面的点点头,她最在意的就是数码相机,如果是那个小偷自己看甚至做一些猥琐的事情,她眼不见心不烦还无所谓了,可万一那个人把照片发到网上,她还活不活了,

此外,傅宜欣丢的珠宝首饰总价值恐怕要超过小偷的预期,她在电视台的工资固然是不高,但傅宜欣接触到的商人老板,为了上经济节目,难保不会送个玉坠菩提或者手镯之类的,说白了就是变相的走后门,别人不说,苏北甚至也想过要买一件贵重礼物感谢她上次给的机会,

吃完饭,傅宜欣先冲了个澡,然后让苏北也洗一下,她家的房间多再來俩人也够睡,

苏北本來不想洗的,一想到她们这种女人都很洁癖,就顺便冲了个凉,浴室里只有一块浴巾,上面还湿淋淋的,应该是她刚才用过的,沒办法苏北也只能二次使用,她知道这个细节回头傅宜欣肯定会注意到,

洗完澡后,苏北打算在客厅睡,他习惯睡客厅,何况她家的防盗门被撬了,傅宜欣的主卧靠近防盗门,虽然不会出什么事,但她肯定不怎么敢睡,

客厅关灯之后,傅宜欣卧室的灯沒有关,卧室的门也开着,傅宜欣坐着睡前面膜,女人太精致了反而麻烦,就连睡觉都要补好几次妆,

苏北躺在沙发上,难免会往那边看一眼,不知道傅宜欣打扮了多久,轻轻的关掉了卧室的灯,

苏北刚松了口气,这时她看到一个黑影从卧室里走出來,穿着薄纱的睡裙,苏北的心跳开始骤然加快,几乎快从嗓子眼蹦出來一样,翻个身,继续装睡,

傅宜欣坐在沙发垛上,呆呆的看了苏北一会儿,轻轻的叹了口气,然后又回去了,

虽然只是两分钟,苏北可谓是度日如年,她听得到傅宜欣的两声叹息,前一声是对今晚失窃的懊恼,后一声是故意叹给自己听,苏北情商再低也明白是何意,看着她回卧室的背影,暗暗松了口气,

第二天清晨,苏北被一阵手机铃声吵醒,不是他的,而是傅宜欣的,

卧室里傅宜欣接听电话,似乎不想让苏北听到,关上卧室的门,可这是无济于事的,电话的内容还是清晰的传到苏北的耳朵里,作为一个古武修炼者,这是最基本的感知能力,

让苏北沒想到的是,电话是小偷打來的,昨晚小偷并不是概率性偷盗,而是又预谋的,包括监视傅宜欣晚上出去应酬,

小偷知道傅宜欣是江海电视台的主持人,偷了这么多贵重物品,从她数码相机中看到了批量火爆照片,于是小偷又酝酿了一个很坏的情绪,打算用这些照片要挟傅宜欣和他共度一个晚上,否则将会把照片发到网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