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章 劫匪/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宜欣和小偷通完电话后,看见苏北起床,让苏北等一会儿她下楼给他买洗漱用品,

她下楼后,苏北來到窗边,看着楼下似乎保安和物业的人都在,周围还记了不少居民,苏北想起昨晚的失窃案,看來不只是傅宜欣一家招了贼,

傅宜欣很平静的经过那里,沒有向物业和警方告诉她家失窃的事实,她不想把小偷惹毛了,将私人照片公布出去,

苏北很想知道傅宜欣会怎么处理,如果因为一个数码相机,答应小偷的各种要求,他也无话可说,潜意识里,苏北更希望她把这件事告诉自己,苏北欠她不少人情,这点小忙还不在话下,

当当当,敲门声,

一个西装革履的物业带着两个保安站在门口,后面还跟着两个警察,当他们看到被撬开的防盗门痕迹后,似乎明白傅宜欣的家也被盗了,

“先生,请问你是六零一的住户吗,”物业从表格中得知,六零一应该是傅宜欣的房子,小区的安保表面工作还是很过得去的,沒有登记在录的住户带领,非本小区的人无论如何也进不來,

这也是物业带着警察走访的原因,这明显是一场小区住户的内贼,或者通过某种途径,把小偷带了进來,

“傅小姐刚下楼,你们应该看见了,我是她朋友,昨晚在这里借宿而已,”

门外的女警抬头看了苏北一眼,似乎想靠着她肩膀上的徽章让他感到畏惧心理,从而能看出什么蛛丝马迹,

“姓什么叫什么,”

“苏北,”

“和傅小姐什么关系,”

“朋友,”对于这种盘问,苏北回答的不经思索,

女警轻哼了一声,如果苏北沒说谎的话,看來江海电视台这个大红人傅宜欣,个人私生活也是蛮奔放的,

“昨天晚上,小区五家住户失窃,其中还造成了一位老太太因为惊吓过度,引发心脏病突发死亡,整个小区我们都要调查的,所以请你配合一下,”物业经理说,小区出了这么大的事,他现在是草木皆兵,看谁都像是贼,

女警说:“昨天晚上七点,到夜间十二点,这段时间你在哪里,”

苏北淡淡的一笑道:“你的意思是怀疑我吗,”

“不好意思,一视同仁罢了,”

“七点到十二点,我和傅小姐先是在索尔西餐厅吃饭,随后……”

“又干了什么,”女警咄咄逼人的问,似乎不想给嫌疑人犹豫的时间,

苏北故意卖了个关子,这个女警简直是在诱供,让他很不爽,笑道:“你猜我们干了什么,”

“我警告你,如果现在沒人证明你七点到十二点这个时间段在哪的话,请你马上跟我回局里一趟,”

“你让我去我就去,办不了案子是你们无能,难道就要把小区的所有居民都抓起來,”

“你,”女警气得嘴唇直哆嗦,

苏北点了根烟,顺便发给物业和保安,苏北考虑的是,要是因为配合调查说出昨晚自己住在这里,小区里谁不认识傅宜欣,孤男寡女独处一室对她的名声也不好,

果然,这栋楼的居民,各家各户的门都开着,一方面是关注案子进展,另一方面听说六零一傅宜欣家里有陌生男人,都抱着看热闹的心态聚了上來,

“这个人,沒见过,警察同志,以前傅小姐的男朋友來看她的时候,我见过,好像不是这位先生,”

“或许是傅小姐的新男朋友呢,也不能因为你沒见过,就怀疑别人吧,”另一个邻居说,

“听说傅小姐都快结婚了,沒想到婚前也能出轨,还公众人物呢……”

苏北早上本來就沒休息好,作为受害者,却变成了被怀疑的对象,听这些邻居嚼舌头,不由得勃然大怒,瞪了门口的几个人一眼,怒道:“有完沒完,我住在哪里还需要请示你们吗,还是说,你们家从來不來亲戚朋友,”

这时楼梯上传來一阵急匆匆的脚步声音,众人朝下面看去,傅宜欣拎着一个食品袋回來了,都闭上了嘴巴,自居的闪出一条路來,

对傅宜欣的态度,和对苏北的判若两人,任谁都会认为是苏北吃住女方的,

“傅小姐,不好意思打扰了,小区昨晚发生五起失窃案件,还造成了命案……”

傅宜欣刚才已经听到女警的话,冷冷的说:“所以你就怀疑我朋友,还是怀疑我,”

“我们只是例行公事,请你配合调查,”女警说,

“怎么配合,我想问一下,这个小区几百家住户,住着上千人,你都审讯过了吗,”

“这是因为你家的门也被撬了,我们來调查应该也是为了您的安全,”

“不需要,谢谢,”

“可是……”

傅宜欣沉着一张脸,气势完全压过了女警,“沒什么可是但是的,我家的门,是我自己撬的,”

“可能吗,”

“怎么不可能,我喜欢撬自己家的门不可以吗,神经病,我又沒有报案,请你们离开这里,否则我不介意让我的律师來和你谈谈,”

女警吃瘪,很愤慨的甩手离开,或许傅宜欣把苏北的事情给她解释一下,证明苏北昨晚干了什么,只是几句话的事,可她居然不配合调查,

人群散去后,苏北和傅宜欣简单的吃了顿早餐,

饭后苏北准备离开时,傅宜欣终于鼓起勇气,将小偷打电话威胁她的事情告诉了苏北,她在买早餐的路上,一直在犹豫,报警是不可能的,如果小偷威胁她一笔钱,傅宜欣或许可以给,但小偷要的不是钱而是人,

与此同时,郊区的一个废旧仓库外,停着两辆红色面包车,几个男人有条不紊的在为昨晚的不法之财估价,

“我靠,这块表是劳力士,至少二十万,这次发了,”一个秃顶的痞子说,

“滋滋滋,电视主持人啊,平时只能在电视上看见,沒想到咱也有机会玩一玩,”

“光是看看这些照片,我就受不了了,让我跟她睡一觉,明天被枪毙了都值,”

秃顶把数码相机抢过來,咽了口唾沫说:“咱们能混进小区也多亏了杨哥,偷的东西他一分钱不要,还给咱们三十万,让我们离开江海,”

“要走也得等玩完了傅宜欣再走,”几个混混纷纷表态,

“老大,这个杨哥到底是谁,”

秃顶男说:“好像是傅宜欣的未婚夫,傅宜欣应该是给他戴了绿帽子,俩人分手了,杨哥想报复她,”

“够绝情的啊,哈哈,”

“绝的还在后头,杨哥这人挺聪明的,如果让我们单独去偷傅宜欣的照片,那警方肯定会怀疑到杨哥的头上,所以让我们把他们小区偷了个遍,这叫转移视线,”

秃顶男让他的兄弟安静下來,又给傅宜欣打了个电话,这也是杨哥的计谋,让傅宜欣单纯的以为是小偷勒索钱财,却不知道他们这是个惯犯团伙,

看着数码相机里让他们魂牵梦绕的电视主播,每个人的心里都痒痒死了,对于即将到來的傅宜欣都抱着强烈的期待感,

不多时,在仓库外放哨的混混跑进來,

“老大,傅宜欣那小妞儿到了,不过开车的是个男的,”

“几个,”

“一个,”

“看清楚沒有,有沒有条子跟踪,”

秃顶轻哼了一声:“我量她也不敢报警,不就是一个男的吗,办了他,”

现在已经是深秋,刚刚下车的傅宜欣,穿着一件长款的立领紫色风衣,无论是身材还是气质,和这些混混平时接触到的女人是天壤之别,都搓着手心等着尝尝鲜,

那位幕后指使他们的杨哥说了,玩得越狠给的钱就越多,这种好事可是百年不遇,

当傅宜欣进了仓库后,非常庆幸自己沒有固执己见,她沒想到这根本不是一个小偷,而是一伙流氓,用带有侵略性的目光注视着她,

以苏北多年的戎马经验所养成的敏感來判断,这绝不是入室行窃这么简单,本來想干净利落的解决小偷,交给那位苦大仇深的女警,可现在他改变了主意,

“嘿嘿,沒想到你还真敢來,那就别怪哥几个不客气了,”

秃顶男浑然不知自己已经在危险之中,朝着傅宜欣走过來,伸手摸傅宜欣脸蛋的时候,却被她旁边的男人攥住了手,

“你他玛……”

嘎巴,苏北的手轻轻一攥,秃顶男的腕关节九十度骨折,妈呀一声,刚要抽手,就被苏北卡住了脖子,

“不想死的话就说实话,是谁让你偷傅小姐相机的,”苏北眯着眼睛盯着他看,如果只是为了钱,不可能用这种交易手段,

“沒沒人指使,她家里有钱不偷她偷谁……”秃顶男企图争取一些时间,只要能脱离苏北的控制,他们这么多人,非得砍死苏北不可,

“是吗,”苏北的耐心是有限的,这种小地痞还犯不上他动真格的,

嘎巴,又是清脆的一声,秃顶男嗷的一声嚎叫出來,他清晰的看到自己的胳膊断成了两截,疼得几乎昏厥过去,

“你还有最后一次机会,”

“啊,我说我说……是杨哥,”秃顶男快要崩溃了,这是什么人,光用一只手,就能攥断他的胳膊,他现在甚至有些怀疑,即便兄弟们一起上,能不能打得过他,

“杨哥是谁,”苏北冷冷的问,

这时,脸色惨白的傅宜欣开口道:“我知道他是谁,这个王八蛋,居然想害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