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3章 审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香榭小区的住户连环失窃案件,还造成了一名心脏病患者不治身亡,这一天对于刑警刘婷丽來说很煎熬,她曾是市刑警队的小队长,因为逮捕一名嫌疑犯,为了确保人质安全率先开枪,触犯了纪律被降职为普通刑警,这起失窃案是她接受的第一个案子,

可让刘婷丽愤恨的是,傅宜欣仗着她是个公众人物,居然不配合调查,尤其是想到苏北那副小人得志的面孔,气得嘴唇发抖,

从公务角度來讲,她确实沒有搜查证和逮捕证,也不能把傅宜欣他们怎样,她本人也觉得既然那个苏北是傅宜欣的朋友,肯定不会干这种小偷小摸的事情,

可从个人感情上來讲,她有一种想找茬的冲动,她给老同学同在刑警队工作的丁俊山打电话,把苏北的特征以及和傅宜欣的关系甚至车牌号,都告诉了丁俊山,

丁俊山知道她的脾气,如果有犯罪嫌疑人惹了她,可算是倒了八辈子霉了,刘婷丽是那种可以盯你一辈子,还让你甩不掉的类型,

很快,丁俊山通过车牌号查到柳氏集团,之后又咨询了工程承包商刘学,苦笑不已,原來刘婷丽这次盯上的人,就是前几天一起喝茶的苏北,

苏北什么手段丁俊山切身经历过,虽然交道不深,但知道他的为人,

“婷丽,你是不是搞错了,这个人叫苏北,据我所知也不差钱,怎么可能是小偷呢,”丁俊山沒有告诉刘婷丽,苏北就是十月七号破获洪威经济诈骗以及绑架案的始作俑者,更不会告诉她苏北在城西的某个院子里将特警队二十多个特警收拾了一顿,还顺便将几名流窜的雇佣兵给灭了,

丁俊山知道,一旦告诉刘婷丽这些,这个急于办大案要案的人,肯定会盯上苏北不放,

殊不知,电话中刘婷丽非常的不满,她听出來老同学在为苏北打掩护,表面上答应不再调查苏北,其实已经暗下决心一定要查死他,

废仓库里,

傅宜欣咬牙切齿的看着这些歹徒,即便是小偷用她的隐私照片威胁她的时候,她都沒有感觉到意外,幸亏來的人是苏北,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杨子腾这个王八蛋,”

“杨子腾,”苏北似乎听出些引申含义來,

“上次去宁兴的路上遇到抢劫的,他把我一个人放在路上自己逃生,”

苏北慢慢的回想起那个人來,不解的问:“你们不是同事吗,工作中的矛盾,”

傅宜欣本來不想告诉苏北,可事到如今纸包不住火,“他,他是我未婚夫,我经济档节目的监制,出了那件事后,我就跟他分了,沒想到这个人渣,居然通过这种手段來报复我,”

苏北将脚底下的秃头哥踹到一边,围着苏北的几个混混不约而同的往后退了几步,本來还想以多欺少,可是看到秃头哥的下场后,沒有一个人敢上的,

苏北将傅宜欣的数码相机还给她,为了安全起见,让这几个歹徒都将手机交出來,防止他们有资料备份,

做这些对苏北來说简直是手到擒來,几个手机在他的手里一攥,嘎巴嘎巴变成了碎片,将内存卡取出折弯后,让一个混混用打火机烧了,

几个人看的目瞪口呆,大气不敢喘,苏北让做什么就做什么,这些都是些不入流的小毛贼,哪怕遇到的不是苏北,也是写贪生怕死之辈,他们所谓的义气,也只是在酒足饭饱之后作为吹牛的谈资,

秃头忍着胳膊上的剧痛站起來,显然他也不想惹苏北这种人,可是看苏北的口风,他根本不像就此罢手的样子,“看什么看,他不就是一个人吗,万一报了警全他妈都得完蛋,不想坐牢就废了他,”

秃头的一条胳膊被苏北撅断了,另一只手从腰间拔出一把匕首,冲着苏北的小肚子忽然刺了下去,

苏北一转身旋风一般闪到秃头的侧面,秃头愣神的功夫,啪啪啪一串耳光打在他的脸上,他的这种偷袭虽然伤不到苏北,但让苏北很恼怒,

这串火辣辣的耳光打完,秃头的脸当时就肿成一个猪头,连门牙都抽出來了,蹲在地上呜呜的喊疼,用手轻砰一下像针扎的一样,

这时仓库外传來一阵警笛的声音,苏北愣了一下,傅宜欣沒报警,这几个小混混肯定更不会报警,警察怎么來的这么快,

不过此时傅宜欣的照片已经拿回了自己的照片,沒有了后顾之忧,自然要指控前男友杨子豪买凶行窃的事实,

“警察,全部举起手來,”刘婷丽从交警队查到苏北这辆车的行车记录,发现他居然去了郊区,于是便产生了怀疑,一路追踪了过來,

当刘婷丽冲进來时,也是一愣,显然沒想到傅宜欣还在,更沒想到废仓库里这么多人,慌忙中举起手枪,在现场转了一圈儿,最终枪筒还是对准了几个拿刀的混混,

“别跟我耍什么花样,蹲下,”

刘婷丽一手举枪,一手从腰间掏出几只冰冷的手铐,将几个歹徒铐起來后,打电话叫救护车,把打得不成人形的秃头哥送去医院监护,

看得出來,刘婷丽身手很不错,只杀单挑这些歹徒中的一个不会有问題,

“傅小姐呵呵和这位苏先生,这回你们还有什么好说的,跟我回局里一趟做笔录,”

刘婷丽停顿了一下,淡淡的说:“你们好大的胆子,居然敢私底下和嫌疑人进行秘密交易,如果不是我及时赶到,会发生什么不可预知的事情,我想不用我提醒吧,”

傅宜欣同样嗤之以鼻的哼了一声,“刘警官,用你的话來说,你也好大的胆子,在沒搞清案情甚至嫌疑人有几名的状况下,就敢单枪匹马杀过來,如果今天沒有苏北在场,很难想象你是什么下场,”

“我是什么下场,开什么玩笑,你是在怀疑我的能力,”

傅宜欣淡淡的一笑,算是默认了她的话,“刘警官该不会觉得,这几个歹徒,见到穿制服的您,就立刻认罪伏法了吧,”

本來刘婷丽沒往这个方面想,可傅宜欣冷嘲热讽的损了她一顿,她忽然意识到一个问題,对啊,在她冲进來的时候,几个歹徒都拿着刀,人数上也占据优势,为什么苏北和傅宜欣沒有受伤,回想起秃头男受的重伤,她感觉苏北不是个简单的货色,

“多谢傅小姐提醒,不过这也说明苏北故意伤人,”

“故意伤人,”傅宜欣勃然大怒,

“至少……至少是防卫过当,”刘婷丽知道自己言多语失,和歹徒搏斗打伤了歹徒,哪里來的故意伤人之说,

苏北打圆场道:“总之也要去一趟局里,我看还是别难为刘警官了,不然我真怕这姑娘急眼了咬人,”

傅宜欣咯咯的笑了起來,

刘婷丽火冒三丈,死死的压着腰间的枪,如果不是之前有过射伤人质的前科,她不确定自己会做出什么冲动的事情來,

“你叫苏北是吗,很好,请你配合调查,”刘婷丽从同学那里得知,苏北好像好刘学关系不错,她以前也盯过刘学,那个人是特种兵退役失踪了几年突然出现在江海,工程承包生意做的很大,是人都很给面子,所以她怀疑刘学可能是某个团体的老大哥,

“当然要配合调查,这是每个公民的义务嘛,”

苏北和傅宜欣走出废仓库,两人有说有笑慢吞吞的开上车扬长而去,刘婷的警车风尘仆仆的跟在后面,

刚到市局,两个同事迎出來,

“丽姐,您真够可以的,这么快就破案了,”

“少废话,把犯罪嫌疑人带去审讯,”刘婷丽沉着一张脸,香榭小区失窃案既然已经抓到凶手,审讯这种小毛贼的活她不想干,先去了户籍科查了一番,拿上一份临时资料,一边走向审讯室,一边低着头看,

咣当,刘婷丽暴力非常的摔上审讯室铁门,坐在两人对面,将资料摔在桌上,冷哼了一声,

“苏北,户籍不祥,出生年月不祥,今年六月份莫名其妙的來到柳氏集团,随后柳氏集团两个月里发生了很多事情,包括洪威的死亡案件……”

傅宜欣本身也不清楚苏北的來头,不过这时候当然要向着苏北说话:“刘警官,你这是什么意思,我们是受害者,你反而先调查起我们,而不是审讯犯人,我很怀疑你的动机,我现在给律师打电话,等着被投诉吧你,”

“你随便,坦白的告诉你,每天投诉我的人多了,等到你的投诉信上去的时候,至少已经是下个月,苏北,我问你话呢,”

“无可奉告,”苏北的回答言简意赅,

“放肆,你以为这是什么地方,”刘婷丽一拍桌子站了起來,把正在打电话请律师的傅宜欣吓了一跳,嘴里小声的嘟囔道这个疯子,

正在外面办案的刑警队长丁俊山听说刘婷丽正在审讯苏北,马上赶了回來,他心里清楚得很,苏北不好惹,也清楚越是不好惹不能惹的人,刘婷丽这女人就越來劲,

当丁俊山來到审讯室门外时,正好听到刘婷丽审讯苏北的户籍问題,他放下准备敲门的手,对此他也非常好奇,苏北的户籍就算在户籍管理联网上都找不到,这个人什么來头是好是坏,在他心里也有一个大大的疑问,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