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章 二十问/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先生,我希望你老实的回答我的问題,你从哪里來,以前是做什么的,为什么户籍管理网上沒有你的信息,如果沒有一个合理的答案的话,我有理由怀疑你是偷渡者或者国外不法份子,”

“当兵,”苏北不知道怎么回答,并不是想刻意刁难这个暴力狂,

“当兵,你以为我傻吗,当兵就沒有部队番号,当兵就沒有户籍了吗,”

“信不信是你的自由,不过……”

“不过什么,”刘婷丽似乎在等着苏北挑战她的权威,

“沒什么怎么处理随便你好了,当然,坐牢除外,虽然你也沒这个权力,嗯,对了,我的身份是流浪汉可以吗,一个街头乞丐,刘警官该不会也问他要户籍吧,”

铁门外的丁俊山一看苏北要翻脸,正要进去解围的时候,看到傅宜欣的律师急匆匆的朝这边走來,转而离开审讯室,现在进去他帮谁都会得罪另一方,

这扇铁门被傅宜欣的律师愤怒的推开,

傅宜欣看到律师來了,松了口气,“张律师,”

“傅小姐,案情我已经了解到一些,您放心好了,”

西装革履的张律师放下自己的公文包,看了刘婷丽一眼,“你好,刘警官,我现在控告你对我的当事人进行无理的侵犯,甚至怀疑你个人的品德是否升任于刑警队重案组的职务,”

“你是哪根葱,”刘婷丽冷笑道,她本來已经抓到苏北的一些把柄,被这个穿得人模狗样的律师突然打断,心里已经知道今天到此为止了,可她很不甘心,

“呵呵,我不是葱,刘警官的这句话我完全可以告你诽谤,”

“用不着你在这儿跟我指手画脚,”

张律师正色道:“指手画脚夸夸其谈的人是谁,香榭小区五家住户失窃,造成一名无辜群众死亡,我的两位当事人也是受害者,你现在不去办案,居然审讯起我的当事人,如果不是看在丁队长的面子上,我真的怀疑你是不是警局的卧底,”

“放屁,”

“请注意你的言行,”张律师推了推鼻梁上的金丝边眼睛,淡淡的说:“哦,对了,以刘警官的办案态度和智商,应该不会知道,这次的事件并非普通的失窃案,丁队长那边已经得到初步的审讯结果,电视台主任杨子腾,买凶企图陷害我的当事人傅小姐,为了掩盖犯罪假象,伪装成一次偷窃事件,沒想到这么低端的手段,不费吹灰之力就能把我们沒用,哦,抱歉,我说话就这么直接,就能把我们沒用的警务人员耍的团团转,”

刘婷丽受到这么犀利的语言攻击,正要发作,可张律师的话把她吓了一跳,她的注意力确实过分的集中在苏北的身上,以至于忽略了几个小偷的犯罪动机,

“刘警官,我劝你适可而止,就算苏北有哪里得罪你了,也沒必要以公谋私,愧对你身上这身衣服,”在离开审讯时,傅宜欣冷冷的对刘婷丽说,

刘婷丽险些被这句话呛死,要怪只能怪苏北早上沒配合她,身上就带着一股子邪气,怎能不往他身上怀疑,

过了一会儿,刘婷丽才沉着一张脸來到丁俊山的办公室,“俊山,那个苏北是怎么回事,”

“什么怎么回事,”

“你少跟我装蒜,”刘婷丽气鼓鼓的坐在老同学的办公桌上,“我就不相信,你们既然见过面,你就沒对他的身份产生过怀疑,”

丁俊山绕出办公桌,倒了杯水递给她,拍了拍刘婷丽的肩膀说:“这人比较特殊,不过我想应该不是什么坏人,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别招惹他就对了,”

“我说俊山,这种话是你这个当队长应该说的吗,”刘婷丽把苏北的口供展开给他看了一眼,“他说自己当过兵,不知道是真是假,不过我到现场的时候,几名歹徒确实已经被他……”

“被他怎么了,”

刘婷丽自言自语道:“被他给震住了,”

“你呀,你也应该多多关注一下案情,刚才我去了趟医院,秃头的骨头都碎了,知道怎么碎的吗,”

“怎么,”

“手攥的,”

刘婷丽皱了皱眉头,不再多说什么,在她心里香榭小区失窃案是小案子,直接告诉她苏北才是她的目标,

苏北和傅宜欣离开市局后,就近在肯德基吃东西,傅宜欣对苏北的身世也很好奇,以她阅人无数的目光,始终无法通过他的眼睛看出一丝端倪,

起初傅宜欣以为苏北是个充满侠肝义胆的男人,否则也不会在路上救她,可当她试图接近的时候,忽然发现根本不是那么回事,这是一个竭力掩饰自我的伪装者,在他的心房有一把厚重的锁,任何人都闯不进去,

“怎么不吃了,”苏北感觉到傅宜欣在注视着他,

傅宜欣连忙回过神來,笑道:“你不是也一样,”

“哈哈,我虽然不挑食,不过洋快餐还真的吃不惯,”

“好啊,那回头我忙完这一阵请你吃大餐,嗯,我想想,我亲自下厨怎么样,”

傅宜欣请的张律师还在外面等着,两人沒耽搁多长时间匆匆吃了一口,现在秃头已经招供是傅宜欣的前男友陷害他,案子水落石出,不过杨子腾这个人在电视台就是主任,能量特别大,要和这种人打官司,恐怕沒那么简单,

怎么解决这件事是她的问題,苏北不想过多的干预傅宜欣的私事,借口下午还有笔生意要谈,告诉她说,如果需要出庭作证之类的可以给他打电话,

“沒事,有张律师在呢,你先忙,回头我再谢你,”

“客气了,”

苏北和两人挥手告别,左联瑞打电话说,昨天公司官网测试结束,今天已经能够上线了,

雪烟中药护肤要想彻底拓展开日化用品的这块市场,有太多的路要走,单纯的一款价值万元的化妆品,不仅单调,而且马上面临断货的处境,好不容易建立起來的口碑,如果中端上几个月,甚至等上几年,消费者早已遗忘这款化妆品的神迹,

中药制药等方面,左联瑞和楚婕都是行家,但是真正涉及到日化用品的领域,他们一窍不通,所以必须得寻求几个靠得住的公司合作,共同开发研究一个系列的日化用品,这才是长久发展之计,

在苏北谈合作的时候,柳氏集团的董事长办公室里,柳寒烟已经和姜涛聊了一个上午,

姜涛松了口气,将两人整理的资料和讨论结果放在一边,舒舒服服的伸了个懒腰,她现在一门心思扑在工作上,和柳寒烟的接触越來越多,两个女强人都有种相见恨晚的感觉,加班是常有的事情,

姜涛犹豫了一下,忽然问道:“董事长,有一件事我一直在考虑是不是该和你谈谈,”

“这样,我们今天玩个有趣的游戏,二十问会玩吧,这件事你藏在心里先别说出來,由我问你二十个问題,你只回答是或不是,如果我能在二十个问題内猜出來你的心思,就算我赢怎么样,”

姜涛莞尔一笑,“不愧是董事长,就算是闲聊也要渗入商业竞争的机制,我已经准备好了,”

“你想的是一个人吗,”

“是,”姜涛回答,

“这个人是我们的竞争对手吗,”

“是吧……”姜涛迟疑了一下,

柳寒烟很了解自己的运营总监,得意的问道:“是个女人吗,”

“不是,”

柳寒烟皱了一下眉头,她以为姜涛说的是江海市另一家日化企业,那个集团的老板是个四十多岁的寡妇,

“男人的话……我跟这个人是不是很熟,”

“是,”

柳寒烟一步步缩小包围圈:“那他是不是和柳氏集团有过交集,”

“是,”

“他不到三十岁,”

“是,”

“他在柳氏集团工作过,”

“是,”

柳寒烟放下手里转动的派克钢笔,淡淡的瞥了姜涛一眼,“你想的人是苏北吧,”

“是,”

姜涛圆规正传,说道:“董事长,我们几个月前的产品过敏事件中,有二十几个消费者面部毁容,包括林婉清在内,可是太奇怪了……”

“怎么奇怪,”

“虽然我们已经进行了赔偿,可是官司一直拖着,自从雪烟中药护肤品的节目出现在江海电视台后,消费者纷纷撤诉,连林婉清都放弃了索赔,坦白的说,我对咱们公司的公关部门不抱太多的幻想,更蹊跷的是,林婉清的脸好了,居然还继续答应做柳氏集团的代言人,我想这背后……”

柳寒烟淡淡的说:“你是想说,是苏北在幕后帮助我们,”

“沒错,”

“我不想提他,”柳寒烟和姜涛之间关系很亲近,在平时生活中也以姐妹相待,那天苏北和陈雪菲的丑闻,也恰好被姜涛看到,所以柳寒烟沒有隐瞒她,直接告诉姜涛苏北确实是她姐姐给她找的丈夫,

“你还恨他,”姜涛试探的问,

柳寒烟轻轻的摇头,咬了一下嘴唇说:“谈不上是恨,静下心來仔细想想,我和苏北彼此之间总缺少那么一点信赖和安全感,我甚至觉得,如果沒有我姐姐的命令,他还会來江海吗,苏北有他自己的生活和感情,我无权干涉,该放下的东西还是要放下,现在我最关注的就是怎么将公司带出逆境,”

姜涛说:“内部消息,雪烟中药护肤的官网今天正式上线,我想左联瑞应该很快就会公开招标信息,如果……如果我们能竞标成功,对我们來说简直是雪中送炭,”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