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5章 炸弹求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回头你还是盯这件事,有必要的话接触一下左联瑞,虽然柳氏集团现在步入正规,可是洪威造成的巨大亏空,使集团财务陷入困境,短时间内,甚至几年内都不能恢复元气,如果能促成和雪烟中药的合作,说不定一年内就能扭亏为盈,”

柳寒烟的野心很大,却苦于财务沒钱,公司信誉和规模双双缩水,曾经枝繁叶茂的日化集团,早已泯然众人,

姜涛点头道:“这确实是目前集团的头等大事,尤其是雪烟中药护肤品的市场定价,绝对是一个利润的切口,这段时间,我会一直盯着这件事,毕竟,在烟雪的所有合伙人中,我们沒有任何优势,”

另一边,左联瑞筛选出几个实力够硬的合作方,对于商业上面的运作,苏北基本上都交给他,外界也错认为左联瑞就是这家新兴日化企业的大老板,

和左联瑞应酬了一个饭局,苏北离开酒店时天色已经下午,打算去营业厅转一笔账,雪烟护肤品的第一期销售已经告罄,价值两亿多的产品被销售商快速的抢购一空,

如果不是苏北之前有这方面的前瞻,对销售商的零售价格做出了规定,强制性的限定了零售价格,这款抹在脸上,就能美容润肤的中药化妆品,不知道会被某些不法商人抬到什么价位,

刚到银行门口,外面却拉起了黄色警戒线,几个身穿避弹衣的警察正拿着对讲机对立面讲话,

苏北心说这么巧居然赶上打劫银行的了,听路人议论这件事才知道,这不是一起银行打劫案,否则特警早出动了,

“听说是,一个小伙子追一个女孩儿,女孩儿不答应,他逼急了用自制炸药冲进了里面,还劫持了两个营业员呢,”

“炸药,”

几个路人下意识的退出警戒线,几个刑警指挥疏散现场,一边稳定住里面失恋小伙子的情绪,一面打电话催促谈判专家,

苏北沒心情凑这种热闹,正要走得时候,一辆警用越野哧的一声停在他的旁边,

身穿制服和避弹衣的刘婷丽显得有些臃肿,正好和苏北撞了个满怀,

刘婷丽本來就一肚子火,看到苏北后态度更加恶劣了,“滚,沒看见警察办案吗,”

苏北耸耸肩,笑道:“警官,你办你的案,我走我的路,刘警官是不是又想被我的律师控告你恐吓了,”

“哼,”就因为香榭小区的失窃案,刘婷丽被局长批评的颜面扫地,

苏北对这个女警倒不记恨,只是觉得这女的太暴力一根筋,这会儿反而不打算走了,饶有兴致的看着刘婷丽办案,

刘婷丽当然知道苏北在这儿是故意看她热闹,但是管天管地,也管不着看热闹的,就算她身上穿着警服也沒这个权力,

马上就要到下班时间,因为这条路段警察办案,导致两边的马路非常拥挤,

刘婷丽和几名同事交流议论了一番,让他们暂时后退,不要激怒了犯罪嫌疑人,

刘婷丽说:“小张,你叫拆弹专家沒有,”

“一颗土炸弹,应该……”

“什么叫应该,难道你忘了里面的人是谁了吗,王海洋,警校拆弹专业毕业的,只不过是被刑警队开除后,一直郁郁不得志,但是谁也不能否认他在爆破这个领域的能力,”

路人们听到刘婷丽的话,又退后几步,原來这个炸弹客还是刑警队被开除的,肯定是个疯子,说不定是自杀性爆炸呢,

几个同事被刘婷丽训斥一顿好,连忙呼叫拆弹专家來,

而刘婷丽已经解除自己的武装,朝着营业厅内走去,

所有人都是一愣,这警察胆子也太肥了,

“王海洋,你闹够了沒有,”刘婷丽对炸弹客吼道,

“婷丽你终于來了,我以为你这辈子不会再见我了,看來我今天所做的事情是正确的,”

“你胡说八道些什么,如果你是个男人,就先让两个营业员先出去,这场闹剧还有回旋的余地,”

“婷丽,好歹咱们都是警校一起毕业的,不需要你给我上什么犯罪心理学的课程,我知道自己在干什么,”这个王海洋怎么看都不像是和刘婷丽同年毕业的前任警员,整个人非常的颓废,头发和胡子已经好久沒刮,像个流浪汉似的,

别人听不见刘婷丽和炸弹客的对话,苏北可是听得一清二楚,瞥了眼几个忧心忡忡的刑警,终于明白过來,路人所说的,一个小伙子用炸弹要挟女朋友合好,这个女人原來就是刘婷丽啊,

王海洋继续威胁刘婷丽:“你的户口本带了沒有,电话里我讲的很清楚,你看介绍信我都已经开好了,我不需要什么谈判专家,叫户籍警过來,现在就登记咱俩结婚,我答应你,只要结婚证下來,我马上自首,”

外面的苏北噗嗤笑了,这哥们儿也是够觉得,居然用这种方法求婚,他忽然萌生出一个恶作剧的心理,以后这位刘警官再缠着自己,他也可以拿这件事出來大家聊一聊了,

刘婷丽怒道:“王海洋,你真是不可救药,咱们只是同学好吗,我什么时候对你有过好感,我凭什么嫁给你,”

“我知道你会这么讲,你应该知道我最擅长的就是液体定时炸弹吧,还有二十分钟,这个营业厅就会被炸成废墟,包括我还有这两个无辜的人,给你两个选择,第一我们现在结婚,第二……”

“第二,我留下,你放她们走,如果这个条件你不答应的话,一切免谈,”

王海洋想了想,冷笑道:“婷丽,在你进來后的五分钟内,外面的人已经呼叫拆弹专家了吧,可是你们知道我的炸弹藏在哪里了,营业厅这么大,即便你们找到,想在二十分钟内拆除我的炸弹,你觉得可能吗,”

“好,我答应你,不耍任何花招,”刘婷丽当然知道王海洋的实力,听到他的威胁后,把自己隐藏在腰间的手枪解下來,随手扔在地上,高举双手,朝着营业厅里面的柜台走去,

当刘婷丽进了柜台后,王海洋才用刀子割开捆住两个营业员的绳子,让他们离开,随即靠着强壮的身躯,将刘婷丽挡在了柜台里,

外面的几个刑警安排车送两个受惊的营业员去医院,用对讲机呼叫拆弹专家快点到來,

“刘队长怎么这么冒失,再向指挥中心汇报这里的情况,疏散人群,以王海洋的爆破能力,这个炸弹的威力不容小觑,希望刘队长能够多拖住他几分钟,”

说话间,已经有几名防弹衣成员从副楼潜入进营业大厅,这个银行营业厅有上下两层,为了节约时间,要在几分钟内先对二楼进行排查,

苏北也渐渐看出來,这个王海洋不是开玩笑更不是玩另类浪漫,既然他曾经是刑警队的,一定对现在警方的所有部署有提前的预判,怎么可能这么轻松就让他们找到炸弹,

尤其是他听到是液态炸弹,如果这个王海洋的安置炸弹水准,真的像刘婷丽所说的一样,万一他情绪失控,恐怕刘婷丽这条小命就保不住了,而且还会造成无法估量的损失,

“哎哎哎,这位先生,你跟这添什么乱,沒看见警戒线吗,,”一个警员看到苏北迈过警戒线,连忙冲过來拦住他,

“我,我是你们刘队长的朋友,进去看看,说不定能帮上忙,”苏北撒谎道,

“刘队长的朋友,呵呵,你以为我傻吗,好了好了,不管你是不是出于好心,现在现场真的很危险,如果你不撤离的话,我们只能认为你故意妨碍警务,”

“妨碍什么警务,我是刘婷丽的未婚夫,跟王海洋也认识,我进去告诉他你们刘队长已经嫁给我了,他不就死心了吗,”

警员一愣,他们几个当然知道王海洋今天做的一切是为了刘队长,不过现在让苏北进去,会不会更加刺激了王海洋的情绪,

这时候,他们丝毫沒有怀疑苏北所说的话,哪知道苏北只是恰好用他变态的听力,听到了里面的谈话,临时编造了一个谎言,

现场紧急讨论了一番,又请示传呼机那边的指挥中心,对于刘婷丽的私生活,谁也不会去关心,这位麻辣暴龙女警谁也不敢追,只不过这件事是因为刘婷丽的感情纠纷引起,现在冒出來一个男人,可以进去谈判也不失为一个办法,

苏北叼着烟倚在警车旁等着他们开玩小会,又浪费了几分钟,拒绝了警员给他穿的防弹衣,在所有人的注视下,慢悠悠的走进了营业厅,

“你,”柜台里的刘婷丽突然看见苏北闯进來,一时间沒有反应过來,

“你是谁,”王海洋比刘婷丽更警觉,在他的精密部署中,沒有这个环节,这个情场和事业双失利的男人,怎么会不知道刘婷丽不会嫁给她,已经做好了最坏的打算,

苏北吐掉了烟头,说:“你别紧张,我不是什么坏人,我是刘警官的男朋友,”

刘婷丽脑袋轰的一声炸开了,你胡说八道些什么,还嫌现场不够乱,还是这个白痴以为王海洋在开玩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