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6章 盲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刘婷丽彻底懵了,她虽然和苏北互有成见,可现在不是解决私人恩怨的时候,她有失误,失误的是错误的估计了王海洋的状况,

王海洋现在落魄的像个流浪汉,精神已经接近奔溃的边缘,这个人绝对会干出同归于尽的事情,而苏北偏偏要在这时候刺激他的神经,

“苏北,你给我马上滚开这里,我沒有跟你开玩笑,不管你出去后会不会请你的律师,但现在不是开玩笑的时候,”

苏北沒理会刘婷丽的劝阻,反而趴在银行柜台前,点了根烟,顺手递给王海洋,

王海洋惊疑万分的看着苏北,“你真是她男朋友,为什么我不知道,”

“哥们儿,差不多就算了,这种女人不要也罢,”

“你什么意思,”刘婷丽反怒道,

苏北笑道:“你看她有半点女人味儿吗,要不是哎……”

“要不是什么,你把话说完,”王海洋焦急的问,

“要不是她总缠着我,死皮赖脸的追我,我真心不要这种女的,天涯何处无芳草,感情的事怎么能强求呢,”

王海洋木讷的看向刘婷丽,“他说的是真的吗,”

“不是,你,你听我解释,”

王海洋看到刘婷丽激动情绪,便知道她是在掩饰,一腔热血凉了下來,对自己的生命不抱任何希望,

“婷丽,我追了你四年,你理都不理我,随便一个男人不理你,你反而缠着人家,你是不是傻了,回答我,”

王海洋情绪失控,使劲儿的摇着刘婷丽的肩膀,

刘婷丽也被他吓了一条,他就像一头动物园里跑出來的狮子一样,他的怒吼,早已摧毁她刚刚布置的拆弹计划,

王海洋流下了伤心的眼泪,“四年,谁对你好你不知道,你认识他多久,你有多爱他,他在玩你,你知道吗,只是想骗你上床,我说的对吗,你从沒打算跟她结婚,”

苏北点点头,“怎么可能,她倒贴我都不要,”

“我杀了你,”刘婷丽彻底爆发了,伸手想要抓住苏北的胳膊,却被他轻轻一巴掌一甩,摔向了柜台内,眼看就要一头撞在墙角,

王海洋猛然间回过神來,上去就将刘婷丽的身体扶住,恶狠狠的看着苏北,松开刘婷丽,走出了柜台,

“很好,我现在跟你单挑,婷丽,你先走,”

“走,,听我说,我现在沒时间跟你解释了,还有五分钟,五分钟炸弹就要爆炸,我答应你,只要你现在拆弹,我会考虑我们的关系的,”刘婷丽着急的说,

苏北笑道:“让你们的拆弹专家别浪费力气了,这个营业厅里面,根本沒安装炸弹,”

“不……”刘婷丽转头看向王海洋,询问他苏北说的对不对,

王海洋将手里的遥控器扔在地上,一脚踩碎,在他的衬衣中,露出一个手机大小的方盒子,

王海洋目光喷火看着苏北,显然苏北刚才打了刘婷丽,彻底激怒了一个作为男人的潜力,

“婷丽,你走吧,我根本沒想炸这栋楼,也更沒想过和你同归于尽,医生说我有重度抑郁症,我自己也知道,我今天只是想见你一面,走出这个门,以后找个好男人,别再遇到这种垃圾了,”

“你,”刘婷丽也沒想到会是这样的结局,

“放心,这个液体炸弹我已经设计好,不会伤到任何人,只会把我炸得粉身碎骨,而且炸弹是无法拆解的,就算是我也沒办法,來之前我已经死了,”

刘婷丽顿时也泪崩了,就算以前不喜欢甚至是厌恶这个男人,听到这番话后,还是触动了她的神经,他不是变态,他只是想在自杀前,多见自己一面,

而现在,王海洋的任务,就是为自己心爱的女人除去一个垃圾,这个垃圾当然就是苏北,

王海洋忽然扑了过來,只要抱住苏北一分钟,两个人一起死,

苏北当然能躲过去,不过他站着未动,任凭王海洋用双手捆住他,两个活生生的大男人,就要在眼前炸死,刘婷丽突然发现苏北才是真正的神经病,

就在这时,刘婷丽忽然发现苏北的另一只手,正在王海洋的腰上的盒子上拆解,那速度真是快到她看不清动作,

刘婷丽捂住嘴巴,下意识的看了苏北,

苏北示意她淡定点,别露出什么马脚,继续哭你的去,

液态炸弹,而且是炸弹狂人王海洋研究出來的无解炸弹,

刘婷丽的大脑有些不够用,首先,苏北这个只见过一面的人,怎么知道她和王海洋关系的呢,

其次,苏北自信满满的拆解这个炸弹,“盲拆,”刘婷丽捂住了嘴巴,他居然全凭手指的感应,对付一个一触即发的液态炸弹,

一分钟,二分钟,当时间到第三分钟的时候,王海洋使劲儿的抓住苏北的胳膊,“垃圾,去死,”

沒有任何动静,

苏北长舒了一口气,轻轻的震动肩膀,一米八几的王海洋愣是被他震了一个跟头,踉跄的倒在地上,

而苏北的手里此时已经多了一个炸弹,

“炸弹,你拆的,怎么可能,不可能,你到底是谁,”王海洋怔怔的看着苏北,能拆他炸弹的人,估计江海也屈指可数,这么说难道自己中计了,

王海洋似乎明白过來,苏北就是警方的托,和刘婷丽演了一场戏而已,

事实上,苏北所做的一切都沒经过刘婷丽的部署,至于他损刘婷丽那一顿,是发自肺腑的,真沒想到这种女人还有男人为她死,

刘婷丽惊讶的看着苏北,足足一分钟沒有反应过來,

很快其他几个刑警冲进來,看见苏北手里的炸弹,长舒了一口气,正要暴力制服王海洋,

刘婷丽拦住了几个同事,“给我几分钟,我带他回去,”

王海洋无话可讲,任凭刘婷丽给他带上手铐,痴情的看着这个女人,

“海洋,我……”

“你再骗我,沒关系,沒关系,这说明你看上的这个男人不是坏人,原來你们也是同事……”王海洋流着眼泪说,

刘婷丽苦笑道:“不是你想的那样,苏北只是我一个……普通朋友,他刚才只是为了不让你办傻事,”

“婷丽……”

“你的精神状态很不好,局里怎么安排,你就怎么做,回头我会给你找一个心理医生,对你进行辅导,”

王海洋笑了笑说:“有你这句话就够了,这么多年來,你还是第一次对我这么好,”

刘婷丽瞬间有些尴尬,她早知道王海洋暗恋着他,可怎么也沒想到,他爱得这么深刻,一时间慌了神,不知道该以怎样的态度面对他,

苏北一旁插话道:“他现在的情况,会不会做个精神鉴定,如果是精神病的话,也不会追究什么责任,”

“神经病,精神病怎么可能会做出炸弹,”刘婷丽白了他一眼,

“喔,你说这个炸弹吗,天知地知你知我知,回头我个人收藏了,谁知道真假,”

顿了顿,苏北又说:“我倒是认识一个心理方面的老专家,效果很不错,回头帮你联系一下,”

精神抑郁症是不是在精神病犯愁之内,苏北和刘婷丽都不知道,不过抑郁症导致王海洋人生态度低沉失落,从而产生自杀的心理是不会有假的,

而当刘婷丽对他的态度扭转后,王海洋心情愉悦起來,自然而然的就恢复正常,

“你叫苏北是吗,今天算我欠你一条命,如果不是你我可能已经死了,当然最重要的是,婷丽终于对我……有了那么一点好感,”王海洋知道等待他的可能是牢狱之灾,不过他连死都不怕,在监狱里哪怕度过个一二年,只要刘婷丽能见他,哪怕一个月來探监一次,他就满足了,

刘婷丽走出营业厅,苏北悄悄的拍了一下王海洋的肩膀:“你……”

“我怎么了,”

“你是不是沒见过女人啊,这种类型也喜欢,”苏北故意说的很大声,

门外的刘婷丽面红耳赤,

“不管怎么说,等我出狱后请你吃饭,”王海洋尴尬的回答道,

很快,几名刑警同事把姜海洋带上车,刘婷丽再三叮嘱要做一下精神病的鉴定,这也是无奈之举,万一王海洋真的有神经病,放出來可能还会伤人,

同事们都用怪异的目光看着刘婷丽,此时的她还不知道,苏北之所以能进入营业厅救人,已经向众人宣布两人是那种关系,

刘婷丽不是聋子瞎子,同事们的议论她或多或少能听到一些,

“真沒想到,刘队长感情生活还挺复杂的,我以为她是那个……”

“我最佩服的就是这哥们儿的勇气,连刘队都敢追,娶到家里,哎呦,想都不敢想,”

“你懂什么,这叫一物降一物,兴许那个姓苏的把刘队制的服服帖帖的呢,”

“你还别说,刘队这样的女人,要是沒一个强势的男人压着,非得逼出神经病不可,”

“嘘,要不然你以为王海洋是怎么精神失常的,还不是刘队给……”

这些八卦同事终于离开了现场,拖在后面的刘婷丽狠狠的攥着拳头,冲着苏北冷笑道:“苏北,有你的,背后说我坏话,今天不是你死就是我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