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章 噩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我死你活,看來刘队还是打算以公谋私喽,”

“呵呵,你别以为做了一件好事,就会转变我对你的看法,不怕告诉你,苏北从今天起,我盯定你这个人了,你可千万别栽在我手里头,”

此刻的刘婷丽轻松之余,更加怀疑苏北的身份,如果连拆弹专家都解决不掉的液态炸弹,苏北闭着眼睛就给拆了,可想而知这是个什么人,

苏北无奈的耸耸肩膀,“那您就盯吧,有一位人民卫士的督促,我想这种待遇别人还不一定有,”

“你以为这种激将法对我有用吗,”

“哎,刘队,你不会是真喜欢我吧,”

“我喜欢你,哈哈,你真自信,”刘婷丽嗤之以鼻,

“那我就不明白了,你沒事缠着我干嘛,你不怕王海洋误会,我还怕我老婆误会呢,逼急了我真的只能去你们领导那里反应一下了哦,”

“随便,”

苏北叹了口气,他算看出來了,这个刘婷丽属于狗皮膏药的类型,粘上就拿不下去,当然苏北所做的事情,也不怕刘婷丽查,可是背后总有一双眼睛盯着,总会觉得不爽,

与此同时,江海东宇高级会所,

受挫后的陈泽凯俨然成为这家会所的贵客,当然,如果这位陈老板愿意,别说是一个会所,买下这栋大楼又如何,况且这栋大楼本來就是陈家的盛世地产集团建造的,

那天陈泽凯狼狈不堪被苏北饶了一命后,曾经接触过传说中的白少,虽然是电话会晤,份量已经很重了,陈泽凯也终于知道,相比于这个看似普通的白家,他们陈家连一根毛都不是,

而白玄烨失去了一名家族古武成员,非常的气恼,多少人甚至多少代人才会出现一个古武高手,家族大到一定份上,并非以权势來衡量,更多的是以每个家族中有几名古武高手來判断,

陈泽凯只是白玄烨的一步棋子,而后者也心安理得的被利用,毕竟只有背靠白玄烨这种人,他对苏北才沒有那种深入骨髓的恐惧心理,

“陈总,黄老板來了,”被苏北废掉一条胳膊的阿九说,

“请进來吧,”

陈泽凯摇晃着杯中的红酒,最近很不顺心,

他本來收集了一些姐姐陈雪菲和苏北睡一起的证据,把这些交给柳寒烟,柳寒烟这种高傲的女孩儿就算她还爱着苏北,也肯定不会跟他在一起,更何况苏北不过是区区的一介武夫,而柳寒烟怎么说也是个董事长,身份是不匹配的,

随后他听说柳寒烟已经和苏北掰了,甚至已经搬出海棠小区,陈泽凯便知道他的机会又來了,欣欣然的带着几亿的投资去献媚,

而那时候的柳氏集团也处于困境,连产品开发的费用都在到处贷款,柳寒烟一度想接纳陈泽凯的投资,可世上的事情偏偏就这么不凑巧,

当某一天,一个名为雪烟中药的护肤品诞生后,柳寒烟改变了自己的蓝图,与其靠着风险投资來改善企业环境,倒不如等待一个机会,看看是否能够和雪烟中药达成合作,

虽说雪烟中药还只是江海制药三厂名义下的一个分公司,不过,雪烟这个品牌,加上江海黄金档的一个神奇节目,就连国外大品牌都已经对这个正要撅起的小公司产生了浓厚的兴趣,

陈泽凯吃了闭门羹,也知道了原因,谁都能想到,一旦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达成合作,那么柳氏集团的前景可谓是不可限量,

陈泽凯这个人,幼年失去母亲,从小沒体验过父爱,得到一笔巨额遗产,枕戈待旦,每天都怕姐姐陈雪菲抢了去,所以他心里的占有欲是非常强烈的,与其说他喜欢柳寒烟,不如说他想得到他沒有得到的东西包括女人,

于是乎,陈泽凯有了另一个打算,马上联系到国内第一日化集团,舒家日化,这和柳氏集团可以说是云泥之别,

而舒家日化,也对雪烟中药有浓厚的兴趣,并且派了华东区执行总裁黄思文來运作促成此时,黄思文又是舒家日化董事长黄舒家的儿子,陈泽凯准备向黄家抛出橄榄枝,

“哈哈,黄老板,久仰久仰,”

“陈总哪里的话,在江海谁不知道你陈泽凯的名字,”黄思文是个中等身材的青年,年纪虽然不大,却贵为舒家日化的华东区执行总裁,

陈泽凯欠身让座,把包厢里的闲人都打发出去,只留阿九在门口守着,

“陈总,你我都是生意人有什么话还是说开了的为好,”

“哈哈,黄公子果然是快人快语,听说贵集团也对雪烟中药有着浓厚的兴趣,不过……”

“不过什么,”黄思文问道,

“恕我直言,你们舒家集团对中医领域几乎是从未接触过,以这样的态势和雪烟中药合作,即便你们是国内最大的日化企业,我想他们的老总也不会感兴趣,”

黄思文翘着二郎腿,饶有兴致的看了眼陈泽凯:“哦,是真的吗,这么说陈总有什么良方喽,”

“如果沒有的话,我也不会臊着脸请黄公子來喝茶了,首先,我会按照约定对舒家华东区域注入一笔投资,支持你将中医这块的项目发展起來,至少要支上一个架子给别人看,人家雪烟中药才会高看你一眼,不是吗,”

“你能融资多少,”

“放心,你缺多少,我给你填补多少,”陈泽凯给黄思文吃了一颗定心丸,

黄思文是个有头脑的人,他自然明白和陈泽凯的合作,必定是勾心斗角尔虞我诈的结果,甚至陈泽凯就像一个炸弹,说不定哪一天就会反咬人一口,

不过合作也是必要的,外行人所有人都看不起甚至不知道“雪烟中药”这个牌子,但内行人都在金罗密布的展现出自己最强的实力,企图和雪烟合作,这就好比,有一个穷鬼研究出一种自來水变成石油的技术,谁还敢小巧这个穷鬼,谁不想第一时间和他合作,创造出最大的价值,

抱有同样野心的还远不止这些企业,国内许多知名日化企业的目光,纷纷聚焦到江海,而江海本土的几家公司,也在进行内部竞争,

翌日上午,正埋头于雪烟中药项目的姜涛,猛然间接到一个通知,将她吓了一跳,连忙赶到了董事长办公室,

“董事长……”

“怎么了姜涛,”柳寒烟预感到要出事,姜涛连门都沒敲,

“十五分钟以前,隆昌商厦宋经理拒绝了柳氏集团的合同,”

柳寒烟微微一怔,“什么意思,合同一个月前不已经谈好了吗,柳氏集团一年期的订货单,到底怎么回事,”

姜涛也懵了,现在千疮百口的柳氏集团,好不容易看到一丝生机,正全力以赴的想接近雪烟中药的时候,公司内部却出现了严重的问題,

之前姜涛等人已经和这个隆昌商厦谈好了,这个全省连锁的大商场,一年内订购柳氏集团百分之三十的存货,这对柳氏集团來说,简直是救命的钱,

柳寒烟深吸了一口气:“谁去签的合同,”

“赵德海,”

“给他打电话,”

姜涛的电话还沒播打出去,秘书莉娜居然也跑进办公室,

“不好了姜总监,刚才兴达日化的法务代表给我们打电话,通知您正式解约,”

“为什么,”姜涛和柳寒烟有些发懵,

“他们说我们柳氏集团的信誉有问題,所以拒绝履行合同,”

姜涛和柳寒烟面面相觑,似乎都明白了,有人在背后使坏,这几份大的订单,都是姜涛辛辛苦苦谈下來的,夸张的來说,还指望卖出这批货大家吃饭呢,

片刻后,市场部总监赵德海西装革履的走进來,居然也沒有敲门,

“赵德海,你是猪脑子吗,到手的合约是怎么谈飞的,”柳寒烟拍桌子吼道,

赵德海却很轻松,笑道:“董事长别生气,我自问是不能胜任柳氏集团的市场总监了,所以呢,我今天是來辞职的,”

“辞职,”柳寒烟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为什么,”姜涛问,

赵德海笑眯眯的说:“董事长,您不是早就要清除我们这些老骨头么,现在我主动辞职您应该高兴才对,”

姜涛似乎明白了什么,“赵总监,恐怕你不是辞职而是跳槽吧,”

“哈哈,姜总监果然是聪明人,实不相瞒,舒家华东区域的黄思文总裁,很欣赏我的才华,我呢,当然也希望有一个更大的平台去发展,”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赵德海,我说今天上午为什么隆昌和兴达日化的合同出了问題,恐怕你是把柳氏集团的大合同,献给你的新东家了吧,你信不信我会告你,”

“董事长我冤枉啊,您再厉害,管得着我辞职吗,”

赵德海把一份辞职报告还有相关手续放在她办公桌上,看柳寒烟签完字,长舒了一口气,笑道:“董事长,那我们后会有期哦,”

“现在就滚,”

赵德海刚走出去沒十分钟,董事长办公室的门再次被推开,今天简直是柳寒烟的噩梦,一个上午噩耗连连,

“董事长,呵呵姜总监也在啊,这么巧,我是來辞职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