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章 米雅的劫数/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这是柳寒烟有生以來危机感最重的时刻,商场中的陷阱,如同张开的大网一样,将她卷进了一个布满陷阱的漩涡,

第二个前來辞职的人是广告总监方立东,谁也沒想到这个一个月前还对柳寒烟发誓赌咒的男人,现在居然紧随赵德海之后要跳槽,

柳寒烟和姜涛一直被蒙在鼓里,已经有人暗暗挖了柳氏集团的墙角,

“方立东,这就是你给董事长的答案吗,”姜涛晃着手里的这份辞职报告,

方立东冷笑道:“姜涛、董事长,不,应该是柳寒烟小姐,随便你们怎么说,柳氏集团气数已尽,这种不可救药的地方,我可不觉得会有什么发展,”

“姜涛让他走,哼,”柳寒烟气得嘴唇发抖,

柳氏集团一手栽培起來的高管,纷纷要辞职,这对百废待兴的柳氏集团來说,简直是致命的打击,

更重要的是,像赵德海和方立东这种级别的高管,不仅掌握这柳氏集团的商业信息,手里还握着柳氏集团大把的资源和人际关系,

柳寒烟淡笑道:“看样子你们幕后的老板,腰杆子挺壮,我倒想看看,他能不能把我们柳氏集团挖空,”

柳寒烟的这句话刚刚说完,接替姜涛的人事部经历小张进來,一份中层干部和底层员工的辞职名单,

随后,技术部总监和几位技术高管相继辞职,

姜涛也沒有面临过这种情况,完全呆住了,等这些狼子野心的人走后,低声问柳寒烟:“董事长要不要报警,按照人力资源合同法,他们都是违法的,而且挖人的公司一查一个准,告他们恶性竞争……”

柳寒烟摆了摆手,虚弱的躺在沙发上,眯着眼睛说:“算了,想走的留不住,不想走的你整理一份资料,只要我柳寒烟能度过这个难关,肯定不会亏待了他们,”

“好的,您注意身体,产品和市场这面我一个人盯着就好,”

“谢谢,”

柳寒烟不再想说话,她确实可以通过法律途径,告这些跳槽者,更可以状告幕后挖墙脚的违法公司,可是结果又能如何,除了搭上更多的金钱和精力,那些要走的人还一样会走,既然人家敢挖墙脚,这部分经济补偿根本不在乎,

更何况,经过了这些坎坎坷坷的柳寒烟充分的认识到一点,留不住的人就算留住了也不会帮上什么忙,员工和高管也只是追求更高的利润,柳氏集团不能为他们继续提供这些优厚的待遇,说明这是企业的深层问題,

傍晚,刘婷丽还是请苏北吃了顿饭,公是公私是私,她向來分得很清楚,

刘婷丽性格孤僻暴力,在刑警队也是出了名的,就因为她的性格问題,将她的队长职位给免了,本來局里希望她能够做出自我检讨,而刘婷丽自己也在改变,却在这时候,误打误撞遇到一个让她恼火的苏北,

苏北吃完东西,用纸巾擦了擦手,不管是工作还是生活,被一个警察盯上总不是什么好兆头,况且苏北可不是每时每刻都能保持这么温文尔雅的状态,或许刘婷丽说的对,只要她能抓到苏北的一个把柄,恐怕就够枪毙几次的,

正当两人离开餐厅的时候,苏北接到了一个电话,

是一个陌生的手机号码,

“喂,您好哪位,”

“哦苏先生,是我,米雅的大学同学钱小蓉……”

“不好意思,我现在真的很忙,你转告她……”苏北记得这个模特,特别高,穿上高跟鞋跟自己差不多的个头,她也是雪烟中药产品的第一批试用者,也正因为苏北治好了她过敏的脸,她也放弃了对柳氏集团前一阵子毒产品的追责,

“你听说我,现在我在富丽小区三栋,米雅出事了,马上要不行了求求你快來救救她……”钱小蓉泣不成声,话还沒说完,已经哭做一团,

“好,我知道了,五分钟后赶到,”

挂了电话,苏北正要开车走,刘婷丽却鬼使神差的坐上了副驾驶,

“刘警官,私生活也管,”

“当然,我听见你电话的内容了,一个女孩儿要死,人命案,我觉得不算是私事,”刘婷丽当然知道他们这种有钱的老板,背后都喜欢玩一些过火的事情,如果能通过他的私事,对苏北进行一些侧面了解,说不定能够有所突破,

苏北一个急转弯漂移过后,刘婷丽如果沒有抓住安全带,险些从风挡玻璃耸出去,

“慢点,”

“安安静静的坐着,我现在很忙,为了抓紧时间,可能会把你半路从车上扔下去,”

“你,”

到了钱小蓉所说的别墅,房子很豪华,不可能是两个女学生的,

但别墅里确实只有钱小蓉在,

“米雅呢,”苏北问,

钱小蓉沒想到苏北带來一个警察,愣了一下说:“在小区外的门诊,医生说她沒什么危险,只是手腕划伤,我回來帮她拿东西,”

听到米雅沒事后松了口气,坐在沙发上点了根烟询问钱小蓉怎么回事,

原來这栋房子是康天择家的,他父母在外地出差,

今天下午系里的同学聚会,米雅喝多了,钱小蓉说,现在看來是康天择在她的酒里下了安眠药,米雅感觉到头晕目眩,在睡着的时候,给钱小蓉拨发了一条短信,

“等我按照地址找到这个别墅的时候,康天择的两个朋友把我给拦住了,我要报警,他们踩碎了我的手机,还用刀子威胁我,”

“后來呢,”苏北看出來了,康天择沒有得逞,

“我听见别墅里面米雅大叫了一声,等他们追下楼才看清怎么回事,米雅的上衣几乎被康天择给扒开了,她清醒过來,用拳头打碎了玻璃,想要和康天择拼命,可她的胳膊都被玻璃划破了,流了很多血,康天择和他朋友们,以为割断了动脉,吓得连夜就跑了,”

苏北把抽了半截的烟头扔在地上踩了两脚,起身说:“先去看一下米雅,”

“她弟弟刚才來了,”

“哦,米雅在江海还有亲人吗,”

“沒了,不过不过……苏先生,你先别报警,这件事我觉得米雅一直遮遮掩掩,和以前的她完全不一样,”

“哪里不对,”苏北这段时间工作很忙,貌似米雅那丫头自从上次威胁过他之后,就再沒找过他,

“米雅把自己的包和沒穿的鞋子都卖掉了,连手机都换了,我想,她家一定是出现了什么变故,”起初钱小蓉以为苏北是个拿钱砸米雅的老板,后來才知道他们只是邻居关系,尤其是苏北委托他朋友送给自己一瓶价值一万多的化妆品,她的过敏皮肤才恢复如初,

进了这家很小的门诊,在苏北的印象中,米雅是个家庭条件不错的女孩子,否则也不会这么任性,

不过才两周不见,米雅似乎瘦了一圈儿,身上的名牌服饰早已换成最普通的地摊货,不过美女之所以为美女,穿什么都能穿出时尚感來,

米雅的弟弟米阳,十七八岁的少年,鼻尖还打着一颗白钻,一看就是辍学生,不怎么学好的样子,

“怎么搞的,”苏北拍了拍昏睡在病床上的米雅,

米雅撑着一只手坐起來,钱小蓉忙将自己带來的衣服给她放在枕头旁,

“你报警了,”米雅有些敌意刘婷丽这身衣服,

苏北笑道:“她啊,沒事,一个哥们儿,”

刘婷丽攥着拳头,谁特么的是你哥们儿,

苏北见这里人多,拍拍刘婷丽的肩膀,示意她先带米雅的弟弟和钱小蓉旁边的咖啡厅坐一会,

米阳还气不过,口口声声要找康天择报仇,连刀子都买了,这种沒头脑的小屁孩,随即被刘婷丽拽出去教训,至于他那把自认为古惑仔的刀子,也被刘婷丽沒收,

其实苏北已经猜到怎么回事了,

“米雅,老实说是不是家里出事了,晕头转向的,被康天择见缝插针,拿了康天择的钱,但是他却要做过分的事对不对,”

“你好烦耶,”米雅目光看着自己胳膊,掩饰她的惶恐不安,

苏北轻笑了一声,“蠢货,有困难干嘛不告诉我,忘了我还欠你一辆自行车吗,”

“欠钱和借钱是两码事,”

“哈哈,你果然借康天择的钱了对不对,否则你也不会跟他吃饭,更不会被他暗算,”

“不要你管,”

苏北轻捶了她一下:“康天择接你多少钱,我借你双倍,康天择是不是让你陪他吃饭,那我借你钱,你陪我吃饭好了,况且以咱俩的交情,我还不至于让你割腕吧,”

米雅知道苏北有钱,但她也不明白为什么她肯开口向一个讨厌的人借钱,也从沒和苏北张过嘴,如果放在几个月前,米雅感觉自己肯定会勒索他一笔,毕竟她抓着苏北的小辫子呢,

“你……你能借我多少,”米雅蒙着脑袋羞于见人,说这句话,她感觉自己在苏北面前一点尊严都沒有了,

“你需要多少,就能借多少,”

米雅哼了一声,把被子一掀,“我要接五百万你有吗,如果你真能借给我,我给你当牛做马干什么都行,”

“五百万,”

“还吹不吹了,”

“可以,一会儿我转到你卡上,我也正好刚在银行开户,”

“我沒跟你开玩笑,”

“我知道,”

苏北拿出几张卡來,这还是公司的资金分红,他分文未动,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