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9章 不需要动刀子/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雅看着这几张卡,从颜色上就知道是贵宾卡,这么说苏北真的有这么多钱,她曾经以为苏北是被柳寒烟包养的小白脸,可是上次他还安排自己和钱小蓉去江海电视台做嘉宾,由此看出他也有自己的事业,

“你不怕……不怕我拿着你的钱跑了,其实我说是借,我大学还沒毕业,有可能一辈子都还不上,”

“那就慢慢还,相比之下,我可不想看见一个朋友因为五百万而割手腕,”

“我……”

“别我啊你啊的了,以前不是挺伶牙俐齿的吗,拿我当朋友的话,说说怎么回事,以后别再干这种傻事了,”

苏北给米雅倒了一杯白开水,让她漱漱口,她现在的样子有些让人心疼,一个气质怡人的千金小姐,忽然变成落了坡的凤凰,甚至连基本的生存能力都失去了,

米雅的老家也是在全国最发达的城市之一,深城,米雅父母从小就离婚,母亲移民去了国外,父亲经营着一家规模不大不小的百货公司,日子相比于社会上绝大多数人过得还是蛮不错的,

可是上个月,米雅的父亲卷进了一起经济纠纷的官司,百货公司也因此倒闭,还要按照民事诉讼赔偿债主五百万,

家里出事的时候,米雅还在几千公里外的江海读书,帮不上什么忙,但是,父亲入狱,家里逼债的人纷纷而來,把米雅的辍学不务正业的弟弟折腾惨了,

米阳走投无路的情况下,只好來江海投奔姐姐,可是这小子也不是什么省事的角色,米雅帮他找一份保安的工作,做了不到三天,把训斥他的保安队长给打了,一分钱工资沒拿到就被开除,

米雅沒办法,只好在校外给米阳租了一套小房子,而她以前租住的人才公寓,早已经房租到期,一直拖着沒交,连房东的面都不敢见,

后來债主也曾找过米雅,限令她一个月内必须还上一部分欠款,否则就会废了他弟弟,

无奈之下的米雅只好跟大学同学康天择借,也就是今天晚上答应跟他一起去一个酒会,沒想到就被灌醉带到这栋别墅里,

米雅说到这里,特别富有喜感的笑了:“想迷倒我哪有那么容易,我以前有强迫症,晚上睡不着觉,安眠药我经常吃,早就产生抗体了,”

米雅收回笑容恶狠狠地说:“沒想到那个王八蛋居然想动我,我那时一时绝望,都想跟他拼了,就打碎了玻璃,用半块玻璃去刺他喉咙,谁知道他跑了,反而把我自己的手给弄伤了,”

“你到底拿沒拿康天择的钱,”

“沒有,你还怀疑我的人品吗,”

苏北摆手笑道:“不是这个意思,幸亏是虚惊一场,要是让康天择那小子就这么算了,岂不是亏大发了,回头有机会我找他谈谈,”

“你不会是想打他吧,”

“血债当然得让他出点血了,不然怎么对得起你这双芊芊玉手呢,”苏北站起身來,拍拍她的头,“还能站起來吗,这么点挫折困难就把你给打到了,可不像我认识你的你哦,”

“神经,”米雅尴尬的坐起來,

咖啡厅出來抽烟的米阳,看见诊所里姐姐和苏北有说有笑的,心里便明白这个男的是姐姐的男朋友,否则他从小到大从沒看过米雅这么羞涩过,

苏北让米雅穿衣服,自己先走出诊所,刚出门,就被一只手恶狠狠的抓住了肩膀,

当然,苏北稍微动一下肩膀,米阳就能残废,

“几个意思,小朋友,”苏北无奈的问道,

“少跟我装蒜,你是不是把我姐给上了,”

“呃……”苏北有些不大适应这小子的直接,

米阳轻哼了一声,冷冷德 说:“叫什么名字,”

“苏北,”苏北耸耸肩,饶有兴致的看着这个愣头青,

“苏北,什么破名,你也配当个男的,现在就跟我拿上刀,把康天择那小子给废了,”

苏北笑道:“你的刀,似乎已经被我朋友沒收了吧,”

“就凭她,那把只是在警察面前打个幌子,你看这是什么,”

米阳居然从裤腰带里拿出一把带刀鞘的伞兵刀,苏北扫了一眼就知道,这小子也是个军迷,人虽然不怎么样,但伞兵刀是货真价实的非仿品,

苏北淡淡的说:“把你的刀子收起來,你要是真替你姐姐着想,就好好找一份工作來做,让她省点心,”

米阳的脸顿时憋得通红,以前怎么说也算是个小富二代,家境殷实,从小就沒好好上学,现在到社会上两眼一抹黑,姐姐给他找的保安工作,他哪里干的來,平时只有他训斥保安的,现在被老保安们呼來喝去,根本受不住这份苦,

米阳也想过干别的事情,去应聘出租车夜班司机,两天接到的投诉无数,第三天就被辞了,在走投无路时,甚至想过拦路抢劫,因为他知道家里债务都压在姐姐一个人的肩头,自己必须得挣钱了,

“想明白了,就乖乖的把刀收起來,你姐的事情我來处理,老实点,别再闯祸了,”

“你解决,你有三头六臂,还是有刀,”

苏北无奈的一笑:“需要刀吗,把你的刀拿來看看,”

“看呵呵,这种真货你这辈子都沒见过,知道怎么玩吗,”

苏北手腕一转,这把伞兵刀已经落在他的手里,米阳吓了一跳,正打算要把刀抢回來,却惊讶的看着苏北的手,

这把刀在苏北的手里,以一个夸张的弧度正在渐渐变的弯曲,正因为钢号很好,一直沒有断,可是……嘎吱一声,伞兵刀被苏北攥成了一团弯曲的废铁,随手扔在地上,当啷,

“我去……”米阳的嘴张开的幅度极其夸张,他喜欢刀,所以比别人更了解这把伞兵刀的硬度,不要说是人力,就算一辆卡车从刀背上过去,也不至于变成一团废铁,

苏北拍了拍米阳的肩膀:“明白了吗,有时候刀只是掩饰你心虚的工具,你姐还只是个大学生,本來就不赚钱,在江海更是无依无靠,就你这么一个弟弟,别再到处捅篓子了,明白吗,”

“哦,”

“大声点,”

“明白,”米阳咽了口唾沫,

苏北笑了笑把自己随身带着的一盒烟塞在他手里,进了咖啡厅,

米阳这样的青年,不要说是姐姐的男朋友,就算天王老子來了也压不住,但回想起苏北的那一刀,比他见过的任何砍人细节都要害怕,

过了很久,米雅一只手拿着自己换下的衣服出來,

“姐,我姐夫到底什么來头,”米阳忍不住问,

“我怎么知道,”

“啊,你连他的底细都不清楚,就在一起了,不过也好,这个人可不简单,”

米雅几秒钟后才反应过來弟弟误会了,“你想到哪里去了,我和苏北就是普通朋友,”

“普通朋友你这么紧张,嘿嘿,姐,你以为我傻吗,现在这个社会,男人和女人要么就是咱俩这种亲情关系,要么就是你和苏北这种关系,沒有例外,”

“我警告你一会儿别瞎说,不然我很沒面子的,”

米阳现在对苏北是又敬又畏,转念说道:“有这么强悍的姐夫,就算那些债主找上门來,也不怕他们,”

米雅淡淡的说:“我跟你姐夫,靠,都是你把我带沟里去了,我是说,苏北答应借给我五百万,把爸爸欠的钱能还上了,你不要再为这些事操心,”

“真的,,这么说姐夫还很有钱了,”

“米阳,我再强调一遍,是普通朋友OK,他,他有老婆的,”

米阳心一沉,完了姐姐成小三了,不过苏北身材相貌都无可挑剔,伸手牛掰更重要的是不差钱,只要他对姐姐好,米阳在这一点上还是看的很开的,

作为姐姐,米雅可沒有米阳这份乐观的情操,现在父亲都入狱了,自己在外地读大学,还沒进入社会,就倒欠了苏北五百万,这笔钱她自己都怀疑能否还清,满大街都是大学生,一个月一万的月薪就够现在米雅笑的了,可即便如此,不吃不喝也要五百个月才能还清苏北的债,

米雅心里一凉,天啊,苏北云淡风轻的借给自己这笔钱,她真的需要后半辈子生命才有可能还清,

而餐厅里试图找茬的刘婷丽也很犹豫,她盯苏北这两天來,这家伙除了替警方办了个案子,又來探望一个受伤的女孩外,并沒有什么值得怀疑的举动,

至于米雅的这件事,受伤程度不重,刘婷丽自然也犯不上小題大做,匆匆的离开,在门口拦了一辆出租车,还不忘了提醒苏北替王海洋寻找精神病专家,

“我开车送你们回去,米阳也住学校吗,”

“姐夫,我在外面租房子,”米阳笑着说,

这句姐夫把另外三个人都叫傻了,哪儿跟哪啊,苏北诧异的看着羞赧的米雅,而钱小蓉越发的怀疑起米雅和苏北的关系,难道他们俩真有事,

米阳风风火火的坐在这辆大奔里,他爹以前有钱的时候都沒能开上奔驰,看來姐夫还真不是一般的有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