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0章 误会大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先把钱小蓉送回江海大学,苏北才把这姐弟两人送到他们租房的地方,刚进屋就是一股扑鼻而來的臭味儿,

米雅抱歉的笑了笑,赶忙帮弟弟叠被打扫卫生,这地方连个窗子空调都沒有,厕所是公用的,倒不是米阳多不讲卫生,

苏北说:“米雅,你以前租的房子呢,”

“我姐的房子到期了,她行李还在老房子里,不敢去拿,怕碰见房东,”米阳心直口快,把姐姐不好意思说的话,全部倒豆子似的告诉苏北,

“你现在受伤了,得让米阳照顾着你,一张床沒法睡,还是搬回去住吧,我正好也要去一趟人才公寓,替你把房租交上,明天把你欠债主的钱先转给你,”

米雅本想拒绝苏北的好意,可现在的状况已经落魄到不由得她不低头的地步,在米阳投奔她之前,米雅还可以在校外找兼职工作,可是她又非常疼爱这个弟弟,偏偏米阳又是个三天打鱼两天晒网的主儿,沒工作花钱又快,米雅连她以前的电脑和手机都卖了,依然供不起这个半大小子吃,

不到万不得已,苏北基本上不靠近人才公寓,柳寒烟那颗定时炸弹对他还沒消气,苏北也不想去碰钉子,更何况,去看望柳寒烟,难免遇见周曼,双方都很尴尬,

苏北绝沒想到,今天是个非常巧的日子,

柳氏集团经历过洪威的一次倒台,已经是摇摇欲坠大厦将倾,可是今天一整天,柳氏集团高管中层以及普通员工,辞职人数过了一半,现在一个人当两个人來用都不够,很多市场营销的任务不得不暂停下來,

为了工作方便,今晚柳寒烟让姜涛去她家里吃住,顺便研究一下柳氏集团的下一步方案,

“主要是市场和技术以及生产总监这一块,你暂时担起來,目测两个更合适的人选,毕竟你还有更重要的事情要去做,”柳寒烟现在能指望上的人不多,危难之间和姜涛的这份友情就更加深刻了,

姜涛听她这么一说,微微皱了一下眉头,“运营这边我确实照顾不过來,况且现在还有雪烟中药招标的事情,依我看,生产技术环节,就交给韩立民怎么样,”

“韩立民,”柳寒烟点了点头,韩立民是临南县分公司的主管,现在是用人之际,这个人的能力柳寒烟不是很欣赏,可贵的是他还算兢兢业业,

姜涛看了眼柳寒烟,若有所思的说:“再就是公司人事和后勤这一大堆工作,已经是群龙无首,虽然是无关紧要,但毕竟也是我们的大后方,不稳定下來也迟早是个麻烦,依我看……”

“有什么话你就说吧,是不是有什么好的推荐,”

“周秘书这个人怎么样,”

“你说周曼啊……”柳寒烟狐疑的看了眼桌上的人事档案,

“周秘书在你身边也有四五个年头了,论资历也算是老员工,虽然她只是个秘书,不过在我看來,应该恰好能胜任这份工作,”

这一点不用姜涛提醒,周曼的心细到比针尖还细,哪怕洗手间哪个水龙头漏水她都知道,现在集团财务岌岌可危,如果有这么个人帮忙照看着,确实是好事,

柳寒烟不是沒想过启用周曼,可是她张不开这个嘴,也拉不下这个脸,毕竟周曼和苏北的关系,整个公司都心知肚明,

“董事长,”姜涛见柳寒烟走神,提醒道,

“这样吧,明天你试探一下周曼的口风,看她愿不愿意接受,”

柳寒烟放下茶杯,示意钟婶先去睡觉,叹了口气说:“现在公司想融资都麻烦了,经过今天的这一番折腾,我心里更沒底,”

“你是说和雪烟中药的合作吗,”

“舒家、雅美,还有国内的几家大型日化,甚至国外的两个知名化妆品牌,都在接触雪烟中药,呵呵,谁能想到左联瑞一个外行人,居然能通过中药材杀进日化市场,这些合作意向的企业,任何一个都比我们强大,何况还有几十上百个中小型企业磨刀霍霍,”

姜涛也陷入沉思之中,

这时,忽然听到楼道里一声巨大的响动,咣当,接着就是楼道里狂妄的大笑,

柳寒烟一惊,随即站起來,怒道:“谁家大半夜搬家,太不像话了,”

柳寒烟朝着门口走去,拉开防盗门,冷冷的说:“你们小点声,不知道还有其他居民吗,物业……”

柳寒烟愣住了,姜涛以为发生了什么事,也跟着走出门口,

眼前的场景,让人十分的费解,

只见,苏北抱着一个年轻又青春的女孩儿倒在地上,身后居然还跟着一个拿着行李箱的男孩,

“苏……”

“苏北,”

两个女人瞠目结舌的看着这个场面,

苏北心里暗叹一声,完了,不出人命都过不去今晚,

时间稍稍倒退几分钟,苏北带着米家姐弟來到人才公寓,很可惜,今晚的电梯维修,整整十四楼,他们都是爬上來的,

苏北知道米雅住在柳寒烟的对门,可柳寒烟不知道对门的米雅认识苏北,

米阳终于搬出地下室,还认识了一个这么牛掰的姐夫,爬楼梯时兴奋不已,兴奋过头行李箱砸中了姐姐的后背,米雅一瞬间被砸了个蛤蟆趴,她的胳膊还受着伤,于是苏北顺势一扶,却估计错了间距,一脚踩空,抱着米雅摔倒在楼道里,

而那声惨绝人寰的笑声,自然是來自于幸灾乐祸的米阳,

此刻,柳寒烟的脸色比天边的晚霞都要变幻多端,由白变红,最后变成了一张阴沉的面孔,

姜涛诧异的看着苏北,她当然也不知道这个米雅是谁,但苏北出现在这里,肯定是來找柳寒烟的,“苏北,你这是……”

“哦,知道你们工作辛苦,特意來看望一下,”

姜涛噗嗤笑了,“带着一个姑娘來看我们,”

柳寒烟冷哼了一声:“我们回去,你真相信苏北的鬼话,那个女的住在我对门,人家是故意來看咱们热闹的,”

苏北见防盗门要关上,一个箭步冲上去,连忙把门给挡住,尴尬的看着她们,这个误会他也解释不清了,何况柳寒烟说得对,他真的只是來送米雅,

而米雅显得也很蒙圈,什么情况,她只知道柳寒烟是苏北的老婆,为什么老婆家里还住了另一个美女,

如果放在以前,米雅也就不管不顾了,可现在苏北帮了这么大的忙,总不能因为自己产生误会,

“请等一等柳小姐,”

柳寒烟一副蔑视的目光看着米雅,“我认识你吗,”

“不认识,但我有必要解释一下,”

“不好意思我沒兴趣听,”

米雅说:“信不信由你,苏北知道我是你邻居,恰好在路上看到我受伤,所以顺便送我过來,就是这样,”

米雅撒了个慌,她不想让他们的误会加深,虽然她曾经亲眼目睹过苏北和周曼在车里面的事,不过那人钱财替人消灾,这个谎言就当是还苏北的人情利息,

可是在场的还有一个不甘落后的角色,他就是米阳,

米阳从他们的对话中听出來,这个柳寒烟就是姐夫真正的老婆,米家又不是沒人,在这种情况示弱,姐姐岂不是永远抬不起头,

“姐夫,这俩女的谁啊,”米阳高声问道,心底虽然替姐姐抱不平,但做为一个男人着实的佩服姐夫的能力,能泡到眼光颇高的米雅,他觉得就不是一般人,谁知道姐夫倒好,老婆和姐姐居然住邻居,不知道怎么想的,换个地方买房子会死啊,

米阳的这句姐夫把几个人都给喊懵了,说明米雅刚才的话是说谎,

柳寒烟怒极返笑,笑盈盈的看着苏北:“好啊,给你机会,你倒是继续解释,我倒想看看,你苏北是怎么把这个谎言圆上的,”

“这一时半会说不清楚,先进屋再说,大半夜的在楼道里吵什么吵,”

柳寒烟和姜涛镇守着的防盗门,由不得苏北进去,

米雅暗暗责怪米阳多管闲事,红着脸说:“柳小姐,是这样的,我确实早一点就认识苏北,可是只是普通朋友,”

“哦,有多普通呢,”柳寒烟有些阴森森的问道,

“他就是,我,这个……”米雅吞吞吐吐,一咬牙说:“我家出了点状况,我也因此受了点伤,苏北來救我,并且借给我五百万,就这么简单,你爱信不信,跟谁凶巴巴的,母老虎,”

“你,你再给我说一遍,”柳寒烟愤怒的说,

米雅去开自家的门,不理会柳寒烟的挑衅,她只是借钱,有沒卖身,凭什么被你指手画脚的,

米阳挡住米雅,懒洋洋的对柳寒烟说:“我姐说你怎样,不服吗,”

“滚一边儿呆着去,再给我捣乱,信不信我踹死你,”苏北将刚才从提款机取出的房租塞在米阳手里,

米阳嘿嘿一笑:“姐夫,一会儿快过來,我姐还等你……”

米阳的话沒说完,就被米雅拎着耳朵拽回了自己的家,嘭,的一声,关上了防盗门,

苏北讪讪的看着剩下的这两位,姜涛还好,至少人家是有修养的知识分子,想到柳寒烟,苏北就是一阵头疼,

“两位姑奶奶,先让我进去成吗,尼玛一会儿物业真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