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1章 表露心声/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不是那种感情容易出现波动的女人,却因为苏北的出现而觉得惊喜、羞愧、愤怒,她当然知道,苏北和那个米雅是什么关系,因为在此之前,周曼确实提到过一个女孩儿,说什么苏北欠一辆自行车之类的传闻,

真正让柳寒烟恼怒的是,当着这么多人的面儿,他不仅丢人,还拖累自己跟着一起丢人,被人骂母老虎可不是第一次了,

“哎,别关门,我真有事找你们,”苏北听见楼下物业保安的脚步声,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苏北,别让我替你害臊了,还找我们有事,这么说你知道姜总监在我家喽,可见你是撒谎不知道脸红,无耻,我不想看到你,滚蛋,”

姜涛倚着门耸耸肩膀,表示无奈,苏北今天活该碰钉子,今天可是柳氏集团即将倒闭的一天,偏偏在这时候,你送上门來不骂你骂谁,

“那好,我先撤了,一会儿真让保安逮起來了,有事打电话……”

砰,防盗门再次摔上,

苏北知道柳寒烟短时间内是不会扭转态度了,准备离开人才公寓时,忽然想起好久沒看见周曼了,便朝着反方向走去,

而此时十四楼的窗台前,米阳一直拿着他的望远镜往楼下看,正好看到苏北朝着小区里面走去,

“咦,姐,我姐夫怎么去了另一栋楼,难道他也在这个小区住,”

米雅下意识的往楼下瞥了一眼说:“我知道他干嘛去了,”

“干嘛,”

“具体情况我也不知道,不过他的秘书好像住这个小区,”

“我去,姐夫这么火爆,真够牛的,泡妞居然都不带打掩护的,”

米雅怒捶了弟弟一拳头说:“今天我还沒找你算账呢,你凭什么管人家苏北叫姐夫,,人家帮咱们家这么大的忙,你不感谢就算了,还要让别人产生误会,以后我要是再听见你嘴欠,看我不揭了你的皮,”

米阳舒舒服服的躺在沙发上,这个落魄的富二代已经好久沒住过这么好的房子了,

“姐,你生姐夫气了,倒也是,我姐这么优秀,虽然姐夫也不赖,就是太花心了,男人嘛都花心,可是像姐夫这样毫不加掩饰的强人,我还是第一次看见,”

米雅一个枕头飞过來,这才将自己怎样认识苏北,两人是何种关系,一五一十告诉弟弟,

米阳听了后,犹豫起來,“姐,我说你这下手也够慢的,姐夫这种极品男人你还等什么,放心,这件事交给我,”

“我警告你,你别胡來,尤其是别那你姐的幸福和苏北的家庭关系开玩笑,否则我不会饶了你的,”

“嘿嘿,姐,你当我傻吗,苏北为什么会借你五百万,你为什么看见苏北就脸红,就算你们以前只是债主关系,我想在我的计划中,你一定会更进一步的,”

“你这孩子,我还说不听你了是吗,”

“哈哈,我这可是为了咱们家好,也是为了你后半辈子的幸福,你上学再好,也沒有嫁个好男人來的实惠,不是吗,”

米雅沉默了片刻,她当然不是在思考弟弟说的问題,而是不知道怎样还苏北的钱,如果从自己欠债还钱的角度出发,借了他五百多万,他把自己怎样也都在预料之中,可米雅踌躇的就是,苏北什么都不说,反正你借钱他就给,一副老好人的模样,这个世界还真有圣母一说,米雅有些不相信,

苏北郁闷的來到周曼家里,周曼也沒睡,穿着一条棉质柔软的黑色睡裙,正在电脑前看恐怖片,旁边放着半个西瓜和一杯橙汁,听见门铃响,趴猫眼一看居然是苏北,兴高采烈的打开门,

门刚开,周曼就扑了上來,

“人人,后面有人,我算是被你们小区的两个保安盯上了,”苏北抱着周曼进屋,回头瞄了一眼那俩保安,笑着招了招手,关上门,

苏北把周曼放下來,一瘸一拐的坐在她的沙发椅上,脱了鞋就开始揉脚,刚才帮米雅搬行李摔倒过程中,一不小心将脚踝给扭了一下,虽然不打紧,但脚面还是肿了老大一块,

“怎么搞的,”周曼关切的问,

“上楼扭的,”苏北顺手拿过周曼的杯子喝了一大口果汁,

周曼有些发酸的说:“我还以为你去找董事长,被她打了呢,”

“被打,开什么玩笑,她多大的力气能把我打成这样,”

“那谁知道了,周瑜打黄盖一个愿打一个愿挨呗,”

周曼说到这儿,噗嗤笑了,去冰箱里拿冰块和啤酒,周曼平时不喝酒,这些都是防着苏北來提前准备的,“你哪里知道,最近董事长遇到的都是不顺心的事,”

“什么事,”苏北好奇的问,

“秘密,”周曼鬼鬼祟祟的走进洗手间,放了一盆热水端出來,

“有什么秘密还瞒着我不成,”

周曼笑道:“那可不一定,你以为董事长和姜涛不知道我是你的卧底小秘探吗,董事长今天下午严厉的告诉过我,不许向你透露任何商业机密,”

“我去,你们做的这么绝,曼曼姐,出啥事了说说呗,”

“少跟我來美男计这套,我不吃,”周曼蹲下來给苏北洗脚,旁边放着碘酒和红花油,“你呢现在都不是柳氏集团的人了,就少操点心吧,我可是董事长的秘书,秘书秘书,保密是最起码的吧,你总不希望我当面一套,背后戳你老婆轮胎吧,”

苏北尴尬的笑了笑,姜涛的玩笑是睿智而知性的,而傅宜欣的玩笑总是蕴含什么哲理,周曼的幽默则隐藏于一种微微的酸意之中,别有味道,当然,柳寒烟是从來不会开玩笑的,

苏北也不好追问周曼,倒不是怕她不告诉,而是觉得还不是时机,

“别别,我自己洗,又不是什么大不了的伤,”苏北一愣神,周曼居然抓着他的脚丫子按在了洗脚盆里,

周曼就是沒松手笑道:“照顾病人理所当然,照顾自己的男人难道不是理所当然的吗,看你脚肿的,如果换成别人早就去医院了,就你平时装得跟个铁打的似的,我就不信你一点不痛,”

说着,周曼饶有兴致的在他脚伤掐了一下,疼得苏北呲牙咧嘴,

苏北又不是铁人,当然知道疼,只不过是抗疼痛的能力比较强罢了,如果扭个脚都要去医院,那在苏北的戎马生涯中,每天都要在医院躺着了,

周曼的细心,总是让苏北有家的感觉,很平淡很朴实,却让人很安心,半躺在椅子上,微微揉着太阳穴,任由周曼给他脚涂抹药水,

“曼曼,其实……”苏北叹了口气,真诚的说道:“如果我的身上要是沒藏着一些事,或许真的会跟你平平淡淡的过日子,不过不管以后发生什么,你在我心里都是特别重要的,你知道吗,还真的从沒有人给我洗过脚,”

“伯母呢,也沒有吗,”

苏北淡笑着摇摇头:“我啊,我从小就是在部队长大的,父母是谁都不知道,应该已经不在这个世上了,”

“你看开一点,”

“哈哈,哪有看不开的,坦白的说,我对父爱母爱沒有经历过,感情并不那么深,真正让我痛心疾首的就是,平日里一起生活战斗的兄弟姐妹们,一个一个的离开这个世界,那种孤独无助……”

周曼轻微一阵,她还是第一次听到苏北自己坦白心里话,他总是这样,对谁都很不错,看似是个很乐观的男人,琪四号骨子里的那种悲伤和苍凉,只有靠近他才知道,

“苏北,我或许沒有你活的那么惊天动地,不过,不过自从我看到你的那天起,在我心里至少是惊心动魄的,我永远都是做不成大事的小女人,但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被子,我都只会爱你一个人,哪怕你不爱我,”

“好了好了,说着说着怎么哭起來了,一会儿脸上的妆可就要掉了哦,”

苏北也不知道刚才的话为什么会脱口而出,转而就恢复了正常,他的悲伤不会扩散给任何人,甚至自己都想将它们牢牢的锁在心底,

“你自己看会电视,我给你做夜宵,”周曼拭去眼角的泪花,她的爱最平凡朴实,却又爱的那么深刻,好像一个无可救药的瘾君子,单纯的期盼和享受和苏北相处的每一段时光,哪怕会很短暂,她始终义无反顾,

走到厨房门口,周曼停住脚步,忽然转过头痴痴的看着苏北:“苏北,如果哪一天你厌倦我了,请你告诉我,我不想把一个累赘挂在你的肩上,宁愿躲在你身后默默的等候一辈子,”

苏北的手一抖,瞥了眼周曼,露出一个欣慰的目光,而另一只手捻起放在西瓜里的勺子,嗖的一声,啪,勺子隔断厨房门口的心形十字绣,在十字绣即将掉落到周曼的头上时,抖手而出另一把叉子,啪,叉子准确无误的刺中心字,不偏不倚,心字形恰好定格在周曼的面前,

周曼看得发呆,苏北不是那种会说出肉麻的话的男人,不过这个别具一格却不失浪漫的举动,彻底将周曼击溃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