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章 惹祸的根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叶凌风听到白玄烨这个名字后,一向淡定从容的他忽然有些紧张,警惕的看着苏北,白玄烨不是什么名流精英,但能知道这个名字的人,肯定也不简单,他似乎有些理解,为什么吃饭时,楚婕对苏北恭恭敬敬的了,

“叶总不认识也罢,就当我沒说过……”

“苏先生且慢,”

叶凌风起身,朝着门口看了看,关上门,重新坐回座位上,

“既然苏先生知道白玄烨,那必然是知道白家,和燕京的一些状况,”

“了解一点不是很多,”苏北实言相告,

叶凌风凝视着窗外道:“华夏的五大家族,您口中的白家就在燕京,不过,这几年來白家出了点事情,家族式微,当然瘦死的骆驼比马大,他们依然是金字塔顶尖的人物,白玄烨就是家族争斗中失利的一方,据说被白家排挤出燕京,现在看來,他应该是想在江海有所发展,不知道苏先生是怎么认识的,”

苏北淡淡的说:“算是一面之缘吧,”

叶凌风识趣儿的沒有继续过问,想了想又说:“白玄烨有一个妹妹,名叫白画扇,据说是燕京四大美女,哈哈当然这是坊间戏传,真正见过她的人少之又少,”

“哦,”

苏北为微微一笑,看來洪威死前说的话是真的,

这个白玄烨是京城來的,而且背景很雄厚,雄厚到整个江海抱成团都无法跟他斗的地步,只不过白玄烨低调而來,谋求在江海的发展,这个人想要将妹妹许配给唐浩那个纨绔子弟,以谋求唐家的支持,

只不过,唐泽江太自大了,误以为白玄烨是普通人,当然以他区区市长的身份,怎么可能接触到这种人物,

白玄烨就是曾经派人暗杀过柳寒烟的罪魁祸首,苏北所说的一面之缘是由水分的,准确的來说,两人只是在几个场合中互相看到了对方的身影,

而苏北和白玄烨的真正意义上的冲突,居然是因为陈泽凯而起,苏北猜得到,白玄烨现在已经和陈泽凯联合在一起,

陈泽凯过分的怀疑陈雪菲会抢夺他的家产,所以处处提防这个同父异母的姐姐,白玄烨恰好利用了这一点,在江海,和陈泽凯合作,可比唐家强上好几倍,所以这也解释了,为什么最近柳寒烟是安全的,因为白玄烨不再准备把妹妹嫁给唐浩,而另一方面柳寒烟和自己的关系,肯定也被他查到了,

“苏先生,”

苏北回过神來,笑道:“叶总,真不好意思耽误你这么久,关于雪烟中药和美雅日化的合作,回去后我们会慎重考虑的,”

“那我就再此多谢苏先生了,”

两人离开饭店的时候才发现,外面的天色居然已经黑了下來,叶凌风沒有开车,苏北把他送回美雅高层下榻的酒店,准备回周曼给她做一顿饭,

苏北想來,人的一生中总会有那么一两个人,你把全部的精力和感情放在她身上,却忽视了身边对你好的那一个,

刚到超市,还沒下车,米雅的一个电话就打了过來,

“苏北,我……我知道你很忙,但还是有一件事要麻烦你,米阳在酒吧里遇到事了,”

“怎么回事慢慢说,”苏北有些不高兴,沒想到米阳这混小子这么不懂事,刚替他家还上债务,他居然就跑到那种地方逍遥自在了,还惹了麻烦,

苏北以前对米雅充其量是朋友,自从昨天她出事后,觉得一个姑娘在江海人生地不熟,还要养活弟弟,他更多的是把她当成是个妹妹看待,

这个小酒吧在江海大学周边,主要消费群体就是面向大学生,此刻正是人多的时候,

在酒吧门口遇到焦急不安的米雅,

“到底怎么回事,慢慢说,”

“米阳他……他把康天择给捅了,”米雅吓坏了,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人呢,我是说康天择有事吗,”

“不知道,米阳好像沒伤着他,可是他父母不依不挠,米阳当时伤了人,慌乱之下就跑了,我看见康天择沒有受伤,沒错的,”

“米阳的电话打不通吗,”

米雅摇了摇头:“他在酒吧还有两个朋友,他们一起跑掉了……”

苏北心中涌起一股黑暗,米阳实在是太冲动了甚至有些傻,“蠢货,用他的猪脑子想想,康天择是江大的人,对这里的情况比他了解几万倍,一个初來乍到的小子能有什么朋友,”

“你是说……”

“别着急,我猜米阳应该被康天择的人给抓起來了,如果是这样还好,直接去找康天择要人,我就怕这混小子在社会上飘着,再惹出什么祸來,”

说曹操曹操到,正说着话,米雅忽然接到了米阳的电话,

苏北直接把电话拿过來,“在哪儿,”

“姐夫,哦,我现在很安全,我我……我可能把康天择给捅了,”

“是捅还是沒捅,自己都不清楚吗,”

“当时打的很乱,我从朋友那里借了一把刀,后來打急眼了,不知道拿刀把谁给扎了,刀子上都是血,然后就看见康天择倒在酒吧门口,我们怕出人命就跑了,”

苏北皱着眉头说:“好了,先别说这些,今天晚上回家再说,在小区门口等我,”

“姐夫,你们不会是报警了吧,如果是蹲大狱的话,我宁愿被枪毙了,你让我在外面听听风声,如果真的杀人了,我就跑,跑到穷乡僻壤也绝对不给你和我姐添麻烦,如果康天择沒死,我自然就会回去了,”

苏北一看,这小子果然是受惊了,连自己的尺寸都乱了,这也可以理解,他再混蛋,杀人偿命的道理还是懂得,现在的米阳不相信任何人,

苏北把电话递给米雅,

“米阳,今晚到底怎么回事,你不是说,康天择的事情不需要你插手,你……你姐夫会替我做主的吗,昨晚说的好好的,现在怎么就变卦了……”

“姐,我发誓不是我主动招惹康天择的,我跟两个哥们儿來酒吧喝酒,刚出酒吧门口,就看到康天择和一个女的走过來,他好像喝了点酒,见到我就骂,我沒忍住,然后就……”

米雅急得直跺脚,她们是什么人,以前家里有钱还可以周旋,现在父亲都坐牢了,姐弟二人连一份工作都沒有,如果不是苏北的周济,恐怕连肚子都吃不饱,弱势群体,而且是另一座城市的弱势群体,你和康天择斗个什么劲儿,

苏北做出一个点钱的手势,

米雅才回过神來:“米阳,你要是害怕就在外面躲几天,我和苏北在这边打听着,你有钱沒有,你身上沒带卡吧,你身边有朋友什么的吗,姐给你打过去点钱,”

“姐,不用了,我自己能赚钱,你昨晚不是教育我,总是花姐夫的钱,让你在他面前会抬不起头吗,从今以后,我不再跟姐夫要一毛钱,好了姐我还忙着就先挂电话了,”

米雅看了苏北一眼,如苏北所料,如果米阳被警方抓了或者在康天择手里,还有的回旋,可这个惊弓之鸟的愣头青,一股脑扎在外面,要本事沒本事要学历沒学历,一來二去赚不到钱,还不得走上犯罪道路,

“先回去吧,放心有我在,肯定把米阳安然无恙的给你带回來,”

“哦……谢谢你,又给你添麻烦了,”

“客气了不是,别忘了你手里还抓着我的小辫子,我敢不唯命是从吗,”苏北玩笑道,

米雅脸一红,轻哼了一声,她知道昨晚上苏北沒有住在家里,而是在那个身材特别苗条的秘书家里过夜的,

因为这两天发生在米雅身上的事情太多,苏北不放心她自己在家,劝着她去周曼家里先住两天,

周曼的单身公寓格局五十多个平方,租房的时候,她就已经考虑到多租出一间,这间房子主要是替苏北准备的,否则这个细心的女人绝对不会多花一毛钱在自己身上,

刚开门,正在做饭的周曼还系着围裙就冒出厨房,“老公,刚才给你……呃,”

周曼听到有人开锁,只有苏北有她的钥匙,可进门的却是米雅,她见过米雅,也知道是柳寒烟的邻居,更知道苏北欠她人情,只不过两个月不见,好端端的一个姑娘怎么这么萎靡,

米雅在门口站了一会儿,苏北才搬着大包小包的东西进來,这些都是米雅的生活用品,以及从超市买的食物,

“哟,曼曼姐今天沒加班吗,我还准备做饭呢,看來是沒这个机会喽,”

“少跟我臭贫,你有那个心还是给柳寒烟那个大醋坛子做去吧,快洗洗手,马上开饭,”

“亲一个先,”

“去,你朋友在呢,沒羞沒臊,”周曼红着脸去厨房,

米雅怔怔的坐在沙发上,这个场面太奇怪了,苏北和柳寒烟是一家子吧,但是苏北却住周曼家里,两人的关系毋庸置疑,而且生活的还这么美满幸福,

而此时此刻,远在城市一角的米阳,也正面临着他人生的第一桶金,沒想到这第一桶金,居然是在他畏罪潜逃的路上,年轻莽撞的米阳哪里知道,这个社会除了家里是安全的,其他向你展露蜜糖的地方都充斥着陷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