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4章 坎坷招标/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米阳误伤康天择后,跟着他所谓的“朋友”躲到城郊的西冷镇上,他的这个朋友在西冷镇有熟人,将两人收留在练歌房当服务员,

晚上下班偶然的机会,米阳等客人走后,自己也唱了两首歌,不巧正好被练歌房老板听见,老板觉得米阳条件不错,不如就在他们练歌房正式当个驻唱,

驻唱的工资可比服务员多出几倍不止,不过经常要跟客人喝酒应酬,但这份钱米阳认为挣得心安理得,当他接到苏北的电话时,还恋恋不舍的不想回去,

也正是这天晚上,老板请米阳吃饭,并介绍了一个女人给他认识,下班后,练歌房的人一起喝了很多酒,其中还有几个女的,

老板悄悄告诉米阳,那个穿黑裙子的女人非常有钱,她看上米阳了,米阳当然明白怎么回事,为了钱他现在是豁出去了,

米阳也有自己的考虑,那就是姐姐米雅,米雅和苏北不是恋爱关系,但是他非常希望姐姐能和苏北在一起,为了不给姐姐丢人,他沒钱了总不能总是跟苏北借,那样一來姐姐在苏北面前永远抬不起头,

很不巧,给米阳钱的这个女人有些來头,据传是某个非常狠毒的老板的女人,那么米阳的“朋友”知道吗,当然知道,不然他怎么会这么巧带着米阳逃到这里,

这件事自始至终都是一个圈套,从康天择在校外遇见米阳,再到找茬打架,最后造成假装误伤,以及米阳逃到西冷镇,最后通过练歌房老板介绍一个女人给他,

一连串的事情都是康天择设计好的,他一直追米雅,这次米阳中了圈套,米雅肯定在劫难逃,

第二天,米雅去江大上课的时候,接到了一段手机视频,上面正是弟弟和一个女人鬼混的录像实拍,

米雅愣了愣,还沒反应过來怎么回事,

倒是康天择的一个电话率先打了过來,实话告诉米雅,你弟弟惹上的这个女人是江海某个大老板的女人,如果米雅拿不出一百万來了事,那个大老板就会找人打断米阳的两条腿,

米雅连课都沒上完,孤孤单单的走在校园里,她相信苏北能解决这件事,可苏北很忙, 因为她的事情已经麻烦他太多次了,一时间陷入到困惑之中,

反倒是苏北,一直记着米阳这件事,和左联瑞等人开完一个会后,给米雅打过來一个电话,

苏北责怪米雅怎么现在才告诉他,他现在正在去宁兴市药山的路上,

“米雅,你暂时答应康天择的要求,不过什么都不需要做,等我回來,明白了吗,”

“哦,苏北对不起,又给你添麻烦……”米雅忽然发现苏北那边已经挂了电话,心中涌起一丝羞愧,苏北一定是烦了,

苏北倒不是故意挂她电话,他做事向來比较简单实效,对于西冷镇,苏北倒不是很陌生,上次洪威绑架钟婶的时候,交钱就在西冷镇大饭店,恰好刘学对那块特别熟,苏北也听说过,西冷镇的县道就是他承包的,

电话打过去,刘学还是一如既往的侃快,两人虽然交情不多,但也算得上是一路人,有一种相见恨晚的感觉,

刘学说他可以替苏北解决这件事,

苏北一边开车一边打电话,“你帮我查到这家练歌房就好,晚上我亲自去一趟,还有点私事要处理一下,”

“那好吧,”

苏北撂了电话后,瞥了眼副驾驶上瘪着嘴的楚婕,笑道:“楚总这个表情是什么意思,”

“我算是听出來了,我说苏大老板最近怎么对公司的事情一点不上心呢,原來苏老板如今的泡妞水平已经延伸到大学校园了,有魄力,”

“瞎说什么,一个朋友而已,”

这次回宁兴药山,沒有带别人,雪烟中药第二期产品必须出炉了,否则断货太久,很容易被这阵风所遗忘,因此,苏北也不得不把三生草的剩下半株叶子先采下來救急,

“说真的苏北,这次雪烟的第一合作伙伴,你有意向了吗,”

苏北微笑道:“你猜,”

“猜不错的话,美雅日化吧,我觉得你和那个叶凌风似乎很透脾气,”

苏北摇了摇头,

“那就是舒家日化,毕竟是全国第一品牌,想要做大……”

苏北依然摇了摇头,一时间楚婕有些摸不准他的脉,能入雪烟中药法眼的企业,基本上她猜了个遍,苏北只是含笑不语,

“小子,跟姐姐我耍无赖是吗,”楚婕愤怒的拧了苏北大腿一下,

苏北哈哈大笑说道:“柳氏集团,”

“噗,什么,柳氏集团,你沒开玩笑,”

柳氏集团什么情况,行内人都清楚的很,雪芙蓉毒产品事件让柳氏集团信誉扫地,而洪威的倒台,让柳氏集团实力缩水一大半,这两天柳氏集团人员集体跳槽,导致这个民营企业基本上就剩下一个空壳子,

就算是鼎盛时期的柳氏集团又能怎样,充其量在江海有些地位,但是拿到国内,乃至是国际上,依然是泯然众人,

楚婕想破头,都沒想到一直不吭声的苏北居然语出惊人,

苏北点了根烟,向车窗外弹弹烟灰,“沒开玩笑,说真的,我一开始做这个行业,根本也沒想发什么大财,目的就是要帮一帮柳氏集团,这完全是我的私事,你别胡乱猜疑了,”

“私事,”楚婕疑惑的看着他,忽然恍然大悟,“难道说外界传闻是真的,”

“哦,我这么名不见经传的小卒子也有传闻,”

“我啐你一脸,谁认识你啊,听外面说,柳氏集团的柳寒烟跟她的保镖有一腿,我听老左说,你恰好以前就在柳氏集团干过是吗,”

“答对了加十分,”

“加你个死人头,苏北,你能不能理智一点,就算你和柳寒烟有关系,说句你不爱听的,哪怕你让她來咱们雪烟当老总,你当老总丈夫,这我们都能忍,”

楚婕把苏北的烟头从嘴里抢过來扔到窗外,“可是这种机会可是千载难逢,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我们无论和美雅还是舒家合作,他们强大的渠道,能瞬间将雪烟推向国际化,可是你和柳氏集团合作有什么意义吗,他们有钱,还是有渠道,还是说有能力,,”

“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尤其是你这句错过了就永远错过了,我跟她的关系就是这样,明白了吧,我就是想送她人生中最重要的一份大礼,”

“你怎么就不明白我的意思呢,这样,咱们完全可以把一手合作项目给美雅这样的大企业,至于柳氏集团可以合伙,甚至承包二手三手的工作,”

苏北摆摆手固执的说:“这个决定从一开始就是这么打算的,楚婕,这一点沒有讨论的余地,我知道,对你和老左來说非常不公平,”

“不是不公平……你啊,你气死我得了,要不然我下车,你把我撞死,省的我添堵,”

“哪儿堵,”

“心里头堵,”

“那我给你揉揉,”

楚婕噗嗤气笑了,捶了他一下,“真看不出來,你个苏北还是个情种,”

而同一时间,柳氏集团董事长办公室显得格外冷清,

姜涛愁容满面的查看着“雪烟中药”官方网站,柳氏集团现在怎样,其实,姜涛知道,柳氏集团已经死了,

周曼刚刚从财务部回來,很尴尬的说出一个问題,柳氏集团的雪芙蓉产品豪掷的资金太过于庞大,现在的状况,恐怕连三个月后的人员工资都发布下來,

姜涛示意周曼先别把这个消息告诉董事长,

柳寒烟闭目凝神坐在窗台前,淡淡的说:“姜涛,你向雪烟中药投标书了吗,距离报名截止日期只剩下一天了吧,”

现如今,无路可退的柳氏集团,把所有的希望都寄托在雪烟中药上,可是从员工到老总,是真的明白这简直是天方夜谭,

雪烟官网,参与雪烟中药招标合作的公司,大大小小上百余家,其中不乏美雅、舒家这样的国内一流品牌,更不缺少国外大牌子的进入,

其他的小公司,似乎都和柳氏集团一样,抱着一线希望和试试看的态度,

但任何企业家,面对一百多家公司同时投标的场面,恐怕智商超过零点一,都会自动将柳氏集团的标书扔进垃圾桶,

柳寒烟之所以保持淡定,是因为她认命了,大势已去不可挽回,

“柳董事长,盛世地产总裁助理小李希望见您一面,”柳寒烟的新秘书在门外说道,

“让他进來吧,”柳寒烟料定陈泽凯这个时候会來,

小李手里夹着一个文件夹,而他的身边还有一个人,正是柳氏集团前广告总监方立东,

看到方立东后,柳寒烟簇起了眉头,似乎明白了什么,

姜涛看了眼周曼,两人默契的点了点头,原來挖柳氏集团墙角的人就是陈泽凯,

“方总,这里不欢迎你,请你离开,”周曼不愠不火的说道,

方立东淡哼了一声,他现在连柳寒烟都不惧,更何况是周曼了,

“想必各位也正在研究和雪烟中药的合作吧,告诉你们一个不好的消息,陈总已经正式加盟国内第一日化品牌舒家日化,也就是说,这次雪烟的招标,我们志在必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