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章 找来的帮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柳氏集团危机的时刻,方立东第一批选择跳槽,现在居然猖狂的回到柳氏集团臭显摆,在他上楼的过程中,沒一个人给他好脸色的,

柳寒烟自然不会下逐客令,那样只会更加显得柳氏集团沒有容人之量,

“方总监,不,应该是方总吧,”

方立东笑道:“柳董事长就称呼我方总不为过,因为……”

姜涛看到他卑鄙小人的猖狂模样,恨不能直接把他赶出去,其实方立东一來,她隐约猜到他的目的了,

方立东很不客气的坐在沙发上继续说:“陈总呢,知道柳氏集团现在面临的困境,所以特意让我來一趟,询问柳董事长有什么需要來帮忙的,”

“呵呵,想不到陈泽凯这种人也进军日化了,”

“那当然,人往高处走,水往低处流,有钱人始终看着更有钱的方向,而沒钱的人,只能想办法节衣缩食……哈哈,”

方立东话锋一转,“陈总现在加盟舒家日化,并且承担起华东区这一块,不好意思,我过去正好是华东区的运营副总监,虽然带了一个副字,但这次和雪烟中药的合作,由我來负细则,不好意思,我这次是志在必得了,”

“你來这里就是來炫耀的吗,”周曼恼火道,

方立东冷哼了一声:“炫耀,似乎沒这个必要,不瞒柳董事长说,咱们公司的老员工跳槽过去,待遇可比柳氏集团强了很多倍,我这次來,是奉陈总的命令,我们肯定是会和雪烟中药达成合作,如果柳董事长愿意和陈总共进晚餐的话,他不介意将我们从雪烟拿下的合作项目,分出三分之一给柳氏集团來做,要知道别人可不可能这么大方,谁让陈总有钱呢,”

柳寒烟嗤之以鼻,“你的意思是,我不和陈泽凯吃饭,他还不会把边角料的项目给我做了,”

“陈总可沒这么说,哈哈,可毕竟,和雪烟合作的名额只有一个,您觉得柳氏集团有戏吗,”

姜涛淡淡的说:“有沒有戏,也不是你说了算,现在雪烟的招标会还沒召开,大家都是公平竞争,不见得你们舒家就能拿下來吧,”

“哈哈,姜总监的意思是,区区的柳氏集团敢和国内第一家日化集团竞争喽,当然,如果柳氏集团有倒闭的那一天,陈总还是很愿意接手的,”

柳寒烟一拍桌子站了起來,“给我滚出去,回去转告陈泽凯,就算柳氏集团穷死,也不会吃他的嗟來之食,滚,”

“方总,你这么有头有脸的人,不需要我叫保安吧,”周曼做出一个送客的手势,虽然她已经不是秘书,但在这间办公室里,她还是半个主人,

周曼将方立东请出去后,三个女人浑身起了一层鸡皮疙瘩,见过小人,也见过卑鄙小人,但方立东这样表面上正人君子背后确实一副小人得志的蠢货真少见,

方立东之所以亲自來,就是想在姜涛面前昭告一下,毕竟柳氏集团已经撑不住几个月了,有朝一日姜涛投靠他的门下,自己也好有个说法,

周曼以前是不过问公司事务的,自从接手了综合办公室,加上苏北的关系,更加的为柳寒烟着想,

她拿着柳氏集团的标书对比这雪烟官网上的竞争对手,互相比对了一番,皱着眉头说:“怪不得方立东这么狂妄,我想这次招标,舒家日化绝对是开出了雪烟中药无法拒绝的,”

“不仅是舒家,我看这个总部在燕京市的美雅也同样不容小觑,任何一家公司,似乎都是來势汹汹,”

柳寒烟仰天长叹道:“我知道咱们的竞争力非常小,甚至是还沒参与竞争就被人家排除在外了,可还是要试试,最后的机会我不想就这么放弃,”

周曼看了柳寒烟一眼,她很想告诉董事长,苏北似乎和雪烟中药的关系很好,可是话到嘴边说不出口,毕竟这是商场上的长远战略,如果她是苏北的秘书,也会支持他和更有竞争力的大公司合作,

苏北从宁兴回來,连饭都沒顾上吃,去江海大学接上米雅,他已经和刘学打好招呼,刘学说这件事简单到无法再简单,到那个练歌房,直接提他的名字,然后那边赔礼道歉,不伤和气的情况下就了大事化小小事化无了,

西冷练歌房的老板是个三十岁的女人,胳膊上还有两只蝴蝶的纹身,

苏北和米雅到了经理办公室,米雅迫不及待的询问弟弟的状况,

“钱待够了沒有,沒有一百万,这个人我真不敢放,”蝴蝶女坐在办公椅上翘着二郎腿吸烟,

苏北微微笑道:“我是刘学的朋友,麻烦老板行个方便,小孩子不懂事,这次就算了吧,”

“算了,开什么玩笑,咦,你说你是谁的朋友,”

“刘学,”苏北重复道,他知道刘学这个名字在江海还是很混得开的,

“噗,你要是刘老板的朋友,我还是他妈呢,好大口气你,沒见过你们这么蠢的,冒充谁不好,居然冒充是刘老板的朋友,你觉得我会相信吗,刘老板会有你们这种朋友,”

米雅刚要发怒,苏北笑道:“是不是的,你给他打个电话好了,给你二十分钟,否则我的心情现在也不太好,如果得罪你的话,大家都不好意思,”

“放肆,你们以为这里是什么地方,來人,给我抓起來,给康天择打电话,就说他要的人都带來了,”

几个倒霉的保安冲进來,连苏北的胳膊都沒碰到,就被他一脚踹了出去,这一脚非常的讲究,正好将鱼贯进门的一串保安,串糖葫芦似的踹倒在楼道里,

苏北踹飞几个保安的过程中,身体稍稍倾斜,从桌子上的笔筒中拿出一支钢笔,啪的一声,扎在墙上,笔尖距离蝴蝶女老板的喉咙不到一厘米,吓得她连嘴里的烟头都掉了,

从视觉效果上來看,苏北解决四五个保安,和威胁蝴蝶女是在同一秒钟之内,因为这只是一抬脚一放手之间,

一时间,蝴蝶女也傻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怔怔的看着苏北,

如果说蝴蝶女傻掉的话,那么惴惴不安的米雅显然沒有见过这种小场面,瞠目结舌的看着苏北,脑子里浮现出电影里特效出现的武打动作,

“丝袜脱了,”

“你想干什么,”

“放心我对某些动物沒兴趣,”一定程度上來讲,苏北并不是大家看到的那样,他很缺乏耐心,更不想和这种人浪费口舌,直接用丝袜塞住她的嘴巴,绑在办公椅上,坐等康天择的到來,

康天择接到蝴蝶女的电话,马上开车从市里赶过來,

“虎头哥,米雅身边有个保镖,这人我见过也调查过,以前是在柳氏集团工作,后來给开除了,听说很棘手哦,”康天择这个时候可不打算一个人來,他是个白面小生,不善于打架斗殴,甚至连米阳都不一定打得过,不过这年头只要有钱,不要说保镖,什么雇佣不來,

被称为虎头的壮男,身高得有一米九几,但不是一个傻大个,伸手相当了得,

康天择此举有好几层意思,他自认为布置的天衣无缝,假装让米阳刺伤自己,然后让米阳和一个老板的女人睡了,这样一來,那位就能借助那位老板的微风來惩罚米阳,到那时米雅自然是囊中之物,

对于苏北,康天择更是怀恨在心,江大校园,现在谁都知道米雅在校外有男朋友了,他的颜面彻底扫地,能饶了他才怪,

车一停,虎头下车,一脸阴森的看着这个郊区的练歌房,腰间还隐隐藏着一把枪,他干的就是这行,无所谓犯法不犯法,

当康天择带着虎头來到蝴蝶女的办公室,却被眼前的场景惊了一下,“虎头,做的干净点,废了他两条腿,医药费我全包,哼,我别的沒有,钱有的是,”

“好,”

一个庞然大物突然出现在面前,米雅也有些紧张了,不过看到苏北一脸无所谓的样子,咬着嘴唇站在他身后,

“朋友……”虎头按照江湖规矩,准备询问苏北,

“我认识你吗,谁是你朋友,给你三秒钟滚蛋,我不想伤害无辜的人,”

“你,够狂,值得我一砍,”虎头庞大的身躯,倏然一转,刚劲利落的來到苏北面前,手里的一把匕首直刺苏北的胸膛,沒有半点拖泥带水的动作,

苏北反而吓了一跳,拉着米雅退后了两步,

门外康天择冷冷一笑,我看你今天还往哪跑,

虎头也对自己这一击很满意:“抱歉,刚才我只是拿出五成的实力试探你,看样子朋友伸手还不错,接下來我可要动真格的了,”

苏北摊摊手,示意他尽管來,他的惊讶是來自于康天择,他沒想到这个纨绔子弟居然还找來一个像点模样的帮手來,

不过这点伸手对苏北來说聊胜于无,他本來就沒想和这种人多耍,当虎头绷紧身体蓄势待发冲上來的时候,他微微向前移动了一步,目光扫了一眼虎头手里的匕首,轻哼了一声,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