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章 门牙/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评价虎头伸手不错,并不是说他就真的就不错,刚才在苏北面前露的这一手,姑且在小混混水平之上,但还是弱的可怜,

行家一出手就只有沒有,苏北是站在另一个高度俯视虎头,而虎头却以他的角度來褒奖苏北居然能躲过他一刀,

虎头再次扑上來,一手拳一手刀,凶猛的向下山的老虎,他已经得到康天择的“言传身教”,或者是打残苏北,或者是从江海户籍上抹掉这个名字,当然后一种选择康天择花的钱代价会高一些,

苏北冷哼了一声,原地未动,当虎头的铁拳朝他肩膀袭來之时,苏北早料到他这一拳是佯攻,右手的刀才准备要命,

砰,虎头的拳头砸在苏北的肩头,他沒料到苏北居然沒有躲开,太让他失望……“啊”虎头惊呼一声,在他打出这一拳后,苏北的肩膀忽然往后微微一动,突然猛地向前,嘎巴一声虎头的肘关节腕关节伴随着关节错位的声音,发出一声嘶吼,

“好小子,看來我低估你了,”

苏北冷笑了一声,当虎头右手持刀偷袭而來的时候,一脚将他掀翻在地,用脚踩着他的头,“是你对自己沒有一个公正的评价罢了,”

说完这句话,虎头的脸上露出痛苦的表情,他在这个圈子里号称是李元霸,但苏北踩着他肩膀,他居然一动不能动,豆大的汗珠子顺着脑门滴滴答答往下淌,感觉自己的骨头都被他碾碎了一般,

刘学,江海市工程总承包的副秘书,为什么挂一个副字,因为他不屑于当正的,当正秘书长还要开会,可以说,江海的市政工程中,无论是谁干下來这个活,也要拜一拜财神爷拜一拜刘学,

就在几分钟以前,刘学接到蝴蝶的电话,说有一个年轻小伙子睡了他女人,让他去解决一下,这种屁事刘学怎么可能上心,何况米阳睡的那个女的,刘学本人根本不熟,只是这女的贪慕虚荣到处说自己是刘学的人,

可刘学马上反映过來,中午苏北给他打电话,说一个什么同学的弟弟在西冷镇惹事了,他马上把这两件事结合到一起,心道万一苏北在西冷镇发了彪,可真就不是能花钱了事的事情了,

当刘学从市里來到西冷练歌房的时候,这里早就被砸的一片狼藉,保安东倒西歪,一个个或或坐着或躺着,哎哎呀呀痛苦的叫着,之所以沒人报警,是刘学來的路上,已经打电话特意嘱咐过了,

“等一下,”

刘学快步走进这间敞开门的办公室,一眼看到那个虎头躺在地上,而蝴蝶也被绑在椅子上,目光凶狠的看着苏北,如同一只洪水猛兽一样,

至于始作俑者康天择,如果不细看,你绝对认不出这是康天择,他的脸早就被苏北用桌上的文件抽成包子了,

刘学一看这情形,心道得了,还好沒出大事,在苏北手底下能保命已经算你们很幸运了,

“刘老板,就是他,我告诉他咱们练歌房有您的关系,他还敢放肆……”

啪,刘学很有自知之明,苏北沒打练歌房老板,说明是给自己留着的,那也不能客气了,

“刘老板,您……”

“闭嘴,去把那个米米……”

“米阳,”米雅噤若寒蝉的说,他知道这个刘老板,就是康天择威胁自己一百万的男人,

刘学走到苏北面前,弹出两根烟,递给苏北一根,看他爱答不理的,叹了口气,

“怎么这么大火,”

“大吗,”苏北轻哼一声,坐在办公桌上,用脚尖捅了刘学一下:“我说你小子为什么跟安琪儿保持这么疏远的距离呢,原來是在外面有女人了,很不巧,我朋友的弟弟把你女人不小心睡了,你看这件事……”

“我女人,”刘学哭笑不得,“我什么时候有过女人,开什么玩笑,即便有可能是逢场作戏的,连我自己都不记得了,”

苏北努努嘴,“你问他好了,”

康天择被打得晕头转向,本以为刘学來了他会得救,可是看这个架势,刘学不仅和苏北认识,还对他很客气,

“刘老板,这事,这事我……我是在帮您办事,玉姐不是您的人吗,昨天和米阳开房被我抓到了,这个米阳就是……”

“玉姐,什么玉姐,”刘学一头雾水,

这时,两个保安已经把米阳和那个传闻的玉姐带进來,米阳率先看到姐夫的身影,心底狠狠的松了口气,随后扑倒姐姐身边,

米雅本來想骂弟弟几句,可是刚才听到刘学和康天择:“玉姐,你是谁的玉姐,”

穿得很狐媚的玉姐尴尬的低下头,“刘老板您忘了,几个月前,您在江海酒店喝多了,是我扶您回酒店的……”

“哦……”刘学点点头,随即看了她一眼:“我给你钱了吗,”

“刘老板您这是,呃,我自愿的,能认识刘老板是我的福分,”

“所以你就打着我的名义招惹是非,”刘学明白怎么回事了,

玉姐心里自然清楚刘学是谁,噗通一声就跪倒在他面前,砰砰的磕了几个头:“刘老板,真不是我,我我……”

“站起來,慢慢说,”苏北不想搞得一副出殡的样子,那样一來刘学的脸上也不好看,

“谢谢刘老板,谢谢苏先生,我真的是无辜的,是他,康天择给我一笔钱,让我陷害米阳,他想要勒索米雅一笔钱,他知道米雅拿不出钱,所以……”

米阳一听顿时火冒三丈,他现在才明白,这一切都是康天择设计好的,包括在江海大学校门口的打架事件,

“苏北,情况你也了解的差不多了,怎么办随便你好了,场子你也给人家砸了,不过这笔债记在我头上,这个康天择和玉姐交给你处理,要打要罚我可管不着,”

“我跟他们也沒仇沒怨,算了,还是交给米阳处理吧,”苏北转身拍拍米阳的肩膀,在他耳边说,“给你争取五分钟时间,别闹得太大,不然你进去了,你姐姐可跑不了,”

“好,多谢姐夫,”

苏北踹了他一脚,骂道:“你个小兔崽子说不听你了是吗,害我一次还不够,下次再让我听见你叫什么姐夫,当心我敲掉你的门牙,”

敲掉你的牙,米阳看着走出包厢的几个人,回头看了看康天择,这似乎是个不错的报复方式,

苏北和刘学离开办公室,坐在练歌房一楼抽烟聊天,

而练歌房的蝴蝶女老板在卫生间刷了很长时间的牙,她被苏北塞了一晚上的臭袜子,刷完牙,掏出手机拨打了一个号码:“帮我查一查,那个苏北到底是什么來头,竟然让惊动了刘老板亲自來,”

挂了电话,蝴蝶女人倚在洗手间门口,惊吓之余,点燃了一支女士香烟,她深知,刘学这个人并不是一般人能交往的,她从沒在江海见过有苏北这号人物,

不过蝴蝶女更担心的是还在被打吊打的那位,康天择在她的地盘吃了亏,肯定不会善罢甘休,恐怕连她都要受到牵连,

可是如果让她现在在苏北和康家之间选择一方,她绝对不会做第二次错误选择,

一楼的苏北看了眼手机上的时间,米阳已经足足揍了康天择五分钟,还沒有下來的意思,拍拍刘学的肩膀,笑问:“你和安琪儿什么情况,”

“她跟你说的,”

“难道我沒长眼睛吗,”

刘学尴尬一笑道:“有些事情不是人能决定的,安琪儿是个好姑娘,只是……”

“你不是个好人对吗,”

“你和我是一种人,你觉得你是好人吗,”

“呵呵,你说得对,要是双手都沾满了血,还假惺惺的说自己是好人,确实是有点虚伪了,”

刘学笑道:“所以我跟安琪儿沒什么结果,当然,我个人也不希望被安正阳指手画脚,”

“看得出來,你对安琪儿很有感情,何必呢,”

“算了,不说我了,你这个苏先生,摇身一变,两个月时间,成了苏大老板,哈哈这我倒是真沒想到,”

苏北敏锐的看了他一眼:“你小子耳朵够长的,”

除了公司内部,外界还沒人知道雪烟是苏北一手创立的,

“你的这点小动作我早就知道,还知道你是为了柳寒烟,呵呵,这种事情放到自己身上,永远是当局这迷,你有心劝我和安琪儿,你和柳寒烟又是什么鬼关系,”

苏北哈哈大笑,“算了,用你的话來说不提也罢,”

这时,米阳终于从楼上走下來,米雅都吓坏了,因为米阳一伸手,递上來的是康天择的两颗门牙,虽然苏北让他发泄一下,但这下手也太狠了,

“姐你放心好了,你以为康天择敢报警吗,是他先挑起的事端,”

“就算不报警,难道以后他不会报复你吗,”米雅怒道,

“姐,你是不是读书读傻了,他已经在报复我们姐弟两人了,这种垃圾不给他点教训,还以为我们好欺负呢,反正人我是揍了,他不服,我等他,一命抵一命,谁怕谁……”

米阳刚说完这句话,苏北恰好听见,从后面踹了他一脚,直接将这小子从门口踹下台阶,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