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章 雪烟中药/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傅宜欣的言行举止,始终会体现着一个著名主持人的台风,尤其是她那略带穿透力的磁性发声,难得一见,居然会有小女孩儿似的一面撒起娇來,

“快点告诉我,绝对是你搞的鬼,我早上清清楚楚看到你照片的,怎么一下子就沒了呢,”

苏北调侃道:“我可不知道什么照片,别说拍照,我可是连身份证都沒有哦,”

“拐弯,欠我这么多顿饭,难道就算了啊,反正咱苏老板有钱,我偏要在江海酒店宰你一顿,”

这就是苏北为何总是和傅宜欣保持一定距离的原因,安琪儿曾警告过他,这女的有点太势力,五星级酒店当然有身份有地位有品位,不过两个人吃一顿饭花个几万块钱,苏北不是舍不得,而是觉得沒必要,

可转念再想,沒有傅宜欣的帮忙雪烟中药也不会这么快进入市场,一顿饭而已,

两人并肩走出停车场,傅宜欣穿了件白色韩版的衬衣,衣角有精致大方的花边,把衬衣在腰间的爱马仕皮带上方打了个结,走路时而会露出一抹小腹,这样的搭配如果是小女孩儿穿,肯定会觉得是不良少女,因为缺乏这种气质和内涵,可傅宜欣这样打扮,刚进入酒店大堂就成为一道吸引人目光的风景线,

“好了,我告诉你实话还不行吗,”

“快说,”

“一个做信息技术方面的朋友,在网上帮我把照片消除了,顺藤摸瓜也找到了杨刚身上,这回可以了吗,”

“原來如此,怪不得呢,”

傅宜欣愿意为苏北办事,也曾想过促进两人的关系向前迈一步,自从前男友杨刚的事情一出,无论是在工作还是生活中,给她造成了不小的心理负担,

她是个经过社会历练的女人,对苏北的看法,恐怕要远胜过他身边的人对他的了解,到了西餐厅,傅宜欣把手机拿出來,搜索了一下关于自己的一些传闻,发现也消失不见了,心里一暖,知道是苏北帮自己一并消除了,

“前几天我让二子给你送过去那两瓶护肤品,你怎么沒收下,”苏北问,

“得了吧,你们公司的状况我还不了解吗,不瞒你说,我替企业家做节目,多多少少会送会赠,你看我家的冰箱,替一款牛奶的地区总裁做节目,结果下半辈子的奶人家都包了,可是你们雪烟不一样,”

“我倒想听听哪里不一样了,你一不收礼二不领情,反而让我一直欠着你人情,怪不自在的,哈哈,”

傅宜欣噗嗤笑了:“穷家富路,你们雪烟第一期产品有多少,我心知肚明,这个送,那个也赠,公司还沒扩充起來,都被东家西家拿沒了,”

“我看你不是不要,是不稀罕要,”

“怎么讲,”

“长得这么漂亮,哪还会需要雪烟的护肤品,”

“花言巧语,我看你倒是经常带着女经理到处跑市场,我沒看错吧,”傅宜欣对苏北的玩笑回答很满意,哪怕每天都会有一大堆人说她长得漂亮,这种话对于一个女人來说总是听不腻,

苏北马上想到楚婕,笑着点头说:“沒看错,宁兴药山的老板楚婕,”

商场上的事情是瞬息万变的,如果年度有一款产品能吸引到消费者不顾旅游旺季而赶到一座城市,恐怕非雪烟中药莫属了,

这一点,就算是苏北这个创始人也前所未料,

苏北创建雪烟中药,本來沒打算做到多大,只是给柳氏集团的瓶颈提供一个新思路,可是不善于经商的他绝沒想到,雪烟中药独一无二的一款产品,进入市场的这一个多月來,可谓是形成了轰动效应,

那些同样是中药公司的老总,一看自己的账务入不敷出,正犯愁时,忽然发现人家江海制药三厂的老总左联瑞另辟蹊径,将中药和护肤品联系在一起,开辟了一个新的市场,

而更为关注这项商场风云的,要数那些国内日化品牌们,国外各大品牌诸如美宝莲雅诗兰黛等,占领了国内中高端市场,国内的牌子运营的再好,也沒办法和这些国际品牌相抗衡,只能将目标定位为中下游消费群体,

直到雪烟中药的撅起,一万块一瓶护肤品,几乎是打破了这个行业中国际品牌对高端市场的垄断神话,无数国内日化巨鳄都想和雪烟中药合作,哪怕是在雪烟中药旗下挂个合作的名义,都会成为本企业的一个巨大突破,

而雪烟中药这一万瓶护肤品,上架即销售一空,甚至成为有价无市的东西,而使用过雪烟产品的消费者好评如潮,铺天盖地的热评让那些沒有买到产品的女孩子怦然心动,

雪烟的总部在哪里,在江海市,国人对跟风消费的恐怖程度立马凸显起來,一传十十传百,林婉清在江海电视台现场试用护肤品,一小时见美容奇效的视频被广泛的传播着,

许多有经济实力的女孩子,或者是拖家带口,或者是单枪匹马杀到江海,直着脖子翘首期盼雪烟第二期产品问世,哪怕在雪烟总部排队,也要购买到一瓶,当然这个一瓶是个概念性量词,谁不希望有多少买多少,可是人家雪烟限量供应,能买到一瓶雪烟护肤品,这可比当初苹果六问世的时候要疯狂,

苏北今天上午遇到的小克星李琳就是其中一位,如果连一个国安的高级特工都为之疯狂,可想而知雪烟中药现如今的社会影响力,

雪烟中药官网已经公布于本周一进行公开招标,筛选合作公司,共同开发中药护肤产品,让更多的消费者和平民消费者,能够使用上健康放心的产品,这等蓝图已经向社会发布出去,

这是个什么概念,格策世界杯中为德国队进制胜一球的时候,他本人沒有反应过來,他职业生涯进过不少球,这球沒有多精彩,苏北就是现在的格策,他也沒意识到自己的这一举动,已经在业界引起了连锁反应,

苏北和左联瑞楚婕等人探讨过这个问題,雪烟中药的发展未來,定义为高中低端,高端产品继续提价限量生产和供应,毕竟灵草的采摘期太长,不足以支撑大规模生产,而中低端产品,不添加灵草,效仿柳寒烟的雪芙蓉产品格局,用合伙人的技术资金,用苏北左联瑞和楚婕的生产基地和技术,大批量的推广中药护肤系列产品,涉及面可不仅仅局限于护肤,

当然,苏北亲自制作的灵草护肤品,和普通的中药护肤品,自然是云泥之别,不过也经过调剂和钻研,至少要比现在市场上小作坊的中药化妆品要强上百倍,对比于国际品牌中大规模使用化学添加剂,中药护肤品的纯天然又占据了不小的优势,

这个商业布局,当然不这么简单,单凭左联瑞楚婕几个人怎么可能运作起这么大的事业,说到底雪烟还是个草台班子,想要做大事,必须和正规的大集团合作,这并不是自我贬低,而是市场法则,

就在此时此刻,江海高铁站、江海南站、江海浦南机场、以及各大交通枢纽,不知道有多少旅客是慕名前來,

但是慕名而來的商家媒体和普通消费者,绝不会想到他们要找的传奇人物此时刚刚穿上衣服,

夜晚刚刚笼罩了江海这座国际化大都市,华灯初上一派繁荣的景象,这还是苏北第一次住酒店,更是第一次和一个女的住酒店,

苏北缓缓走到窗边,坐在窗边俯视着这座陌生的都市,城市就这一个特点,无论你在这里生活多久,感觉都不是你的家,冰冷而陌生,

苏北的烟刚放在嘴边,一个打火机就从后面扔了过來,他不需要回头一只手从空中信手捏來,啪,火焰放到嘴边,深吸了一口,“谢谢,”

“后悔了,”傅宜欣问,

苏北笑道:“我还头一回听说男人有后悔的,只是觉得自己变得很快,”

“哪里变了,”傅宜欣隐隐知道两人是不可能走到一起的,但为自己今天的决定沒有感到丝毫的后悔,

“说不上,陌生的连我自己都不能清醒的认识自我,”苏北苦笑道,他在脱离战争时期对他的影响,但骨子里永远铭刻着硝烟和战火,突然定居在都市中,却始终感觉不到自己的根长在这里,

傅宜欣端着一杯绿茶走过來,放在他手心里,一起俯视着这座无数人沉迷其中的城市,“江海的生活节奏确实太快了,人和人的距离很远,人和钱的距离反而很近,大多数的人都在错误的时间遇到错误的人做了错误的事,我唯一能庆幸的就是,自己在错的时间遇到对的人做了我心甘情愿的事情,”

“宜欣,你说起话來可真不像一个电视节目主持人,”

“那像什么,”傅宜欣笑问,

“像个大学讲师,”

“苏北,你不觉得我们的距离太远了吗,”

“远吗,”苏北看着近在咫尺的傅宜欣说,

“你别敷衍我,我是说心的距离,有些人哪怕见过一面,也能确定是否能进入自己的心,从我认识你那天起,我就明白,我肯定走不进你的心,”傅宜欣仰起头将眼角的泪花忍回去,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