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章 秘密任务/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与柳寒烟的婚约,苏北是完成寒雪的遗愿,苏北自己也承认,在江海认识的女孩中,柳寒烟绝对是性格最差的一个,死要面子而且非常刁蛮不讲道理,

如果允许苏北自由恋爱,恐怕一辈子不结婚也不会选柳寒烟,但是,一起生活一起工作后,正因为柳寒烟的存在,让他脱离了战场上的一身从戎硝烟,心里有了惦念的人,有了寄托和期盼,

苏北很担心这种感觉被当做是爱情,他也清楚柳寒烟也是如此,在苏北刚到江海的时候,柳寒烟在危险之中,在这座城市无依无靠,柳寒烟也曾放言一辈子都不会爱上他,可是当两人有了感情之后,一切变得和从前不一样了,

柳寒烟也在害怕,她怕自己对苏北的依赖信任甚至是撒娇,被自己当做是爱情,一旦有一天柳寒烟真的找到自己的真爱,又怎样回头面对她和苏北的这段感情,她沒谈过恋爱又不懂感情和感激之间的区分,

所以,从表面上看两个人从分家到分居,甚至很久不见一面,以为是出了不可调节的矛盾,事实上,也只有两个人心里自己清楚是怎么回事,

这晚苏北沒有住在酒店,先回了一趟公司,他特意约了几个兄弟在等他,

“苏先生,”

“鼎天,机票买好了,”

“是的,今天晚上连夜出发,”楚鼎天人高马大,一个人站在办公室里,走起路來觉得地板都在颤动,

当当当,敲门声,

楚鼎天开门,进來一个流里流气的小伙子,

“姐夫,你电话里说的该不会是骗我吧,”米阳这小子这段日子到处找工作,今天接到苏北的电话说提供他一个锻炼的机会,于是就风尘仆仆的跑过來,可是一进门看到楚鼎天吓了一跳,难不成姐夫要给自己上课了,

苏北白了他一眼,不过这里沒外人,叫什么都无所谓,

“鼎天,这小子就交给你了,如果他胡來或者不听你的话,不需要跟我打招呼,先干断他一条腿再说,”

“好的苏先生,”

米阳倒吸一口冷气,带着哭腔说:“姐夫,您这是……要不我给我姐打个电话,”

米阳刚掏出手机,就被一旁的张志刚给夺了,

在半个月之前,苏北已经将古武修炼的秘技和心法,用一种只有他和楚鼎天能看懂的方式绘制成一本小册子,当然了,苏北并不是让楚鼎天去训练队伍,古武不是一般人能修炼的,就米阳和张志刚这类沒有武学基础的人,学一百年也白搭,

但是楚鼎天不一样,他虽然出身于江海散打中心,但苏北见到他第一眼,就知道是个高手,体术和身体机能已经达到入门古武初级阶段的程度,

苏北要他们去做一件事,那就是不惜任何财力和物力,寻访名山大川,找寻苏北所需要的灵草或者灵石,这些细节苏北不会告诉米阳,怕他惹祸,同样也只有楚鼎天一人知道,

灵草当然不是那么好找的,几乎是可遇而不可求,但并非一点痕迹都捕捉不到,苏北这次派几人去大西南和藏地,他以前就听寒雪说起过那里,

只要有灵草,苏北能炼制成提升内气的丹药,对自己实力的提升是一个莫大的帮助,当然如果楚鼎天能够入门的话,对他也是一样,第二个用途就是为了雪烟中药的长远发展,

楚鼎天办事牢靠不需要担心,带上米阳一方面是锻炼一下这个小混蛋,省得他总是在江海给他姐惹祸,另一方面米阳油滑遇事懂得变通,如果打听什么小道消息的话,他绝对是个不二的选择,

苏北知道这一去难免会有危险,一个是來源于在外地人生地不熟,不管是社会还是大自然,都蕴藏着看不见的危险,另一个就是,如果寻找灵草的人不止他苏北一人,遇到诸如白玄烨这样的高手,苏北已经警告过楚鼎天,要命不要货,剩余的事情交给他处理,

苏北看着米阳说:“米阳,你姐应该沒告诉过你,我是雪烟中药的一个负责人,你先别一惊一乍的,”

米阳能不惊讶才怪,前几天泡吧遇到一个妹子,这妹子高傲的很,喝酒时公开就说了,谁送给她一瓶雪烟的化妆品她就跟谁,早知道雪烟中药是姐夫的,就算厚着二皮脸也要问苏北要一瓶,

“这次派你们出去,主要是中药采购,”

“姐夫,你们不是有制药三厂吗,”

“你懂个屁,制药三厂都是普通药材,制作高等化妆品至少得用野生珍贵药材人参什么的,对吧苏北哥,”二子白了他一眼说,黑瞎眼看不上这小子,

苏北点点头,米阳不需要知道那么多:“你还有志刚,跟着鼎天去找药材,路上有什么事都听他的,米阳刚到公司,如果这次做的好守纪律的话,我答应让你留在公司,”

“姐夫你早说啊,我带上行李……”

米阳眼睛一扫,屋里面三个阿迪的背包已经打好,看样子姐夫是早有准备,

苏北说:“这有一张一千万的卡,交给鼎天,不是让你们买药的,而是周转资金,如果机遇正确的话,给我回电话,就算是倾家荡产也在所不惜,”

“我明白苏先生,你就放心吧,”楚鼎天说,

“苏先生给我一个月的工资就够我以前在柳氏集团一年的,我当然沒话说,跟着你干我放心,”张志刚道,

米阳心里打起小算盘來,他当然知道雪烟中药的待遇必然是好,甚至姐姐这种大学生都进不來这种企业,而他想的更多的是,如果替姐夫办好事,那姐姐在苏北面前脸上也有光,

“别的我就不多说了,本來想跟你们一起喝酒,刚才遇到个朋友耽误点时间……”苏北说到这个问題也很尴尬,他沒想到楚鼎天的机票订在今晚,不然也不会和傅宜欣促膝长谈这么久了,

“苏先生,酒我们回來再喝,两个月内,如果沒有一点线索的话,我们就回來,”楚鼎天沉声说道,

“好,注意安全,一路顺风,”苏北回头看了眼闷闷不乐的二子,“你小子找揍是吗,你开车送他们去机场,快去快回,还有任务给你,”

苏北也是有私心的,他就这么一个小兄弟,不想让他离开自己视线太久,战友的弟弟和自己的弟弟是一样的,对待二子,苏北虽然沒有向柳寒烟那么费心,但在他身上花的心思也不少,

二子怎么会不知道苏北哥的心意,但是看着楚大个子他们出去,自己心里也痒痒,可苏北哥这么安排,也容不得他反驳,况且过一段日子,他也要把女朋友和母亲接到江海,苏北哥平时工作忙,自己的照顾着家,

苏北心里也沒谱,如果找不到灵草,就算是一场历练,但凡他能离开江海,也会亲自去,

众人走后,苏北在办公室里等了一会儿,期间给周曼打了个电话,告诉她今晚自己晚一些回去,

现在雪烟招标在即,公司的事情一大堆,虽然有左联瑞和楚婕,但是拍板的事情还要他亲自把关,

而这几天,苏北也在闭关,准备招标会结束后,雪烟中药第二期护肤品上市,

可偏偏在这时候,柳寒烟那个傻妮子居然自动弃权,他又不肯上赶着去求她,只能把战线转移到姜涛的身上,坦白的说,苏北怕姜涛胜过于面对柳寒烟,不打人不骂人的女人,有时候更可怕,

苏北需要用一种圆滑的方式,鼓动这位柳氏集团的二把手重新参与招标,不然自己和周曼的部署,岂不是全都泡汤了,

“好你个苏北,让我和老左在饭店这一通胡等,你居然不打个招呼,”未见其人先闻其声,楚婕气冲冲的走进來,将自己的名牌包包扔在苏北的头上,

苏北笑道:“楚总,你哪那么大脾气,老左呢,”

“停车呢,他们走了,”

“走了,”

楚鼎天一行人的秘密任务,只有雪烟中药的三个老板知道,但即便是楚婕也不明白为什么一定要出去寻找药材,

片刻后左联瑞容光焕发的走进來,看样子晚上喝了一点酒,

“苏先生,眼瞅着招标日期就到了,柳氏集团那边还沒动静,看來柳寒烟是不买你的账啊,”左联瑞笑道,

“人家这才叫落花有意流水无情呢,你说对吗,我的老板,”楚婕拿这件事当做笑柄,

苏北干咳了两声:“柳氏集团是第一合作对象,除此之外,还要目测两家合作企业,”

苏北把大头分给柳寒烟,但是涉及到大额资金和市场占有率的方面,还是要放眼这几家大公司,

“舒家好了,舒家日化的黄博文我见过,还蛮不错的,对于这次合作也表示出了诚意,”左联瑞说,

楚婕却说:“美雅的叶凌风似乎和苏老总聊的很投机,你打他的主意,”

苏北点了根烟,随手把烟盒推给左联瑞,“我昨天听到一个传闻,舒家方面陈泽凯注资了,”

“陈泽凯,外人不是说你是陈泽凯的救命恩人吗,你们俩的关系……”楚婕似乎嗅到了什么,

苏北淡淡的笑道:“过去的事情了,我要说的是,舒家日化挖了柳氏集团的上百名员工,如果不是这样柳寒烟也不会陷入困境,这样的合伙人我宁愿不要,”

“你是说直接pass掉国内日化行业的领头羊舒家日化,”楚婕问道,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