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章 总监的拳头/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不管怎么样,让柳氏集团一个中下游日化企业,为了一次海市蜃楼的竞标,得罪了行业龙头舒家日化集团,柳寒烟就算有情绪,也得慎重而行,

谁都清楚舒家日化是最有可能和雪烟中药合作的公司, 其次是來自燕京的美雅集团,

苏北见姜涛带着情绪和他谈话,无奈的摇了摇头,说道:“就算和舒家有过节,也不见得就沒机会了,在雪烟发布决意之前,任何企业都是有机会的,干嘛要放弃呢,”

“哦,看你说的条条是道,看來苏先生离开柳氏集团后,还停留在这个圈子里似的,”

苏北早知道她会这么酸自己,不过已经无所谓了,一切周一见分晓,现在当务之急就是怎么让这两个情绪化过激的女人参与招标,

“实不相瞒,我喝燕京美雅日化的叶凌风有一些关系,即便柳氏集团得不到第一手的合作项目,也可以从美雅集团分得一些中下游的项目來做,说不定这样一來柳氏集团和燕京美雅就能合作了呢,”

“你,你认识叶凌风,”姜涛立刻激动起來,

姜涛随即明白过來,苏北是个闲不住的人,他在这段时间干了什么是个迷,她心底也不相信苏北做出对不起柳氏集团的事情來,

如果能从燕京美雅方面得到一些项目的话,这简直是火种送炭,不过,姜涛的兴奋维持了一分钟后又消磨殆尽,以她对柳寒烟的了解,靠着别人施舍赢得的发展,就算真的有利可图,她也不一定会接受,更何况施舍的人是苏北的朋友,

姜涛说:“你或许不知道,大概两个月前,陈泽凯想要对柳氏集团进行融资,被董事长拒绝了,他很长时间沒露面,后來我们还是从方立东的嘴里得知,他入股舒家的消息,陈泽凯也是你这样的态度,”

“什么态度,”苏北好奇的问,

“他说只要董事长接受他的邀请,和他共进晚餐,舒家集团这次从雪烟中药竞标來的项目,会分给柳氏集团一部分去做,董事长当场回绝了,而你现在还是以这种态度而來,呵呵,你比陈泽凯慢了一步,”

苏北愣了一下,他还是把事情想简单了,这件事他听周曼说起过,站在柳寒烟的角度來看,他苏北确实已经沦落到和陈泽凯相提并论的地步了,

姜涛已经不想和苏北继续交谈下去,淡淡的说道:“就算柳氏集团破产,董事长还沒落到因为一个项目,去捧某个男人臭脚的地步,她……柳寒烟已经说了,如果柳氏集团真的破产的话,她也绝不会让人看我们的笑话,”

姜涛说完,连一口东西都沒吃,拎起自己的包站了起來,

“等等,姜涛,”

“怎么你还有事,”

苏北沉声说:“姜涛,你到底是跟我赌气,还是在和整个公司赌气,还是再拿自己的前途开玩笑,”

“这应该问你自己才对,还有,请不要叫我名字……”

“我就叫了怎么样,”

“呵呵,看你的架势,莫非要跟我动手,”

“嗯,”

姜涛眉头一皱,“我以前看错你了,好,有种的你就抽我一个耳光,也让我尝尝耳光是什么味道的,”

苏北猛然间扬起胳膊,姜涛紧紧的闭上双眼,下意识的往后退了一步,苏北当然不会打她,在她的后脑勺按了一下,姜涛忽然觉得有些头晕目眩,脑袋一沉,晕倒在苏北的臂弯里,

苏北搀扶上姜涛,直接去了江海酒店的一间客房,这间总统套房还是这次雪烟中药招待外宾时长期租用的现在空置着,

苏北失误之处在于他太不了解女人了,即便是姜涛这样知性理智的美女,想不到也会在餐厅大发雷霆,苏北不想闹得世人皆知,暂时让她睡个安稳觉冷静一下,

看着睡梦中还紧锁眉头的姜涛,苏北不禁想起两人曾经在临南县时候的生活,他并不是一个情感坚硬的男人,可面对姜涛的时候总有些无所适从,既感觉让她失望了,也觉得辜负了她一番苦心,

当苏北在客厅慢慢睡着的时候,姜涛忽然清醒了,和每个女人反应一样,先检查自己有沒有被侵犯,然后才奔出卧室,

在餐厅时姜涛还可以克制住自己的情绪,可是当房间只剩下两个人,她的情绪终于像决堤的洪水一样喷涌而出,

姜涛一头扑到苏北身上,暴风骤雨的粉拳落在他的肩头,“让你打,你打死我好了,我跟你拼了,”

如果说柳寒烟发威了,苏北习以为常,不过看姜涛发疯还真是头一次,甚至非常的富有戏剧性,打人也打不痛,下手沒有柳寒烟狠,连一句脏话都骂不出來,居然还想学泼妇,

这一顿拳头把姜涛几个月來的委屈全部打了出來,事实上她比柳寒烟还委屈,从前,她和苏北就算不是两情相悦也是互有好感,但苏北告诉她,他已经成家了,即便是那时候姜涛还能忍受,可接下來这几个月里,苏北先是和周曼走到一起,随后又是陈雪菲,最后居然从柳寒烟口中得出她就是苏北老婆的事实,

不管传闻和事实如何,苏北身边的所有女人至少还有个传闻,哪怕是空穴來风也算传闻,她姜涛呢,一直默默的在背后站着,就连柳寒烟都把姜涛作为倾诉对象,柳寒烟喝醉的时候也会告诉姜涛苏北他们过往种种的故事,从沒有人知道姜涛才是苏北一直爱着的人,

“打归打,最好不要动指甲,”苏北假装从睡梦中醒來,抓住她的手,

姜涛已经累了,情绪爆发之后无论是精神还是体力都已经虚脱,喘着粗气趴在苏北的胸口,

“累了吧,累了就跟你继续说正事,”

姜涛沒有回音,

苏北继续说道:“无论是谁都不想看到柳氏集团就这么垮掉,你这个运营总监还从沒有发挥过自己的能力,现在给你一个这样的平台,你真想错过,”

“不用你管,”姜涛果然老实了,有气无力的说,

“我不管谁管,今天下午把你的一切行动取消,明天去找柳寒烟,不管你用什么方法,都要让她去参加周一的竞标大会,有些机会一旦错过了,就是后悔莫及,”

“说到底你还是忘不了柳寒烟了,”

“不是一回事,我知道你刚才都是气话,但从这一刻起必须恢复强势的状态,周一结束后,我一定会给你一个满意的答案,到那时你要恨要骂随便你好了,”

姜涛仰起头,眼睛死死的盯着苏北,目光中有不解也有怨艾,

“我想知道你是给我答案,还是给柳寒烟答案,还是柳氏集团的答案,”

“乖,我现在真沒心情和你玩文字游戏,”

姜涛嗔怒的拧他,这次真的是用上所有的力气,冷冷的坐起來说:“苏北,你别让我替你害臊了,还乖,我是你女儿,”

苏北笑道:“如果不是女儿,就是女人,你自己选一个好了,”

姜涛还想发火,但是又怕这样正中苏北的下怀,轻哼了一声,对于苏北的提议沒有表态,

当姜涛走下楼的时候,抬头看了眼天空中的太阳,不知为什么感觉心情好多了,柳寒烟在睡不着觉的时候也会告诉姜涛,她以前经常和苏北打架,甚至都动菜刀和棍棒,不过打完架后就很轻松,真是一个解压的灵丹妙药,

姜涛噗嗤笑了一声,回想起苏北嘱托她的话,她犹豫起來,她知道,从她上苏北车的那一刻,就证明自己还是爱着他的,

但是她实在搞不懂,苏北为什么这么自信,难道说苏北是燕京美雅的人,她以前就知道苏北是北方人,这样看來苏北对雪烟招标或许有些内幕消息,这次中标的人不一定是陈泽凯注资的舒家日化,

“喂,董事长,我是姜涛,有一个重要的消息要跟你说一声,好的,我二十分钟后到您家里,”

苏北在窗边看着姜涛打电话,扬起一个温暖的笑容,看样子姜涛正在联系柳寒烟,他绝对相信姜涛有这个实力让柳寒烟回心转意,

笑容收回來,苏北发现镜子里的自己,脖子上有好几处姜涛指甲的刮痕,苦涩的一笑,看來他和姜涛的关系也要瞒不住周曼了,

“老左,我是苏北,身边有人吗,”苏北坐在沙发上给左联瑞打电话,这次陈泽凯的所作所为真的让他很生气,如果不是看在陈雪菲的面子上,说不定真的会给这小子一个印象深刻的教训,

“沒人,有什么事吗苏先生,”左联瑞大苏北十多岁,不过称呼苏北时一直是敬称,这比楚婕这个女魔头要尊敬多了,

“两件事,第一,按照原定计划,把雪烟中药第一合作方内定为柳氏集团,第二,直接砍掉舒家日化集团,不要问我任何原因,心情不太好,”

“好的,”

电话另一边,左联瑞挂了办公室座机,对沙发上的楚婕耸了耸肩膀,

楚婕看了左联瑞一眼:“怎么,苏北这次生气了,”

“不是生气,是很生气,让我们直接排除掉舒家集团,连一分一毛的好处都不给他们留下,”

楚婕忽然笑了:“我们的这位苏老总,有的时候确实很情绪化,在商场上可以随便我们怎么处理,不过在原则性的问題上,我们沒什么可怀疑的,照做就是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