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5章 乱成一团/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姜涛带着苏北的任务來找董事长申请参加竞标,但是,还沒上楼却在楼下看到了令她震惊的一幕,

在小区停车位上,柳寒烟坐在她开得那辆红色车身黑色车顶的mini cooper里,而周曼一身休闲装站在外面,一个董事长,一个董事长秘书,争吵的不可开交,

姜涛轻哼了一声,今天真的是个打架的日子,她不知道自己什么心理状态,站在花园后面细听,

“老公,我怎么不知道,你们结婚了吗,”周曼从來沒这么讲过话,哪怕不是对董事长,就算买菜讨价还价都沒有这么咄咄逼人过,

柳寒烟冷冷的注视着她:“周曼,我早就知道你贼心不死,你是不是想跳槽,还是不想干了,我告诉你,你沒资格跟我谈话,我惯坏你了是吗,”

“你惯着我,柳寒烟你真应该自己找个人问问,你看你现在像个什么样子,农村的泼妇都比你文明一百倍,”

争吵之中,姜涛渐渐听出來了,原來柳寒烟和周曼住在一个小区,这一点两人彼此都知道,今天傍晚,柳寒烟去周曼家里拿公司的文件,恰好在她家阳台看到苏北的鞋袜,

于是柳寒烟终于爆发了,她的爆发可沒有姜涛这么含蓄,直接冲着周曼大发雷霆,将苏北的衣服乃至洗漱用品都收起來扔到了楼下,

周曼一直以來还是很谦让柳寒烟的,从心底承认柳寒烟和苏北的伪婚姻事实,她甚至放弃了一个现代女性对丈夫的基本要求,做出这么大的让步,如果不是周曼的感情太执拗,一般人是做不到的,

反观周曼的这些话,如同针一样刺进柳寒烟的心里,脸色白一阵红一阵,她何尝不清楚,周曼对苏北是什么样的感情,苏北为她所做的一切,也只是看在姐姐的面子上,而她算得上是占着茅坑不拉屎,反而有种棒打鸳鸯的自责心理,

现在的情况是,柳寒烟要开赌气车,周曼拦着不让她走,两个火药桶一经点燃,就这么爆发了,

“你,你说我是泼妇,,好,我今天就让你知道什么是泼妇,谁也别想好过,一起死了干净,”

柳寒烟真生气了,脸色煞白,一口血噗的一下子吐了出來,踩油门挂档,想要撞开周曼,

一起死了干净,姜涛也这么认为,不如连我一起撞死算了,一了百了,

周曼松开她抓着的方向盘,看到柳寒烟吐血,意识到自己的话重了,“不用你死,我死,我死行了吗,”

说完,周曼掩面朝家里跑去,进楼的时候,险些撞到一个搬家具的住户身上,

姜涛一看事情不妙,万一周曼有个闪失后悔都來不及,连忙打电话给苏北,告诉他周曼要自杀呢,

苏北那边刚刚和左联瑞开完会,“周曼自杀,”

“是,柳寒烟也要开车撞墙,”

“你,”

“让她一起撞死我好了,”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什么情况,你怎么跟她说的,不就是竞标这点屁事吗,至于你死我活……”

“什么竞标,听她们吵架好像是什么臭袜子的事,”

“这样,现在周曼回家了是吗,我给她打电话,她不接的话,我再回去,你那边先把柳寒烟那个丢人现眼的死丫头给我拖回去,要是我回去……咱们商量的事情就露馅了,”

“只好这样吧,姓苏的,都是你干的好事,”姜涛气呼呼的挂掉了电话,

苏北躺在楚婕的车上,这是一辆公司赞助她买的宾利慕尚,方向盘还沒捂热乎,就被苏北借來开,

“喂,曼曼,好了好了,我知道了,破袜子扔就扔了,你和她计较什么,不许乱來,我怎么知道的,在你们吵架时,好几百人在后面看你们热闹呢,”

如果说盘旋在周曼和柳寒烟之间,已经是一件左右为难的事,加上一个姜涛,都快搓一桌麻将了,

苏北揉着太阳穴,女人治男人一哭二闹三上吊,但三个女人同时上吊绝对是奇观,

索性柳寒烟脾气來的快气得也快,不一会儿,姜涛给苏北发來了一条报平安的短信,

姜涛把柳寒烟搀扶回家,钟婶给她煲了粥,喝了半碗气色才好了许多,

“董事长,先别生气了,告诉你个好消息,我一个同学在燕京雅美日化集团,他正好负责雅美在江海的招标活动,今天下午我们聊了一下,他答应如果雅美中标的话,会分出江海部分的下线给柳氏集团去运作,”

“哦,你同学叫什么名字,”柳寒烟警觉的问,从沒听姜涛提起过,

姜涛早已经打好腹稿,按照苏北教她的说:“叶凌风,”

“叶凌风,雅美集团的副总裁,嗯,看样子是个不错的机会,不过……”

“您还担心什么,”

柳寒烟叹了口气说:“我担心雅美也不一定竞争的过舒家日化,”

“我同学说,这件事已经十有**了,他们已经暗中和雪烟中药方面有过多次接触,应该不会有差错,”

柳寒烟连忙问:“你沒有去雪烟中药退标吧,”

“沒有,”

柳寒烟长松了一口气,感觉堵在胸口的一股闷气也消了,她知道刚才和周曼吵架的过程,一定被姜涛看到了,想了想还是说:“一会儿给你地址,你去一趟周曼家里,别出什么事,”

姜涛会心的一笑,她也不清楚苏北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这天注定是苏北的劫日,刚处理好和姜涛的关系,柳寒烟和周曼就吵了起來,两人刚消停,米雅的一个电话打了过來,

“那个……呃,苏北我又遇到点麻烦,你要是方便的话,來一趟好吗,”

“哪儿,”苏北无力追问怎么回事,

“夜尚海贵宾三号,”

“知道了,”

苏北不想当居委会调解员,他是带着情绪去的,如果还是什么康天择的话,他会毫不犹豫的废了他,

这次还真的不是康天择,给苏北打完电话,米雅在洗手间洗了把脸,整顿了一下情绪,拿上包从洗手间里走出來,包厢沙发上坐着几个人,两个富二代,一个大胡子,一个红色休闲裤,一个白皮鞋,

包厢除了米雅外,还有她那个很高的女同学钱小蓉,以及校礼仪模特队的两个学妹,显然她们经常出來玩,但是米雅是第一次,

事情还要追溯到米雅借苏北那五百万,每天压的她睡不着觉,刚好同学钱小蓉和校外的一个经纪公司签约了,年薪有五十万,还不算提成和奖金,

本來米雅对模特或者拍电影沒兴趣,她有这个自知之明,也知道其中水肯定很深,可是欠苏北那么多钱,总不能沒个交代,于是通过钱小蓉的关系,联系到经纪公司,

米雅很幸运,经纪公司的面试成绩单下來她居然是入选了,米雅的身高不高,腿也沒有钱小蓉那么长,不过强在脸蛋和气质,

实则这种经纪公司,接的都是些写真、车站、房展和不入流的广告拍摄工作,档次并不是很高,恰好有两个电影投资人,其实就是个有钱实在沒地方花的富二代,联系到经纪公司,自己指名把戏给一个剧组,米雅就被稀里糊涂的视镜为女配角,

可是今天晚上米雅嗅到了不和谐的气味儿,茶几上那个投资人梁少,从他包里拿出一打钱放在茶几上,还有一包薯片,薯片打开,里面是白色粉状晶体物,

几次三番米雅和钱小蓉想离开,可是都被经纪公司给劝住了,名义上是劝酒,其实就是生灌,那个梁少用一张纸币当做铲子,从薯片包装里盛出一小堆白色粉末,用另一张纸币卷成筒,放在鼻子眼前用力的一吸,便飘飘然的躺了下去,过了半天满脸红光的示意其他两个女孩儿也吸几口,

“米小姐,还愣什么,这东西是无害的,你是不是电影看多了,哈哈,”一个叫张少的富二代说,

“嗨,你们知道吗,我第一眼看到米小姐的照片,就知道她肯定就是我们要找的人,”梁少哈哈大笑,

那个大胡子是这部土鳖电影的导演,给两位投资人低三下四的倒着酒:“有梁少和张少的把关,我们的片子想不火都难,”

米雅感觉自己呆在这里特别像煞笔,剧本她看过了,简直是脑残剧中的极品,后來听钱小蓉说,那两个人拍什么戏是瞎扯,江海大学的这两个表演系高材生是他们的目标,

至于那两位所谓的经纪人,也不过是个皮包公司,打着艺人招聘的幌子,接一些价值很低的活,这些活不够他们经纪公司支出的,但是经纪公司还有另一项营业额,那就是把旗下模特艺人介绍给社会上的老板,他们作为红娘从中得到一些好处,

嘭,苏北一脚将门给踹开,眼睛一扫,第一反应是自己踹错门了,沒看到康天择那张欠揍的嘴脸,反而是几个陌生的面孔,

这时,人群中米雅红着脸跟他招了招手,

“草泥马你谁啊,”被莫名扫了雅兴的红裤子怒道,他以为苏北走错房间了,手里拎着一个百威啤酒瓶子走了过來,

“你爹,”苏北懒得跟他废话,米雅叫他來什么事,苏北无心过问,他今天已经很暴躁了,真好需要一个发泄的机会,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