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6章 祸害/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确实是米雅叫苏北來的,但她以为苏北这么沉着冷静的人,肯定能处理好各方面的事情,其实只需要做出一个找自己有急事的借口,就能把她带出这里,可谁想到苏北进來就要当人家的爹,

“刘导,他是我朋友,找我可能有急事,我们出去说,”米雅急忙忙的打圆场,

红裤子冷哼了一声,示意大胡子导演坐下,“想走,这是你们说來就能來,说走就能走得地方,”

苏北冷笑道:“听你的意思好像要动武,”

“不是我要动武,是有些人喜欢被我揍,我随便在会所打个招呼,你能平安无事的走出这里半步,笑话,”

那位大胡子导演不想把事情闹大,主要是两位投资人还在,“米雅小姐,你们经纪公司签你的时候,在你的资料上,你似乎沒有男朋友吧,”

白皮鞋经纪人点点头,“米雅,你不会是说谎了吧,如果有男朋友的话,为了你个人的事业,我劝你还是放弃吧,无炒不红,你要是有男朋友,我们还怎么炒作,”

苏北看着这几个煞笔眉來眼去,目光最终放在张少和梁少的身上,看样子这两个电影投资人也不怎么正经,他接触林婉清时或多或少了解一些,这些老板投资电影不图赚钱,一來是凑热闹玩票,二來电影投资的费用或许只是公司企业的固定广告款项,

红裤子发现两位投资款爷不太高兴,显然人家不想跟苏北这种人斤斤计较,再次站起來,茶几上有一瓶喝了一半的红酒,攥在手里,朝着苏北露出一个轻蔑的笑容,

“好啊,既然是米雅小姐的朋友,那就喝一杯怎么样,”

苏北冷笑道:“这怎么好意思,”

“喝尼玛……”

红裤子脸色一变,端着的红酒突然砸向苏北的脑袋,

只是他手忽然麻了一下,红酒瓶不知为何在空中落到苏北的手里,

啪,哗啦啦,

红裤子嗷的一声大叫出來,不知道是血还是红酒,在霓虹灯下,顺着他的脑袋稀里哗啦的流下來,

包厢里的人倏然全部站了起來,他们都沒想到苏北居然敢还手,

“你不想活了是吗,”

红裤子踉跄几步一屁股坐到沙发上,白皮鞋经纪人看到同伴被打,一步挡在苏北面前,伸手就要撕扯苏北的领子,

苏北膝盖一抬,顶在白皮鞋的小肚子上,白皮鞋横飞出几米外,重重的撞在点歌台上,咣当一声,被砸断的电线还冒着火星子,

屋里霎时间安静下來,解决掉两个野模经纪人,在他们看來这是不可思议的事情,茶几上的洋酒被打碎一地,而那一摞钱和白色粉末,早已纷纷扬扬飘落到各个角落,

米雅和钱小蓉哪里见过这么暴力的场面,呆若木鸡的站在那里,既不知道要拉架,还是应该报警,而她们的两个表演系学妹似乎淡定的多,双双依偎在两位大老板的怀里,

苏北的恼火并不只是今天流年不利,先是惹了姜涛,后是柳寒烟和周曼的撕比大战,他对米雅也非常生气,上次在酒吧已经出过一次类似事件,一个女孩子家家的,不好好上学,为什么要往这种地方钻,

苏北也是男人,也了解男人的心态,來这里玩的女孩子身边要是沒有一个可信赖的人,只有被玩的命运,不要说什么报警,能报警的话,也不会用他亲自动手收拾康天择了,

大胡子导演一看这个场面要失控,坦白的讲,米雅这些女孩子能有什么演技,还不是投资人看上她的姿色了,可是对导演來说,他只是想拉投资拍电影,如果被苏北搅黄了的话,一切就不好办了,

“这……这其中是不是有什么误会,有什么事慢慢协商……”

苏北冷冰冰的说:“把地上的酒瓶子捡起來,扎了你财神爷的脚可就不好了,”

导演愕然的看着他,以为苏北打算和平谈判,他巴不得呢,笑眯眯的走过來,蹲在地上捡着破碎的玻璃瓶渣滓,

“导演,你都拍过什么戏,”

“我,这有过两步纪录片,”

苏北冷笑道:“关于什么的,”

“呃,小制作,不值一提,不过这次我非常有信心,”

“有什么信心,说來听听,我看看自己有沒有兴趣,”

“我们这部戏,虽然剧本还沒……啊,”

随着导演的一声歇斯里地的痛叫,所有人都转过头不忍直视,

苏北的脚,不偏不倚正好踩在导演手上,而他的手里还端着酒瓶碎片,玻璃划破手掌的疼痛,可想而知,

“疼不疼,”

“疼疼,大哥,你饶了我,不关我的事,是梁少,呃他们看中了米雅小姐,再说拍戏,总要经过这个阶段……”

“马上就会不疼了,闭上眼睛,”

苏北用脚踩着他的脖子,几乎是用一个足球的技术,将导演踢翻,撞在桌子腿上晕了过去,

还有最后两个,苏北瞪了眼两个学妹,“出去,”

两个女生面面相觑,刚才还能保持冷静,可是苏北连导演都打了,她们真怕受到牵连,拿着自己的包,顺便趁人不注意的时候,从地上捡了几张她们今晚的辛苦费,逃也似的离开了包厢,

至于这部所谓的电影的两位投资人,终于坐不住了,不怕有钱的不怕有势的,就怕苏北这种什么都不懂就搀和进來的,梁少和张少心底暗暗叫苦,哪怕苏北了解一些他们的家境,肯定不会做出这种无礼的举动來,

其实不然,苏北打人对家境忽略不计,当初他还是个初來乍到的小保镖时,就当着唐泽江的面,把唐浩差点打死,

“苏北,别再恼了,回头我跟你解释好不好,”米雅带着哭腔乞求苏北,

苏北瞪了她一眼,这个傻丫头,今天如果他恰好不在江海怎么办,以后他不能每天都保证在江海,这些有钱有时间的烂人,不给与充分的教训,以后还会蹬鼻子上脸,

谁知两位大少一听米雅说软化求情了,便知道这件事到此为止,苏北敢打这种不入流的二半吊子导演,绝不敢动自己一手指头,

梁少冷冷的说:“你们今天可以走,不过只要在江海,就别想逃出我的手掌心,我长这么大,还从沒有吃过这个亏,哼,真当自己是明星,我要不是听说你是个雏,会花这么大心思,”

张少说:“这几个砸碎不过是我养的狗,当然你们也不例外,把你们包装起來,让你们红透江海,难道不需要献出点什么东西來报答我们的知遇之恩吗,”

面对这种人格上的侮辱,放在以前米雅是断不能忍耐的,可是她是谁,她现在的生活费都是借來的,还有一个流里流气的弟弟要她养活,生活的苦难让她不得不成熟起來,

苏北沒想弄多大,什么人该死,什么人可以给机会,他心里很清楚,每一个经历过硝烟的人骨子里都有一股煞气,苏北也有,只是他克制的比较好,尤其是对待生命方面,

“喂刘警官,沒事沒事,见义勇为而已,哪里是惹祸,我是那种人吗,只是看刘警官工作太闲了,顺便帮你破获个案子,这里大概有……我目测一下,五十克的可卡因,对对,现场抓获,原地待命,”

当苏北打完这个电话,梁少和张少才恍然意识到,他们放在桌上的白色粉末还沒有來得及收起來,一听他报警,哪怕是吞进自己肚子里,也不能被警方抓到证据,

可他们能有多快,刚要上來抢夺,苏北一把抓住梁少的脑袋,拽着头发从地上揪起來,直接砸在张少的头上,两位款爷闷哼一声后,倒在地上一动不动,

即便是知道苏北能打的米雅,也着实感觉到恐怖,你可以打人,可以动刀子,但是把一百多斤重的人,用一只手随随便便拎起來,比她端一碗饭还轻松似的,这似乎突破了她的理解犯愁,

当苏北带着两个女大学生走出会所的时候,刘婷丽和一个跟班的警员已经來了,

刘婷丽暂时扣住苏北,一努嘴,让同事去里面检查,

不一会儿,小同事兴冲冲的跑出來,在她耳边说:“刘队长,真的是可卡因,洒了很多,但剩下的这些足够五十克,”

“犯罪嫌疑人呢,”

“都……”同事皱了皱眉头,“都被打晕了,”

刘婷丽瞥了苏北一眼,再看两个女孩,就大概知道怎么回事了,肯定是苏北欠了什么情债,來这里误打误撞遇到有人吸食可卡因,

“保持你电话开机状态,随时等我传呼,”

苏北笑道:“刘队真是客气了,和违法犯罪分子作斗争,是每个公民应尽的义务,如果有什么褒奖或者奖金之类的,就算我请刘队长笑纳了,”

“哼,”

刘婷丽不想和苏北在这里吵架,正要进去逮捕梁少等人,忽然想起一件事來,“苏北,你半个月前就说给我请心理医生,医生呢,”

“明天,最迟下周二肯定请到,人家专家在国外学习,总不能因为王海洋单独回來一次吧,”

“那好吧,”

苏北长舒了一口气,事实上这件事他第三次忘在二门后了,不过这次应该记着联系一下沈院长,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