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7章 欠债还钱/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一声不吭的开车先把钱小蓉送回学校,随后送米雅回人才公寓,

“你放心好了,我以后不会在麻烦你,欠你的钱也会还给你,用不着摆一张臭脸给我同学看,”米雅终于忍不住这种压抑的气氛,

苏北眉头一皱,把车开进小区时,侧目看了她一眼:“我是生气这个吗,”

“我的事不用你管,”

“我不管,看着你送死,你那两个女同学在包厢里吸的东西你不会不知道是什么吧,还大学生呢,一点常识都沒有,沾上那种东西,你一辈子别想逃出那些人的手掌心,”

苏北暗怪米雅不懂事,那些人可沒那么好心把几十万的东西白白给她们浪费,只不过是用这种途径拴住这些青涩的女学生,

“不挣钱,我拿什么还你钱,”米雅吼道,

“我让你还了吗,”

“你是我什么人,我凭什么不还,”

苏北一脚刹车把车霸道的停在停车位上,直接挤掉了后面的那辆车,车主本來想跟他抢道,却有些胆怯了,毕竟这是一辆宾利,

苏北拖拉着米雪,把她拽回家,心里暗暗叫苦,今天是什么日子,所有女人都疯了,他确实不是米雅的什么人,苏北也并非同情心泛滥,只是事情出到这里,他也不能放手不管,

苏北也能想象到,米雅背负五百多万外债是怎样的焦急心情,

“米雅,你要还钱是吗,还钱就通过这种途径,”

“呵呵,你嫌我赚的钱脏,放心,什么都脏,钱也不会脏,”

“就冲你说这句话,我真想给你个耳光,”苏北吼道,

两人一路吵,一路上楼,

苏北忽略了个小细节,米雅的家可就在柳寒烟家对面,他不是沒吃过类似的亏,但现在他快被米雅气疯了,

“你自己沒长眼睛,看看那是什么导演经纪人,人家只不过是想把你介绍给投资人玩玩,你真以为自己能赚钱,,”

“我被玩与你何干,我愿意,”

“卧槽,你脑袋有病吧,这钱我他妈不要了行不行啊,,”

米雅轻哼了一声:“你不要,我也要还,实在不行,我给人家当情人去行了吗,”

“啧啧,真有骨气,就冲你这份胆量什么大钱赚不來,如果你说你当个杀手,或许我还高看你一眼,当二奶是吗,好啊,我那五百万就算包养你了,一个月十万,一年一百万,五年还你自由这样行了吗,在此期间,你他妈的给我放老实点,别给我添乱了,”

啪,啪,啪,

楼道传來三声拍手的声音,苏北一抬头差点哭了,

柳寒烟和拿着柳寒烟外套的钟婶,正在防盗门口看着他呢,不偏不倚这句话正好被柳寒烟听见,

柳寒烟笑道:“看來苏先生果然是发大财了,包养女人都包养到我的对门,下线发展的够快的,”

米雅看到柳寒烟后,忽然冷静了下來,她意识到自己又一次给苏北造成了很大的麻烦,不过她现在是泥菩萨过江,谁顾得上谁,

“柳寒烟,我现在都懒得跟你解释,你知道吗,”苏北说,

柳寒烟笑道:“那当然,你是我什么人,就算你想解释,本大小姐还不爱听呢,只是吧,至少我和这个小妹子是邻居,你们再发出各种噪声的话,我马上报警,”

“随便,”

柳寒烟可不是懂得退让迁就的人,真的拿起了手机拨打附近派出所的电话,状告苏北扰民,

苏北是账多了不愁,拎着米雅的胳膊打开她的家门,

“苏先生……”钟婶小声的叫了苏北一声,

苏北顺势把米雅塞回她的房子,回头说:“钟婶,您老还是先休息吧,我们之间沒事,过几天就好了,”

“这我倒是放心,只不过苏先生,怎么说我也是个过來人,小两口床头吵架床尾和,生活中难免有磕磕绊绊,二小姐的脾气你还不了解吗,”

“我知道,”苏北苦笑道,

“别的我就不说了,只是希望你有时间常回來看看,感情这种东西,不管多深,只要搁置一段时间都会变淡,”

苏北点了点头,他不是故意疏远柳寒烟,相反一直在酝酿一个机会,钟婶说得对,一段感情是会随着时间的改变而变化的,只是他和柳寒烟是个例外,

“钟婶,你和一个陌生人哪那么多话,”柳寒烟在房间里吆喝道,

“喔,二小姐,我和苏先生说两句话马上回來,”

“苏先生,哪个苏先生,我怎么沒听说过,”

门外,苏北对钟婶耸耸肩膀,“钟婶,您先回去吧,看着架势,我要是敢进屋,她非拿菜刀砍我,”

“哎,你们啊……”

以前苏北和柳寒烟怎么打,十分钟后双方都会臊眉耷眼的一桌吃一屋睡,可现在不一样了,

苏北等钟婶回屋后,正打算去看看米雅,眼神一瞥瞅见猫眼里有一只大眼睛,苏北刚好手里有一块口香糖,放进嘴里嚼了几口,做出一个挑衅的手势,直接贴在柳寒烟的猫眼上,

米雅的情况确实不是很妙,苏北打了她的经纪人,她必然也不再拍什么电影,只是这样一來就违反了经纪公司的合同,是要支付二十倍违约金的,

米雅接的这个小角色,所谓的片酬是二十五万,如果乘以二十倍的话,这可又是五百万,欠苏北的五百万还不知道怎么还,结果又拉下五百万的饥荒,

苏北从茶几上拿起合同看了一眼,随手卷起來装进外套里,“回头我去找你的这个经纪公司,你以为这是什么正规地方吗,”

“苏北,要不……”米雅鼓起勇气,“我刚才考虑过你说的事情,你看现在满大街都是大学生,研究生都找不到工作,我学习又不突出,不可能还上你的钱,要不就按照你说的办好吗,”

“我说的,我说什么了,”

“你包了我吧,我知道我不值那么多钱,十年二十年都行,你什么时候不要了,我立刻走,在此期间你让我干什么都可以,”

苏北气极反笑,无力的坐在她旁边,自己倒了杯水,想了想,直接从米雅的头上淋了下去,

米雅咬着嘴唇沒吭声,不管苏北把她怎么样,她都认了,杀人偿命欠债还钱天经地义的事情,

“清醒一点沒有,”

米雅不说话,

苏北叹了口气,点根烟吸了两口,放在米雅的嘴边:“米雅、米阳,一个是名牌大学毕业生,一个是连中学都沒读完的小痞子,如果让我选一个的话,我肯定选米阳,你知道为什么吗,”

米雅摇摇头,前几天苏北说过给米阳介绍份工作,这几天來米阳一直沒给自己打电话,

“你个死丫头,怎么就这么执拗,凡事不懂得变通,你确实欠我的钱,也确实该还我,不过米雅,现在的你,可真不像我认识的那个米雅,”

苏北第一次见到米雅时,还是半年以前,阳光灿烂的高架桥上,一个骑着单车背着网球拍的靓丽女生,可现在颓废的像个中年妇女,

“贫穷也好富裕也罢,你连自己都给搞丢了,拿什么还我钱,退一万步來说,借你的钱我并不急用,你把自己弄到这么苦大仇深干什么,看看你弟,你让他当保安,他不干,你觉得他不听话,可是这次我让他跟我们公司同事出去采购药材,如果他干得好就能转正,可比你这个高材生要有出息,”

米雅扑簌簌的掉着眼泪,她知道自己应该感激苏北才对,但不知为什么,心里就是觉得委屈,

当局者迷旁观者清,其实米阳说的对,米雅对苏北还是有感情的,但她现在沒资格谈什么友情甚至爱情,一看见苏北就想到他是來要债的,总觉得自己在他面前抬不起头,

苏北破例唠唠叨叨跟米雅说了很长时间,看了看表,时间已经不早了,

“米雅,我知道我说什么你都听不进去,所以,就按照你说的办,五百万十年,在此期间我会给你制定工作任务,先把你的学上好,不要再和社会上那些乱七八糟的人搅在一起,毕业后去我公司,别的干不了,做个秘书总行吧,”

“嗯,”

苏北离开米雅家时,发现柳寒烟家猫眼上的口香糖已经沒了,凑上去朝着猫眼里望去,虽然不清楚,但是还是能感觉到一双眼睛提溜溜躲到一边,

苏北笑了笑,故意咳嗽两声下楼,

江海这几天比往日更加繁华热闹,牵一发以动全身,雪烟中药起到的连锁反应,吸引了大批的游客和慕名前來的消费者云集这座国际大都市,

江海商会的会长特意嘱咐过左联瑞,也是这两天,雪烟中药的几个高层才意识到雪烟中药现如今在社会上的影响力,

周日上午,楚婕便将原定的招标会改为江海酒店,因为参与竞标的商家太多,加上闻风而來的媒体和产业链相关商家,这让楚婕有些应接不暇,索性谁都不得罪,谁都不接待,

中午,楚婕打发二子來给苏北送了一份发言稿,足有十几页之多,这已经是楚婕考虑到苏北的承受力压缩的精华,雪烟招标,他这个老总也该现身了,

“周曼嫂子……呃,今天周末,不用上班哈,”

周曼把二子让进來,尴尬的差点找个地缝钻进去,“你苏北哥还沒起床,稍微等一会儿,我去叫他,”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