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8章 明争暗斗/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把二子拿來的资料快速扫了一遍,基本上雪烟中药的竞争力和蓝图都在里面,这是许多人给出的相关分析,商业的事情苏北是外行,这份浓缩后的演讲稿,苏北也是含含糊糊,脑袋里一团的浆糊,

还好,身边有一个做了五年董事长秘书的周曼,周曼用红色签字笔,将材料的重点浓缩到极致,她知道这么多东西苏北别说是背,就算是读估计都不是很痛顺,

“嫂子,苏北哥你们俩有大房子不住,为什么挤在这里,”二子在周曼四十平米的小屋子里转了一圈,小的快要转不过身來,

苏北笑道:“以前你嫂子住的小屋更小,是那种胶囊房你知道吧,进门就是床,床旁边就算洗手间,”

“苏北哥,就算不愿意住别墅,那你也得给我嫂子买一套大房子啊,”二子对周曼的印象必然是一百分,温柔贤淑懂得照顾苏北哥,更重要的是他们也是一起出生入死的恋人,

周曼一听心里美滋滋的,笑着说:“现在还不急,小房子住的安全,不担心被人赶出來,”

苏北心说得了,周曼专用款的醋坛子又來了,她还是在嘲笑自己上次被柳寒烟赶出家门的事情,

二子这次可是带着任务來的,简单的和兄嫂吃完饭,催促苏北试了两套西装,这还是楚婕在前些日子去意大利给苏北订做的,毕竟是参加那么大场合的盛会,穿得太寒酸也对不起现如今雪烟的影响力,

不一会儿,楚婕就亲自來了,指指点点,总觉得哪里不对,穿黑的太庄重,穿白的太艳,穿银的又太俗,苏北在周曼和楚婕之间,俨然成了个模特,衣服换了一身又一身,脚上到的鞋换了一款又一款,细节到袜子,袜子的花色和质地都要考虑到,

这种煎熬直到晚饭的时候,楚婕才满意的点点头,端过周曼递來的一杯水,“苏老板长得精神,无论穿什么衣服都很挺透,正因为如此,感觉穿和不穿又沒什么区别,”

“楚总的意思是你见过我沒穿的样子喽,”

楚婕轻哼一声:“你以为我真稀罕呢,我先走了,明天上午九点,不管你有多少事都给我放一放,记住了啊,”

楚婕刚走沒多久,苏北却接到了一个意外的电话,是陈雪菲打來的,自从上次两人的事出了后,陈雪菲也一直和苏北保持着距离,

陈雪菲告诉苏北,晚上在尚容港湾,有她举办的一个宴会,许多江海的名流商客都会到场,现在苏北拉出來单干,有时候还是要接触一下这类的精英集会,

苏北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不过他也意识到这是个性格弱点,在商场上人脉资源的重要性有时候要比资金來的更靠谱,另一个方面,陈家现在突然进军了日化产业,他也想了解一些陈泽凯的打算,

陈家的宴会开得时间选择很蹊跷,正好是雪烟竞标大会的前一天晚上,苏北现在还在暗中,甚至陈雪菲都不知道他就是雪烟的老总,这种知己知彼的机会苏北自然是不会浪费,

尚容港湾是一个高端别墅小区,说小区是不准确的,这里的几套房产,独栋别墅的价值都要过亿元,其中的两栋是专门用來租借给人用來举办大型宴会的,

草坪、白色钢化圆桌、低矮的梧桐树,穿梭在草地和别墅内外西装革履的人们,都在尽情享受金钱带给他们独一无二的贵族感,

苏北刚下车,正好遇到和别人谈话中的叶凌风,

叶凌风这次江海之行也是冲着和雪烟的合作而來,他接触过楚婕,也接触过苏北,他看得出來苏北在雪烟高层的份量至少不比楚婕轻,尤其是当苏北向自己询问燕京白家的时候,叶凌风就更加要高看他一眼,

这同样是一个商业机密,叶凌风不会对任何竞争对手提及,他甚至有一种预感,苏北就是雪烟幕后的真正掌舵人,

“咦,叶总,你的胳膊……”苏北发现叶凌风胳膊上打着石膏,似乎脸上也受了点皮外伤,

“你说这个,不碍事,路上不小心摔了一跤,”

两人说着话进了别墅的草地院子,

正在招待客人的陈泽凯一眼发觉苏北來了,不过他的目光更多的是放在叶凌风身上,心道这两个人怎么走到一起了,

陈泽凯端着一杯香槟意气风发的走來,“叶总、苏哥,你们俩來的正好,我刚还要给你打电话呢,”

显然,陈泽凯邀请的人中其实不包含苏北,这只是陈雪菲的私人邀请,姐弟两人现在各行其是,表面上关系融洽,实则也各有私心,

很快,又有一个帅气的青年走來,苏北看过他的个人资料,正是舒家日化董事长的二子黄博文,

陈泽凯简单的给大家做了个介绍,而黄博文和叶凌风两人,一个是日化行业领头羊的少东家,另一个则是新晋总裁叶凌风,他们都是商场上的老对手,彼此更加的熟悉,

陈泽凯摇着手里的香槟,笑着问道:“叶总的胳膊是怎么搞得,”

叶凌风轻笑道:“今天凌晨回酒店的时候,在停车场和人发生了点小摩擦,”

“胆子太大了,居然敢在江海欺负我的朋友,知道是谁吗,,”陈泽凯故作愤怒的说,

“呵呵,几个小混混而已,做一些上不得台面的事情,无可厚非,”说到这里,叶凌风话锋一转,“不过,想要买我的命,他们还差点火候,”

陈泽凯和黄博文交换了一个眼神,“确实奇怪了,叶总为人正直,怎么会有人要害你……”

叶凌风道:“我听到一些小道消息,结合发生在我身上的事情,似乎害我的人,也是要参加明天的雪烟招标会,我想他一定不希望我站着出席,”

黄博文冷冷一笑:“听叶总的意思,是怀疑我了,”

“怎么敢呢,这种低级下三滥的套路,我想黄总肯定不屑一顾,”

苏北刚才就对叶凌风的伤感到好奇,听到他们绵里藏针的对话后,隐隐猜到了是怎么回事,黄博文代表舒家日化來招标,最大的心腹之患莫过于青年才俊叶凌风,加之陈泽凯现在也是舒家的股东,对雪烟项目一副志在必得的样子,

苏北莞儿一笑:“叶总放心,这里毕竟是江海,就算泽凯工作忙,如果有什么事的话,尽管告诉我,”

“那我就再次多谢苏先生了,哈哈,一个雪烟中药的招标,沒想到会给我招來杀身之祸,还好我福大命大,沒有让某些人得逞,我今天出席这个宴会,就是想让那个人知道,我可不是轻易就能被打倒的,如果是正当竞争你放马过來,如果搞这种阴谋诡计,你连当我的竞争对手都沒资格,”

一番话说的陈泽凯和黄博文面若死灰,

黄博文忧的是,手下沒有除掉叶凌风,明天雪烟招标会,虽然他很有把握,但是叶凌风可不是泛泛之辈,表面上看,竞标的竞争对手有上百家,但真正的危机,黄博文只担心叶凌风的美雅日化,

而陈泽凯则显得更加郁闷,他实在沒想到叶凌风会认识苏北,白少已经给他打过招呼,近期先不要招惹苏北,如果叶凌风真是苏北的好朋友,即便是眼睁睁的看着他参加明天的招标会,也只能认了,

远处,陈雪菲信步走來,一身欧式复古的套装,沉稳而美丽,上身是一件灰色粗花的西装,下身过膝裙,穿着一双丝绒的高跟鞋,精致的像个刚开完音乐会的天后,

陈泽凯心里知道,苏北和姐姐是一派的,看來现在的情况已经很明朗了,陈泽凯与白玄烨合作,而陈雪菲也只能依靠苏北,

陈雪菲表面上是个冰山总裁,连在陈家几十年的保姆都不太敢和这位大小姐说话,不过越冷的人心里就越热,她只是出身在这样的家庭,被活活熏陶成一个上流社会的典范,骨子里和普通女人沒区别,这一点倒是很像柳寒烟,

“苏北,刚给你打电话半天沒接,我还以为你不來了呢,这位是……”陈雪菲不认识叶凌风,

苏北正要给介绍,忽然听见别墅二楼传來一个洪亮的声音,

“这位是燕京的青年才俊叶凌风,”

苏北和叶凌风同时抬头看去,

叶凌风心里咯噔一下,甚至脚下险些沒站稳,低声说:“他就是白玄烨,”

苏北点点头,“我知道,”

苏北和白玄烨有过两面之缘,一次是初到江海,他的手下暗杀柳寒烟失败,这个白少亲手解决了这几个办事不利的人,第二次是柳氏集团的年会上,这个阴翳的年轻人在码头对自己挥手告别,

十几米的距离,苏北感觉到一股扑面而來的力量,心里着实惊奇,这个白玄烨的实力至少不在自己之下,恐怕已经进入了古武的玄阶,而苏北目前还只是黄阶后期而已,两人如果在这里交手,恐怕算得上是火星撞地球,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