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9章 白玄烨/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是你,白玄烨,”叶凌风每个字都掷地有声,目光中流露出对白玄烨的痛恨,

楼上的白玄烨倚着窗口,微微一笑道:“凌风我们似乎有五年沒见过面了吧,话说回來,自从我离开燕京,也沒见过东东,你们都还不错吧,”

“呵呵,我似乎和你也沒什么共同语言,”

“也是,今晚我只是來凑个热闹,沒想到还能和老朋友见个面,”白玄烨做出一个敬酒的手势,随即离开窗台,转身时目光有意无意看了苏北一眼,

苏北犹豫了,难得一次机会见到这个传闻的白少,不管他会不会对柳寒烟出手,都是苏北必然的敌人,尤其是这种人和陈泽凯搅在一起,此时不除日后必是一大祸患,

可两人要是在这里打起來,难免会伤及无辜,火力全开的两个古武高手的对决,想不把他们卷进來都困难,

侧目看了眼皱着眉头的叶凌风,他更沒想到会遇到白玄烨,

陈雪菲也很惊讶,白玄烨什么來头她不是很清楚,但这个人最近和弟弟陈泽凯走得太近,一定在密谋着什么大事,

“你们聊,我先进去招呼一下客人,”

苏北点点头,和叶凌风坐在假山旁的一个玻璃桌前,伸手要了一瓶红酒,

“叶总似乎和白玄烨很熟,”

“岂止是熟,以前也曾是大学同学,”叶凌风看了苏北一眼,“苏先生不要误会,上次我并不是有意隐瞒,对于白玄烨的家境我不清楚,只是有个模糊的概念,”

叶凌风叹了口气说:“我本來是学电影编导专业的,白玄烨是我们燕京大学文学院的学生会主席,之间有过几次演出策划,一來二去就混熟了,”

“哦,”苏北饶有兴致的看着他,能做到美雅日化副总裁这个位置,他很好奇在叶凌风身上发生了什么事情,

“我当时真是太傻了,幼稚的认为白玄烨是个很不错的朋友,原來这都是假象,这个王八蛋是燕京人你知道的,趁我大学放假回家,居然把我女朋友给搞了,”

苏北皱了一下眉头,

叶凌风狠狠的攥着拳头:“那天下午,我把他们堵在宾馆,真的是无法接受这个现实,那段日子里,我每天都在想怎么报复这对儿狗男女,苏先生,既然你和白玄烨有交集,你应该能够理解我的苦衷,我只是个白面书生,他不一样,他可以不费吹灰之力打死我,也可以随便打个电话让学校开除我……”

“嗯,”苏北想到了林婉清,林婉清何尝不是受到白玄烨的威胁,

“我忍气吞声拿到毕业证,呵呵,那时候叶凌风已经把我女朋友甩了,她叫东东,说东东你可能沒听过,东玉莹这个名字你应该不陌生,”

苏北即便不看电视八卦,对这个名字也不陌生,是国内一个比较红的女演员,街边巷尾都有她的海报,

“苏先生,我不怕你瞧不起我,你知道吗,白玄烨根本就不喜欢东东,这个人我太了解了,他只是单纯的把一切美好摧毁,他不是人,他是个魔鬼,”

苏北倒吸一口冷气,“什么意思,”

“不清楚,但是我侧面了解过,白玄烨的人生经历比较黑暗和特殊,这个人的心也非常黑暗,有时候我甚至在想,其实白玄烨是拿我当朋友的,只是看到我和女朋友生活平静爱情甜美,他便要刻意打破别人的幸福,”

苏北回想起白玄烨的几次见面,这个人确实太阴暗了,微笑中都带着令人发寒的敌意,

“从那时候起,我彻底醒了,我是学电影编导的,充其量也只是个戏子,这辈子不可能和白玄烨抗衡,于是我出国刘学,两年剑桥一年哈佛,回国后才做到现在的成绩,”

叶凌风控制不住自己的情感,咬牙啜泣道,“其实我心里很清楚,无论我多么努力,这辈子是不可能超越白玄烨的,更谈不上报复他,东东被白玄烨甩掉后,呵呵其实也不那么干净了在娱乐圈里摸爬滚打,光鲜亮丽的背后谁知道有多少肮脏的交易勾当,”

苏北不太擅长怎么开导一个人,不过以叶凌风的智慧,想必他自己也在寻求自我解脱,

“光说我了,苏先生你是怎么认识白玄烨的,我说句实话,这种人哪怕是忍得一时风平浪静,最好也不要招惹,他和正常人不一样,”

“深仇大恨倒是沒有,不过,如你所说,他已经盯上我了,顺其自然吧,”

不多时,应酬完客人的陈雪菲找了好半天,才在假山下把苏北找到,叶凌风抹了把脸恢复正常,知道陈雪菲找苏北有事,识趣儿的离开了,

陈雪菲刚坐下來,就使劲儿的掐了苏北的手背一下,“我是罪人吗,”

“姐你这又是唱哪处,”

“好了,别跟我装了,是不是因为我你又和柳寒烟闹掰了,”

“不关你的事,说说你吧,怎么,你们陈家不好好做你们的房地产,怎么二进宫,又重新杀回日化领域了,”

陈雪菲噗嗤笑了一声,“你也听说了,耳朵够长的,是啊,泽凯现在和舒家合作,想要把雪烟中药的标拿下來,这可是块肥肉,呃,雪烟中药你知道吗,”

“了解一些,”苏北淡淡的说,

“我早知道你知道,刚才那个人是雅美日化的人吧,”

陈雪菲毕竟是陈家的人,陈泽凯入股舒家日化,这一步棋陈雪菲是肯定弟弟的才华的,毕竟雪烟中药现在红透半边天,可不是昔日的柳氏集团,

而陈雪菲也知道,苏北不是一个闲的住的人,这样一來,陈泽凯和黄博文的组合,在明天的招标大会上,就会与苏北与叶凌风相遇,

一定程度上來讲,陈雪菲和苏北算得上是竞争对手,

只可惜,陈雪菲以为苏北攀上美雅日化的高枝,却不知道,苏北和叶凌风只是几面之缘,两人都不熟悉,但苏北确实对雪烟中药有所了解,而且了解的很多,毕竟那是他的公司,

在这个名流聚会圈里穿梭一个來回,就能切身的感觉到陈泽凯现在的社会影响力,众人所交谈的话題中,最多的就是陈泽凯,另一个就是雪烟中药,

陈雪菲告诉苏北,白玄烨在江海仅仅一年时间,基本上已经是渗入每一个豪门圈内,现在的影响力颇高,

陈泽凯家大业大,有白玄烨这么个靠山,已经被提名为江海年度杰出企业家名号,这就是个马太效应,白玄烨正在崭露头角,成为江海各界谈论的话題人物,

也只有陈雪菲明白,其实陈泽凯已经被白玄烨控制了,这让她觉得非常有危险感,

和陈雪菲聊了一会儿,她难免会诉说一些自己的思念之情,凡是种种不消多说,

此时,宴会厅内似乎发生了什么热闹的事情,鼓掌和欢呼的声音此起彼伏,三五成群的江海名流们的注意力,随着一个穿着白西装的男人出场而发生转移,

白玄烨一手香槟杯,一手抄着兜,从旋转水晶楼梯上走下來,挎着白玄烨另一条胳膊的女人,正是江海本土的影星林婉清,

白玄烨眉宇之中透露出傲人的气势,让在场的每个人不由得对他肃然起敬,

“白少,我们都以为你这位贵人不來了呢,哈哈,”

“哪里,大家都是朋友,不需要这么客气,”

“白少,难道你不需要给我们正式介绍一下身边这位美女吗,”有人起哄,

白玄烨呵呵一笑,“林婉清,我想大家都应该认识,”

当然认识,恐怕江海任何一个男人都对林婉清有过幻想,但她的选择显然是在预料之中,作为白玄烨的女人,无须担心会被哪个不要命的骚扰,

林婉清冲着大家微笑点头,眉宇之中总有股说不出的不自然,白玄烨对她的纠缠不是一天两天,这一点林婉清知道,万一哪一天白玄烨失去了耐心,自己只能任凭其摆布,索性今晚白玄烨只是邀请她参加一个舞会,并沒有别的意思,

可宴会的每个人都不这么认为,女人们羡慕林婉清好福气,男人们赞叹之余,甚至有些嫉妒白玄烨的成功人生,香车美女还有铺天盖地的赞许声,这才是真正的人生赢家,

“白少,什么时候能喝上你们的喜酒啊……”

“林小姐和白少真是天生一对……”

“我想林小姐拍的任何一部以爱情为題材的影片,都沒有现在來的更加令人赞叹,”

在众人的献媚中,两人走下楼梯,白玄烨纵使真的喜欢林婉清,也不会跟她结婚,和他结婚的女人至少要门当户对,显然不是林婉清,

这就是差距,连陈泽凯都不了解白玄烨的真实身份,在别人看來,林婉清是知名影星,嫁入豪门也算门当户对,可从白家的角度出发,区区一个戏子,可玩不可要,

林婉清何尝不知道自己的份量,在白玄烨这种人眼里,她这个荧幕前的宠儿、影迷心中的女神,不过是件逢场作戏的衣服罢了,

就在这种热烈的气氛下,突然有一个陌生的声音,打断了这种伪装的浪漫,

“婉清,这位是你朋友吗,”

林婉清的身后,苏北走了过來,顺势拉起她的手,朝着宴会厅的沙发走去,将身后招呼客人的白玄烨晾在一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