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章 戏剧性的转变/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其实林婉清今晚看到苏北來了,隐隐感觉到有些不妙,她知道白少和苏北有过节,而自己又和苏北在媒体上有那种关系,偏偏当她的绯闻澄清后,又被白玄烨粘上了,

林婉清发现,自己就是个彻头彻尾的弱势群体,在他们面前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沒有,

让她更加沒想到的是,苏北居然在大庭广众之下,以这种方式要带走她,这下可麻烦了,林婉清是來和白少逢场作戏的,就像所有人吹捧的那样,两人是天生一对,这半路杀出來个苏北,让白少的脸面往哪放,

林婉清又不好违背苏北,只好挎着他胳膊,两人窃窃私语往前走去,

“苏北你怎么來了,”

“随便转转,先别说我,也别回头看,白玄烨是不是威胁过你,”

“他只是突然给我打了个电话,让我陪他出席个晚会,”林蛙请有些感动,几个月前光头等人在临南几乎是抢人,幸亏苏北及时救了自己,可这次不一样,应该是苏北误会了,

“明白了,”

“明白什么了,白少他,”

“呵呵林小姐放心,白玄烨还不至于和你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女人大动干戈,你是安全的,但我不太妙,只是借林小姐的手帮我个忙,”

“啊,”林婉清差点叫出來,什么人啊,我这辈子活的都战战兢兢如履薄冰,你让我帮什么忙,何况是帮你的忙,拆白玄烨的台,

而两个人的窃窃私语,看呆了一旁的名流们,苏北和林婉清显然是关系更亲密,这小子是谁,居然现场带走了白少的女人,

一时间,几天前照片门的话題再次摆在众人眼前,前些日子苏北和林婉清有几张不穿衣服的合成假照片风靡网络,可这件事情马上就落下帷幕,是一个电视台的主任从中作梗,大家也从沒关心过照片中的男主角,

而这些绯闻照片只流传了一天一夜,就在网络上销声匿迹了,这一点在场的名流心里都清楚,应该是白少用了某些手段消除女友的负面影响,这种动用国家安全网络的技术,不禁让所有人都觉得白少的身份更加神秘了,

可是现在苏北和林婉清的亲密动作,让所有人又开始浮想联翩了,难道确有其事,难道白少也戴绿帽子,还是说这个苏北是什么大人物,

出席宴会都是有身份的人,他们懂得什么闲话该传,什么叫流言止于智者,即便不是白少,类似于照片门这种事件,在所谓的上流社会场合,也不应该拿來当做谈资,

“苏北,你在干什么,”

宴会的另一个人主人陈泽凯终于忍不住了,他现在宁可跟苏北彻底翻脸,也不愿意看到白少大发雷霆,

两分钟前,陈泽凯还在享受作为江海名流圈核心的荣耀,可现在真的是面若死灰,普通人都无法容忍这种事,何况是白玄烨和他,

而事实上,林婉清一点都不重要,在陈泽凯的眼里,她只是白少的一件奢侈品,比如皮带扣或者打火机,可是有人抢了你的皮带,你愿意吗,

如果是在闹市,现场早就沸腾了,可因为白少在场,來的又都是这个圈子里的人,众人都默契的沉默下來,

其实,这种沉默是非常尴尬的,证明大家都知道怎么回事,

有人忧愁,就有人高兴,看到这一幕,最爽的人莫过于陈泽凯的敌人,或者白玄烨的死对头,

比如坐在沙发一角的叶凌风,他双目炯炯有神的看着白玄烨,又转头看向苏北和林婉清,这一幕真是太有喜感了,让叶凌风中标雪烟中药,都沒有现在这么痛快,

只是叶凌风隐隐有些担心苏北的安全,以这种挖墙角的方式激怒白玄烨,会不会是太莽撞了,但不管结果怎样,他现在对苏北的为人真是佩服的五体投地,明知不可为而为之真性情也,

站在楼梯口的白玄烨确实有些茫然,不过经历过大风大浪的他,还不至于无地自容或者恼羞成怒,他真沒想到苏北居然率先发难,

苏北确实是率先发难了,他一直在明处,而白玄烨一直在暗处,甚至伙同陈泽凯做一些他不知道的勾当,因此,即便是火星撞地球也得要撞,否则后患无穷,至于林婉清,他只是顺便帮林婉清脱离虎口,沒有什么其他意思,

“苏北,泽凯,你叫我什么,”

苏北侧目凝视迎面走來的陈泽凯,

陈泽凯确实是怕苏北,但至少现在是个机会,或许白少因为这个导火索能除掉苏北这个拦路虎,

“苏北,这里是你胡闹的地方吗,不好意思,这是我们陈家的私人宴会,这里不欢迎你,”陈泽凯彬彬有礼的做了个请的手势,

苏北轻哼了一声:“私人宴会,我想在场的人应该有人认出我來了,半年前,不是我把你这个私生子从贫困山沟里带出來,你能有今天,”

现场再度窒息,

陈雪菲脸色煞白,完了完了,

苏北目光环视了一周,他沒想给陈泽凯留什么面子,他不过是白玄烨的一个傀儡罢了,“好吧既然陈总得了健忘症我提醒你一下,你是陈友良的私生子沒错吧,老家在承榆市也沒错吧,我和一个朋友救了你也沒错吧,随后你却忘恩负义,将救你的朋友推向火坑,”

现场轰的一声,众人炸开了锅,苏北爆的这个大料,众人也早有耳闻,毕竟陈家突然冒出來一个儿子确实是无法解释,沒想到事情的真相居然是这个样子,

陈泽凯脸涨得通红,恶狠狠的看着苏北的眼睛,冷冷的一笑:“是你贪图我爸的遗嘱,你救了我陈泽凯不假,时候我也给了你足够的好处,能让你安稳的过完下半辈子,不是吗,”

“啧啧,你怕二子嘴巴不牢靠,将你的身世说出來,让你的保镖暗中杀过他,大家不信的话可以看看陈老总的独臂保镖哦,”

说到这里,苏北目光突然一紧:“陈泽凯我忍你很久,不是因为你有几毛钱,一是看在菲菲姐就你这么一个弟弟的面子上,二是觉得老陈为柳氏集团做出过贡献,该替他保留个儿子,可你呢,打量你办的事我不知道吗,”

“我办事,我只知道我把柳氏集团价值两个多亿的股份转让给你,别总说我,你不过是区区的一个小保镖,护送我一次,两亿的身价,想必国际杀手也沒有你这个价格吧,凡事要懂得知足常乐,”

苏北哈哈大笑,眼神一凛,笑道:“在我住院的几天里,你不但不懂得感恩,反而开始把目光放在我老婆身上,”

“你老婆,谁是你老婆,苏北你别睁着眼睛说瞎话,你和柳寒烟结婚沒有,据我所知沒有吧,既然沒有,我为什么不能追你喜欢的女人呃……”

陈泽凯愤怒之下,居然把实情说了出來,

众人再看陈泽凯时,目光中有一丝戏谑的表情,

显然,陈泽凯承认了这个事实,谁心里沒有一杆秤,就算陈泽凯说的对,苏北和他老婆沒结婚,但是你也不能抢你救命恩人的女人,甚至想都不能想,

事情到了这一步,陈泽凯知道已经无法挽回,关于别人怎么看自己,他已经无所谓了,陈泽凯甚至一个道理,这个世界上只有利益是永恒的,只要他有钱有势,苏北所说的这些诋毁他名誉的话,都会被人自动忽略,

而苏北也从沒想过用这些过去的往事达到什么目的,闲言碎语只是女人的本事,如果非要有目的的话,苏北也希望在场的宾客能清晰的看到陈泽凯的真正面目,假如有一天,陈泽凯和陈雪菲姐弟反目成仇,至少应该为陈雪菲赢得一些舆论支持,

此时脑袋最蒙圈的人要数林婉清了,完全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她也是第一次真实的了解到苏北的來历,让她惊讶的是,眼前这位被誉为江海最杰出的青年企业家陈泽凯,居然还有这么一段黑历史,

啪,啪,啪,

楼梯上传來白玄烨拍手的声音,“漂亮,真是让我看了一场不错的闹剧,非常的不错,”

对于白玄烨出乎意料的平静,让众人有些吃惊,自己的女人都被苏北抢了,居然还这么沉得住气,

不仅沉得住气,白玄烨此时正抱着一种看热闹的心态,欣赏着楼下的人间喜剧,

苏北是谁,众人已经猜到了,他是來踢场子的,和陈泽凯有仇,是柳氏集团董事长的前任,当然,在场的每个人的身价或财力,恐怕都要在柳寒烟之上,所以沒人对苏北的身份感兴趣,

不过敢踢陈泽凯的场子,拆白少的台,这份胆量还是值得褒奖的,前提是苏北沒有疯,

而陈泽凯是谁,江海财经的领头人物,接受了盛世地产集团的同时,现在正式入股了舒家日化,

唯独让人看不透的还是白少,即便不认识他的人,都会感觉到來自他身上的压迫感,都说华夏无贵族,如果非要找出贵族公子的话,在众人心里显然就是白玄烨这样的人,

当众人被这心惊肉跳的撕比大战所震撼时,又有一个陌生的声音加入了战斗,

“哈哈,白玄烨,你终于也享受到被人抢女人的快乐了吧,不好意思,我有点幸灾乐祸,不过我真是实在控制不住想笑出來,來來,大家一起跟着我笑,”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