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1章 暗黑/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沙发上形单影只的叶凌风终于忍不住了,不知道是故意奚落白玄烨,还是发自肺腑的狂笑,太夸张了,笑得前仰后合,

“苏先生,真有你的,你以后就是我叶凌风的兄弟,哎,真是不服不行,能看到白玄烨这种阴险小人出洋相,简直比看了一场喜剧都痛快,”

作为另一个阵营的黄博文,见机也冷笑了几声,现场有些不可控的因素正在引爆,

黄博文冷笑道:“叶凌风,你以为带着一个乌合之众,來我们的晚会搅一搅,就算是什么高瞻远瞩了,实话告诉你,明天的雪烟中药竞标中,舒家制药开出了一个雪烟中药无法拒绝的筹码,这个筹码是其他一百家企业联合起來,都无法开出其中二分之一的,我想雪烟中药的老总,应该不会舍近求远,和你这个远來的和尚合作吧,”

众人一阵唏嘘,原來叶凌风是來参加雪烟中药招标大会的,不过黄博文说的沒错,能和雪烟中药合作的企业,恐怕也只有国内的领头羊舒家日化,叶凌风虽然不错,但是美雅照着舒家还是差了不是一星半点,

叶凌风听到黄博文的话后,笑得更加猖狂了,他笑得是这些人的无知,也笑自己运气怎么这么好,

恐怕在场的也只有叶凌风知道,雪烟真正的话语人,正是他们所说的乌合之众苏北啊,

这是一件非常富有喜感的事情,陈泽凯、白玄烨、黄博文,以及一切利益群体,正在金罗密布的讨好雪烟中药,可是他们在幕后努力的同时,还不知道雪烟中药的真正老总可能就是苏北,

试想一下,明天你的招标会上,苏北但凡有些骨气,第一个pass掉的企业,就是引以为傲的舒家日化,那该是在新闻头条上停留一周的特大喜讯,

既然叶凌风知道舒家只要沒戏了,他的目光不再盯着最大的竞争对手黄博文,而是转向了白玄烨,

叶凌风等这个机会等了六年,六年中,大学的女朋友东玉莹,从一代玉女变成了千夫所指的艳星,而始作俑者正是他曾经的同学白玄烨,叶凌风一直很努力奋发图强,但是骨子里还是沒有勇气和白玄烨斗法,可现在苏北给了他一个莫大的机会,他真是控制不住的想笑,

“白玄烨,二十岁,人生有几个二十岁,在燕京大学我把你当成最好的兄弟,你却抢了我的女朋友,让我愤怒的是,你根本就不喜欢她,只是不想看到别人得到幸福,今天,苏北抢了你的女人,我非常想采访你一下,此时此刻是做何感想呢,”

众人的目光齐刷刷的转向白玄烨,

白玄烨却始终沒有发怒,好像事不关己一样,居然侧目想了想说:“非常酸爽,我再告诉你一个真相,凌风,你一定要挺住哦,当我把东玉莹泡到手后,然后把她丢进了燕京生活最混乱的一个圈子,听说那个圈子都比较喜欢国外文化,什么类似于你懂得,坦白的说,那时候我还是很喜欢东玉莹的,不过看着别的男人们泡我的女人,啧啧,那感觉就像我抢了你的女人,你了解我的,我最喜欢这种痛苦的感觉,”

一句话,让所有人倒吸一口冷气,

白玄烨丝毫沒有反驳这种“欲加之罪”,不仅承认了抢朋友女人的事实,甚至还公然不讳的告诉大家一个肮脏的过程,

这让苏北也很震惊,他对白玄烨的感觉突然有了转变,如叶凌风所说,白玄烨的种种作为,并不是正常人的思考方式,

白玄烨很聪明,很有实力,当然他的神秘家境是最让人担忧的,但他居然为了让自己过得痛苦,而做出各种常人无法理解的事情,

通过这一点,苏北觉得,白玄烨以前的生活一定是在黑暗之中,其实透过他的眼睛,苏北能感觉到常人无法理解的痛苦,有时候把自己的痛苦经历变成负面的打击报复,是很恐怖的事情,

东玉莹,林婉清呆住了,

不仅是林婉清,在场的所有人都呆住了,甚至包括陈泽凯在内,他也是第一次了解到白玄烨的出身,沒想到还有这种事情的存在,东玉莹是谁,至少比林婉清的名号大一百倍,在奥斯卡上走红地毯的女人,居然被白少当做……

不过,正因为叶凌风的揭秘,似乎给白玄烨的身世蒙上了一层无法揭开的面纱,也是在这时,陈泽凯等人才意识到,他们和白玄烨根本不是同一个世界的人,

一个随意曝出自己和世界级影星灰暗过去的男人,说明他的能量至少不在乎会有人谴责他,

而在这群名流之中,有人开始替唐家悲哀,当初白玄烨刚刚落户江海的时候,白玄烨曾经试图接触过唐泽江,可是唐泽江还误以为白家配不上唐家的身份,现在看來,区区的一个市书纪连给白少提鞋的份量都不够,

白玄烨优雅而阴翳的站在楼梯上,就算在此时,依然醉心于一种失道寡助的快乐,

白玄烨淡淡的说:“凌风,现在的你还不是我的对手,我非常想看到你有一天能够跟我平起平坐,不过我也要赞赏你,这么多年你一直在努力奋斗,不过在我看來都是小孩过家家,但有一点,你让我非常刮目相看,居然认识苏北,”

所有人的目光又转向苏北,这家伙到底是谁,不仅带走白少的女人,还受到白少至高无上的褒奖,

“哈哈,你说对了,总有一天,我会亲手杀了你这个变态,”

“我很期待,真心的,不过现在你还沒有这个实力,”

白玄烨的目光随即落到林婉清身上,扬起一个戏谑的表情,“林小姐,你不用担心,从今天起,我对你一点兴趣都沒有了,更不会跟你一般见识,”

林婉清暗暗松了口气,虽然知道很沒出息,但是心里难得的放松,她算是听出來了,在这群虎狼面前,自己连蚂蚁都不算,

白玄烨最后看着苏北,“苏北,虽然你杀了我白家的二叔,不过呢,我特别开心,希望有一天,你能够站在一个比较高的位置俯视我,否则我可是沒兴趣和弱者玩,”

苏北淡笑道:“不会让你等太久,”

白玄烨呵呵的笑了:“还有,我为我的失策而感到羞愧,居然派出几个砸碎去杀柳寒烟,不过你放心,以后柳寒烟也是安全的,因为一开始我以为你只是个普通货色罢了,现在,你是我在江海唯一的对手,”

唯一的对手,这句霸道的像王八蛋的话出字白少之口,不禁让众人浮想联翩,

白玄烨终于从楼梯上走下來,穿过人群,径直走到叶凌风身边,扬起一个微笑:“你也不必摆出一副这样的表情,你了解我的,我是个沒有感情的人,”

“哈哈,我当然知道,你是畜生,”

白玄烨耸耸肩,“至于东东,一个脏兮兮的女人你也不用有什么其他想法了,年轻时不过是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我给她一百万她沒有背叛你,我给她一千万她犹豫了,可是我给她开出一个锦绣人生,她还是躺在我的床上,说实话,我一点挑战性都沒有,想像苏北那样成为我的对手,不要在这么固执了,懂吗,”

“啐,”

叶凌风一口唾沫吐在白玄烨的脸上,后者连躲都沒躲,脱下白色西装,在脸上擦了擦,随后放在叶凌风的头上,双手抄着兜,仰天长啸走出了宴会大厅,

这个宴会从喜剧变成悲剧,最后又出现戏剧性的转变,众人始料未及,

身穿礼裙的陈雪菲彻底傻了,她不知道苏北到底和白玄烨有什么过节,但是她此时有些担心陈家,

陈泽凯当白玄烨的走卒,现在看來,陈雪菲觉得这是一个很可能葬送陈家的举动,不管白玄烨将來会向怎样的道路发展,可是刚才的窒息瞬间,让她觉得白玄烨根本就不是人类范畴的,

“各位來宾,看來今天有一些误会,今晚的酒会到此为止,改日一定会登门道歉,请大家先回去吧……”陈雪菲已经乱了方寸,

识趣儿的江海名流们,只当刚才的事情沒有发生过,这种事,回家连老婆都不能说,无论是苏北和白玄烨,还是陈泽凯和叶凌风,看來都不是他们能惹得起的,搞不好就是杀身之祸,

当这栋别墅宴会厅恢复宁静的时候,陈雪菲才走到苏北身边,叹了口气,“你啊,”

苏北耸耸肩膀,这可是你弟弟先翻脸不认人的,

自从陈泽凯目光盯上柳寒烟后,苏北一直等陈泽凯跟他解释道歉,可是陈泽凯沒有,后來陈泽凯让阿九打伤了二子,苏北还是给他一次机会,可是现在不一样,陈泽凯自认为抱上了白玄烨的大腿,居然公然挖了柳氏集团半壁江山,这是他所不能容忍的,

宴会剩下的人都是陈泽凯的亲信,陈泽凯也不用在避讳什么,淡淡的对苏北说:“还是叫你一声苏哥吧,如果你认为你是今晚的赢家,就像白少所说,苏哥已经不够资格玩这场游戏,”

一旁黄博文冷笑道:“泽凯,用不着跟他们再客气什么,看來你这位姓苏的朋友,幼稚的认为美雅日化会成为明天的标王,真是可笑至极,”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