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2章 谁才没资格/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鹿死谁手,黄总的结论下的太早了,”叶凌风一旁说道,他今天有些兴奋过度,一个电影专业的文弱书生,五年内取得两个剑桥和哈佛的经济和金融的双硕士学位,回国后帮助燕京美雅日化从平民企业,一跃成为新晋日化强敌,他付出的努力是常人所无法理解的,

叶凌风现在确实无法比肩黄博文,那是因为黄博文沒有经过任何努力,就继承了舒家日化的衣钵,

这一点和苏北与陈泽凯出奇的相似,与其说这是一场明星企业和平民企业的对决,还不如说是坐享其成的继承者,和努力奋斗的青年的对决,

叶凌风代表的美雅日化,与黄博文坐享其成的行业领头,苏北一手创建轰动一时的雪烟中药,还有陈泽凯继承的陈家遗产,一切都像是命运一样,无限的交集,汇聚在这里,

如果抛出个人感情的话,苏北宁愿选择弱势一点的叶凌风,就算他是商业的外行人,也看出來叶凌风的发展潜力要远高于黄博文,

将心比心,叶凌风对自己的企业发展有信心,如果他真的沒有看错苏北的话,他一定就是雪烟中药的真正老板,如果他们双方能够合作,那真的是强强联合,赶超舒家日化,指日可待,

宴会就这么不欢而散,

陈雪菲心事重重的将苏北送出别墅外,不管事态怎么发展,陈雪菲是最为难的一个人,一方面是陈家的利益,一方面是商业上的对手,一个是同父异母的弟弟,一个是自己的男人,谁胜谁富,对她都是一个打击,

苏北把浑浑噩噩的林婉清塞进车里,低声对陈雪菲说:“菲菲,不要做出这种表情來,我说过不管发生什么事,你的这个弟弟,我会给你留着,”

“苏北……对不起,我……”

“别说了,我知道,”

陈雪菲含着眼泪点点头,但凡弟弟有一点苏北的心胸,陈家也不会和他们的救命恩人反目成仇,经过今晚,陈雪菲对陈泽凯越來越不放心了,她有些考虑是不是真的要想一下未來,

车上,林婉清想起刚才发生的事情涩涩发抖,不过白玄烨应该不会说谎,如果他以后不再骚扰自己,那简直是万幸,更应该感谢苏北的鲁莽之举了,

“苏先生,那个咳咳,我和柳氏集团的合同,现在有些问題,柳寒烟已经沒能力再做市场和广告方面的运营,这可不是我不履行合约……”

苏北笑道:“林小姐你是不是非常怕我,履行合约与否,也不是你能做决定的,不过还是要对你说一声感谢,”

林婉清长舒一口气,

苏北随即说了一句耐人寻味的话:“柳氏集团不会垮掉,你的合约也会生效,呵呵,或许以后我们就成为同事,也说不定,”

林婉清反复咂摸这句话,她听得出來,苏北和美雅日化叶凌风关系匪浅,这么说美雅日化明天真的能拿下标王,并且能够帮住柳寒烟度过难关,

把林婉清送回她的家,叶凌风关上车门,上了苏北的车,

叶凌风做出一个决定,在明天招标之前,他必须要从苏北这里得到答案,

“苏先生,如我刚才所说,你能做出刚才的事情,不管你和白玄烨有什么过节,都是我叶凌风的兄弟,如果你也拿我当朋友的话……我想听一句实话,你是不是就是雪烟中药的老板,”

苏北噗嗤笑了出來,递给他一支烟:“是,”

“你,你小子藏得够深的,”叶凌风终于确定了他心里的答案,

苏北苦笑道:“我可不是故意隐藏什么,凡事都是一步步走到这里,说实话,我沒想到雪烟中药的影响力现在居然这么大,有些让我骑虎难下,”

“先别说这些,我再问你一句,雪烟中药的合作伙伴,你肯定不会给舒家日化吧,”

“不会,”

叶凌风松了口气:“我呢,虽然很不地道,但我还是有话直说,”

苏北看了他一眼:“不好意思,虽然我也很欣赏你这个朋友,但是雪烟的项目,也不会给你,”

叶凌风愣了一下,他仔细的咂摸明天参与竞标的企业,舒家最大也最有希望,被苏北排除了,接下來不应该是美雅日化吗,何况两人还有私交,

苏北拍了拍叶凌风的肩膀:“我做雪烟中药,从一而终,就是为了柳寒烟,”

“柳氏集团,哦,原來是这样,哈哈,懂了,”

苏北点点头,吐出口中的烟雾,“不过,坦白的來讲,雪烟中药有核心技术和药材,柳氏集团也有做日化的底蕴,但是现在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即便是合作起來,也是个问題,所以……”

“有话直说,需要帮忙吗,不过我有言在先,我只会尽我能力范围之内的,來帮助你们,”

苏北满意的笑了笑,随即说:“有你这句话,算我沒看错,你放心,我不会跟你借钱,雪烟中药的项目,分给咱们三家來做,怎么样,”

“啊,”

“别急,听我把话说完……”

苏北和叶凌风在车上聊到凌晨,叶凌风才返回酒店,人生总是充满戏剧性的,这注定是个不眠之夜,当然明天更加会是个不眠之夜,

叶凌风对苏北不仅是佩服,半年之内,从一个制药三厂的厂房,做出一个名震行业的品牌,而这一切居然是为了一个整天跟他闹别扭的女人,

再回想起今晚白玄烨的举动,叶凌风沉寂了多年的斗志,再次被点燃,白玄烨说得对,总是沉迷于过去的患得患失,是沒资格做他对手的,

苏北回到人才公寓,本來要去周曼家里休息一下,楚婕给他的发言稿,一个字都沒看呢,这还是经过周大秘书的整理,

可是他发现柳寒烟家对门的米雅窗口还亮着灯,他有些担心,还是悄悄上楼,生怕惊动柳寒烟,用一张银行卡和车钥匙,愣是把米雅的防盗门给打开,

米雅房间的空调开得温度极低,苏北不禁打了个寒颤,目光一转,发现浴室的门开着,走进去才发现,米雅喝醉了,

浴缸上放着两瓶红酒一个高脚杯,浴缸里的温水已经渐渐变凉,米雅连衣服都沒脱,躺在里面睡着了,乍一看还以为这死丫头割腕自杀了呢,

“起來,”苏北皱着眉头吼道,

米雅醉醺醺的睁开眼睛,呕的一口就吐在浴缸里了,凉水变得浑浊,有一股淡淡的救臭,苏北顺手把她从浴缸里拎出來,放在喷头之下,

“米雅,你给我解释一下这到底是什么意思,你自己照照镜子,你现在像个什么,”

“苏北啊,哈哈,你急什么,我这不是洗白白等你吗,说好的包养我,你不來,钱岂不是白花了,”

苏北忍着愤怒,“我是这个意思吗,”

“也对,你怎么会缺女人呢,我今晚本來准备了红酒等着你來呢,一直沒來,自己就喝多了,抱歉啊老板,”

苏北一手打开淋雨的喷头,稀里哗啦的凉水从米雅的头上浇下來,

米雅不仅沒有清醒,突然像发疯了一样,使劲儿的踹了苏北小肚子一脚,

苏北一巴掌扬起來,

米雅高傲的看着他,“打,”

啪,苏北耳光抽在浴室墙壁上,“米雅,你要真想一辈子这样活下去,从今天开始,谁也不认识谁,你爱干什么就干什么,呵呵,那五百万你想还给谁就还给谁好了,”

“你他玛还想我怎样,”

“怎样,我说包养你,是哪种意思你心里最清楚,明天穿得漂亮点,别的干不了,去给我扫地端茶倒水总可以吧,”

“呵呵,五百万买一个清洁工,你太不会算账了,别按着我,我要继续喝……”

“喝你大爷,”

苏北抱着米雅,直接扔到床上,用她的床单把米雅裹起來,扯出皮带直接给包成一个粽子,

这个晚上,苏北本來要温习明天的发言稿,顺便整理一下思路,怎么也不会料到,给米雅当了一夜的秘书,这死丫头一会儿醒了发酒疯,一会儿吐了一床,身上头发上都是,

这种苦力一直维持到清晨,米雅才消停了一会儿,苏北脑袋沉沉的,这几天來他一直沒怎么休息,坐在沙发上就睡着了,

等苏北醒來的时候,米雅的酒也醒了,也不知道这死丫头用什么办法,从大粽子里逃出來,此时正臊眉耷眼的在厨房里煲粥,

喝醉的人是记得昨晚发生的事情的,尤其是米雅的洗手间,已经乱到无以复加的地步,想起自己昨天反反复复被苏北像给小狗洗澡一样冲脑袋,她就觉得羞愧难当,她甚至不知道苏北给她洗澡有沒有脱衣服,

“你醒了,呃,那个喝点莲子粥吧,那个……”米雅红着脸把早餐端上來,

苏北轻哼了一声:“还记得昨天晚上你干了什么吗,”

“我……我又沒让你管,好了好了,我错了还不行吗……”

苏北刚把喝了一口莲子粥,差点吐出來,“你们家莲子粥是咸的,你放了多少盐,”

“对不起对不起,我可能把白糖和盐弄混了,”

苏北把粥放在一边,从沙发缝隙中把手机捞出來,赫然发现有几十个未接來电,再一看时间,已经快到九点了,雪烟中药的招标会就是九点,可想而知现在楚婕已经急疯了,但是沒人知道他在米雅的家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