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3章 讽刺/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北屁股上长了弹簧似的,蹭的跳了起來,冲进洗手间擦了把脸,禁不住抱怨道:“草,你早醒了怎么不叫我,沒听见我电话响吗,”

“你电话静音我怎么能听见,你要打要骂随便,把责任搞清楚好不好,”

“你还有理了,”

苏北刚要出门,米雅拎着个包,跟小哈巴狗似的跟上來,抬头看了苏北一眼,努着嘴说:“是你昨晚亲口说的,从今天起我就是你的秘书了,不会反悔吧,”

“我今天不去公司,你的事……”苏北一想,昨晚好不容易把这丫头说通,她想來就一起來吧,

现在寻找苏北的人确实很多,九点已经到了,雪烟官方方面也只是左联瑞暂时顶着,招标会迟迟沒有正常召开,

江海酒店的两个停车场,今天可谓是豪车展览,如果谁是开宝马來的,这个人恐怕沒资格谈合作,如果是奔驰系列,若是苏北以前开得六零零系列也缺乏品味,当然奔驰的好车太多,底蕴也比宝马强很多倍,比如陈雪菲刚停下來的那辆奔驰梅赛德斯的敞篷车,价格虽然不足以让人瞠目结舌,但这款车熟悉的人都知道是全球限量版的,

各大日化公司、经销商、制药厂、上下线有机会合作的企业老总纷纷到访,有的公司自从雪烟中药招标事宜一出,就开始着手构造商业策划方案,有的提出专卖店经营方式,有的提出量产分级,各种如是不一而然,都作为本企业竞标的核心知识产权,

柳寒烟准备的很寒酸,因为她压根就沒打算中标,如果不是姜涛说她有个叫叶凌风的同学,也不会來这里自讨沒趣,

江海酒店基本上人满为患,这两天來住房的客人恐怕足以再开几个江海大酒店,外界传言,今天雪烟招标会后,雪烟产品第二期将会推出一批新产品,所以來竞标的人,哪怕是不能中标,能够近水楼台先得月买上几瓶回家也算是沒白來一趟,

发布的招标时间已经过去了办公小时,大厅现场有些杂乱,不过这也给了一些新闻媒体采访的机会,毕竟这些老总们都是有头有脸的人物,抓住任何一个噱头,就够一个新闻版面的了,

舒家日化集团华东地区执行总裁黄博文固然成为舆论的焦点,舒家日化中标的呼声是最高的,这一点毋庸置疑,

在黄博文被记者围堵的时候,陈泽凯则以一个局外人的身份退避三舍,他的目标就是拿下今天的项目,几个亿的资金注入到舒家日化,这可是他一步很重要的棋,

而黄博文和陈泽凯这类企业家,都算得上是钻石王老五,年轻有为,那些年轻的媒体记者对他们的生活同样感兴趣,一个接一个的问題,让他们应接不暇,

相对应的柳寒烟和姜涛,虽然沒人喜欢被记者围着,但是门可罗雀的感觉可不是好事,像是被提前淘汰出局的拳击手,黯然神伤的站在一边,还要替别人加油打气,

“黄总,能否透漏一下舒家日化和雪烟中药合作后,会有什么惊人的举动呢,”

“黄总,您觉得像雪烟中药这家新兴的中药日化品牌,能否与舒家日化相融合,”

“是的,我想这正是所有人关注的问題,毕竟现在雪烟的口碑非常好,但生产量有限,如果能与贵公司合作的话,将会突破产量的限制,到那时国产日化是否会瞄准国际市场,”

黄博文对这些无聊的问題,回答的像机器人一样,包括他的笑容他的每一次发言,这都是经过专业的企业策划师研究的,毕竟他不是代表个人來参与竞标,

“董事长,有只臭虫似乎要过來了,”姜涛在柳寒烟耳边低声说,

柳寒烟淡哼了一声:“不管他,话说怎么还不开始,”

“听说雪烟中药的老总还沒有來,应该快了吧,”姜涛的心也悬着,看黄博文那边的造势程度,连媒体都公认了他们必然会中标,

“哼,故意做噱头而已,”柳寒烟是个不服输的人,即便心里服,嘴上也不饶人,

说话间,陈泽凯精神奕奕的走过來,“哈哈,柳董事长,沒想到你还真的來了,怎么样,我说的问題你有沒有考虑清楚,”

“呵呵,我可不知道你陈总说过什么话,”柳寒烟不耐烦的说,她现在是越來越讨厌陈泽凯了,

陈泽凯确实煞费苦心的追过柳寒烟,坦白的说也沒少砸钱,只不过这女人就像块千年寒冰,任你怎么热情都无动于衷,于是陈泽凯的耐心逐渐消失,转而用另一种手段來打击柳寒烟,先是注资舒家日化,再是挖了柳寒烟的半壁江山,最后一步就是在招标会上,让这个狂傲的女人败得一塌糊涂,征服一个女人的方式很多,

陈泽凯笑道:“实际上呢,我们舒家日化拿到项目后,我还是会考虑分给柳氏集团一部分來做,之前的话就当是开玩笑好了,”

“呵呵很好笑吗,我还不至于被人同情,况且鹿死谁手还不知道呢,”柳寒烟冷冷的说,

一旁姜涛也说道:“舒家日化也不用这么高姿态,我想笑道最后的人不一定是你陈总吧,”

“哦,是吗,”

姜涛的目光放向远方,看了眼正在接受采访的叶凌风,笑道:“据我所知,美雅日化的夺标呼声,似乎不比你们低,”

“美雅,噗,哈哈,好好,既然如此,那你们就擦亮眼睛等着欣赏好了,”陈泽凯呵呵一笑,突然说:“柳董事长似乎还不知道吧,美雅日化的总裁叶凌风昨晚我见过,确实很有自信,你猜他现在正在和谁合作,”

“与我何干,”

“苏北,”

柳寒烟皱了一下眉头,目光冷冽的看了眼姜涛,姜涛连忙低下头,暗恨陈泽凯卑鄙无耻,

柳寒烟不可能不知道,苏北这一阶段肯定沒有闲着,但是怎么也沒猜到这个王八蛋居然和美雅穿一条裤子,更让她无法接受的是,美雅对柳氏集团抛出橄榄枝,她一直觉得奇怪,姜涛所说的大学同学,根本就不存在,肯定是苏北在背后鼓动了姜涛,

如果不是不想让陈泽凯看笑话,柳寒烟会毫不犹豫的离开招标大厅,

在这个尴尬的时机下,终于有媒体來采访柳寒烟了,如果洪威沒有倒台,如果柳氏集团的高层沒有被陈泽凯挖墙角,其实还是有竞争力的,

來采访柳寒烟的人是个熟人,傅宜欣,江海电视台经济黄金档的主播,事实上,只有傅宜欣知道雪烟到底是怎么回事,她來采访柳寒烟有两个目的,第一是为了电视台的收视率以及自己的新闻报道,因为只有她知道中标的人一百年前就被苏北内定了,第二个目的就是,傅宜欣非常想接触这个柳寒烟,倒要看看她有什么三头六臂让苏北为她做这么多,

“柳董事长,方便的话,能不能请您回答几个问題,”傅宜欣套路式的问答,

柳寒烟点点头,她黑瞎眼是看不上和苏北有关系的女人的,只不过,她毕竟是柳氏集团的董事长,在一场商业竞争中,连露脸的机会都沒有,是一件更沒面子的事情,

陈泽凯见柳寒烟忙着,讪讪的笑着走了,这种笑容也只有柳寒烟明白,绝不是友好的微笑,而是对弱者的嘲讽和怜惜,

“柳董事长,关于这次雪烟的招标,柳董事长是否做足了充分的准备,”傅宜欣问得很含蓄,

柳寒烟皱了皱眉头,只好说:“当然,”

傅宜欣的采访是程式化的,她也并沒有因为作为第一个采访标王的人而感到幸运,相反有一种不公平的感觉,

“最后一个问題,关于柳董事长的婚事,外界传闻……”

“各位來宾媒体朋友们,十分抱歉,让大家久等了,因为雪烟中药发言人临时有一些事情,可能会耽误一些时间,对此我再次替他说声抱歉,现在招标会正式开始,暂时由左总主持,谢谢,”

稀稀拉拉的掌声后,左联瑞登台,他也是服了苏北了,居然能在今天睡过头,昨晚这是睡了多少女人才起的这么晚,

“咳咳,不好意思,雪烟中药第一次对外招标会现在开始,在开始之前,雪烟高层已经充分审阅了各大公司的竞标书,经过雪烟高层的讨论,已经得出结果,稍后会由董事长亲自宣布中标企业,”

会场安静下來,似乎都摒住了呼吸,

左联瑞继续宣读着雪烟高层关于本次合作的细节内容,

“中标企业将会有两家日化企业,分别负责雪烟中药的研发、生产、经销,以及专利开发合作,包括但不局限于雪烟现有产品的专利权,”

顿时台下响起雷鸣般的掌声,雪烟此举可谓是大将风范,既能合作,还不吝惜于知识产权的专利分享,

“左总,抱歉打扰一下,”

坐在第一排的黄博文站了起來,他有些不满意为什么有两家,“和雪烟中药的上游合作,为什么不是一家公司,”

左联瑞往台下瞥了一眼,淡淡的说:“黄总稍安勿躁,其实……”

“其实什么,”黄博文觉得雪烟把项目给舒家來做,这是最基本的商业常识,为什么还要附加上一家公司,

“其实舒家日化连入围权都沒有,舒家日化集团的标书,两天前我已经让秘书给你们返还回去了,呃,当然,黄总來捧场,我还是很欢迎的,”

轰,台下顿时乱成一锅粥,行业领头羊舒家日化第一个被淘汰出局,什么情况,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