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4章 招标进行/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一项以稳重著称的黄博文怔怔的站在原地,雪烟中药是志在必得的项目,不管是媒体,还是竞争对手,都不会怀疑舒家日化沒有这个实力,

舒家日化怎么可能会是第一个被排除在外的企业,有人庆幸,有人不解,这雪烟中药的老总到底是何方神圣,放着这么好的合作伙伴不要,还当场就把人家总裁得罪了,

“左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陈泽凯也坐不住了,他笃定一定是左联瑞看错了,“左总,想必你也知道我们盛世地产近期也和舒家日化有融资项目,不客气地说,我们有三大条件,是竞争对手所不具备的,其一,舒家日化是国内最大的日化企业这一点毋庸置疑吧,财力和技术都无可厚非,其二,雪烟中药总部在江海,而舒家日化的产业链遍布全国,如果我们把江海作为出发点的话,我的盛世地产集团可以返利雪烟中药一栋商业大楼,其三,舒家日化也曾有过中药护肤品项目的研究开发经验,”

左联瑞抱歉的一笑:“陈总的财力和信誉固然不消多说,只不过,雪烟中药需要的合作伙伴,可能与贵集团的企业发展路线有所冲突,见谅,有机会下次合作,”

陈泽凯的一张脸当时就拉了下來,舒家日化和盛世地产为了这个项目,做出多大的努力,几个亿的资金扔进去,无论是技术、资金、底蕴、魄力,根本不是竞标现场中这些草寇能与之相媲美的,

“噗,”柳寒烟故意笑出了声音,冷言冷语道,“这可真是热脸贴上冷臀部,活了大该,我说陈总裁,你不是说这个项目雪烟中药已经给你们了吗,哟哟,还说要分给我下游工程來做,您倒是快点啊,”

姜涛也暗暗庆幸,虽然不知道怎么回事,不过太解气了,无论是陈泽凯,还是黄博文为首的舒家日化太过于狂妄,终于在江海吃了大亏,

现场有点蒙,

如果说舒家日化被淘汰,那么普天之下,应该沒有入雪烟中药法眼的企业了,连龙头大哥都不屑于顾,何况他们这些小公司了,

这时,姜涛在柳寒烟耳边低声说了一句:“看样子美雅要中标,我同学……”

“呵呵,你同学,姜涛你什么时候撒谎也不脸红了,”柳寒烟笑着说,

姜涛尴尬的耸耸肩膀,说:“我要是不把你骗來,你怎么能看到陈泽凯出洋相呢,”

“哈哈,也是,真痛快,”

“董事长你稍微坐一下,我去朋友那边打个招呼,”

姜涛绕过柳寒烟,來到舒家日化的团队中,在舒家日化中,有一半人是从柳氏集团挖过去的,陈泽凯不仅是为了跟柳寒烟过不去,更重要的是柳氏集团虽然不大,但是这个团队还是很有经验的,

“哟,方总、赵总,董事长让我來咨询一下,关于你们舒家日化中标后,能否分点残渣剩饭给我们柳氏集团呢,”

方立东面若死灰,他沒心思和姜涛斗嘴,他也懵了,不明白这个雪烟中药怎么回事,本來做得好好的,怎么还第一个排除的就是他们舒家,

“姜涛,这里还轮不到你落井下石,”

“呵呵,落井下石的好像是阁下你吧,您不是说让我们董事长和你们陈总共进晚餐吗,怎么,现在应该沒这个心情了吧,”

陈泽凯憋了半晌才说:“左总,如果你确定不是哪里搞错了的话,我想这其中一定有什么巨大的缺陷或者误解,舒家日化的实力怎样你心中应该有数,”

“陈总,你这是什么意思,”

“什么意思,,虽然这是你们的招标会,不过,我们舒家在此遭受到的不公平待遇,我想你应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陈总,你总是喜欢这么替别人操心吗,雪烟中药选择和谁合作,还用得着跟你解释,”楚婕抢过话筒冷冷的说,她现在有些明白苏北为什么不待见陈泽凯了,这种人一点气度都沒有,

雪烟中药确实是新兴小公司,但谁都明白他们的项目,核心技术和产品配方为主,渠道推广与经销铺货为辅,可以说,任何一家公司和雪烟合作都能赚大钱,不过像舒家这样的大集团,人才队伍的培养和资金制度是比较健全的,当然是合作的首选之一,

黄博文沉寂了很久也说道:“我很想知道你们雪烟到底是和谁合作,难道比我们舒家更加适合,我不相信,”

“黄总,恕我冒昧的提醒你一句,你们舒家华东方面的公司,近期似乎有大量的人才涌入,似乎还要吞并江海极其周边的小公司,我想有过不正当竞争的企业,至少不在我们的合作范畴,”

一句话把黄博文雷的外焦里嫩,这个馊主意还是陈泽凯提出來的,但是谁能想到,雪烟一个局外人跟着瞎搀和什么,

“非常感谢舒家日化对我们的厚爱,不过接下來是我们招标事宜,如果想要旁听随便,但请保持安静,不要影响其他合格的竞标企业,”

陈泽凯拧着眉头坐了下來,今天是他出任省市地产集团总裁最沒面子的一天,

在会展的一个角落,陈雪菲也颇为不解,在她心目中,满以为弟弟陈泽凯的这步棋走得很好,至少能为陈家带來巨大的长远利益,却终究沒想到会吃了鳖,不过,是福不是祸,让陈泽凯受受挫折,也不一定是坏事,

“请问左总,如果舒家都不具备竞标资格的话,是不是说我们都沒这个资格了,”一个企业发言人举手问道,

左联瑞环视一周说道:“并非如此,和雪烟中药合作的公司,要求并不是多么苛刻,其中有三点,是我们总裁的个人原则,第一,企业信誉和企业文化必须要好,第二,在竞标过程中不希望看到不正当的行为,第三,也是最重要的一点,我们都希望能够和一家有生命力的企业合作,何为生命力,你可以很小,小到像我们雪烟这么弱小,但是不能失去在商海沉浮中厮杀出來的勇气和决心……”

楚婕接过话筒继续说:“诚如左总所言,在场的每一家公司无论大小实力雄厚,我们都认真的审查过对方的公司状况,包括企业法人的发展潜力,综上所述,在我们老总的心目中考察出两个企业,将会与雪烟中药共同开发中药护肤这个市场前景无限的项目,”

“楚总能否透漏一些细节,”

“在此,我只能给大家一个宏观的理念,雪烟中药百分之五十的盈利额将会划分给中标企业,中标企业负责相应的中下游协助开发和技术支持,当然市场推广和经销与品牌打造也会分开來做,具体细节就不公布了,”

一时间下面议论纷纷,当舒家日化被淘汰时,其他企业都以为自己失去了竞争性,不过雪烟高层的发言,又给了他们希望,

“不怕向大家透露一下,现在市场上已经出现专门的技术专家,來破解雪烟系列护肤品的药理,甚至有点冒牌公司照猫画虎,只不过做出來的东西都是风马牛不相及的,正因为雪烟技术的不可复制性,在座的各位才会参加今天的招标大会,所以奉劝某些别有用心的人士,企图作假或者山寨,几乎是不可能的,一个月前,我公司已经申请了相关专利和防伪标示,”

楚婕的话不假,所有的日化企业甚至还有制药厂,都对江海电视台直播的速效美容神迹感到震惊,他们也曾经购买过雪烟的产品,可是无论怎么研究分解,哪怕按照说明书上的原材料都无法配制出类似的产品來,

听到雪烟高层的发言,原本不抱什么希望的柳寒烟突然有一丝悔恨,之前她以为雪烟中药肯定是个高冷的企业,沒想到这么平易近人,人家已经明说了,不论企业大小,只要有生命力就可以参与竞争,

这时,楚婕的目光瞥了眼会场的后门,皱了皱眉头,这家伙怎么乱七八糟的就來了,不是给他设计了专属的西装领带吗,

苏北确实來了,甚至还被门卫给拦住了,因为衣着不整,

废话,谁不愿意穿得风风光光,但是昨天晚上他被米雅吐了一身,现在身上酒味烟味自己都能闻到,至于领带,米雅耍酒疯的时候,苏北用來捆她四处乱蹬的小蹄子了,

米雅晕晕乎乎的跟着苏北,她还以为今天苏北带她去公司报道,这里怎么这么多人,还有大量的记者闪光灯咔咔的,

“不好意思让让,不好意思……”苏北频频打招呼,拽着米雅开路前进,不知道招标会进行到哪一步了,

“不好意思……呃,寒烟,”

苏北一抬头,挡在他面前的是柳寒烟,

柳寒烟被苏北一身烟酒的味道熏的一皱眉,鄙夷的瞪了他一眼,伸手一指,“你们美雅在那边,”

苏北知道楚婕还沒有公布中标企业,要不然柳寒烟也不能是这个态度,不过这样正好,周曼给他的计划也就能实施了,

苏北让米雅坐台下,纵身一跃,台下轰的一声为之一惊,还以为有人要行凶,

左联瑞和楚婕也为苏老总的出场方式感到无奈和自责,

“你干什么去了,”楚婕责备道,

“回头再解释,进行到哪一步了,”

“你发言稿呢,”

“什么发言……呃,糟了我忘记带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