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5章 浪漫宣言/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楚婕瞠目结舌的看着苏北.忘带了.雪烟中药努力这么久.替苏北搞了这么大的一个舞台.他狼狈不堪的出现.狼狈不堪的上台.还要狼狈不堪的发言.你要是这么喜欢出意外.为什么不换一个日子.

苏北不好意思的笑了笑.“放心.反正结果都有了.还在乎一个过程吗.”

“苏北.你敢给我搞砸了.我跟你拼命.”

苏北耸耸肩膀.看了眼一旁看傻眼的左联瑞.“老左.楚总的脾气是越來越大了哦.”

“呃苏先生.你还是想想怎么跟大家解释吧.”

沒什么好解释的.参加竞标又不是苏北请他们來的.况且中标企业早就在苏北腹中.说白了这些人充其量是來打个酱油.

苏北终于坐在主席台上最中间的位置.一个高挑的助理端來一杯茶.一饮而尽.拿过话筒.吸了口气.不知道说些什么.

“不好意思.让大家久等了.路上堵车耽搁了一会儿.楚总刚才已经把我批评过了.”

台下哄堂大笑.互相交头接耳起來.都以为雪烟的老总至少是个脸熟的企业家.沒想到会是一张年轻的面孔.

不认识苏北的人.最多也只是觉得这个总裁太年轻了.

但是.认识苏北的人都要疯掉了.

什么情况.苏北怎么会坐在那里.虽然这是明摆着的事情.但短时间内让人无法接受.

陈泽凯僵硬的坐在台下.眼神中充满了不解和疑惑.片刻后恍然大悟.天啊苏北居然就是雪烟的老总.

陈泽凯早就应该意识到才对.昨天晚上叶凌风和苏北的出现本來就很蹊跷.可是.可是这怎么可能.苏北不过是区区的一个保镖.怎么会创建了雪烟中药这个神奇的品牌.

虽然不敢相信眼前的现实.但陈泽凯不得不接受.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舒家日化第一个被淘汰了.原來幕后的老板就是苏北.

黄博文的脸色比陈泽凯好不到哪去.昨天晚上还笑话叶凌风找了个垃圾.可他万沒想到叶凌风这王八蛋暗度陈仓.率先联系到了雪烟的老总.让舒家的努力覆水东流.到这时.黄博文开始怀疑陈泽凯的能力问題.如果可以从來.他宁愿直接和苏北合作.还需要他陈泽凯注资吗.

现场一片哗然.在这种哗然中.正在奚落着方立东等人的姜涛似乎明白了什么.她有一种预感.苏北会把项目给柳寒烟.当然这不是预感而是现实.让她搞不懂的是.苏北怎么可能……

实际上.当雪烟中药异军突起的时候.柳寒烟曾经产生过怀疑.柳寒雪柳寒烟.雪烟中药.她一直觉得这不是个偶然.但是她始终无法相信.苏北能将柳氏集团分出去两个亿的股份做到现在的规模.

惊讶來的太突然.所有人都转不过这个脑筋來.墙角的陈雪菲险些从椅子上出溜下去.熟悉苏北的人.沒人会怀疑他的能力.可有能力和有成绩是两回事.雪烟的影响力已经扩充到国际化.凭你是地方首富著名企业家也无法在短时间内达到的成就.在陈雪菲心中.一直认为雪烟幕后的老板一定潜心研究了很多年才有现在的成果.

“刚才太着急了.发言稿也沒带.不过不需要了.先宣布一下招标结果.给大家吃一颗定心丸.也省的你们说我们雪烟太会卖关子.中标企业.江东省江海市柳氏集团.嗯.沒了.”

台下安静的掉地上一根针都能听见.

噱头搞这么大.这位苏总哪怕是讲几句展望未來的话.也不虚此行.就这么唐突的公布一个结果.实在让人反应不过來.

“柳氏集团.”

“什么柳氏集团.”

“江海柳氏集团.”

“沒听说过.哦.似乎是前一段时间出了毒产品事件的柳氏集团.”

“把项目给本市的企业來做可以理解.不过我听说这个柳氏集团几乎快倒闭了.雪烟中药为什么会选择这家企业.”

铺天盖地的讨论和不解的声音遍布了会场的每个角落.

在会场的最远端.苏北看到了周曼沉淀了一下情绪.周曼说过.想要降服柳寒烟这等妖孽.就算给她个江山她都嗤之以鼻.不拿出一公升的感情.就别想换柳寒烟的一个让步.

“请大家保持安静.让苏总把话说完.”楚婕一旁示意众人安静下來.

一行的企业家总监高管新闻媒体都竖起了耳朵.很想知道雪烟中药的招标标准是什么.这个柳氏集团又是什么來头.

“台下有不少认识我的朋友.从我退伍到來江海大概有大半年的时间.创建雪烟中药似乎也有几个月……”

会场安静下來.静静的聆听雪烟中药总裁的发言.各自心里都着实的吃惊.原來雪烟中药才成立几个月之久.而更令人惊讶的是苏北是个退伍军人.

“其实我对平静的生活是很向往的.但是心总不能平静下來.这短短的几个月时间.在这座浮躁的大城市里.我始终缺乏一种归属感.大概在半个小时前.我刚刚领到我人生中第一张身份证.”

苏北说到这里.声音低沉起來:“这不是一个属于我该來的地方.台下有一位朋友应该知道.我有时候失眠能持续几天.她问我为什么睡不着.以前我沒告诉她.因为我心里也沒有答案.这段时间我想通了.回到城市生活后.我沒有了在战场上的动力和勇气.”

台下.柳寒烟的目光紧紧收起來.脑袋里嗡嗡的声音.整个世界似乎只有苏北在说话.

“在我做雪烟中药前.楚总和左总问我为什么要做这样的产品.坦白的说.我既不是为了什么民生企业大放光辉的空话.也不是为了赚到多少钱.这可能只是个俗到掉渣的故事.因为我伤害过一个女孩儿.”

“苏总.你说的女孩儿是林婉清吗.”一个记者突然问.

苏北苦笑着摇摇头:“林小姐也是我的好朋友.因为某些原因她的脸部皮肤产生过敏.是我请她作为雪烟产品的第一个使用者.看來效果还不错.”

熟悉柳氏集团或者苏北的人.都猜到了他所说的女孩儿就是柳寒烟.

“在我初到江海时.给这个女孩儿当保镖.生活中磕磕碰碰.甚至每天都要动一回菜刀.在公司里互相避讳隐瞒着同事.以至于后來公司发生了很多事情后.我离开了她.我们之间的误解也越來越深.”

说到这里时.柳寒烟几乎想要跑出去.她不想听苏北说这些.难道我亲眼看到你和陈雪菲戚戚我我.这还要你人模狗样的跟我解释.

“她脾气太臭了.一句话不顺心就会骂人.有一天.我这个老板终于把我赶出家门.但她应该知道.我一直都在她的周围.我给她当保镖是因为我是她姐姐的战友.可我离开她的时候才意识到.生命中沒有了她.都市的霓虹灯下.我只是个匆匆的过客.”

“恰好那个时候.她的公司遭遇了困境.我知道她这个工作狂肯定会疯掉.每当想到这里.心里就特别难受.想必这个困境大家也知道了.正是柳氏集团雪芙蓉产品事件.在一个偶然的机会.我遇到了我的两个合伙人.左总和楚总.也正是他们给了我创作雪烟的灵感.在这里必须要说一声谢谢.”

现场一片寂静.这个故事烂透了.任何人都有初恋.也都有一段无法割舍的感情.但是让人感到震撼的是.一个男人因为自己伤害过的女人而放弃自我.奋斗出一个神话集团.

“我知道.在接下來的三分钟内.如果我不能降服这个妖孽.她马上会翻脸不认人.”

柳寒烟真的蠢蠢欲动了.她和苏北都不是懂得表达自己感情的人.

“我很想告诉她我喜欢你.但这句话对男人來说是真的很难说出口.我很担心自己是因为要保护她而爱上她.我知道.她也在担心自己是因为对我的依赖而爱上我.可是你知道吗.在我们分开的这短短的几个月里.我不会在想以前那样做噩梦了.因为我的梦里都是你的影子.我比你更加希望你能得到幸福.这一点你自己都知道.现在我想跟你分享这份幸福.让你成为全世界最幸福的女人.你愿意吗柳寒烟.”

柳寒烟做何感想不知道.正在和陈雪菲窃窃私语的安琪儿吓了一跳.兵哥几乎从來不说这么肉麻的话.可是一说起來.这个杀伤力真是让人无法动弹.

“寒烟.你守着柳氏集团是因为姐姐和父亲的心愿.这也是你的梦想.我所做的这些.并不是要跟你什么惊喜.也不是送给你座金山银山.只是因为你的梦想同样就是我的.因为你是我老婆.”

“并不是因为你是柳寒烟.我才爱上你.是你如冰似火独一无二的你给我带上了枷锁.雪烟中药送给你.你若不要.我现场竞拍随便卖给任何人都可以.但我还是会守护着你.守护着你的梦想和幸福.”

台下几百名企业家和媒体记者四目眺望.苏总这另类的求婚方式也太别致了.可是女主角到底在哪里.但不论是谁.一定是个幸福的女孩儿.她也将会成为雪烟中药唯一的至高无上的标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