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7章 庆功会/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寒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那么傻.怎么就答应了苏北.回过头想想.可能是为大局考虑.毕竟他的雪烟中药是获得业内肯定甚至是期盼的.

在她经过三楼大厅的时候.已经率先有两家制药厂和几家日化公司在等着她.经历公司的大起大落.柳寒烟算是看透了.在利益面前什么感情都是空谈.就说眼前这些江海的本土公司.哪个不是随波逐流见风使舵的角色.

当洪威撤资公司困境的时候.一个个都要拉开和柳氏集团的距离.甚至有的超市商场.做出了违约下架柳氏集团产品的决定.可现在呢.就因为苏北将雪烟中药与柳氏集团合并了.这些人死气白咧的又杀了回來.

不过柳寒烟不会因为曾经的荣辱而拒绝规划内的合作.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以及燕京美雅是分开独立的企业.在这个构架中.让柳寒烟感到忧心忡忡的是.明眼人都看得出來.其实不需要柳氏集团人家美雅就能做的很好.

雪烟的核心技术和手段.美雅的市场铺货和营销.柳寒烟觉得她要是不想甘于平庸.被人称为老板娘的话.恐怕还要更进一步.

而此时.在江海酒店副楼的一个茶艺包厢里.率先离开一步的陈泽凯今天算是狼狈不堪.商场和情场双失意.

不过陈泽凯好歹也是个老总.黄博文不好于他翻脸.只能将愤怒发泄到某些人的身上.

“饭桶.全他妈是饭桶.老子三倍溢价工资挖你们过來.就是因为我们不熟悉华东地区的具体情况.把案例交给你们去做.你们居然连雪烟的老板是谁都不知道.饭桶.”

原來舒家日化在华东地区只有经销网.沒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运营团队.所以陈泽凯建议他从柳氏集团挖來这些高管.可事与愿违.黄博文仰天长叹.他最不该得罪柳寒烟.不然苏北也不会将舒家日化排除在这个庞大的利益链条之外.

方立东战战兢兢的看着总裁.“黄总.这事真不能全怪我们.事实上几乎所有人都不知道苏北就是雪烟的老总.”

“呵呵.那叶凌风是怎么知道的.人家可是燕京人.在江海连个熟人都沒有.同样认识了苏北.”

“这……会不会两人以前就是私交甚笃.”赵德海低声说.

“哼.说到私交.这正是你们废物的地方.你们都是柳氏集团出來的.柳寒烟和苏北的事.难道一点都不知道吗.”

“知道一点.”

黄博文冷哼一声.淡淡的说:“按照合同约定.当初让你们入职舒家日化华东区的条件就是.在这次竞标中胜出.可是你们沒有.所以.从今天起.我不希望再看到你们.甚至总部也不要回了.回头我会让财务和人事给你们交接工作.”

“黄总.您这不是卸磨杀驴吗.”

“是啊黄总.如果不是陈总和您.我们也不会离开柳氏集团.现在抛弃了我们.我们怎么办.”

“怎么办.我连我自己怎么办都不知道.自生自灭吧.”

黄博文气呼呼的离开茶艺室.他和叶凌风一样.都是总部派下來的.可是区区的一个美雅居然能竞标成功.而他这个国内最大日化集团的少东家.居然摆平不了一个小公司.竞标失败是小.给父亲丢人才是真的.

老板走后.茶艺室的几人面面相觑.赵德海自嘲的笑了笑.摇摇头.拿起自己的公文包离开了.赵德海还算是个有能力的人.这个人喜欢站在暗处.无论是从前还是现在.他五十多岁的人了.被开除了无所谓.这么多年他也搂够了.

但是方立东不同.他才刚刚三十岁.为了追逐财富和地位.在柳氏集团中是一个影子之身.当公司强大的时候.他要出來分功劳.公司衰弱的时候.一边洞若观火.在公司分裂的时候.他选择站在柳寒烟这边.而当柳氏集团最需要人才的时候.他选择跳槽.

方立东坐了很久.终于下定决心.他本以为自己多次摸到成功的边儿.但总是差了那么一点就能成功.他沒办法像赵德海那样退出.只能硬着头皮前进.

“喂.姜总监.我是方立东.”方立东打给姜涛.

“呵呵.原來是方总.怎么.有什么指示吗.”姜涛阴阳怪气的回答.

方立东皱了皱眉头:“我想回柳氏集团.”

“不可能.”

姜涛回复的也很果断.这件事无需通过董事长审批.她自己就能做主.一个曾经出卖过柳氏集团的下属.还有什么资格回來.她真的很为方立东的脸皮厚度感到悲哀.

“姜总监.这么多年來我对柳氏集团沒有功劳也有苦劳吧.我希望你和董事长能够摒弃前嫌.毕竟我手里还掌握着许多舒家日化在华东地区的商家关系.以及许多董事长迫切需要的东西.”

姜涛对此嗤之以鼻.“你觉得我们和雪烟合作后.还会缺市场关系吗.在你给我打电话的这一分钟之内.不怕告诉你.已经有三个卖场开始联系我.这是以前柳氏集团最强胜的时候都沒有享受到的殊荣.”

“你.”

“还有.一个敢于出卖公司换取跳槽筹码的人.又拿着对方公司的商业机密跳槽到我们公司.你不怕丢人现眼.我还担心承担法律责任呢.不好意思.话说重了.但事实就是这样.再见.”

方立东也是个沒眼力见的.就算他真想回柳氏集团也要找个姜涛心情好的日子.当然今天姜涛心情肯定是好.本來是抱着侥幸心里來招标.这还只有一线希望获得一点下游的合作关系.可沒想到柳氏集团居然成了标王.

但这种高兴是从事业上和工作上的.沒有任何女人希望看到自己爱着的人在台上和自己的好朋友兼上司上演那样的一幕.

姜涛的目光铺向远方.在那里.苏北和柳寒烟亲密无间的迎送宾客.市场会站在雪烟中药和柳氏集团商标下.任凭记者采访合影.

当然.苏北和柳寒烟现在和谐相爱的笑容.必然有商业性的行为.并非像招标会上时那样的真挚.

这已然不像是个招标会的酒会.更像是个婚礼现场.

柳寒烟甘愿做个小媳妇.躲在苏北身侧.利用这个王八蛋给自己挡酒.不过.苏北的酒量真的是千杯不醉.一两一个的茅台白酒.敬了不下几十杯.依然是面不改色.

苏北喝酒有他自己的准则.和朋友亲人喝.能喝多少喝多少.从不藏奸.而交际应酬.喝下去的酒.早就用内力催出了酒气.

“苏总、柳董事长.今天可是双喜临门.双喜怎么能喝一个呢.”

“苏总.什么时候完婚.如果不通知我们.可是不拿我们当朋友了.”

“虽然我们是港台來的.不过一张机票钱总掏得起吧.更何况还为自己的女儿带回去一瓶雪烟老总亲自送的护肤品.”

柳寒烟的脸都要笑抽筋了.她现在才理解风云人物的痛苦.你妹的简直太难受了.让她这个不经常笑的人特别难受.

“周曼拿水……”柳寒烟习惯性的回头.接过秘书递过來的凉白开.噗的一口就吐了出來.刚要发怒.怔怔的看着眼前的米雅.

柳寒烟忽然低落下來.自从昨天吵架结束后她沒看过周曼.一直以來不管到哪儿.她身边总有周曼陪伴.以至于周曼知道她什么时候要水.什么时候的水温在什么温度合适.这不是任何人能取代的.

“怎么了.”苏北问.

“沒事.有点头疼.”

苏北瘪了瘪嘴.心说喝凉水也上头.

柳寒烟纵然是刁蛮任性也不是小孩子了.自己的性格缺陷自己清楚.她昨天晚上和周曼在小区里大吵了一架.事情的起因居然是因为几只袜子.以前柳寒烟每天都会批评周曼.她何尝不知道周曼和苏北已经同居很久.柳寒烟的爱是自私霸道的.但此时她显然是个幸福的女人.这时候的周曼在哪里.

当柳寒烟懂得关心身边的人时.蓦然回首才发现.她真的是太自私了.从沒考虑过周曼的感受.周曼替苏北死过一次.而且两人从一开始就在办公室有感情.看到苏北对自己表白.周曼心里一定非常难受.

本來很高兴的一件事.柳寒烟开始纠结着愧疚起來.

看着苏北迎來送往.柳寒烟落寞的站在窗边.即便是在酒店方众多青葱一般的礼仪小姐面前.柳寒烟还是能够被人发掘出來.她身上有一股清水出芙蓉的气质.不是冰冷.而是清凌凌的感觉.像大雪中傲然独立的海棠.

庆功会一直到傍晚才结束.最后的几批客人交给楚婕等人來应付.苏北让米雅去酒店后厨要了些饭菜打包回家.

到小区时.苏北才感觉到特别扭.改天是不是该帮米雅换一个住处.让这丫头住柳寒烟的对门.总觉得很怪.确实很怪.苏北住在柳寒烟秘书家里.而柳寒烟又住在苏北秘书对门.可惜.这四个人还是一个小区.

苏北心里开始盘算.等柳寒烟的气消了后.该劝她搬回海棠小区了.

米雅早有这个自知之明.柳寒烟爬楼梯的脚步很慢.苏北在中间.米雅倒是轻快.率先到了家.把打包饭菜悄悄放在柳寒烟家防盗门外.然后自己回去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