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8章 心事/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默契是一种心领神会.

苏北和柳寒烟毕竟刚刚破镜重圆.有些话当着外人是沒办法说的.有些事也只能夜深人静的时候才好意思拉下脸來.

“好了.还跟谁赌气呢.背着还是抱着你开口吧.”苏北早看出來她不想走路了.

柳寒烟哼了一声.把自己的包挂在苏北脑袋上.双手一个僵尸俯冲的动作.便跳上了苏北的后背.高跟鞋掉了一只.沒人去捡.

在苏北的肩膀上.柳寒烟也沒闲着.一口要在他脖子上.恨不能化身一个吸血鬼.

苏北早有防备.谁这辈子娶了柳寒烟沒有个钢筋铁骨是不行的.

“疼吗.”

“疼.”

“你怎么不走了.你不是爱滚吗.还董事长柳小姐.你站在幕后看我一个人出洋相是不是很爽.”

“啧……轻点出血了.”

“咬死你省心.你让我现在怎么见周曼.昨天就因为你个王八蛋几只臭袜子.我一赌气仍楼下了.结果周曼还跟我翻脸.她今天虽然沒來.肯定生我气了.”

苏北笑道:“放心人家曼曼可沒这么小心眼.”

“你的意思是说我心眼小了.”’

“我是这意思吗.”

“哟.还曼曼.别让我替你害臊了.我还快快呢.”

苏北在柳寒烟腰上拧了一下作为惩罚.“大姐说好了不吵架.你别找茬.今天咱们可是都挺累的.”

“哼.你自己作死.”

柳寒烟不再咬人了.枕在他宽阔的肩膀上回想起今天白天的事情.到现在她都怀疑这是个梦.如果是梦也太美了吧.

想着两人在媒体和众多企业家们相拥.柳寒烟就觉得耳根发烧.就算嘴巴再硬.心里也明白苏北创建雪烟绝对是为了她.在半年前.苏北就曾问过柳寒烟中药护肤这个话題.当时她一口否决了.沒想到苏北居然自己单干了起來.

柳寒烟在最生气的时候.也骂过苏北吃软饭.这是她最自责的一句蠢话.不过.当时的情景并不是那样的.他只想彻底激怒苏北.

在感情上.柳寒烟比苏北还要蠢.小心眼爱吃醋不说.还死要面子活受罪.就算明知道一松手就会失去一段感情.但为了自己所谓的面子.还是会高傲的松手.

唯一值得柳寒烟庆幸的是.苏北又回來了.或许周曼说得对.苏北太宠着自己了.让她有些不知天高地厚.也不懂得怎样珍惜一个人.

“周……周曼.”

苏北刚背着柳寒烟上了六楼.就看见防盗门开了.周曼站在门口.推开的防盗门碰到了一堆酒店带回來的吃食.

周曼戴着围裙.袅娜的看着两人.很自然的说:“钟婶今天回临南老家.她儿子回來了.我替你做饭.”

柳寒烟和苏北脸上的尴尬不言而喻.两人本來是在黑暗中诉说抱怨.一个背着.一个趴着.看到周曼后.柳寒烟赶忙从苏北背上下來.面红耳赤的进了屋.甚至忘了自己还是光着一只脚的.

“哦.这是米雅带回來的饭菜.不用做饭了.”苏北把饭菜拎进房间.

柳寒烟假装不经意的看了周曼一眼.在工作中她不适应沒有周曼.可是在生活中.一个家里出现两个女主人也很怪异.虽然她接受.

“洗洗手.马上开饭.对了苏北.我去把米雅叫过來一起吃吧.”

周曼接下围裙直接挂苏北头上.一转身.正好看到柳寒烟.尖叫了一声:“啊.”

“怎么了.”

三人面面相觑.

周曼连忙來到柳寒烟身前.“董事长.你牙龈出血.还是受伤了……”

柳寒烟的嘴角还有血迹.她一张口.牙齿都红了.自己还全然不知.

苏北瞥了一眼.无奈的说:“别管她.自己作的.”

柳寒烟冲进洗手间.一照镜子.果然一嘴的血.像个吸血鬼一样.

周曼去急救箱里拿药.又让苏北叫车是不是该去医院.毕竟吐血这种事情可不是儿戏.

苏北笑道:“周秘书.你董事长沒事.你先看看苏先生的肩膀怎么样了吧.”

柳寒烟恶狠狠的甩上门.知道自己咬重了.反反复复的刷着牙.

而这时周曼才明白怎么回事.帮苏北把衬衣扣子揭开.手里的消毒碘酒险些掉地上.这也太狠了.苏北肩膀上两排清晰可见的牙印.还在往外沁血.连忙用棉签消消毒.然后缠上一层纱布.

“怎么搞得.我从酒店走的时候.不是看你们挺和睦的吗.”

“属狗的.”

砰.洗手间的门被踹开.柳寒烟嘴里都是牙膏沫子.嘟嘟囔囔骂道:“你说谁属狗的.”

“我.我还不行吗.回头劳烦董事长给打一阵狂犬疫苗……”

一个水杯从洗手间飞了出來.苏北头一歪.水杯砸在电视机上.幸亏电视的质量还算过关.杯子摔碎了.电视沒什么大碍.这已经算是客气的.以前两人同居的时候.飞出來的都是菜刀剪刀和榔头.

周曼哭笑不得的看着两人.想起那时候苏北刚到江海.她俩同居还瞒着自己.那天周曼打苏北的电话.问他为什么身边有声音.苏北就说是一条狗.

凭着两人去折腾.周曼去了对门米雅家叫她一起吃饭.

米雅刚洗完澡.她认识周曼.当初还在路边抓住过她和苏北在车里呢.米雅当然不会來这种虎穴龙潭的地方.周曼实在劝不动.只好将酒店带回來的饭菜.都给米雅送了过去.让她自己热着吃.

这不是第一次三人独处吃饭.却是最怪异的一次.以前一起工作时.至少还有一层窗户纸隔着.

谁都沒说话.还好电视上正在播放一场球赛.可以分散这种尴尬气氛.

饭后.周曼将自己家的钥匙给了苏北.“我知道你们分开这么久.一定有很多话要说.不过今天我想和董事长推心置腹的谈一谈.两个女人谈话你在这里不方便.”

“前提是.不许吵架.”苏北又看了眼装作沒事人似的柳寒烟.“更不许动手.”

“哼.”

苏北相信有些事周曼会处理的很细腻.气氛虽然怪.但好在沒有火药味儿.

送走苏北.周曼不太自然的坐在柳寒烟对面.她从未有过和她平起平坐的机会.“寒烟.我给你当秘书有五年了.不过今天我不是以你秘书的身份和你说话.作为女人.我们阴差阳错的爱上同一个男人.如果我当初就明白你和苏北的关系.我不可能会打扰你们.”

“你放心好了.苏北跟你说过了吧.我们只是有夫妻之名而已.如果当初不是唐家逼的紧.甚至连这个都不是.”

“何苦呢.你以为我是來和你争风吃醋的吗.我把苏北当做自己的丈夫.也把你当作我的上司和家人.你们之间怎么回事.就算别人不清楚我还不知道吗.”

周曼一如既往的给柳寒烟倒茶.可能是心理作用.只有周曼倒的水.柳寒烟才会适应.

周曼继续说:“在人前你确实很强悍.一个女孩子能把柳氏集团撑到现在.沒有人不佩服你的.可是在感情方面.你不能总像个小孩子一样.”

“呵呵.你要教我怎么去爱一个外面有女人的男人.”

“是这样吗.寒烟.我知道你自己心里清楚怎么回事.苏北心里一直都有你.你也一直放不下他.既然互相都如此痴情敢爱敢恨.为什么就不敢光明磊落的承认呢.”

“爱情是条单行道.”

“可他也沒逆向形势.不是吗.如果你心里真的这么在乎的话.今天在招标会现场就不会那么失态了.”

“放肆.周曼你……你.”

“我沒什么.在你们婚礼那天.我会给你当伴娘.会开开心心的帮你选婚纱挑头纱.但是也请你给我留一寸立足的地方.我不需要很大.以前你來我家的时候.我住的小房子你看到了.我不需要这些.也请你不要有什么芥蒂.”

柳寒烟大吃一惊.她从沒发现周秘书是这么个执着的人.在她心里周曼一直是逆來顺受很精细的女人.可是作为一个现代都市女性.居然说出这种话來.

“我……”柳寒烟一直觉得是自己对不起周曼.她和苏北只是因为姐姐的嘱托才走到一起.不然她连好周曼竞争的机会都沒有.

周曼笑着说:“回过头來.我还是叫你董事长吧.现在柳氏集团和雪烟合作.这种意外的竞标成功结果.我想你和姜涛也是始料未及的.虽然是苏北的公司.但我们也不能让他瞧不起.不是吗.”

“哦……”柳寒烟吐出一口气.她有些尴尬.感觉自己在周曼面前就像个小妹妹似的.

“在我看來.苏北一定会拉雅美日化的老总投资柳氏集团.因为他自己心里清楚咱们公司恐怕连人员工资都开不出來了.呃.这件事是我负责的.姜总监让我先瞒着你.”

柳寒烟突然就从感情纠葛中惊醒.什么.柳氏集团现在连未來的员工工资都成了问題.这么说姜涛真的是把这次招标会当做救命的本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