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9章 虚心请教/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柳氏集团随着这一年中的辗转反侧.算得上是大厦将倾.不过也随着一天之内发生的事情声誉如流行划过夜空一样崛起.这当然是沾了雪烟中药的光.

柳寒烟可不甘心成为商场上被人津津乐道的“广告”.为何说是广告.因为他和苏北秀恩爱的视频.已经被传到网上.而昨天庆功宴上.那个楚婕已经放话.要拿她的视频作为雪烟和柳氏集团合作的宣传短片.

现在公司虽然是被救急.但是短期资金都很紧俏了.柳寒烟看了周曼一眼.她可是知道.周曼就是苏北安插在自己身边活生生的一个大奸细.

“咳.苏北知道吗.”

“还不知道.”周曼似乎看穿这妹子的心.笑道:“董事长.什么时候公司不分了.在生活中我们是家人.在工作中.你和苏北是合作伙伴.我可还是你的综合办公室经理.这种尴尬的事情.怎么会跟一个外人说.”

“哼.你少强词夺理.我最了解苏北你们俩了.整天在背后嘁嘁喳喳搞一些猫腻.打量我不知道怎么回事呢.那次我把苏北赶出办公室门外站着.沙发是不是你搬的.还有那次.苏北在员工食堂喝酒.啤酒是不是你偷偷带进公司的……”

“你要是这么说.难道你们俩同居的时候做了什么事.我们一点都不懂吗.”

“做什么.周曼.你今天不把话说清楚.我不让你睡觉.你给我起來.”

柳寒烟猜对了.苏北确实知道柳氏集团沒钱.不用周曼透露小道消息.苏北就知道.柳寒烟有多少私人存款他也一清二楚.总之她的钱都砸进了柳氏集团的漏洞里.

苏北也想过怎么给老婆补漏洞.想到第二天早上.叶凌风一个电话倒是给了他一个灵感.雪烟第二期的货还在发售之中.回笼的资金会用來扩大规模.他拿不出钱支援柳寒烟.只能委屈一下叶凌风了.

当美雅日化中标的消息传播到美雅燕京总部后.那边的运作团队就开始分批次的赶到江海.这势必会是一场声势浩大的战斗.美雅在江海的底子薄弱.还需要叶凌风重新开辟.

坐落于江海南郊的滨江高尔夫俱乐部.叶凌风把聚餐的地址选在这里.一來苏北和柳寒烟动静这么大.他这个作为朋友的不能不有所表示.二來也是对项目竞标成功的庆祝.

占地将近两千亩的高尔夫主題旅游度假区.宁静而奢华.因为美雅的董事长临时有事.到江海只能停留片刻.下榻在滨江酒店.第二天早上只是在雪茄吧和叶凌风聊了几句便走了.

等苏北和柳寒烟等人來到的时候.并沒有看到这位董事长.好在叶凌风和苏北的私交好一些.这位董事长上飞机之前还转成给苏北打了个电话赔礼道歉.并且让叶凌风给苏北准备了一份厚礼.

苏北和楚婕以及他甩不掉的跟班米雅一辆车.周曼姜涛和柳寒烟一辆车.用周大秘书的话來说.虽然是一家人.但工作上毕竟是两个公司.

因此.当众人一下子涌进练习场的时候.险些晃瞎了叶凌风一伙人.美雅日化的三个高层人员都是男的.就连叶凌风的助理都是男的.一眼望过去苏北身边一群娘子军.叶凌风犹豫是不是打电话叫公司两个女士來陪一下客人.不然这也太尴尬了.

相互认识一番.在练习场后方的人工湖旁的亭子里喝茶.当然.喝茶的人多半是下属.老板们自然在前面打球.

柳寒烟还好.至少她今天知道要來这里.换了一身白色的休闲装.姜涛打发球童给董事长送了手套和一定白色鸭舌帽.

苏北完全沒必要了.带眼睛來的人就会发现他这身衣服还是昨天的.女人在细节方面都很有耐心.米雅弄脏了苏北的衣服.沒想到他就这么穿着出來.说明苏北昨晚上其实沒和柳寒烟在一起.

练习场不是正规比赛.打出去的球如同冰雹一样洒在球场草地上.微风徐徐吹來.撩动了姜涛的鬓角秀发.她拢了拢头发.看着苏北挥杆的身形有些落寞.

“叶总在美雅两年.为公司创造的财富.早已成为业内耳熟能详的佳话.一直想找个机会坐下來请教一番.沒想到机会真的就这么悄然无声的降临了.”柳寒烟不是很强壮.在两个男人之间显得很娇小.不过动作却很优雅.无论是挥杆还是打完一球后.用來这太阳的手臂.都是球场上的一个亮点.

叶凌风谦逊笑道:“我这点成就.如果和苏北比起來的话简直可以忽略不计.这可不是什么恭维.柳小姐应该清楚我们日化领域的瓶颈在哪里.无论是大中小企业每天每时都在更新换代.商场上可谓是哀鸿遍野.有的企业死了连哭声都听不见.苏北能在这种大环境下独树一帜.推出了中药系列化妆品.这种不可思议的成功典范.才是不可以复制的.”

柳寒烟笑道:“他只是踩了狗屎运罢了.”

苏北说:“昨晚上厕所时.我还以为是你沒冲马桶.”

叶凌风装作沒听见.仰起头看自己打出去的球.心里暗暗叫苦.感觉自己和这对夫妻企业家谈生意.就像是一个电灯泡.

柳寒烟碍于人多眼杂.沒有将她的木质球杆砸在苏北的脑袋上.

“不过按照雪烟中药现在的发展势头.想要占据日化行业的半壁江山还是遥不可及的事情.你们看着吧.这次舒家日化失利后.必然会虎视眈眈.说不定会推出什么新花样來对抗我们这个新生代的联盟.”

说完.柳寒烟把苏北的球杆抢过來.实在是看不下去他在这瞎打了.“握杆.瞄球.腿分开一点.击球时用腰部力量.嗯.”

“随便打打.我平时又不玩这个.”

“怎么可能.叶总不是外人.丢人现眼沒关系.如果是和别人打呢.你喜欢丢人.千万别说认识我.”

苏北耸耸肩.看了眼叶凌风.两人都笑了.管窥蠡测叶凌风当然也看的出柳寒烟的性格特点.可以说是一个锱铢必较的女人.不过现在既然是三家公司合作.这种性格倒是也有优点.

亭子里.米雅放下包.跑了过來.

“苏总.我带你打吧.”

“你.”柳寒烟不屑的看了她一眼.

苏北笑道:“你可别小巧我们米大小姐.我第一次认识她的时候.人家就在高架桥上背着网球拍健身.”

米雅脸一红.解释说:“我父亲以前就是经营高尔夫球俱乐部的.耳濡目染.虽然沒有柳董事长打得这么好.但是教你一些基础的东西.应该不是问題.”

柳寒烟正好累了.把球杆放进电瓶车里.抿了一小口矿泉水.邀请叶凌风过去坐.

米雅推着球车.到前面树林边上比较开阔的区域教了起來.

苏北开玩笑说.米雅要是当个高尔夫教练至少比干秘书要强.米雅白了他一眼.那你给我涨工资好了.说到工资米雅就头疼.她得猴年马月才能还上苏北的钱啊.

“腿站直.脊椎和地面大概是九十度角.再屈膝.对的.自然一些.”米雅喜欢运动苏北到是知道.她身上那股青春和执着的力量非常让人羡慕.单纯但是却不愚蠢.

苏北学的也很虚心.不一会儿.挥杆动作自如了许多.

米雅坐在球车旁饮水.看着他练球.淡淡的说:“我以为你不屑于学这些呢.”

“为什么这么认为.”

“因为所有的暴发户.尤其是你这种类型的男人.都认为自己不拘小节就是一种巨大的魅力.对上流社会的东西不屑一顾.甚至提到上流社会都要加一个所谓的三个字.”

“哈哈.我在你心里就这么不堪啊.”苏北击出一个球.

米雅摇头说:“不是的.成功就是一种对细节的不断执着.比如高尔夫.如果让一个自认为很拽的兵王來.他肯定会认为这些虚而不实的东西是假正经.其实仔细想呢.还不是他们自己不愿意向别人低头.虚心请教.”

苏北回头看了她一眼.“原來你是在试探我.”

“可以这么讲哦.老板有炒鱿鱼的权利.员工当然也有炒老板的权利了.”

苏北淡淡的说:“我沒你说的这么执着或虚心.比如你刚才说不拘小节.我衣服今天早上就沒换.其实周秘书家里有我两套衣服.不过昨晚睡觉沒脱衣服.”

“你睡周秘书家.”米雅歪着头一想.噗嗤笑了.“苏北.我明白了.你不是一般的厉害.让老婆和秘书住一起.自己单独住.魅力果然是不同凡响.居然让两个女人和平相处.咦.那边好像來人了.”

小树林后是比赛区.一个拄着球杆信步走來的男人正在朝这边挥手.身后的阵仗一点都不小.保镖秘书助理和球童应有尽有.

“呵呵.苏总好兴致.沒想到这么快我们就见面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