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0章 赢定了/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少一分利益.就必然会多一个敌人.出生入死不知道多少次的苏北当然明白这个道理.在任何时候也不会轻视任何人.

來打球的不是别人.正是昨天招标会上最失意的黄博文.舒家日化华东区的执行总裁.现在黄博文是一颗红心两手准备.他打算先静观其变.看苏北叶凌风等人能搅起什么腥风血雨來.另一方面也在协调他和陈泽凯的利益关系.

“原來是黄总.这么巧.”

黄博文微微一笑.目光瞥向练习场后方.发现叶凌风等人似乎也要过來了.笑道:“苏总.这练习场可是给孩子和老人准备的.苏总这么年轻有为的人.怎么样.球场上切磋一下.”

米雅本來想说这是苏北第一次接触高尔夫这项对技术要求非常高的运动.可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毕竟对方是竞争对手.如果自己多说这么一句.恐怕会让苏北的脸上无光.

“好吧.不过我打得不好.勉强试试.”

“苏总客气了.我一直听陈总夸奖您呢.”黄博文的眼前一亮.他一眼就看出苏北放杆的姿势是个外行中的大外行.心里不禁有些鄙夷.暴发户就是暴发户.有些东西是骨髓里流淌的.并不会随着你一时小人得志而高尚多少.

黄博文笑道:“苏总.既然是切磋.我们加一点彩头如何.”

“哦.黄总准备赌点什么.”在苏北看來.至多是一顿饭.毕竟他们不是什么仇人.甚至有可能是潜在的合伙人.

“一百万一个回合.权当是娱乐了怎样.”

苏北淡笑一声.知道他对招标的事情耿耿于怀.“我想就算在马路上黄总捡到一百万.也不会笑一声.”

“苏总的意思是.”

“这样吧.我身边的这位小球童还在租房子住.我想黄总身边的球童应该也不宽裕.我们两个打球.输的一方送给另一方球童一处房子如何.”

米雅咽了口唾沫.虽说苏北的话主要是缓解两个老板之间的针锋相对.不过.换算过來.这个赌注要比黄博文开出來的还要大很多倍.江海市中心的房价一般的也有四万左右.一套一百平米的房子这可就是四五百万出去了.

“哈哈.好.苏总果然是性情中人.这个赌注都比别人别出心裁.坦白的说.我非常喜欢高尔夫球场上的球童.他们的工资必然是不高.但是沒个青年的心里都抱着伯乐相马的态度.沒想到我今天随便带來的一个球童.居然会有如此好运.”

苏北笑道:“我的这个临时球童运气也不错.”

“请.”

“黄总请.”

此时最开心的人莫过于黄博文的球童了.他今天差点就请假沒來.有的时候人生的机遇就是这么其妙.很幸运他來了.而苏北开出的赌注居然是一栋房子.

球童高兴的原因是.他了解黄博文的球技.其实不用了解.一般人都能想象的到.黄博文这种人从娘胎里出來就是含着金汤匙.从牙牙学语走路.就开始接触上流社会.就说高尔夫这项运动.在他小学时代字还沒认全.就有父亲的私人教练开始教授这些未來一定能在商场上运用的到的技术.

至于苏北会不会兑换承诺.这不是球童需要担心的.能和黄总一起打球.至少不是穷人.

相比起來.米雅就心酸多了.几百万要被苏北这个初学者浪费掉.赚几百万可是她毕生的梦想.要是自己有几百万.她在苏北面前也不至于这么抬不起头來.

不知道怎么回事的柳寒烟等人漫步到观赛区的时候.黄博文已经开球了.远方的球童在给黄博文做方向和距离的引导判断.

柳寒烟轻哼了一声:“这个黄博文也不是什么好东西.”

叶凌风笑道:“正因为如此.也是个可怕的对手.前天晚上.我和苏总去了一趟他们的酒会.你猜我们发现了什么.这两个人几乎是融进了江海一部分的高端人士群体.无论是商界的经营还是社会上的名流.这一点是我们美雅所望尘莫及的.”

“虽然我是个江海人.但是这些方面也有不少的欠缺.”柳寒烟道.

“其实也很好理解.据我所知.这些人可不是冲着黄博文來的.甚至不是陈泽凯.他们的背后还有个叫白少的人.”

“白少.”柳寒烟诧异道.

叶凌风点点头.询问楚婕是否认识这个人.楚婕一无所知.甚至从沒有听过白姓的显贵.

叶凌风叹了口气说:“柳小姐要是感兴趣的话.可以回去问苏北.他和这个什么白少似乎有交集.”

柳寒烟皱了一下眉头.她也听过这个名字.但是苏北什么事都不告诉她.这个王八蛋.雪烟中药成立就是这样.难道又是想给自己一个什么惊喜吗.

白玄烨和陈泽凯包括黄博文这些人的联盟.他们的触手可以伸向任何一个领域.而这也是一个马太效应.更多的人气和财富会源源不断的向那个圈子聚拢.白玄烨显然就是人气的领导者.

当楚婕和叶凌风谈论这个人时.柳寒烟的目光早就放向了远方.嘴里小声的嘟囔道:“苏北这个白痴要是输给那种人的话.我看他有什么脸见我.”

周曼倒吸一口冷气.这什么人啊.不就是打场球至于这么针锋相对跟上战场似的吗.当然如果周曼知道两人的赌注的话.肯定也会希望苏北赢.

而第一洞沒有打好的苏北.已经被米雅这丫头唠叨了一路.米雅像模像样的背着球具给苏北讲解.“目标不要订的太远.你以为是你们打靶训练吗.追求一杆就进洞.这是初学者才会犯得错误.不要把注意力和精力都集中在杆子与球还有洞口上.注意过程、姿势、球的飞行轨迹.”

说完.米雅意识到苏北本來就是个初学者.对他的要求真是太高了.

不过苏北听得很认真.希望在第二洞能有所改进.本來以他的肌肉精度和感知能力.在运动方面是不输给任何人的.哪怕比一百米短跑.冲刺的速度肯定也要甩开普通人一截.只是这种技术含量高的游戏.一时半会儿还适应不來.

这时.先打这一杆的黄博文已经准备击球了.他的动作和姿势确实很标准.这一点米雅也要承认他的水准.在业余界至少是高水平的一球.作为对手.米雅不能称之为优雅.

“苏总的状态今天似乎不太好啊.”黄博文笑道.

苏北微微一笑.让米雅给他换一只球杆.他对米雅的讲解一直都在消化中.但是米雅有一点说错了.打枪也并非瞄准和设计这么简单.出色的狙击手要考虑的因素很多.目标移动速度和风速风向子弹初速度和弧线都要考虑进去.

但这也给苏北提了个醒.在击球之前.目标位置和球以及杆子这三点一线是固定的.打球时不能在临阵磨枪想这些.而是要把这个过程发挥到极致.

砰.苏北力道十足的一杆球挥了出去.按照米雅所传授的那样.球飞出去时.也要标标准准的完成整个姿势.

黄博文和他的球童都注视着远方的天空.心脏都快崩溃了.这一杆足有三百六十码了吧.就算是专业选手也是可遇不可求的距离.

米雅激动的拍着手.“就是这样.完美挥杆.”

黄博文脸上震惊的表情渐渐恢复过來.淡哼了一声.把球杆扔给球童.去下一个击球点.他早听陈泽凯说过苏北是个怪物.如果是怪物的话力气肯定很大.当然力气大不一定会把高尔夫球打得很远.或许他只是碰巧把姿势做对了.力量也完美的泄在球上.下一次肯定不会这么好运.

在下一杆中.黄博文先到达自己的球点.他的球不偏不倚正好掉进沙坑里.高尔夫这项运动也被称为绅士运动.连珍贵比赛都不会有裁判全凭自觉.

黄博文本來不屑于用什么小动作这种事.毕竟很掉身份.不过现在他心里有点发毛.看见果岭上还沒有出现苏北的影子.飞快的将沙坑里的球拿出來放在草地上.跟做了贼似的.长舒一口气.

这当然是个犯规行为.沙坑本就是比赛中的一个障碍.黄博文选择跳过这个障碍.球童看见了.但是沒说话.他也很紧张.毕竟黄博文赢了的话.他就会在江海拥有一栋房子.

在接下來的几杆中.黄博文像中了魔咒一样.尝到犯规的甜头.趁苏北和观赛区的人不注意.将球推进一点企图赢得先机.

靠着几次犯规.在最后一洞中.黄博文的球停在果岭上.长舒了一口气.因为苏北的球在长草区域.

球童仔细一算杆数.黄总现在用了九杆.按照他的水平.推进洞结束比赛.应该还需要三到四杆.

幸运的是.苏北的球停在果岭下的长草区.他现在的成绩也是九杆.而且现在需要的是精巧的控球就技术.不再是苏北的大力挥杆.无论从哪种角度和条件考虑.黄总都赢定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