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1章 一个玩笑引发的血案/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在观赛区坐着电动车的柳寒烟有些不满.这种不满是源自于她骨子里从不认输的精神.其实瞎子都能看出來.苏北刚刚接触高尔夫打到这个程度已经非常不错了.况且对手是一个从小就接触上流社会薰陶的集团地区总裁.

站在淹沒小腿的长草区.苏北瘪了瘪嘴.“米教练.还有什么指示吗.”

“最后一条.我刚才一直教你技术动作.但是忘了告诉你最关键的一点.那就是.跟着你的感觉走.有些时候技术和动作都是运动员们长期经验积累的.不一定适合你这个业余认识.你要是能用铁杆打超远距离.虽然世界上沒人做这种傻事.但你喜欢铁杆管别人干什么.”

苏北笑道:“你怎么不早说.我还以为每一杆都会有一种球杆限制呢.我喜欢手感重一点的铁杆.”

“你想好了.”

“沒问題.你刚才不是提到手感了吗.”

这边说话.那边黄博文的球童测量了距离角度.站在洞口给黄博文做球路分析.黄博文指指点点后.挥杆击打出去.这一杆也非常完美.甚至是超常发挥.两杆之内打进球洞.就是一个非常不错的小鸟球.也就是低于标准杆两杆.

球童做好标记后.把区域让给米雅.

米雅做的也是够精细的.将刚才球童走过的路线抚平.生怕那根草趴在地上不起來.会给苏北的球造成路线改变.

而山坡下的苏北是非常被动的.他的球在长草区.看不见球洞.只能靠着米雅举着旗帜來判断方向.

米雅不希望苏北成绩多好.但是只要能停住球不失误.就算是专业运动员也会是个满意的答案.

啪.铁杆击球的声音.白色的球滑出一道高高的抛物线.可想而知苏北的用力是很技巧的.

“耶.”米雅沒出息的呃惊呼一声.因为这球一出.就知道安全了.

可是随后发生的事情.简直让米雅瞠目结舌.球落地后.沿着草皮滚动滚动.似乎有一种旋转的力量推动着球沿斜坡滚了下去.

米雅忽然意识到了什么.赶紧把球洞的旗帜拿出來.这时黄博文和他的球童也聚集了过來.心脏开始加速跳动起來.

观赛区的众人似乎也意识到不对.柳寒烟霸道的把楚婕的望远镜抢过來.一直到那颗白球误打误撞滚进了洞.柳寒烟才惊呼出來.“进了.”

“太棒了.老鹰球.”米雅欢快的跳了起來.不仅是因为赢了一栋房子.沒想到苏北运气这么好.更沒想到这家伙一个初学者.球技居然达到夸张的程度.

苏北从山坡下上來.“进了.”

“进了.”米雅高兴过度.一下子扑倒苏北的怀里.挂着他的肩膀旋转了一周.

米雅不知道.在观赛区柳寒烟因为她的这个动作.脸拉的像掉进冰窖里一样.

黄博文目瞪口呆的看着苏北.半晌才缓过神來.“恭喜苏总.看來运气一直站在你的这一边.”

米雅笑道:“不只是运气吧.如果技术不过关的话.有运气也会擦肩而过.”

“呵呵.可能吧.”

黄博文的脸色不太好看.他的小球童似乎不仅是消沉.甚至有些自责.只有他知道.黄博文这一路上在沙坑草地等区域犯了多少次规.可即便犯规.最后也沒赢得比赛胜利.只能说是技术差距太大了.

黄博文的最后一次击球.因为心里的崩溃.直接推出了果岭.从而认输.他技术不差.关键是正常情况下得多逆天的运气才会打出一杆老鹰球來.低于标准杆三杆.

黄博文当然是不想在这里受人奚落.愤怒的将球杆摔在地上朝着观赛区准备的球车走去.

“哟.黄总.昨天苏北还在我面前夸奖过你呢.沒想到这么快就能见面了.沒想到黄总不仅是商业的奇才.在运动上也是敢为人先啊.”柳寒烟阴奉阳违的说.她可不是苏北不想当这种烂好人.有机会讽刺一下对手.她才不会放过.

“柳小姐是在提醒我输了吗.还是说你很自信你们的这次合作会像今天你的球赛一样.”

苏北和米雅也走了过來.

苏北当然也听到黄博文的咄咄逼人.对米雅说:“米雅.还不谢谢黄总的三室一厅.”

“黄总.多谢您的慷慨.”

黄博文是骑虎难下.他怀疑苏北一开始的不会握杆是装的.赌注是一栋房子.无论对谁來说都不是一件微乎其微的小事.

“你应该谢谢你们苏总.下午给我打电话.我让人给你安排.”黄博文毕竟也不是江海土著人.他要在这里站住脚.需要考虑到的的因素有很多.不能把鸡蛋完全放在陈泽凯的一个篮子里.

当苏北的目光从黄博文消失在远方草坪的背影上转回來时.米雅手里拿着一张他的铂金名片心情激动不已.一切都像做梦似的.呆呆的看着苏北.不知道这房子是要还是他们老板开玩笑的.

苏北拍了拍她的肩膀.“还不快去.”

“真的.”

“现在是真的.不过明天就不确定了.这种事你最好还是趁热打铁哦.这个机会可是你自己给自己争取的.”

“喔.”

米雅连忙跑向练习区拿自己的包.黄博文这种人谁知道明天会飞去哪里.既然苏北说了是真的.他应该不会反悔.

柳寒烟目光犀利的看着苏北.“苏总好兴致.打个球都要赌房子.坦白的说.我都害怕有一天我和叶总一觉醒來.突然接到一个通知说你把雪烟中药转手送人了.”

昨天庆功会上.柳寒烟就觉得苏北太过火了.现场每个人送一瓶雪烟化妆品.一句话上千万出去了.而她的公司连员工工资都成了问題.但这还可以理解为苏北太高兴了.可今天又是怎么回事.

叶凌风尴尬的低下头.这对冤家真是擦枪走火就伤人.

细心的周曼暗中捅了一下柳寒烟的胳膊.提示她的话有歧义.

倒是心直口快的楚婕忍不住笑了.“柳董事长.你和叶总一觉醒來.这么讲话.真不怕我们苏老板吃醋吗.”

柳寒烟的脸腾地就红了.暗暗责怪楚婕的玩笑开得过头了.那只是一个口误而已.“你们非要往歧义的方向理解吗.”

身后的周曼连忙给大家使了个眼色.你们太不了解这位了.柳寒烟可不是开得起玩笑的人.

果然.楚婕嗅到了气氛的不对.尴尬的耸了耸肩膀说我开玩笑的.其他人也默契的看向别处将话題岔开.

可周曼给大家使得眼色偏偏被柳寒烟捕捉到了.一时间脸更红了.本來楚婕的玩笑让她很丢人.周曼的眼色串通.让她更加的无地自容.

“周曼你什么意思.难道楚姐姐跟我开个玩笑.我会真生她的气.知道的是你不懂事.不知道的还以为我心眼有多小.还好都不是外人.以后不要在我背后挤眉弄眼的.”

“董事长我……错了.”

“你.你摆出一副无辜的表情给谁看.好像我欺负你似的.”

周曼被训斥的满脸通红.也只有苏北知道.这已经是柳寒烟比较客气照顾大家情绪的状态.可周曼毕竟也是这么大的人了.被上司劈头盖脸训一顿.哪里会下得來台.

其实只是个成人玩笑.但柳寒烟较真了.又让楚婕脸上很难看.如果柳寒烟不是苏北的老婆.绝对不会把雪烟的项目给她做.这可真是头会咬人的小老虎.

叶凌风也尴尬死了.甚至有些惧怕柳寒烟这种能把一个小玩笑变成一个事件的能力.

苏北是唯一能说话的人.可他百分之百确定.无论自己说什么.柳寒烟会把终极矛头对准他.在家里可以承让.但是叶凌风和楚婕还在.他实在是拉不下这个脸面來.

“董事长.饭店那边打电话來问我们几点过去.下午的话.临南货仓可能要出一批货.需要我们过去一下.”姜涛一看.大家都僵硬住了.勉为其难的站出來解围.

“出货.出什么货.”

“大洋好隆昌百货之前的雪芙蓉系列化妆品被强制下架.现在都看到我们和雪烟中药合作.想必也是见风使舵.先來讨好我们.”姜涛说.

“一群唯利是图的小人.下午我还要和楚姐姐谈事情.你和周曼去吧.”

“好的.”

凝固的气氛终于是解除了.所有人都沒出息的长舒一口气.前面.柳寒烟和周曼一起走.后面苏北楚婕叶凌风跟着.

姜涛对于刚才的事也感觉很抱歉.抽空对楚婕说:“楚总.真不好意思让你见笑了.董事长我们平时工作就是这么较真.时间久就习惯了呵呵.”

楚婕耸耸肩.“苏北.我实在无法想象你在家都是怎么过的.你这老婆也太刁蛮了吧.”

叶凌风同样深表同情看了他一眼.撞了他肩膀一下.“任重道远啊.”

苏北苦笑着摇头.“感受到压力了吧.其实我也可以理解.毕竟她一个女孩子支撑着一栋商业大厦.不霸道一点是说不过去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