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2章 一起搬家/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说点正事.我们的合作不可能像合同条约那么简单.沒有一个行之有效的规章和制度.无论如何是走不远的.就像你老婆刚才骂你的那样.沒准哪天我们俩一睁开眼睛.你已经把雪烟送给一个相好的了.”

苏北瞪了他一眼.“你什么意思.”

“别着急.你不要认为我是外地人.对你们两家公司就不了解了.柳氏集团连年亏损.这两年更是呈直线下降.一款雪芙蓉产品直接亏损了近一个亿.公司大伤元气.而你雪烟中药呢.和你是亲戚的那个小兄弟.在夜总会.豪掷六万块点一首歌……”

“你是说二子.这事我都不知道.”

“苏北.大的决策你行.商业和管理.你不行就要承认这一点.柳寒烟、你、我三个人.必须选出一个主心骨來.当然我才学过人.但破例不足.柳小姐什么都好.格局不够.我昨晚想了很久.既然雪烟中药是你一手建立的.还是你來当这个总裁.我们俩辅助你.我想柳小姐应该也沒有异议.”

苏北连忙摆手:“你要是让我负责生产或者收集名贵中药这块还可以……”

“我的话还沒说完呢.咳咳.不怕你生气.我现在摸准了你的脉搏.你是什么样的人.我心里很清楚.全国推广和铺货.人员调动管理等等.这些就算你想管.我还不放心呢.你听沒听过一句话.领导是一个企业中最无才的人.”

“别这么直接行吗.”

“沒开玩笑.不过为什么领导能成为一个企业的核心.你们的身上都有一种天然的凝聚力.好比说.整个国内市场是下着大雪寒冬的郊外.我们这些人都会围在你的周围.因为你就是一堆篝火.”

叶凌风继续说:“现在雪烟中药有几个研究机构.柳氏集团临南分公司是技术中心有几个实验室.我们美雅的团队怎么和你们融合.中药和化妆品的结合是否适用于大规模生产.资金和优秀人才团队怎样过关.坦白的说.你我还有柳小姐走到一起.不是來过家家的.我们止步一天.有可能就会被人赶超.”

“你几个意思.”

“其实这些问題是我们下属考虑的.你只需要宏观掌控.这些大大小小的问題.归结起來.我想不外乎于三个问題:人才、创新、核心知识产权.”

两人聊到投机处.前面的柳寒烟已经故意放缓速度.这些话她都听在耳朵里.暗叹叶凌风确实是个商业奇才.短短的几天时间.已经掌握了他们合作的命脉.

“我说的再直接了当一些.你苏北赚一个亿两个亿.应该也不会是打算回家颐养天年的吧.你也得为雪烟中药、柳氏集团还有我们美雅的员工和高层考虑考虑.能让我这个打工仔赚一亿.能让柳小姐这个董事长赚十个亿.让姜总监那样的员工赚一千万.让普普通通的员工年薪超过几十万上百万.这才是你应该考虑的.”

叶凌风从那天苏北和白玄烨的交锋中就已经看出來了.苏北和白玄烨跟他不是一个世界的人.他是个实干家企业家.而苏北和白玄烨注定会是那种惊天动地的人物.

在雪烟中药竞标会上.苏北和柳寒烟的动情告白.虽然是感人.却也让叶凌风有种危机感.苏北太过于感性化了.做朋友是一流但是做为管理者是有缺陷的.

说话间到了饭店.苏北说:“你们公司的人到齐了吗.”

“预计今天晚上能够跟我汇合.”

“那好.明天下午咱们开一次会集思广益吧.另外.既然你了解我性格.就别让一些我不待见的人來招人烦了.”

“呵呵.我们是正规军.可不是你这种游击队.”

吃完饭喝茶.而后叶凌风等人离开.

下午米雅给苏北打來电话.黄博文兑现了他的承诺.真的送给她一套房子.现在正在办房产手续.市中心.三室两厅精装修.米雅一边哭一边笑.像个小傻子似的.这比中了一张五百万的彩票还要兴奋.她只是教了苏北一些高尔夫基础动作.沒想到能兑换出一栋房子.

周曼不大放心米雅会不会过户.打车过去看看.至于姜涛.她充当了一上午的调解员.也识趣儿的离开了.

当车里只剩下苏北和柳寒烟后.柳寒烟依然是爱答不理的.半晌才说了一句:“上午我骂周曼.你怎么不帮忙.”

“无聊.”

“放屁.你是怕我在外人面前.抖搂出你那些丢人的事吧.”

“累不累啊烟姐.都吵吵一上午了.消停一会儿.乖.”

“滚.”

苏北抽回自己的手.笑道:“叶凌风的话你也听到了.就算你听不到.他也知道我会告诉你.”

苏北将车开离饭店.停在高尔夫旅游区外面的林荫路上.斑驳的阳光穿透进车窗.洒在两人的脸上.是个祥和的午后.

难得的情景.苏北将叶凌风的情况和柳寒烟叙述了一遍.问她怎么看待这个人.

“其实我以前也听过一些关于叶凌风的传闻.似乎是因为某个女人而一蹶不振.不知道受了什么刺激.从国外学成归來.短短两年时间.便铸就了美雅二十年的繁荣和辉煌.他名义上是美雅的副总裁.其实干的都是总裁的事情.这次我们的合作.步子到有多少人紧张起來.虎视眈眈的在背后看着我们.”

“外界的危险我來负责.怎么把集团做起來.是你们俩的事情.”

柳寒烟沉默了片刻说:“先帮我弄一笔钱.”

“多少.”

“至少五千万.柳氏集团快运转不过來了.”

“明天.”

苏北笑了笑.当一个女人问自己要钱.这真是一种莫大的荣誉.他等柳寒烟这句话已经很久了.

“寒烟.搬回來住吧.房子一直还空着.”苏北忽然说.

柳寒烟沒吱声.她心里非常矛盾.按照她的风格.房子卖给了苏北.哪怕两人已经完婚.她也有这个原则.可是人心都是肉长的.她把苏北赶出家门分道扬镳.而苏北这次回來为她带回來一个商业帝国.如果要说感谢的话.岂能是一栋别墅所能报答的.

“好吧.不过我只是从大局考虑.其一.被你个王八蛋一闹.全天下都知道我们是夫妻.分居难免会有流言蜚语.其二.我也是为了公司的名誉着想.毕竟我住在人才公寓的事情.别人还不知道.以后邀请叶凌风來做客.总不能让人家爬楼梯.”

“就是.还是老婆明智.”

“注意你的措辞.”柳寒烟咬着下嘴唇说:“回头你把人才公寓的房子给周曼好了.不要说是我给的.就说是你拿海棠小区别墅换的.听明白沒有.”

“谢了.”

“哼.你在外面惹得孽债.还要我來替你弥补.你就沒想过怎么安排周曼.那姐姐现在都打算给我当伴娘了.”

“她什么都不要.你应该了解她……”苏北想说其实周曼想要个孩子.

柳寒烟不想把精力放在这些儿女私情上.自从昨天开始.她已经重燃了斗志.如叶凌风所说苏北不是做生意的人.却是大家的主心骨.他给大家创造了一个舞台.她有这个觉悟把这场表演做到极致.

下午时间.搬家公司來了.二子带着雪烟中药的几个同事赶到人才公寓.众人都清楚怎么回事.却都装作不知道.

这家搬得非常怪异.其实柳寒烟的那栋豪华别墅是设施健全的.苏北每周也定期派钟点工去打扫卫生.

柳寒烟把她的房子给了周曼.知道她不宽裕.将家居甚至被褥都留下了下來.搬家公司只用了一趟就帮柳寒烟搬完.反而将周曼的单身公寓搬到柳寒烟的新房.耗时很久.

谁知.这边唱罢那边登场.二子等人连口饭都沒吃上.米雅就满面红光的跑了过來.于是又从柳寒烟家的对门帮米雅搬家.

就连搬家公司的人员工都忍不住跟二子打听.这三个女人和苏北到底是个什么情况啊.

柳寒烟搬回以前卖给苏北的别墅里.柳寒烟的房子送给董事长的秘书住.而苏北居然一直在周秘书家里住.更蹊跷的是.苏北的秘书住在柳寒烟的对门.无论怎么排列组合.都是个无法解开的数学难題.

三家乔迁之喜.周曼帮米雅搬完家后.米雅给周曼打下手.做了一顿大餐招待二子这些人.而苏北已经早早的回海棠别墅小区.帮着柳寒烟收拾房间了.

“二小姐.苏先生刚刚买回來的双人床垫已经换上了.他让我问你是用你的被褥.还是新买的.”钟婶站在柳寒烟卧室门口问.

累成狗的柳寒烟一歪头:“什么谁的被褥.以前怎么睡现在还怎么睡.这么大的别墅还不够他折腾吗.”

“苏先生说.就算是演戏.夫妻之间哪有楼上一个楼下一个住着的.主卧已经收拾出來了.他问你什么时候帮你搬.”

“得寸进尺.他还想跟我睡一张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