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13章 巨大的风险/古武兵王在都市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
“苏先生说.白天的时间都在工作.关于公司发展的很多问題只有在这时候才能够私底下和二小姐谈.”

“强词夺理.钟婶你还真相信他的鬼话啊.”柳寒烟心跳加速.同住也就罢了.居然还要同屋.

“苏先生说.知道你肯定生气.他无所谓的.就算你把整个柳氏集团和雪烟中药都赔进去也无所谓.不过像你这种有事业心的女孩.肯定会放下高姿态.听取苏先生的内部消息.”

柳寒烟用异样的目光看着钟婶.哭笑不得的说:“钟婶.这些话我怎么感觉不像是苏北说的.”

钟婶笑道:“确实不是苏先生让我转告你的.他已经洗澡躺下了.只是有些抱怨你们的关系太疏远.和叶凌风叶总那样的人合作.你们夫妻俩都不团结起來的话.会被外人看笑话.”

“哼.钟婶晚安.我睡了.”

钟婶微微一笑.替她关好房门.

钟婶回房半小时后.别墅恢复宁静.柳寒烟光着脚.怀里抱着一个枕头.蹑手蹑脚的走下楼梯.在一楼主卧外深吸两口气.拍拍自己的脸震惊下來.这才轻敲了几下门.

苏北刚一开门.柳寒烟就飞快的闪了进去.鬼鬼祟祟朝楼上看了一眼.松了口气.关上门.像做了贼似的.

柳寒烟把苏北的被褥踢倒一边.把自己的枕头和毛巾被摆好躺下來.背对着苏北.“有屁快放.”

柳寒烟的感觉很怪.苏北大半年來无疑已经成为她生命中最重要的人之一.他的事业正处于巅峰期.甚至是整个行业最耀眼的明星.只是星芒被柳氏集团这个黑洞所稀释了.这场三家公司的合作.首当其冲第一件事就是协助柳氏集团走出嘀咕.不然一切美好的愿景都是痴人说梦.但是两人的婚姻和爱情的道路.却越來越荆棘坎坷.柳寒烟甚至觉得自己有股危机感.这和起初看不起苏北那会儿是两种心境.

“别这么多刺.在家就像点女人样.”苏北也侧身躺下.“先给你交给底.明天的会上.我们会默契一些.你知道雪烟中药现在能动用的流动资金是多少吗.”

“不知道.”

“零.”苏北叹了口气.“我们建立雪烟之初.和老左有过君子协定.我们的厂房办公场所.都是用江海第三制药厂的.还好老左大方.不过这也不是长久之计.以后雪烟发展起來了.有个什么参观指导的.总不能让人家來我们破厂房歇着.说白了也是面子工程.所以雪烟前两期的回笼利润.马上会投入到公司的整体建设中.我抽不出钱给你.”

“啊.那你白天什么意思.”柳寒烟有些失望.转过头來.看着苏北的脸.也只有在工作中.才能放弃感情的包袱.

苏北笑道:“放心.叶凌风不会坐视不管的.你想象.他们雅美总部在燕京.隔着十万八千里呢.什么事情都鞭长莫及.雪烟给他们项目.按照合约.应该融资了.可是说句丢人的话.叶凌风现在连个办公场所都沒有.也是从零开始.”

“你是说……”柳寒烟似乎听明白了什么.

苏北点点头.“柳氏集团现在的规模比以前缩小了四分之三有了吧.柳氏大厦二十八层大楼闲着也是闲着.让叶凌风拿出一笔资金來给你.暂时让美雅的分部入驻柳氏集团.我想这样一來.有三点好处.第一.大家的合作交流会更紧密方便;第二.解决了你们双方的燃眉之急.还不至于将钱花到无用的地方;第三.这可不是燕京.说的不厚道一点.叶凌风在江海还要完全指望你我.”

“这样做会不会太落井下石了.”

“不会.叶凌风比我们俩任何人都希望一切都稳定下來.然后快速发展.”

柳寒烟若有所思的点头道:“这样也好.资源最大化利用.而且我也能了解到叶凌风的动向.”

说到这里.柳寒烟突然灵机一动.“说不定我和叶总还会发展出一段比较完美的恋情呢.”

“不会.”

“你.你什么意思..”

“相信我.正常人根本沒人喜欢你.”

“我杀了你.”

苏北和柳寒烟的同居是正确的.因为此时此刻叶凌风也在召开紧急会议.在城市的另一个角落.白天在球场上失利的黄博文同样在密谋着.

“陈总有所不知.你是搞房地产出身.财大气粗.在日化这个领域.几年内.我见证了太多太多的明星企业一夜撅起一夜陨落.这个行业的淘汰率高的很.一个错误就足以致命.谁能保证苏北不会出错.”

陈泽凯笑道:“何况我们有白少作为靠山.博文.你是外來人还沒看清江海的全貌.坦白的告诉你.白少在江海的各个领域已然渗透进去.他不是任何企业的老总.连一家小杂货店都沒有.但是任何领域内.都有白少的权力影子.”

“这才是白少真正的高明之处.你我都不及万分之一.”

“这是自然.苏北一时光辉能走多远的路.就算是我.日化领域对我都只是小头.有白少这位良师益友在.还担心苏北不成.譬如说.他们要融资吧.柳氏集团和雪烟的财务你我都清楚.小孩儿过家家而已.”

“贷款呢.”

“贷款.跟谁贷.江海三大金融机构哪里沒有白少的触手.其他公有银行走起贷款程序來.入不敷出的柳氏集团.刚刚建立的雪烟中药.都不具备大宗贷款的资格.”

黄博文徐徐点头.抿了一口茶.突然说:“就怕叶凌风坏事.”

“博文.这我可就要批评你了.你是舒家的地区总裁.黄董事长的大公子.他叶凌风多大的手段.充其量是个优秀的打工仔.他有资格动用美雅的资本吗.”

咚.

一直沒开口说话的白玄烨.将精致的茶杯掉在地毯上.阴翳的瞥了两人一眼.淡淡的呃说:“在华夏.能让我挂在嘴边的名字不多.苏北是一个.叶凌风也是一个.”

黄博文和陈泽凯面面相觑.将恭维的话硬生生咽了回去.轻敌虽然不是好事.但是白少有些太高估他们了.

白玄烨缓缓站起來.从一个女人手里接过自己的外套穿上.准备离开时.头也不回的说道:

“我观察过叶凌风的发展轨迹.他可比你们二位敢于冒险更有作为.美雅在国内的发展包袱确实有.资本铺不了太长的线.有沒有学过经济学.他是个喜欢风险和利益评估的男人.还有泽凯.并不是涉及的经济领域多就可以小觑一个专注做某一行的人的决心.投资上來讲.鸡蛋放在同一个篮子里风险太大.一般人不会这么做.不过分放的篮子太多.又不能专注于某一件事.以我对他的了解.叶凌风应该已经说服美雅的董事长.对苏北进行堪称肆虐的资本融入.不然你觉得苏北为什么会给叶凌风这么大的好处.”

白玄烨的话很委婉.已经侧面告诉了这两个小兄弟.以他们的器量还不足以和苏北叶凌风的组合对抗.

而在海棠小区的别墅里.又是一场拳头和爪子的对抗.柳寒烟打累了.肆无忌惮的翻了个白眼.每次打完架都很痛快.怪不得陈雪菲学习散打呢.

“咦.苏北.你那个傻大个子朋友呢.”

“你说鼎天.呵呵.他可是去办一件大事去了.而且事关我们三家公司的生死存亡.从某种角度上來讲.他可是我们的救命星.在称呼上就算你不叫个哥.也别叫人家傻子啊.”

“救命星.他能干什么.”

苏北卖了个关子沒有告诉柳寒烟.主要是告诉她.她也未必能够理解楚鼎天的行动重要性.

这个秘密苏北连叶凌风同样也沒有告知.因为风险太大了.说出來不要说叶凌风.就算是柳寒烟也得崩溃.

这是雪烟中药的一个致命性的限制因素.苏北不想把弱点先暴露出來.那就是.雪烟中药的神奇护肤品.有这种让社会震惊的影响力.可不是因为苏北掌握了什么核心技术能力.沒有灵草.一切都是空谈.

此时的叶凌风和柳寒烟包括外界.都认为.雪烟沒有大张旗鼓的干起來.是因为资金技术的限制.其实不然.苏北沒有了灵草.制造出來的化妆品和市面上的沒区别.

所以在合作还沒开始.苏北已经把楚鼎天打发了出去.两个月内.如果楚鼎天找不到灵草.所有计划破产.雪烟中药的巨大秘密和限制也会暴露无疑.

苏北怕把这个风险告诉柳寒烟.她会接受不了.毕竟寻找一株仙草.对一个古武高手來说.都是几年几十年甚至穷尽毕生所追求的东西.楚鼎天刚刚踏入古武的门槛.但愿他的诚心.能够感动上苍.

如果叶凌风知道三家公司的命运.被苏北寄托在命运上.不知道该做何感想.

翌日清晨.柳氏大厦地下停车场多了一大批轿车.最近落寞不堪的柳氏大厦也热闹起來.一个全国知名企业的精英团队的入驻.让每一个柳氏员工都觉得倍感压力.

周曼比谁起的都早.和姜涛将柳氏集团最大的会议室布置一新.都在揣测.今天会是柳氏集团命运的一个转折点吗.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加入书架